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防疫之战也属国防

《台港澳文摘》2020年第4期  来源:《广角镜》2020. 4. 15   时间:2020/5/12   


 

太平盛世的人们安享和平,又普遍有了良好的医疗条件,往往对突发的意外灾难缺乏心理准备。其实人类历史的进程中,既会面临社会自身的挑战包括战争威胁,也会遇到自然界的异物如病菌之类的攻击,有、人祸这二者还会结合起来。今年1月从湖北开端的新冠状肺炎作为多年来最严重的传染病,出现后就威胁到举国的生活和生产,国家还要出动军队医务精锐力量会同地方卫生部门一起对付疫情。据考察,引发此病的病毒并非人为而来,是出于自然界,不过考虑国防的人会联想到一些国家还有军用生物武器,若投入使用会带来更大灾难,因而此次防疫斗争也是一次近乎实战的对抗生物敌情的演习。

疫病常伴随战争而发

天生万物于世界,人类的发展都要同病菌相伴相斗。回溯世界几千年来的浩瀚史书,可看出瘟疫是比战事、饥荒更可怕的灾难,它杀人于无形之间,不知来自何处的微小杀手夺去了无数鲜活的生命,甚至能摧毁国家政权,自古防疫事关天下安危。

现代考古发掘证明,原始社会的许多原始部落就因瘟祸灭绝。当人群聚居的社会状态尤其是国家形成,作为烈性传染病的瘟疫又经常大面积出现,与战争同样成为“国之大事”。古罗马出现的“安东尼瘟疫”、“查士丁尼瘟疫”和欧洲中世纪的“黑死病”之类烈性传染病,都造成了大比例人口死亡和国家衰败。在中国有人口统计后的历史上,王莽篡汉后的大战大疫、东汉黄巾之乱和随后军阀混战至三国鼎立、西晋覆没“五胡乱华”、隋末大战、安史之乱、黄巢造反覆唐和蒙元入主,这几次大战都造成国内人口少过半。明末大战和清兵入关、太平天国造反连同回乱,也都造成几千万人死亡(只是因当时人口基数大而导致减少比例少些)。“大灾必有大疫”、“大战必有大疫”,这成为古代的历史规律。

乱世中死人如此之多,多数不是直接被杀,而是因社会出现这样的恶性循环:战祸死壮丁——无壮丁耕作缺粮——饿尸横遍野引发瘟疫。那时人仍不懂得细菌知识,却也隐约地知道一些向敌境敌军传病的方式,如古代的匈奴人、蒙古人和西班牙人就利用过人畜尸体等染病物,以这种原始方式传播现成的细菌。如匈奴以病畜污染汉军水源进行的最早的生物战,就导致西汉出现大疫。蒙古西征围城时故意抛入病亡之尸,据估计也是“黑死病”即鼠疫流行的原因之一。

人类在近代取得科学上的巨大进步,引发瘟疫的原因于被认清,战胜的方法也被寻找出来。不过科学的发展往往带来正反两方面的结果,如同诺贝尔发明的炸药本想用于和平目的却被军事家当成战争利器。科学家揭开细菌秘密时想用于医疗目的,却无法抵挡有人将其动用于发动可怕的生物战,如19世纪80年代,德国科学家罗伯特柯克在世界上首先发明了识别细菌,并在实验室中培养成功,随后就有人提出利用它作为武器。这种可怕的提议,很快就在世界上引起严重不安,由于细菌战的杀伤对象主要是平民,会给整个人类的生存带来威胁,1899年在海牙达成的国际条约规定禁止使用化学和生化武器。

国际条约却禁止不了侵略狂人的野心,进入20世纪以后,德国、日本就先后秘密进行过细菌战,而美国也研制和储藏了大量的细菌武器。如德国军国主义者首先看中了存活能力极长、毒性又很强的炭疽菌,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就首先使用。当时实行细菌战的方式,是由德国间谍将炭疽病菌装入密封的小玻璃管内,携带潜入英国投放到水源和畜牧场。这种方法攻击面很有限,间谍又容易被捕,因散布面很小未造成太大影响。

