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蔡英文全面展开对抗北京

《台港澳文摘》2020年第4期  来源:《镜报》2020年2期   时间:2020/5/12   


 

蔡英文在2020年1月11日的寻求连任,以817万的选票支持,获得胜选。理论上,她应该连任之后,在各方面开始寻求未来四年的平稳发展。但相当意外的是,在“两岸政策”这个领域里,她竟然没有去思考到应与对岸要先有个磨合过程,希望能找到一个双方来说会是比较稳定的局势,反而,她却是提早的对北京最忌讳的“台湾未来独立”,树立了一个有逐渐步骤的里程碑,无端的就燃起了两岸的战火!

对蔡英文来说,这种影射“台湾未来独立”言词早就有表达,不过,大家当时或并不在意,以为她只是不愿继承前朝国民党当局的论调或立场。等到选战开打后,她还是维持这样观点,或许也有人认为她只是要在选举主轴上,与国民有所区分。但选战结束后,她赢得大位,但仍持持续这段期间的政治立场,就不得不令人深信,蔡英文在选前到选后,早已全面展开对抗北京的手法。

一、选后,最具代表性的二场“两岸政策”谈话

我们先谈选后,也是因为选举获得胜利,蔡英文将再持续四年任期,而且她在任满之后,将会离开位子,或会远离政坛,所以常理来判断,在这四年里,她一定要将她未竟的理念,或她想实践的工作,能够如期完成。

因此,我们把蔡英文在2020年1月11日召开国际记者会的“胜选演说”,与1月14日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专访的部份内容来解析,大致上已可得到她在未来四年可能想完成的目标:

1、全面使用“中华民国台湾”的“国名”,来凸显“台湾”的“主权”。在2020年1月11日的“胜选演说”中,我们发现蔡英文将会持续使用 “中华民国台湾”这个未经“宪法”规定的“国名”,来取代“中华民国”。在英国广播公司(BBC)1月14日专访中,蔡英文也说,“我们已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我们称自己是‘中华民国台湾(Republic of China(Taiwan)’”,不过“总统府”公布的专访档中,“台湾”并未加括号,这应该说“中华国民台湾”会是蔡英文对内认定的正式“国号”。

在选前一些重要演讲中,她还会将“中华民国台湾”与“中华民国”交替使用,当然当时“选票的争取”是重点。现在大局已定,而且也见到获得民众多数的支持,她大可全面来使用“中华民国台湾”这个有凸显“台湾主权”的称号,一方面她之所以使用这样称呼,是对台湾内部有一部份不赞同使用“台湾”一词来取代“中华民国”民众作出妥协,但另方面她也是对极力希望变更“国名”的台湾民众以另一种说法来交待。说穿了,蔡英文内心追求台湾“主权独立”的心意始终没有改变。

至于蔡英文是否赞成台湾“正式独立”?她还是含蓄的表示,“我们没有需要再次宣布自己为‘独立国家’,因为我们已经是‘独立的国家’了,我们自称‘中华民国台湾’,我们有政府、军队和选举”。避免讲自己赞同台湾“正式独立”,但另方面又说“不会再次宣布自己为‘独立国家’”,因为“中华民国台湾”已经是“独立的国家”了。连这个称号是否能在“宪法”或法律上站得住脚都无法力撑,蔡英文为了强词夺理,硬是强辩这种“违宪违法”的歪理,看来迟早会面临“违宪违法”的指控。

2、在蔡英文未来四年任内,已可确定她领导下的台湾当局,绝对不会接受北京提出的“一国两制”的模式,当然也包括“两制台湾方案”,因为她在胜选演说中已说得非常清楚:“要台湾在主权上让步,吞下我们无法接受的条件,是不可能的事”;而且蔡英文更说:“民主的台湾、民选的政府,不会屈服于威胁恫吓”。而且更说“这场选举的结果,就是最清楚的答案”。如此说辞,可能不全是针对“一国两制”,也有是针对目前中共采用不为蔡英文当局所不能接受的对台政策。

其实,早在去年6月时,因香港有百万人上街,反对港府修订逃犯条例,蔡英文就在6月10日受访时强调说,“一国两制是绝对不能够接受的,一旦接受,未来选择权利都会受到别人宰制”。对于今后一旦选上,是否仍持这样立场?她有说“只要蔡英文做‘总统’,就不会有接受一国两制,我一定捍卫台湾‘主权’”。所以,可以非常确定的说,蔡英文是绝对不会接受北京“一国两制”的建议,那台北与北京即使在蔡的未来四年里有了其他层面的互动,恐怕也会遇到断层。

