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中国经济“免疫力”面临考验

《台港澳文摘》2020年第4期  来源:《广角镜》2020. 4. 15   时间:2020/5/12   


 

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冲击还在持续。突如其来的疫情造成湖北多地“城”,全国延长春节假期,各地企业延后开工,旅游、餐饮、交通、娱乐等线下消费陷入停滞。生产经营停摆,收入和现金中断,中小企业艰难度日,全球产业链、进出口贸易受到波及。

于疫情下的中国经济,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原全球副总裁朱民指出,新冠肺炎疫情中国经济整体产生一定影响。但不必过度担忧。对于中国经济来说,由于体量大、韧性强、回旋余地大,疫情对部分行业和地区产生重要影响,但总体上是可控的,影响是短期的,不会改变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本面。

疫情如何影响经济?

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经济的整体影响,有微信公众号“泽平宏观”撰文分析,疫情将打中国经济2019年底的弱企稳,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背景下,破六是大概率事件,一季度可能破五。此次疫情的影响主要表现为:

一、对宏观经济的影响:需求和生产骤降,投资、消费、出口均受明显冲击,短期失业上升和物价上涨。防控疫情需要人口避免大规模流动和聚集,隔离防控,因此大幅降低消费需求。工人返城、工厂复工延迟,企业停工减产,制造业、房地业、基建投资短期基本停滞。WHO认定此次疫情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虽不建议实施旅行和贸易限制,但出口仍可能受较大影响。2003年二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速较一季度大幅快速回落二个百分点。

二、对中观行业的影响:餐饮、旅游、电影、交通、教育培训等行业冲击最大,医药医疗、线上游戏等行业受益。2019年春节期档票房五十八点五九亿,2020年春节档颗粒无收。2019年除夕至正月初六(2月4日至10日),全国零售和餐饮企业实现销售额约一万零五十亿元,2020年同期受损严重。2019年春节假期,全国旅游接待总人数四点一五亿人次,实现旅游收入五千一百三十九亿元,2020年同期锐减。1月底交运行业出行人次减少七成。房地产行业暂停销售活动。建筑业、金融业、农林牧渔等行业受波及。简单估算,电影票房七十亿(市场预测)+餐饮零售五千亿(假设腰斩)+旅游市场五千亿(完全冻结),短短七天,仅这三个行业直接经济损失就超过一万亿,占2019年一季GDP二十一点八万亿的百分之四点六,这还包括其他行业。

三、 对微观个体影响:民企、小微企业、弹性薪酬制员工、农民工等受损程度更大。

四、资本市场的影:短期利好债市,利空股市(医药、线上娱乐除外),但中期仍取决于经济基本面和趋势。

该文指出,与2003年相比,当前第三产业、消费占比更高,而疫情对服务消费影响较大。2019年第一、二、三产业分别占比百分之七点一、百分之三十九和百分之五十三点九,一二产业分别较2003年下降五点三和六点六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提高十一百分点。2019年最终消费支出、资本形成总额和净出口的经济贡献率分别为百分之五十七点八、百分之三十一点二和百分之十一,其中消费的贡献率高于2003年二十二点四个百分点。

对于疫情下的中国经济,朱民认为,从总需求、总供给和整体宏观经济周期环境看,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超过“非典”疫情。他援引数据回顾,2003年“非典”疫情后,投资、贸易以及房地等领域反弹非常强劲,但消费全面反弹比较困难,需要很大的力度来推动。

在消费方面,朱民指出,“通过大数据的调研,估计今年1-2月期,线上、线下消费可能会下降。比如线上的社会零售消费下降幅度不大,百分之十七左右。但是非数位化消费,餐饮业会下降百分之六十左右;日用百货包括口罩等,因为口罩需求上升,可以假设是持平;但电影的票房估计会下降百分之九十二,专业演出、赛事全部关了,下降百分之九十,旅游休假会下降百分之九十七。总的来说,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会是一个很大的规模。相当于去年总消费的百分之五点五,如果把消费需求折换成经济增长的话,第一季度消费肯定是负增长,第一季度GDP会连带着三至四百分的影响。所以影响还是很大。”

