经济发展
政治体制
社会民生
文化教育
生态环境
规划纲要
热点专题
领导人语
一国两制

贸易战“十条”看清特朗普的真实意图

来源:安徽大学学报( 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8 年第5 期   时间:2019/6/25   查看原文
贸易战“十条”,看清特朗普的真实意图
王晋斌
摘要: 特朗普无视美国国内储蓄投资关系失衡带来的外部失衡,无视美元体系内生性的外部逆差,以逆差等同于吃亏的逻辑,对造成美国贸易逆差的主要贸易国或区域( 包括美国盟友) 挥舞关税大棒,体现出美国的“强大”和霸凌主义。在美国经济强劲增长、内外部不平衡不严重的时期,特朗普发起贸易冲突,超越了传统的“逆周期”的贸易政策,暴露出特朗普的真实意图: 以贸易战为手段,着手改二战以后美国主导下通过谈判达成的推动全球经济共同增长的国际贸易和投资规则,以遏制美国在全球相对地位下滑的态势。因此,2018 美国发起的贸易冲突将具有中长期性和艰巨性。特朗普主张签订“三无”自由贸易协议看似公平,其实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却是一种很不公平的贸易协议,发展中国家面临的国际贸易和国际投资环境存在恶化的风险。
关键词: 内外部不平衡; 贸易战; 贸易协定
中图分类号: F7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1 - 5019( 2018) 05 - 0145 - 10
基金项目: 2017 年中国人民大学科学研究品牌计划基础研究项目( 17XNI009) ; 中国人民大学2018
年度“中央高校建设世界一流大学( 学科) 和特色发展引导专项资金”。
作者简介: 王晋斌,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北京100872) 。
      2018 年上半年,特朗普对全球主要经济体发起大规模贸易冲突。贸易逆差是导火索,贸易战是手段。美国难过一点,其他国家难过更多,美国的相对地位就提高一点; 或者美国获得更多好处,其他国家获得小些的好处,用“美国优先”策略去实现美国的“再次强大”,特朗普】想以此实现其竞选承诺,来获取连任的筹码。特朗普仅仅是想调整美国经济的外部不平衡吗? 本文认为不是。本文认为特朗普的真实意图是: 以贸易战为手段,着手改变二战以后美国领导下通过谈判达成的推动全球经济共同增长的国际贸易和投资规则,以遏制美国在全球相对地位下滑的态势。因此,2018 美国发起的贸易冲突将具有中长期性和艰巨性。这一判断是基于特朗普贸易战“十条”而来。特朗普无视国内储蓄投资关系失衡带来的外部失衡,无视美元体系内生性的外部逆差,以“逆差= 吃亏”的逻辑来思考美国经济的外部逆差,在美国经济强劲增长、内外部不平衡不严重的时期,以关税为手段对欧盟等发起贸易摩擦,对中国发起贸易战。特朗普主动挑起的贸、易冲突必将破坏现有的国际贸易、投资秩序,使、得国际贸易和投资秩序朝着有利于美欧等发达经济体的方向演变。
       一、特朗普抛弃开放条件下“储蓄- 投资经常账户余额”的经济学基本分析框架,来看待美国经济的长期外部不平衡
      开放条件下,一国储蓄减去投资等于经常账户余额( 会计恒等式: S - I = CA) 。在资本完全自由流动的条件下,一国的储蓄和投资之间可能会存在弱化的甚至不相关的关系,这与封闭条件下的储蓄等于投资的关系有很大的不同。但更可能的是,即使在开放条件下,一国储蓄与投资之间也存在显著的高相关性,即存在“FH 之谜”( Feldstein et al,1980) 。换言之,现实世界中资本不是完全自由流动的。因此,保持一国储蓄与投资之间的内部平衡就至关重要。而且当一国储蓄不足,且无法满足投资要求时,就会产生内部不平衡。在开放条件下,这145种内部不平衡会演变为外部不平衡,即国内储蓄不足以抵补国内投资,就需要外部资本流入,经常账户就表现为逆差。反之,当存在过度储蓄时,国内储蓄大于投资,那么就会表现出经常账户顺差①。
       用上述开放条件下的会计恒等式衡量几大经济体的内外部长期不平衡关系时,实际数据拟合相当好。表1 的数据显示,在几大经济体中,除美国之外的其他四大经济体储蓄减去投资和经常账户余额之间的差距很小,基本可以忽略,且波动性也很小。美国经济中这一恒等式有不大的误差,2007—2017 年的11 年间,( S - I - CA) /GDP 的年均误差为0. 281 个百分点。因此,开放条件下的会计恒等式就提供了一个有用的、分析内外部不平衡的基础性框架:外部不平衡是内部不平衡的镜像。