3、蔡英文将在连任之后,知道自己无法闪躲与对岸之间的纠葛,所以她的“胜选演说”是很大的篇幅,是在论及她在“两岸政策”方面可能会采用的一些措施,譬如她说:“这三年多来,政府紧守着‘主权’的底线,但也愿意和中国维持健康的交往”。这应该是她的两岸政策可以“左右平衡”的构想,一方面她希望“紧守主权底线”,另方面她也期待可以“维持中国交往”。但是过去三年多以来,仅仅只是“九二共识”台北没能承诺遵循,两岸许多接触与往来已见到断层,现在重提这些“没触及到重点”的喊话,特别把北京最敏感的“紧守‘主权’底线”放在政策前提,当然不需论及展开,已可得悉最终结果是什么?

虽然蔡英文说:“面对中国的文攻武吓,我们保持不挑衅、不冒进的态度,让两岸之间没有酿成严重地冲突”。但是,两岸及两会之间官方接触及联系已全面中断,民间交流方面至少大陆旅客来台自由行的政策已停,这些现象难道还不算“两岸之间已酿成严重的冲突”?如果再加上ECFA协议传出北京可能将也宣告终止,当这影响层面将再扩散到两岸经济层面,届时蔡英文还能掩饰这份“两岸隔阂”会到什么程度?

不过在BBC专访中,问到有蔡英文在选后表示希望回到与北京的对话,认为她可以提供什么给北京,才能回到对话,蔡英文回应却是表示:“中国需要准备好面对现实”。她认为这是“如果他们还没准备好面对现实,我们无论提议什么,都没办法让他们满足”。所谓的“面对现实”到底是什么?蔡英文没有补充说明,其实描指的说是“台湾主权存在”的事实、但北京一直没有正视的现实。

其实,蔡英文在“胜选演说”上有再三强调:“我为两岸关系和平稳定所做的承诺,不会改变”;以及“我要再次诚恳呼吁对岸当局,“‘和平、对等、民主、对话’”,这八个字是两岸要重启良性互动、长久稳定发展的关键,也是能够让两岸人民拉近距离、互惠互利的唯一途径”。不过不幸的是,这里所说的“和平、对等、民主、对话”,“和平”,就是对岸必须放弃对台湾的武力威胁;“对等”,就是双方都互不否认彼此存在的事实;“民主”,就是台湾的前途要由2300万人决定;“对话”,就是双方能坐下来谈未来关系的发展,这种说法,依作者从事两岸关系研究多年来的经验来看,是不可能会让北京全盘接受。

4、在BBC专访中另外一个话题,是有问到关于中国日益增加的压力及目前战事的风险?蔡英文强调,“任何时候都无法排除战事的可能性,但你必须做好准备,发展自我防卫的能力,但除了军事准备外,更重要的是,你必须得到国际的支持,所以我们采取了不挑衅的态度,因为我们不想挑衅对岸,让情势更糟,或给对岸借口为所欲为。所以,我们不挑衅,就某种程度而言,我们在回应对方挑衅行为时,还蛮温和的”。

至于台湾是否能够承受军事行动?蔡英文答复BBC是表示,“我们有相当不错的能力,对中国来说,侵略台湾或试图侵略台湾将付出很大的代价”。但因应可能的两岸变局,蔡英文则在“胜选演说”里毫不隐瞒的反应,就是“以武止武、以武止统”她说的这段话:“面对中国试图片面改变台海现状,台湾别无选择,我们必须持续强化民主防卫机制,并且建立足以保卫台海安全的‘国防力量’”,这种谈话在台湾听起来可能不会有太大的惊讶,因为在国民党时代也曾有这样强硬的响应过。只不过,蔡英文才在这项演说上再三强调“我为两岸关系和平稳定所做的承诺,不会改变”;以及“我要再次诚恳呼吁对岸当局,‘和平、对等、民主、对话’,这八个字是两岸要重启良性互动、长久稳定发展的关键,也是能够让两岸人民拉近距离、互惠互利的唯一途径”,难道这一前一后的说法矛盾,北京会听起来毫不刺耳?

