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英报评述《纽约时报》数字化转型成功的原因及经验

《台港澳文摘》2020年第4期  来源:《参考资料》2020. 2. 25   时间:2020/5/12   


 

英国《卫报》网站2月9日发表埃米莉尔·贝尔的一篇文章,题为《〈纽约时报〉的成功暴露了媒体的灾难性现状》,全文如下:

新闻业的财务健康状况越来越恶化,这个问题非常严重,以至于媒体机构每有风吹草动,人们就会焦急地加以研判,以确定这是垂死挣扎,还是奇迹般复苏的一个迹象。有一个结果是很少有人在预测媒体未来时会想到的:无疑是老派的少数传统媒体表现出适应力,而应该更具创新力的数字媒体则在收缩。

全球媒体新的看门人大多是美国和中国的超大平台,例如脸书、微信、优兔、谷歌、苹果等。它们形成了一种对免费发行、依靠广告支撑的媒体非常不利的商业环境。

在有利于这些在线平台的广告模式下,首当其冲的是花费高昂的新闻。那些过去15年里在数字媒体的冲击下不可思议地幸存下来的媒体,是由使命和金钱来定义的。

以《纽约时报》为例。这家位于曼哈顿市中心的本地媒体正在转型为一家全球性数字新闻媒体。曾几何时,泡泡纱西装和万宝龙钢笔在《纽约时报》比比皆是,但这家被称为“灰衣女士”的报纸在十年前陷入岌岌可危的境地。受金融危机影响,《纽约时报》的市场资本总额腰斩至15亿美元(约合11.6亿英镑),人才济济的编辑部人员不足1300人。它在2011年引入付费墙,感觉就像孤注一掷。

甚至在不久前的2013年,《纽约时报》前发行人阿瑟·苏兹伯格还说,这是一个“非常低迷的时期”。当时,《纽约时报》的最大对手《华盛顿邮报》被格雷厄姆家族卖给了亚马逊公司的亿万富翁杰夫·贝索斯。

上周,《纽约时报》经过数字转型,成为一家财务状况健康、采编力量雄厚的媒体。它提前12个月实现了通过数字营收获得年盈利8亿美元的雄心勃勃的目标,股价创下15年新高。

编辑部的采编人员达到1700人,为历史最高水平。他们记录着美国政坛的巨变,肯定忙得无暇庆祝。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纽约时报》在订户群和股价方面的强劲反弹源于唐纳德·特朗普的政策。由于开明的读者认为支持像《纽约时报》这样的新闻报道机构是反对一个腐败政府的唯一有效的方式,《纽约时报》的数字订阅量激增。

股市繁荣——正如总统的推文不断提醒我们——基于主要有利于富有的企业主、损害其他每个人利益的经济政策屡创新高。

媒体机构之间的旋转门始终在转动,但随着地方媒体和数字媒体继续裁员,《纽约时报》雇用的人数比它解雇的人多得多。那些作为采编人员或专栏作家加入《纽约时报》的人,有许多是来自天生的数字媒体。

“嗡嗡喂”新闻网站前主编本·史密斯离开了他创建的编辑部,作为媒体专栏作家加盟《纽约时报》。新闻业初创企业的先驱,比如美国最知名的科技记者和评论员卡拉·斯威舍,加入了《纽约时报》庞大的撰稿人队伍。夸伊尔·希哈是高客网、“锥子”网等已经关闭但仍颇有影响的网站的主要创办人之一,现在主管《纽约时报》格调板块。泰勒·洛伦茨带着她对网红和抖音短视频平台的出色报道加盟《纽约时报》,使这份报纸贴近一个全新的读者群。《纽约时报》旗下《每日播客》深受年轻读者欢迎。这并不是设想中的未来。

前英国广播公司总裁马克·汤普森把《纽约时报》的成功归因于一个策略,即让报社内部的数字资产独立成长,摆脱仍在衰退中的印刷产品产生的引力。填字游戏和烹饪都是容易让人成瘾的、讨巧的数字产品,它们在营收方面的重要性远远超过它们在报纸印刷版上的位置所显示的重要性。

不过,还有其他一些因素起了作用,这些因素更多的是与政治和经济环境有关。

有钱订阅报纸的老年读者群帮助《纽约时报》渡过向数字化转型的动荡时期,而现在,同一批老年订户通过他们的苹果手机接受了数字订阅产品。

从这里看,这个过程将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但却是一个由老牌精英媒体主导的过程。在某种意义上,《纽约时报》演绎了一个精彩而鼓舞人心的成功故事。但另一方面,它揭示了当下媒体版图的灾难性现状。互联网把社会分类为1%和其他。赢者通吃是当前技术专家治国的一个特点,而非一个弊端。如果史密斯作为一名高瞻远瞩、对“嗡嗡喂”新闻网站采编队伍和编辑部作大量投入的编辑,没能看到一条足够吸引人的前进道路,那么或许就不存在这样一条道路。

相对于来自美国的这些经验教训,英国保守党对新闻媒体的态度看起来诚心不够。尽管讨论了《凯恩克罗斯评估报告》中关于如何让作为公共事业的新闻业多元化和可持续的建议,政府却拒绝了其中最关键的建议,即通过新成立的公共利益新闻研究所,应该会有持续而经过仔细研究的行动,以确保英国的媒体不衰落为一个1%的市场。

英国广播公司作为一个支持本地报道的延伸平台,它的改革实际上也受到预算削减的制约。政府坚持使不交收视费合法化的做法将对英国广播公司的资金来源形成进一步压力。脸书拒绝控制政治广告中的谎言的做法立即得到了回报,因为英国议会文化、媒体和体育委员会把重点从检查平台权力转向了如何贬低作为公共事业的媒体。

英国数字化、文化、媒体与体育大臣妮基·摩根在重新思考媒体的问题上说过的最令人关注的话是敦促英国广播公司更加适应数字技术,不要落得像视频租赁连锁店布洛克巴斯特那样的结局。应该让摩根和英国议员们更为忧虑的反而是英国广播公司最终变成像奈飞公司一样:无差别,只能靠借来的钱维持运转,对需要得到可靠新闻的民众的文化需求漠不关心。

——摘自《参考资料》2020. 2. 2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阴江烽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李红叶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