表1 2007—2017 年几大经济体开放条件下会计账户的适用性
经济体美国中国日本德国英国
恒等式误差0. 281 0. 00055 1. 82E - 16 - 0. 00018 - 0. 00027
标准差0. 74217 0. 024635 0. 000775 0. 000405 0. 000467
注: ( 1) 恒等式误差是指S - I - CA 不等于0 的情况,以占GDP 的百分比表示,表中给出的是历年均值。( 2) 标
准差是指恒等式误差的标准差。( 3) 原始数据来源: IMF,WEO( 2018) ,Database.
      从逻辑上说,如果一国内部储蓄和投资之间不平衡,必然引发外部不平衡。另一方面,如果存在可以持续的外部不平衡的筹资条件,那么储蓄小于投资的内部不平衡也会被强化。内外部不平衡存在清晰明确的联动机制: 恒等式两边存在同时缩小( 内外平衡) 或者同时扩大的趋势( 内外不平衡) 。从这一框架来看美国经常账户不平衡,美国经常账户不平衡的根本原因在于国内储蓄和投资之间的不平衡,即储蓄小于投资导致经常账户逆差。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办公室的一位经济学家都认为美国国内的消费刺激了美国经济增长的同时,也增加了外部赤字。换言之,增加美国国内储蓄能够减少美国经常账户逆差②。但特朗普上台后,美国经济中个人储蓄率进一步下降,由2017 年2 月份的4. 1% 下降到2018 年4 月份的3. 0% ( 图1) 。按照IMF( 2018) 的数据, 2017 年美国经济总投资和总储蓄之间的缺口占GDP 的比例为- 2. 32%,预计2018 年这一缺口为- 3. 01%,储蓄无法弥补投资的缺口扩大,就意味着面临更大的经常账户赤字③。
图1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美国经济中个人储蓄率的变化( %)
注: ( 1) 月度数据,经过季节调整的年率; 个人储蓄率= 个人储蓄/可支配收入( %) 。( 2) 数据来源: Federal ReserveEconomic Data.
特朗普需要消费和投资刺激美国经济维持较好的增长和低失业率,同时政府赤字不断新高,目前美国政府赤字高达21 万亿美元,这就意味着特朗普难以通过增加国内储蓄来改善外部不平衡。在这样的背景下,特朗普抛弃开放条件下的储蓄、投资和经常账户关系的基本框架,试图调整美国长期以来的经常账户赤字。
      二、特朗普无视美国经常账户逆差是美元
      国际货币体系内生性产物的基本事实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以后,各国货币不再维持一个固定比率,黄金与各国货币彻底脱钩,国际储备货币开始多元化,国际收支的调节手段也开始多样化。尽管如此,美元至今在国际交易、结算和储备中占据近2 /3 的份额,整个国际货币体系依然是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
为了维持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美国必须输出美元提供全球流动性。因此,美元国际货币体系决定了美国经常账户的逆差具有很强的内生性。Dooley 等( 2003; 2004a; 2004b; 2004c)提出了全球不平衡的DFG 模型———布雷顿森林体系Ⅱ,其基本含义是: 新兴发展中外围国家( 主要是亚洲国家) 采取币值低估并盯住美元实施出口导向型的发展战略以促进增长和就业,并通过吸收FDI 来提高资源配置效率,同时使用美元储备来干预外汇市场维持币值低估;中心国家( 美国) 使用外围国家大量的美元储备来低成本融资,同时从FDI 的高回报率中获取收益,并享受来自外围国家价格低廉的消费品。DFG 模型认为这一体系中资金是从发展
中国家流向发达国家( 即存在Lucas 之谜) ,并符合美国和亚洲( 包括中国) 的利益。因此,尽管受到金融危机的冲击,这一体系也将继续运作( Michael et al,2003; Dooley et al, 2014) 。因此,美国经济长期的外部不平衡是一个成功的国际货币体系良性的、稳定的特征。


友情链接: 广东省情快讯   学科导航数据库   《教研信息》网络版   《台港澳文摘》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杨永红    副主编:郭建蓉 胡利勇

020-83122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