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香港颜色经济战

《台港澳文摘》2020年第4期  来源:《广角镜》2020. 2. 15   时间:2020/5/12   


 

反修例暴乱加剧了香港社会的分裂,黄(即支持反对派者)、蓝(即支持建制派者)两大阵营除在网络上针锋相对以外,生活上也逐渐出现了相互杯葛的情况。

内地及国际游客的减少使香港的经济遭遇前所未有的打击,财政司司长陈茂波预测,新年后香港可能看到结业潮,将有大批人失业。

“蓝店”罗雀“黄店”人满

所谓“黄丝经济圈”,就是以支持香港运动(泛黄)、同情脱中、港独事业(深黄)为基础的经

去年9月初,有IT人推出一款名为“WhatsGap”的软件,软件按照不同商户的政治取向,将所有店分成蓝、黄两类,以此改变用户的消费惯,促使“黄店”得到更多人的支持。软件中还会出现绿色的图标,这意味着该家店属于中立或不表态商户。软件显示,如果没有黄色商户可以选择,则可以消费绿色商户。

有人借势提出“黄丝经济圈”概念,先建立“黄色商家”的认证机制,再让“黄色商家”宣传产品或服务,并借此机会提供示威者大量短期的工作机会,聘请有经济压力、需要工作的黄丝“手足”。

在粤语中“丝”和“尸”同音,所谓“黄丝经济圈”是指将支持暴力的企业、商铺形成合作方式,而对一些反暴力的企业或商铺则采取打击和封杀。

由餐饮界起始的黄、蓝之分越来越明显,人们日常生活也渐渐被政治挟。包括在消费时考虑该食或商家的政见,出现了受示威者力捧“黄店”和遭他们抵制,甚至破坏的“蓝店”和“红店”(有内地背景的商家机构

过去半年多,反对派推动“黄丝经济圈”一直在进行,区别在于早期是主打砸、破坏蓝营商家,从事赤裸裸的暴力违法行为。激进暴力者打砸破坏红色(所有被身份“暴露”的中国内地企业)及蓝营(美心、优品360等)商铺进行直接的暴力伤害。不少“蓝店”不仅受抵制,甚至被“装修”(示威者以此形容破坏行为),有“蓝店”要围板防范,更有“蓝店”因而关门,所受的影响显而易见。

“蓝店”的定义较广阔,现实较为广为人知的有美心集团旗下店铺、优品360及吉野家。他们被列为“蓝店”的原因各异:美心集团是因为集团创办人之一伍沾德的长女伍淑清多次发表反示威、罢课等言,令美心及其关联品牌成攻击目标;品360因为其集团主席林子峰出任福建社团联会名誉主席而被指涉嫌“福建黑帮”。美心集团曾发声明表示伍淑清并非集团负责人,没有参与任何管理工作;林子峰也多次接受传媒访问澄清,但都没令公司除掉“蓝店”之名。在整场反修例暴乱中,“蓝店”不仅蒙受被打砸烧的损失,现在还承受着被黄丝排挤的风险。

这种进行的抵制是:不去红、蓝商业消费,转而到黄色商业消费。所黄色商业也有复杂的分级体系,包括对运动提供资金支持、店内提供连侬墙、贴出支持相关的口号贴纸等。激进反对派研发了多个app包括WhatsGap、香港良心、和你Eat(吃)等。

最可能发生的情景是,“蓝店”门可罗雀,一铺之隔的“黄店”却人满为患。有惠顾“黄店”的顾客表示,既然我们没有选票投特首,那么就用自己的钞票改变社会。有客表示,今时今日吃顿便饭也开始讲究政治觉悟,真无聊,分化成功。也有人表示,虽然自己不是因为是一家是“黄店”才来的,不过他支持用这种方法表达诉求,因为这样比较文明,要是诉诸暴力自己就不会支持了。

不少被标签成“蓝店”的店铺其实未有公开表态立场,敢于主动出来支持政府或警员的“蓝店”并不多,神户食堂空姐牛肉饭是其中一间,因而承受作为“蓝店”的代价。甚至牵连到TVB(无线电视)。凡在TVB做广告的商户都会收到反对派通知,里面称TVB摆明支持警员,令他们很气愤,如果被通知者在现在的广告合约完成后还继续在TVB做广告,他们一定会很不高兴,可能会迁怒于商户。

不幸的是,当地经济(以及只占本地经济一个组成部分的黄丝经济)是不足以支撑香港的基层经济的。而且,香港难道要世世代代分两派吗?