在总供给方面,朱民认为,这次新冠疫情影响区域大幅超过“非典”,整个供给面大规模受到影响。停工大约二十到三十天,经过调研发现,复工难的原因,主要还是物流、人流、交通流不通,鉴于这次疫情的影响面都达到了全国百分之六十至七十以上,产业链的恢复非常困难。

朱民认为,消费可以反弹,但很难全面回来。“两月没出去吃饭,不可能后面完全回来。所以2003年的消费增长低于2002年,但是2004年保持了强劲增长。”但他也表示,“反弹是必然的,但我们需要一个强劲反弹,所以需要十倍努力。”

从整体环境来看,与非典时期相比,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有何不同?对此,朱民援引数据表示,“2003年‘非典’后,中国整个投资一直上升,反弹非常强。2003年工业增长有季度下调,但之后就是直线上升。贸易方面,在第一季度下跌以后开始反弹,持上升。贸易反弹也是非常强劲。年度房地产有很大下降但以后就开始反弹,很强劲。整体上,2003年房地产销售比2002年上升百分之三十一点九。”

“总的来说,2003年经济有强劲反弹,消费比较困难,靠投资、房地产、贸易拉动,使经济继续增长。”他表示,从结构上看,目前的反和恢复不是很容易的事情,特别是在消费角度,需要很大力度来推动,但反是客观存在的。

但他也同时指出,现在整个经济周期、外部环境和2003年“非典”时期完全不一样。“2003年是全球性的上升周期,中国也是上升周期,所以有非常迅速的经济反弹。今天的大环境,也会变得相困难。

“好在投资和工业是稳住的。2019年政府做了大量工作,减税、鼓励投资、宏观政策、货币政策支持等,工业增速2018年稳住了,还在上升,还是有个很好的基点可以继续反弹”他表示。

朱民还提出了实2020年经济和社会增长目标的七大政策抓手,即:迅速启动复工,时间就是效率;实际落实复工,物流、人流,资金支持,财政支持,政策支持;从重点产业开始,产业链恢复;全力拉动贸易恢复和出口;全力拉动和鼓励疫情后的消费;政府加大和提前采购,拉动总需求;以抗击疫情中的科技创新基础,进一步推进中国经济数位化。

系统有力的应对政策

从疫情应对的总体思路来看,目前中国国内已从全力开展疫情防控转向疫情防控和恢复生产、保障民生重,各级机关出台了大量对生产性行业和企业的支持政策。

2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国家外汇管理局等五部门联合出台三十条措施,强化金融支持防控疫情。主要内容包括: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为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地区、行业和企业提供差异化优惠的金融服务;完善受疫情影响的社会民生领域的金融服务;加大对疫情防控相关领域的信贷支持力度。几天后,政部、发改委、工业和信息化部、人民银行、审计署等五部门对疫情防控重保障企业的资金支持流程予以进一步明确。

在货币政策方面,央行于2月3日和4日开展超预期公开市场操作,累投放流动性一七万亿元人民币,有效稳定了市场情绪;股票市场和外汇市场正常开市,在经历了短期波动后基本平稳运行。

在财政政策方面,截至2月8日下午6,各级政共安排疫情防控资金七百一十八点五亿元,实际支出三百一十五点五亿元。其中,中央政共安排一百七十二九亿元。政部和央行还联合开展了“专项再贷款和财政贴息”政策,为疫情防控工作重企业提供三千亿元低成本资金。

“中国经济继续展现出极强的韧性,我们对此充满信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2月初表示,支持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政府在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方面取的措施,包括政、货币和金融领域。

