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医患关系应寻“特效药”

《台港澳文摘》2020年第2、3期  来源:《广角镜》2020.3.15   时间:2020/4/13   


 

近年来,中国国内不断有医患纠纷、医患矛盾发生,并在社会中披露。据公众号“丁香医生”统计,仅2006年,内地发生的严重扰乱医疗秩序事件就有九千八百三十一起,打伤医务人员五千五百一十九人,医院财产损失超过两亿元。

所谓医闹是指当医院与患者之间发生医疗纠纷时,患者或其家属及其他监护人和代理人就经济赔偿、讨要说法或挟私报复等,甚至通过雇佣私人组织或委托第三方“职业”组织,扰乱医院的正常工作秩序,妨碍医务工作者日常工作。极端的医闹会带来医暴的隐患,医暴即涉医暴力,是对医务人员实施的一种暴力犯罪行为。但归根结底,处理医患关系问题要做到疏堵结合,不管是单方面的安抚疏导患者还是单方面的强调保护医生,都不能避免医患关系陷入此消彼长的恶性循环。

2019年12月28日上午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上,《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获得表决通过,将从2020年6月1日起施行。它是中国卫生健康领域内的第一部基础性、综合性的法律。这部法律的亮点是对医闹的关注。对此,该法作出明确规定:全医疗卫生人员的人身安全、人格尊严不受侵犯,其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侵犯医疗卫生人员人格尊严。而民航总医院的杨文医生,正是倒在了这部法律出台的前夕,因此尤为让人惋惜。但这件事的舆论没有被“降温”,以至于得到了大众的广泛关注,也是在借这场悲剧重申国家治理思路在医疗领域的转变:从曾经的消极应对,到如今积极主动地处置医闹、震慑医闹,国家治理层面上有了重大革新。

谨防被动防守思维

问题的有效解决一定是多维度的,医患关系的紧张让很多医院很多时候首先想到的是被动的防范措施。例如,在民航总医院医暴事件之后,2019年12月31日,南宁市各三级医疗机构都收到了南宁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发的《关于完成“平安医院”创建绩效考核指标任务的紧急通知》,通知中要求将三级医院开展安检任务列为2020年“平安医院”创建工作绩效考核评价标准。并要求市属各三级医院在2020年1月6日前完成安检通道设置。这种措施一旦普及,首先会给所有医务人员一个负面心理暗示:患者是我们的对立面,这本身就是对医务人员身心健康的一种潜在伤害。

确实需要深度思考,找到出现医患关系紧张的源头究竟是什么,才能针对医闹甚至医暴的顽疾开出药方。最终解决办法既不能放任自流也不能无法可依。单方面的解决途径,无法改变在医闹层出不穷的背景下医务人员与患者双输的局面。另一方面,如果对医闹、医暴的恶劣行为不予以严加制裁,会造成医务人员人人自危,为避免出现医闹、医暴,医务人员将实施防御性医疗,对危重患者不敢大胆施救,对患者多做检查、重复检查,用稀有的、进口的贵重药物取代普遍的廉价药,使患者承担了很多不必要的健康风险,也增加了患者的经济负担,最终损害了患者的整体利益。如果医生选择防御性医疗方法,也将导致医学的发展受限,阻碍医学进步。

凡是“医闹”,其背后必有原因,医闹大多源于医患矛盾中双方博弈能力的不均等。一方面是信息的不对等,患方可能感觉治疗有问题,但难以掌握而医方则处于主动。另一方面,患方面对的常常不是一个医生或一个科室,而是一家医院,双方难以进行平等的对话。此外,也有极少数医生看病时态度不好,解释不到位,使得患方一肚子气,心理不平衡。必须明确向“看病贵,看病难,乱收费,治疗不规范”等医疗乱象说“不”。

建立心理情绪疏导机制

由于目前很多地区卫生资源总量不足且配置不合理,大型公立医院经常集聚着大量患者。由于超负荷的门诊量,医生根本没有时间详细询问患者的病史以及对病情给予耐心的解释与交代。医疗事故发生时,患方往往将结果简单归结为医方的疏忽和不负责任,即使医方再次向患方解释事故原因也难以得到患方的理解。

当前我国正处于社会转型的特殊时期,医疗纠纷作为无法逃避的社会问题,严重影响了医疗秩序与社会和谐。分析医患各方在沟通中存在的问题;其中,医务人员职业冷漠,缺乏沟通、法律意识欠缺、缺乏沟通技巧等是引发医患纠纷的主要因素;患者沟通中存在的问题,主要表现为对治疗的期望值过高、对医务人员不信任等。因此,新形势下加强医务人员人文素养的培养,强化医务人员法律意识,建立完善的医患沟通评价机制对提高医务人员沟通能力,减少医患纠纷的发生是非常必要的。