激进反对派“和你shop”

激进反对派一直在搞“和你shop”和黄丝经济圈活动,现在即发展成“和理非”的“和你shop”。发起者宣称行动目标是“不受伤、不流血及不被捕”。

什么叫“和你shop”?包含两个要素:一群人围堵到蓝营的商家,对在场顾客进行指责和施“为什么来这里消费,没有良心啊”;马上要过年了,香港每年都会举行年宵花市,类似于内地过年期间要逛的庙会,可以吃吃吃、买买买,其乐融融。乱港分子打算搞一个属于自己人的年宵花市,名字就叫“和你宵”,鼓动市民“自己的年宵自己搞”,建立“黄色商家”制,“希望年宵可以成为黄色经济圈第一个核弹”。

其二是对在场客进行拍摄(“和你影”),实际上就是通过“起底”进行人身威胁。绝大部分顾客因为不希望受到这骚扰,会立即离开现场,商家也会尝试关门。尤其是老人或携带儿童的家庭,更不敢承风险到蓝商家吃饭消费。在另一所美心集团旗下的食美心皇宫,暴徒将桌子和椅子翻转,并在墙壁上喷写侮辱字眼,有女士、孩子现场受惊,抱头痛哭。

激进反对派“和你shop”的目的就是通过攻击、骚扰,让蓝营商家无法维持经营。有人精辟地概括“和你shop”的逻辑是:

一、排挤、孤立、打击蓝色/红色经济圈,让他们生意无以为继;

二、 逼迫更多的商家变为“黄丝经济圈”。无论真的假的都可以接受,“逼”他们变黄;

三、他们认为蓝色/红色经济圈是港府的主要经济来源与后盾。“和你shop”会让黄色经济圈成为香港经济的主导,实现长期的经济夺权;

四、 他们发起了一个口号叫“黄帮亲,蓝罢买”,蓝色经济圈控制的各自大型餐饮集团及连锁店打击蓝色经济圈符合“揽炒”的方针,可以最大程度打击香港经济,基于此逼迫港府就范,满足反对派的诉求;

五、 打击大陆背景经济圈是一种有效的“脱中”/排陆的具体举措;

六、“和你shop”针对蓝色经济圈,但并不止于蓝色经济圈。黄色经济如果收到损害,也是“collateral damage”,是牺牲品——这是反对派劫持经济、整体揽炒、控制局面的必要代价。

激进反对派自认为“和你shop”的势是:完全属于和理非行为,警员不管也不是,管也不是。假设没有打砸的话,本身没有触犯法律(除非警员强行认为聚集定非法集会),不管,警员不到场,则商家和顾客抱怨,商家只得关门,顾客只得离场。管,警员到——导致媒体及市民围观,商家也只得关门,顾客更会离场。所以,他们认为“和你shop”是一个绝佳的战略战术。

他们还效仿“米其林餐厅”(香港称之为“米芝连”)指南,自了一个“米猪连”指南。有时候,抄袭就是这样的赤裸裸。低劣、粗鄙、落后,谁来惩戒他们?

居然有大学专门研讨

香港这个以法治自诩的社会非常奇怪,商业抵制是通过一小撮人通过围堵商场、谴责消费者强迫他人配合;罢工本是个人或者一个群体自发的行动,现在却变成是一小撮人通堵路、瘫痪交通,强迫他人工。这样的社会不但和民主社会无关,也和文明社会无关,只和法西斯社会有关。

中原地产董事施永青称,“黄丝”向合作商户派发一些有黄店标志的贴纸,方便识别,做法类似黑社会;如果再推出一些带有威胁性的“辅导措施”,可能涉嫌犯法。施直言,策动者从一开始就不是想搞什么有效的经济圈,而是想借题发挥,把它视作一种政治争工具,最终只会破坏香港的营商环境。

但是“黄丝经济圈”居然在香港学术界遭到吹捧。中文大学召开了一个“黄色经济圈”的研讨会,名为“互助经济圈”,实质是建立政治地盘,笼罩部分本地经济活动,以政治控制经济,以经济促成政治,野心硕大,它从任何角度来看都不能视作学术活动,而是政治策划。或许尚未到港独暴动犯罪边缘,却是为示威暴动的港独势力出谋献策。其中黄丝学者、中文大学社会科学院客席副教授沈旭晖在国际学术圈里努力奔走,拉拢组织海外学人支持暴乱,这个研讨会就是沈上下动的一个项目。

沈旭晖是什么人?他在港媒发表文章《“A货”比“无货”更可怕:独立调查委员会,三个同心,缺一不可》,叫嚣特政府要成立“真正的独立调查员会”才能缓和局势,并就反对派所谓的“五大诉求”炮制出“十大题目”,气势汹汹,以“学术”的口吻质疑“一国两制”的合理性和香港警队的正当执法,言之凿凿地指出“十大题目”不调查,香港永不可能向前走,群众也永不可能散去。