2月3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强调,各级党委和政府要继续为实现今年经济社会发展目标任务而努力。传递了明确信号:中国在全力“战疫”的同时,将确保经济稳定运行。很快,各省市在应对疫情的同时,相继出台了一系列阶段性支持政策。事实上,许多企业在疫情中未停产。

2月3日,中国股票和外汇市场如期正常开市。A股和在岸人民币当天出现调整后,随后几天企稳回弹。

“概括地讲,疫情对中国影响的大小,取于疫情防控的进展和成效。我们相信,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以及长期向好的趋势不会因为这场疫情而改变,我们有能力把疫情的影响降至最低。事实上,近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机构都表示,中国有足够的政策空间来应疫情,中方防控疫情的努力有效降低了世界经济可能面临的风险。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早些主持网上例行记者会时说。

复工是重中之重

对疫情对经济的影响,需要做的工作千头万绪,但最重要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尽快组织企恢复生产。

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曾对九百九十五家企进行过一次调查,结果显示,在不开工的状况下,受访的企业中的百分之三十四只能维持一个月,百分之三十三点一可以维持个月,百分之十七点九一的企业可以维持三月。由此可见,恢复生产对于企业来说,可生死攸关。

某知名公众号撰文指出,“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是逐步显现的——从需求端传导到供给端,从中小企业传导到大型企业,可能要三到六个月。而相较于内需,外贸的情况更为复杂——内需是下游没订单(零售歇业),上游也没产能(员工回不来);外贸则是国外一直有订单,但国内没产能干着急,或者国外一直有产能,但国内订单停了。如果停工时间短,外商的订单还会下,也愿意等。如果停工停产持续下去,国际供应链难免出现结构性变化。”正如某经济观察家预测,如果停工时间过久,还可能引发全球贸易的移,从而造成出口需求永久性消失等后果。

2月23日,中国共有二十四个省份新增确诊病例为零,湖北省外的疫情形势给了复工复产一定的底

2月24日,国新办举行发布会,主角不是卫健委,而是发改委、工信部、政部、人社部、商务部和人民银行。六部委一起通报复工复产的进展部署。上一次开复工复产发布会是2月11日,如果说当时还有些瞻前顾后的话,这一次则是吹响了号角。同一天,南、山西、广东、广西四省下调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应急回应级别,着手恢复社会经济秩序。

截至2月25日零时,甘肃广西、辽宁、贵州、云南、广西为三级回,山西、广东为二级回应,其余省份为一级回应。七省份下调回级别是为了“分级、分区、分类处理,逐步落实复工复产。”预计未来,会有更多的省份下调回应级别

那么,各省的复工进度如何呢?2月24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给出了数据:规模以上工复工率,浙江超过百分之九十,江苏、山东、福建、辽宁、广东、江西超过百分之七十。

然而,2月18日、19日前后,多省陆续公布了规模以上企业的复工率情况,排名第一的是山东,而当时浙江只有百分之七十二。一周时间后,浙江的复工率增长了百分之二十。但浙江是全国疫情第三严重的省份,至今仍未下调应急级别。可以看到的是,浙江、山东、江苏等东部省份包客车、包专列、包飞机,从贵州、安徽、四川抢劳动力的新闻不断出现。

很显然,在复工复产问题上,有的地方有的行业、有的企业已经走在了前面,做出了表率,也取得了一定效果。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还会有更多的地方、更多的行业、更多的企业加入到复工复产的行列之中。但是,复工复产的路上还面临着多难题:缺口罩、缺人手、物流人流不畅通、感染的风险等等,有序恢复生产并不容易,正如上述文章指出的,在“恢复经济”“防控疫情”之间走钢丝,从“闭式管控”转向“精密型智控”,真正考验地方治理水平的时候到了。

总之,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疫情中国经济带来一些下行力,各级政府正在取有力的防控措施,在有韧性的经济和充足政策调节空间,以及有序复工机制的支撑下,希望疫情得到控制后的中国经济得以迅速恢复。

——摘自《广角镜》2020. 4. 1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阴江烽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李红叶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