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时,日本在全世界最先建立了细菌部队,即后来臭名昭著的“七三一”,并在侵略中国以及同苏联作战时一再秘密使用过生化武器。在有狂妄野心的日本军方看来,自己国家小资源贫乏,应付不了传统所需的巨大资源消耗。细菌武器不需要大量的金属、火药,病菌培育成功便可以繁殖方式大量生产。抱着是这种搞“廉价武器、节省资源”的狂妄念头,日本在建立细菌部队和研究机构方面走到世界前头。

当年同德、日对立的美国和英国,对细菌武器也很重视,同样没有受自己签订的国际条约束缚。据一些知情者披露,二次大战期间国的细菌战研究投入了四亿美元,相当于原子弹计划的五分之一,以经费而论居世界第一位。战事结束前夕,美国已试验成功十几种病菌,炭疽炸弹也即将完成,如有需要就可以把成千上万颗这种病菌的炸弹投到日本各地,估计造成的病死量会远高于两颗原子弹的杀伤。

美国却仍保留细菌武器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德日两国都未敢对英美使用细菌武器,主要是害怕遭受报复,因对手也会把大批细菌弹也投到自己境内。德国和日本的国土面积都比敌国小得多,人口更密集,防疫也会更困难。日军敢在中国大陆的宁波等地试验性地使用细菌战,是知道对手没有报复手段,不过其规模不大,这是因自己已有几十万军队侵入大陆。当时日本主要用散布带菌的老鼠、跳蚤、蚊子到敌方区域进行生物战,这些带菌动物却不认识战线,很可能跑回自己一方,何况当时中国战场上两军阵地又是犬牙交错,害人的同时也可能害己。

日本帝国崩溃前夕,军方曾计划使用细菌武器,天皇和身边的重臣却反对,主要是此刻大势已去,又害怕受到可怕的惩罚。关东军计划对苏联投掷带菌的老鼠、跳蚤,需要使用大量飞机,这时已没有几架飞机可用。何况细菌发病需要一个不短的周期,在苏军以“闪击战”迅速攻入满洲后,用此招已是远水不解近渴。“七三一”部队的头目石井四郎中将还计划,当普遍好色的美军登陆后,让日本女人带病菌与之亲密接触以传染,事先对这些“女特战”人员可发解药或打预防针。不过有人马上反对,认为这一计划如实行可能将病菌扩散到日本全岛,而这时国内防疫和药品生产系统差不多已瘫痪,广大老百姓没有防传染病的能力。日本参谋本部经反复研究后认为,在本土若使用细菌战,对敌军损害有限,大和民族自己倒会受到“灭种”的威胁。

日本投降后,1946年至1948年盟国举行了对战争罪犯的东京审判,细菌战犯却没有受到追究(在德国也同样)。1949年苏联在远东审判日本细菌战犯时,要求美国交出石井四郎等人,却被美方拒绝。后来有人揭露说,美军占领日本时很快找到石井四郎等,双方达成了交易,美军保证参加细菌战的日方人员的安全和不受追究,石井等人向美国交出全部细菌战研究资料。据称,美国细菌机关拿到资料后欣喜若狂,认为许多项目节省了二十年时间。尤其是美国不允许用活人做实验,731部队大量的活体实验资料非常有价值。这样,石井四郎等血债累累的恶魔在战后仍然逍遥法外,美国则享受了日本利用中国人生命进行罪恶研究的成果。事过几十年后,美国一些人有理性和良知的人还在指责杜鲁门政府这种无道义之举。

在后来的朝鲜和越南战事中,都有人揭发美国使用了生物化学武器,只是其规模有限,而且美方因担心国际指责还始终不承忍并尽力抹去痕迹。由于生物武器的可怕和反人类性质,1975年世界主要国家修订了1925年在日内瓦签订的禁止使用生物武器的议定书,明确规定任何国家不得研究和持有生物武器。此次美苏等国都签署了这一协定并承诺严格遵守,然而2001年美国出现的炭疽袭击事件,证明其仍存有细菌武器。