当暴徒与香港的撑暴学者提出了所“黄丝经济圈”概念,沈旭晖牵头搞了场“互助经济圈研讨会”,会上反对派政客要求“黄丝经济圈”支持暴徒活动,并提出要建立“黄色公社”吃大锅饭、造“黄币”代替港币等荒谬说法。沈旭晖专门撰文为“黄丝经济圈”指点迷津,称黄店不但不应排斥“蓝客”,反而应尽力赚他们的钱,聘请员工、消费时才选黄,声称善用对家资源壮大己方阵营是天经地。有分析认为,“黄丝经济圈”隐藏的就是港独势力渗透经济的阴谋,立足点放在推翻国家制度上,搞的不是经济活动,而是赤裸裸的政治交易,是摧毁香港经济的“汽油弹”。

理工大学中国商业中心前主任陈文鸿认为,互助或“黄丝经济圈”的关键是要大政治主控的经,性质上似参考邪教的企业集,但比邪教组织更凶狠,是用黑色恐怖来打击非黄的企业,用黑社“陀地”的做法迫使非黄企业加入“黄丝经济圈”,不从者便打砸烧,从者便要乖乖奉上保护费,美其名为政治捐献。

研讨会中或许不敢这样明目张地鼓吹黑色恐怖来壮大“黄丝经济圈”,但其中的提义荒谬而又幼稚,反映他们的愚蠢无知。学者参加不过是涂上学术权威色彩,实际不可行,不可行而又煞有介事地秘密研讨,目的便不在于研,而是拉拢更多无知的人参于,支持底下不明言的打砸烧地拓展“黄丝经济圈”的策略。港人无知,学者无耻,在他们背后却是精心策划的外国势力。

对于暴徒打砸抢烧的暴乱活,沈旭晖是这样表达看法的——香港社会的矛盾,是关于“物质时代”和“后物质时代”所建构的两种价值观的冲击。“物质时代”的人身处在衣食不足的时代,是以建构重视基本需求与一切物质生活的价值观;“后物质时代”是“衣食足才会知荣辱”,即为对基本生活需求、物质生活以上的追求,包括民主、人权、自由、尊严等等。

若从“后物质时代”的概念去观照示威者的追求,是他们所向往的价值观被破坏后所采取的即时反应。想必我们可以这样理解,当暴徒往沈学者身上泼上汽油并点燃之时,他必雀跃高喊一声“freedom”并在火中竖起大拇指以示对“后物质时代”的关照支持。

黄色虚火能烧多久?

“黄丝经济圈”能否走下去尚无定论,视乎参与者能在多大程度上维持某种凝聚力。这个问题衍生了“黄色货币”概念。货币是最重要的交易媒介,若黄色经济圈内有属于自己的货币,既能让人们把资源留在圈子内,也可以得知哪些“黄店”较需要支持,有助推动及维系经济圈。

香港太研究所经济研究中心成员徐家健撰文提出“黄色代币”,借采纳建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密货币推动“和理消”,支持者可买入圈内通行的加密货币,然后以自己认为最合适的方式注入经济圈。徐预计或有陆续有“蓝店”缩减在香港的业务。“如果生意不好,只有两个选择,一是转说自己是黄的,二是收缩,因为生意真的差了,除非等到人们不再介意(政治立场)那一刻,但是要等很久。”

香港目前陷入社会动,令不少公司,特别是中小企业面对巨大的经压力,也让部分市民收入骤减甚至失业,并带来沉重的生活负担。政府当务之急是止暴制乱,同时也应该审时度势,努力缓商户企业和失业人士的经济压力。政司司长陈茂波表示,香港经济环境转差,政府将在今个财政年度录得财政赤字,是十五年以来首次。香港去年8月至10月的失业率高百分之三点二,是自2017年8月至10月以来首度重返“三字头”。根据特区政府内部估算,若情况没有改善,今年失业率有可能升至百分之五。

反修例暴乱至今,部分食、餐厅除了因为被抵制而做不下去外,也与旅客减少,以及堵路、港铁提早关闭等交通问题有关。餐饮联业协会会长黄家和指,踏入10月,餐饮业损失了已超一百余亿元,铜锣湾、尖沙咀、佐敦、太子等旺地更是“萧条”。政府统的失业率数字未能反映严重性,估6月至今,已有四百间中小型食结业,如果到农历新年生意额仍然未有改善,不排除出现结业潮。

但是,黄丝的“颜色经济战”仍旧持续……有评论称,香港一无农业二无工业,所有的东西要做成生意,乎都需要从外地输入,“黄丝经济圈”很难不使用内地制品。

付“黄丝经济圈”的方法很简单,一是把打砸烧的学生强力镇压;二是按照黄色店铺名单,把内地的供应来源全部切,让他们自给自足。

——摘自《广角镜》2020. 2. 1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阴江烽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李红叶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