二、以北京为唯一对象的反渗透法一并公布

台湾《反渗透法》出炉,蔡英文在2020年1月15日签署并公布。虽然她强调,反渗透法目的是“反渗透”,而不是反交流;她希望透过小组的讨论,解除人民的疑虑,减少谣言发生,并鼓励人民守法,共同守护台湾。不过,还是有媒体透露,因为一名自称共谍的王立强向澳媒透露北京渗透台湾影响当地政治,逐导致蔡英文政府推动出台该法。

但是,《反渗透法》的内容与提出的时机,它往往给外界的疑惑,就是不可避免的要去发现稍早之时跟它很类似的其他法案,应是如何的区分。譬如说《中共代理人法》或《外国代理人法》、以及《境外努力影响透明法》或《反境外敌对势力并吞渗透法》,到底它仍与《反渗透法》之间到底有何异同?而且为什么最后却是《反渗透法》胜出,并提交到“立法院”来表决?

其实《反渗透法》首见于台湾媒体,还是去年年底才发生的事。2019年11月25日,由“民进党团三长”柯建铭、管碧玲与李俊,在该日于“立法院”共同召开记者会时,表示将推出本会期最后一个重要的法案,其名称就叫做是《反渗透法》;这也就是说这项新案,将取代原先曾于10月29日在“立法院”提出的一些法案,如对《两岸人民关系条例》部份条文提出的修正草案、《外国代理人法》或《境外势力影响透明法》等法案,由于该等法草案描述有些案旨不够完整,或者说,有些法案名称可能受到美国方面的关切是否在针对中国大陆,所以民进党就出面将上述一些法案整合起来,并将草案正式命名为《反渗透法》提出,希望能在11月29日“立法院”院会上可直接迳付二读通过。

其实2019年7月完成的《国安五法》修法,已为两岸交流树立起类似“台海柏林围墙”的政治效应,凭心而论,说是用来阻挡来自中国大陆的“渗透”,应该也已足够,结果民进党到仍以突袭方式将所有类似“中共代理人”的法案全部付委,或说,最终仍旧以《反渗透法》草案交付“立法院”在12月29日强行通过,其实主其事者内心是有另种打算存在。作者深信蔡英文就一直自觉有信心可赢得2020大选,因此也就思考到在选举结束之后,她势必要寻求到一个“她既可以主动来掌控的两岸情势发展、又不会招致美国对她政策走向的疑虑”的政策。因为这种《反渗透法》的运用而能导致这个转变,正好就是她希望有“防中”的实质、也有“反中”的作用、更是一道既合法也合理来“隔开两岸”之无形之墙。

三、北京对蔡英文当选之后的响应

1、北京在最早针对台选举回应呈非常制式化回答

中共中央台办、国务院台办发言人马晓光1月11日就台湾地区接受采访表示:“我们的对台大政方针是明确的、一贯的。我们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基本方针,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坚决反对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图谋和行径,坚决增进台湾同胞利益福祉”。

基本上,这些措辞固有回应的意味,但我们必须坦白的说:这些回应更多是像北京“对台政策”的一再重申,而内容更是相当制式化,不像是对台湾在一番动荡竞争之后的选择结果、对蔡英文“胜选演说”背离了两岸关系正规发展的立场,作出北京应有的态度,反而是反应出非常“淡定”的姿态。当然比较不作进一步的批判,可能是北京涉台系统需要“冷静反应、只重立场重申”;或是一下子没得到最高决策阶层的指示之下,最好回应就是“对台政策的重申”。但对台湾很多因民进党大幅胜选而有所失落的蓝管人士来说,涉台单位的谈话内容有点文不切题,真的好像没有一点引发台湾民间“有所惊讶”的成分。

即使当晚回应后一段的陈述,还是在重申对台政策的立场,譬如说:“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是促进两岸共同发展、造福两岸同胞的正确道路,需要两岸同胞共同努力和推动。我们愿在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的共同政治基础上,与台湾同胞一道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推动祖国和平统一进程,共同开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如果形容涉台单位并没有针对蔡英文“胜选演说”中影射“台湾未来独立”言词作出强烈反弹,应该并不为过。

2、北京在稍后对台湾选举回应的内涵已见针对性

就在四天之后,即在1月15日国台办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在近期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蔡英文获得连任,请问这一个结果对两岸关系未来走向会产生怎样的影响?在民进党继续在台执政的情况下,大陆对台政策总体考虑是什么?