这一年美国发生“九一一”恐怖袭击后,10月间又有人寄装有炭疽病菌的信件,当即导致五人丧命,十七人病倒。一时美国内部几乎草木皆兵,大多数人不敢拆生人寄来的信件,好莱坞明星都宣布只接受表达敬意的明信片。开始许多人认为,这是本·拉登对美国发动的的生物战恐怖袭击,美国政府很快却不再议论此事。直至2008年8月8日即北京奥运会开幕那一天,美国政府才宣布七年前的炭疽菌袭击案件是陆军科研人员艾文斯一人所为,由于他已自杀就此结案。至于此人为什么干这种可怕的危害社会的事,有人认为是心理不正常或仇视社会。

一个美国陆军科研人员能偷出大量炭疽病菌,并在国内到处邮寄,这至少说明了两点,一是美国还保存有大量细菌战剂,二是保管存在着许多漏洞。世界上其他一些国家甚至是恐怖组织,目前也仍在秘密研究细菌武器,只是在国际社会的一致反对下还没有发现使用的证据。

基因武器更是世界公敌

上世纪的生物战研究和使用,利用的炭疽、鼠疫、霍乱这些病菌还是自然界原有的细菌,搞生物战的狂人只是对它加以培育和散布。这类病菌虽然传染性强,致死率高,各国医学界对其还比较熟悉,人类现在已经有药物可以消灭这些瘟疫。例如鼠疫过去这一致命性最强的传染病在国际上共同医治和防范下,已经消失多年,天花病也基本绝迹。前些年国际上一些疫区出现过霍乱,各国医疗队都能有效将其扑灭。

从防疫学观点看,世界上还有很多细菌和病毒并未被人类认识,例如2003年突然出现的“非典”和是次导致新冠状肺炎的病毒,医学界事先都不知晓,发病后就不能迅速找到对付的特效药。导致这两次大疫情出现的病毒,据查原来都以野生动物为宿主,医学界熟悉家畜所带病菌却不了解它们,而世界上野生动物带的许多菌类还是人类所不知,因此今后再发生了“非典”和新冠状肺炎这类突发传染病仍可能,通过这两次教训也应建立卫生界的应急机制。

自然界的病菌需要应对,今后最需要警惕的最可怕疫病,又是人类自己通过生物工程技术制造出新的病菌,这将成为极难对付的基因武器。

20世纪60年代以后,人类生物工程有了飞跃发展,基因工程学这一新兴学科异军突起,可以对遗传基因进行人为的“嫁接”,把一种生物的基因嫁接到另一种生物体中,从而使后者获得新的遗传特性。如果运用这种技术制造新的病菌,那将可能出现人类现有药物无法对付的病魔。对基因武器的可怕性,可以打一个比方,那就是人类自己制造出来的魔鬼,最后人类自己都没有办法对付,那真要遭受灭顶之灾。

对人类基因的研究成果,又能掌握某一种族的体质特点,以及其免疫能力。如果有罪恶企图的人掌握了这些特征又想加以利用,还可能培育出一些特定的病菌,可专门对付他们认为是敌对的人种或民族,对本民族却基本免疫。

基因科学兴起后,国际上就有许多人看到可能带来的负面作用。1972年以后,美国、英国和苏联都宣布禁止基因武器的研究,有些科学家甚至宣称基因武器如果研制出来就可能是人类终结武器。中国政府历来主张禁止使用生物武器,对基因武器的研制更是坚决反对。当然,古语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中国有关方面对国际上基因武器的研究动向还是密切关注。

如今,尽管美国和其他大国都宣布禁止基因武器的研究,不过秘密的科研肯定还会存在。不过人们相信,随着人类的进步和热爱和平力量的增强,不仅可以逐步禁绝生物武器,防止基因武器的出现也有可能实现,从而使世界免遭可怕的人造瘟疫袭击。总之,科学的进步已使人类可以战胜自然界的病魔,那么整个文明的进步也必将消灭人造的医学魔鬼。这次中国发挥了“举国体制”的优势对付新冠状肺炎,能够在短时间内就制止其蔓延并逐步克制其危害,就说明科学的发展还是一定能战胜病魔,在军事领域中也能对付生物武器。

——摘自《广角镜》2020. 4. 1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阴江烽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李红叶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