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三大因素 香港面对空前困境

《台港澳文摘》2020年第4期  来源:《镜报》2020年3期   时间:2020/5/12   


 

1998年首季至1999年首季香港遭遇的经济衰退,是二次大战结束迄那时止最严重的。由于香港建立关于本地生产总值(GDP)是始于上世纪50年代,所以,无法与之的经济状况作比较。然而,香港是从上世纪50年代初开始由以往主要是转口港迅速建立比较完产业结构的,因此,香港回归祖国不久所发生的经济衰退也不妨视为香港有史以来迄那时止最严重的。

当前经济衰退是史无前例

从2019年第二季开始,香港经济又衰退,虽然至今无论按本地生产总值下跌的幅度、持续的时间长度和失业率来看,都还没有比20年前那一次更恶劣,但是,从其和所处内部条件、外部环境等多重因素看,我断言,将超越20年前而成为香港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从源头看。20年前经济衰退是由亚洲金融危机引发。当前香港经济衰退是源于美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后者反映香港所处的外部环境,与20年前比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20年前美国等西方国家仍沉迷于“历史终结于自由资本主义”的亢奋,对中国的基本方针是“和平演变”20年后,世界已进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美国调整其全球战略和对华战略,视中为主要对手而开始全面遏制中国。

就内部条件而言。20年前,香港政治基本矛盾尚未暴露,政局稳定。这一回,美国策动反对派以反对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为借口,发动“黑色革命”,使香港政治基本矛盾空前激化,社会政治分裂空前恶劣。

中美贸易战是当前香港经济衰退的外部经济政治原因。已持续逾半年的“黑色革命”是当前香港经济衰退的政治原因。二者均为香港有史以来所未有。

当前政治局面是史无前例

尤其必须指出,持续逾半年的“黑色革命”,把香港推入回归以来、甚至有史以来最严峻复杂的政治局面。香港作为祖国不可分割一部份,拥有长逾五千年文明史,文明史前的历史更久远。但是,香港作为一个相独立的行政单元和经济体,始于1841年英侵略占领香港岛。从1841年以来,香港先后在某些年呈现困的政治局面,例如,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一段日子,以及上世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英两国政府谈判香港前途问题期间,但是,都不能与2019年美国策动和指挥“黑色革命”所造成的政治局面相提并论。无论“冷战”时还是九七回归前,中国政府都不挑战英国对香港的管治。“黑色革命”却是美国在英国配合下夺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管治权。随着美国国会通过、总统签署《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美国欲把香港变成它对中国发动“新冷战”的“西柏林”的意昭然若揭。所谓“最严峻”,便是指香港当前政局受制于美英及其指挥的香港反对派。所谓“最复杂”,则是指所建制派面对“黑色革命”暴露空前严重分化甚至分裂。

新疫情是“雪上加霜”

2020年1月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对香港是“雪上加霜”。最近瑞银发表关于香港经济报告估计,新肺炎疫情在香港蔓延情况如果与2003年“沙士”相若,那么,香港今年首季GDP可能同比下跌6.6%。我基本同意这一估计,却不认同瑞银报告称,新疫情的冲击短暂,香港经济能够在疫情得到遏制后快速反弹。因为,今不同于2003年。即使2003年,特区第二届政府为维护国家安全展开本地相立法工作,同,未摆脱亚洲金融危机所引发的经济衰退,“沙士”袭击香港,公共卫生危机恶化政治矛盾,引发2003年七一游行,导致特区政府被迫中止关于国家安全的立法工作,其后续影响是第二任行政长官在一年多后出现人事更替。何况,今天,香港已陷入回以来、甚至有史以来最严峻复杂的政治局面和史无前例的经济衰退。

有人以为,香港社会把焦点转向对抗新肺炎扩散,可以使特止暴制乱事半功倍。这可能是一种天真的期望,也可能是蛊惑人心。事实是,反对派正利用新疫情恶化香港与内地、特区与中央的关系。

17年前“沙士”被反对派用来嘲笑时任行政长官董建华所言“香港好国家好,国家好香港更好”。由于“沙士”源于内地,反对派人士便讽刺:“香港未得国家之好,却已受国家之害。”那时,“一国两制”尚处于“井水不犯河水”阶段。而今,持续逾半年的“黑色革命”已把香港与内地、特区与中央关系推至历史低谷,分离主义在香港猖獗,反对派趁机要求特区政府全面封闭与内地交往,甚至主张废了香港与内地高铁。

17年前爆发“沙士”时,香港深层次经济民生结构性矛盾虽已开始形成,但不严重。17年来由于多重因素,深层次经济民生结构性矛盾不断积累、相互纠缠十分复杂。如果不出现新疫情,现届政府全力解决一二个重大民生问题缓解矛盾。新疫情袭来今年上半年现届政府不得不全力对,对爱国爱港阵营争取今年9月第七届立法会竞选胜利十分不利。

有人以为现届政府出色控制疫情在香港扩散,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威信提高,有利于爱国爱港阵营争取第七届立法会竞选胜利。事实是在对新肺炎上,不同政治立场的政治团体不会相互针锋相对,即使政府因控制疫情得力而提高民望,却不能推断在第七立法会竞选中对爱国爱港阵营有利而对反对派不利。

即使不发生新肺炎,爱国爱港阵营在今年立法会竞选中很可能受挫。内地与香港、特区与中央系很可能因新疫情而进一步恶化。现届政府分身乏术,疲于救急,不利于爱国爱港阵营争取民意和选票。反派如果占据第七届立法会大多数议席,就有力量迫使现届政府管治班子或者下台或者转,就很可能进一步控制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和行政长官人选。香港政局若向那样的方向演变,经济衰退必定加剧。

——摘自《镜报》2020年3期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阴江烽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李红叶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