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俄学者认为中国社会信用体系给出西方模式之外的选择

《台港澳文摘》2020年第4期  来源:《参考资料》2020. 3. 2   时间:2020/5/12   


 

俄罗斯战略文化基金会网站2019年12月11日发表维克托·皮罗任科的一篇文章,题为《中国前所未有的巨大社会试验场》,副题为《前面是未知》,摘要如下:

中国实行的社会信用体系正在将当代中国改造成某种新的、前所未有的社会——既有别于西方社会模式,又跟俄罗斯社会不大相似。

随着社会信用体系的发展,越来越多的领域和产业被其覆盖。除金融信贷活动外,实体经济部门、房屋租赁、旅游、广告、影音娱乐等行业以及市政机构也被纳入社会信用体系。每个领域都出现了“黑名单”和“红名单”。

最新的例子是,2019年11月24日,为强化知识产权保护,中国国务院提出在专利、著作权等领域引入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建立完善市场主体诚信档案“黑名单”制度。实施市场主体信用分类监管,建立重复侵权、故意侵权企业名录社会公布制度,健全失信联合惩戒机制。

不过,进入“黑名单”并不意味着永远被打上“老赖”的标签。首先,政府在将行为主体列入黑名单前会向其告知原因。其次,当事人可通过主动纠正失信行为、消除不良社会影响等方式修复信用,退出黑名单。对于被错误列入黑名单者,也制定了赔偿机制。

中国国家公共信用信息中心定期发布移出黑名单的人数。例如,2019年4月,“退出失信黑名单主体112299个,其中法人及其他组织22843家,自然人89456人”。

在决定把公民列入“红黑名单”时,会考虑缴纳个人所得税、住房公用事业费和法院裁定的费用及偿还贷款、遵守交规的信息、在公共交通和公共场合的举止、是否破坏知识产权、在互联网上的表现等。

中国在长三角地区建立了首个社会信用体系示范区(以鼓励诚信)。其中包括上海、江苏、安徽和浙江,它们的总人口约有2亿。上海、南京和厦门的社会信用体系迅速发展。上海市民借助专门的手机应用,在输入验证码和通过人脸识别后,就能获得自己的排名。18岁以上厦门市民可利用信用厦门微信公众号查询自己的征信情况。

这些城市信用体系通常对市民给出量化的社会信用评级,除金融方面,还会考虑社会行为(是否及时缴纳市政费、赡养老人、献血等)。

为落实社会信用体系,私人IT公司为各行各业开发了不同的移动支付平台,如面向货物承运人和货物托运人的运满满。就像一个全国性的社会信用体系,运满满同时从金融和道德两方面考查“信用”。它向潜在的债权人提供司机资料,使司机可以申请贷款,并通过软件立刻获取资金。运满满还会根据货物损坏、不付款、运输工具超载、逾期运输等情况,制定司机和货主“黑名单”。

总体上,中国的社会信用体系旨在通过创新互联网技术改善国家治理。许多西方国家也在实施此类体系。例如,美国借助探头跟踪违反交规者,不良的信用记录会对其日后的借贷、就业、租赁产生影响。俄罗斯也有这样的机制。例如,据俄联邦法警局通报,2019年一季度,440万人因欠债不还被禁止出境。

中国推广社会信用体系的经验值得仔细研究。该国特色在于,在治理十多亿人口的同时,将分散于各地的信息整合到全国性体系中。这尤其提高了国家防范恐袭、阻止策划“颜色政变”的能力。

中国专家指出:“在中国这个地球上人口最稠密的国家,治理从来都非易事,用西方标准评判它不合适。”这一点当然不言而喻。但除了“西方标准”外,还存在不同于中国的非西方标准,如印度、俄罗斯和伊斯兰标准。“社会信用”思想在历来信任官僚阶层的社会可以生根发芽。但在缺乏这种信任的社会,这样的思想则会受到冷遇。

中国力图借助社会信用体系培育奉公守法的风气,树立良心和道德观念。而文化历史传统迥异于中国的社会,在试图复制该国经验时可能产生无法克服的障碍。和法律规范不同,道德规范更加宽泛、灵活和富于变化,不能编纂成法典而受到法律调节。尝试将两种规范“粘合”在一起将导致作为人自主意识的道德消失。对相信本国法律、相信法律能够像人的道德一样很好适应环境变化的社会而言,社会信用体系是有益的。但倘若一个社会没有这种信心呢?

西方文明通过破坏传统来“实现现代化”。中国则带着“亚洲再生产方式”的传统,在向西方借鉴一些东西后,试图以自己的社会信用体系给出西方模式之外的选择。这是庞大的社会试验,其勇气可嘉,但也可能转向不同的方向。这个试验的结果难以预测。

——摘自《参考资料》2020. 3. 2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阴江烽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李红叶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