显然这一次,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在事先已有准备,在应询时表示,有3点立场再予强调:

第一,台湾地区选举,改变不了台湾是中国一部份的事实。无论台湾地区选举如何,我们的对台大政方针不会改变;无论台湾地区政局如何变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仍是岛内广大台湾同胞的呼声和民意。坚持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两岸关系就会改善和发展。反之,两岸关系就会遭到破坏,台海形势就会出现动荡。

第二,我们愿为和平统一创造广阔空间,但绝不为各种形式的“台独”分裂活动留下任何空。我们有坚定的意志、充分的信心、足够的能力挫败任何形式的“台独”分裂图谋,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从中国分裂出去。

第三,我们对贯彻落实中央对台大政方针保持高度的战略自信和战略定力。我们将继续坚持“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基本方针,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继续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进程。

当时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也有记者提问,蔡英文胜选后提出所谓“和平、对等、民主、对话是两岸重启良性互动、长久稳定发展的关键,国台办有何评论?

马晓光的表示虽仍像1日11日的“对台政策的重申”,但已有“严正言辞”的提出警告。他说:2016年民进党当局上台以来,拒不承认“九二共识”,单方面破坏两岸关系发展的共同政治基础,支持纵容“台独”分裂活动,阻挠限制两岸交流合作,挟洋自重,不断抛出充斥“两国论”的分裂言论,肆意攻击大陆,煽动两岸敌意,升高两岸对抗,这是导致两岸恶化、协商对话中断、台海形势更趋复杂严峻的根本原因。

接着下来他作出的4点回应:第一,坚持体现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是两岸关系和平稳定不可动摇的基础。“撼山易”,“撼九二共识难”。第二,“台独”分裂势力及其活动是台海和平稳定的最大威胁,是两岸同胞利益福祉的最大祸害,必须坚决予以遏制。第三,台海形势走向和平稳定,两岸关系向前发展的时代潮流,是任何人任何势力都无法阻挡的。第四,台湾的前途在于国家统一,台湾同胞福祉系于民族复兴。台湾是包括台湾同胞在内的全中国人民的台湾,台湾的前途由全体中国人民共同决定。

这些说法已经清楚的表达了北京的立场,也反映出北京的底线。继续作出北京仍然在努力追求“两岸和平发展”的政策立场,但适时也对“台独”分裂势力及其活动”,毫不保留抛出“必须坚决予以遏制”的可能动作。

3、针对蔡英文涉及两岸关系的国台办反应

在针对蔡英文日前接受英国BBC访问涉及两岸关系谈话的回应,国台办发言人马晓光在1月16日就更明白表示,“台湾从来不是一个国家,台湾是中国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妄图挑战这铁一般的事实,只能碰得头破血流,落得身败名裂”。警告的言辞虽然还是有所“保留”,但会“碰得头破血流,落得身败名裂”一说,仍然不避讳的与“两岸军事可能冲突”画上等号。

当然在进一步警告民进党“不要自我膨胀,误判形势,进一步制造台海紧张动荡,把台湾带向危险的境地”。以及再次重申北京的底线,“我们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坚如磐石,绝不允许任何人、任何组织、任何政党、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把任何一块中国领土分裂出去”,因是重复习近平曾经说过的这段话,可以看到这次对蔡英文的“胜选演说”与“BBC的访问回应”,已到了无可容忍的底线。

四、小结

对于台湾选后导致两岸关系情势的演变评估,先举美国一名学者的看法来作结论之一。譬如说,美国战略暨国际研究中心(CSIS)亚洲事务资深顾问葛来仪(Bonnie Glaser)、在2020年1月16日一项在瑞士举办的“台湾大选座谈会”中曾经指出,习近平因处理经济成长放缓、香港抗争及与美国贸易摩擦等问题,当然不希望跟台湾发生战事,但这并不表示战事是完全不可能。她也补充,中国有很多手段可对台施压,包括攫取台湾“邦交国”、军事演习及降低陆客赴台旅游等。葛来仪的看法或许不见得完全正确,但基本上可反映出美国对台湾选后的“两岸情势”的关切。这也就是说,美国今发支持蔡英文的程度,也曾有它的限制存在。

至于作者分析后的看法,则是认为从蔡英文的“胜选演说”,以及“对BBC访问的回应”中,涉及到有关台北的“两岸政策”的立场里,尽管她没有提及“台独”的字眼,但一些说法确已触及到北京可以容忍的底线,但也必须有斫厘清,这并不等同对岸已经可以达到展开对台动武的时刻,而且它的可能性一直是在提升之中。

——摘自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阴江烽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李红叶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