无论是患者还是医者,首先都是社会人。医患冲突虽发生在患者和医者之间,但也受政策制度、媒体宣传以及舆论导向等诸多社会因素的影响,故医患冲突的发生涉及三个主体:患者、医者和社会。随着患者维权意识的不断提高以及对医疗手术特殊性的不了解,导致患者对诊疗效果期望过高,当诊疗效果不如人意时,就容易产生医患纠纷。而事实上,由于人体的复杂性和医学的局限性,在正常的医疗过程中效果不理想的情况时有发生。尊重是人的基本需求,患者更需要别人的尊重。尊重是建立人际关系的重要条件,它能为患者创造安全、温馨的气氛,能够唤起患者的自信心、自尊心和自我价值感,激发患者战胜疾病的勇气。

增强有效沟通是重要的疏导机制,其中也包括主动利用媒体对医院进行正面宣传,介绍和宣传先进人物及其事迹,真实反映医院面临的实际困难及医务人员敬业奉献的工作现状,同时引导公众正确认识当今医学的发展及其局限性,而不是将所有医疗服务过程中的意外都笼统地定义为医疗事故,将责任简单地推向医方。关注是有效沟通的重要方式。当医务人员能全神贯注地倾听患者讲话,则会令患者感到自己讲的每句话都很重要,因而也会更加积极地投入到诊疗过程中去,与医务人员建立更好的关系,使诊疗产生更大的效能。如果医务人员在谈话中心不在焉,答非所问,患者就会感到被冷落,其人际沟通工作自难生效。

医闹问题的国际参考经验

世界卫生组织也曾对医闹医暴进行过定义,称其为:“卫生人员在其工作场所受到辱骂、威胁和攻击,从而造成对其安全、幸福和健康的明确或含蓄的挑战”。可见,医患之间的矛盾冲突是一个世界范围的问题,在解决这些问题时,需要更多元更国际化的思维。比较典型的国际参考经验主要来自美国、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家。

美国《劳工关系法》明确规定,医院必须为员工制定暴力事件的防范措施,否则会被处以巨额罚款。目前美国已有近四十个州设立了专门的医务人员保护法。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医生和患者均必须购买医疗保险,一旦出现医疗纠纷,由双方保险公司解决,一定程度上可以减少医患之间的直接冲突。据悉,美国医院员工入职前都有安全培训和反暴力培训,医院均有预警系统,如出现任何突发事件,医护人员可立刻启动预警系统。

美国有专门的医院警察,主要职责是为医院提供执法服务和保证医院的安全。20世纪70年代,在美国各地的医院开始逐渐出现了警察部门。美国警察的执法权力很大,也很“实在”,时时都是荷枪实弹。如果医闹者要反抗,警察有权动用武器,包括开枪,并且对造成的死伤不负法律责任。医患之间一旦发生暴力冲突,医院便会报警。警察到达现场后,对闹事者进行劝离。如果闹事者不服从,立刻会被警察逮捕。如果医生受伤严重,向法院申请索赔,伤人一方将会面临巨额赔偿金。另外,医生必须购买医疗责任保险,患者也必须购买医疗保险,一旦出现医疗事故,由双方保险公司出面解决,这样就能减少医患之间的直接冲突。当然对医生的不负责任和医疗事故也会有相应的严厉法律条款,但都必须依法办事解决问题。

澳大利亚将暴力伤医列为重罪,最高刑期可达十四年。2011年,澳大利亚通过了两项旨在加强医院安全保障工作,确保医护人员人身安全的决议。2017年澳大利亚维州政府升级法规:冲撞、试图伤害警察、医护人员及其他急救服务工作人员,将面临强制性最少二年刑期,最高二十年的刑期;任何让警察及医护人员置于危险之中的行为,最高可判十年。而且所有因此被拘留的人都不可被保释。

加拿大2008年出台《院内攻击性行为的防范与治理机制》(PMAB),其中的核心为“白色警戒行动组”,指的是医院内配置专门的应急安全工作组,主要协助医院处理患者的暴力威胁行为。当医护人员出现危险时,可立即呼叫白色警戒行动组。PMAB还规定,如果遇到极端危险情况,如武装分子的威胁,医护人员应优先选择报警,随后再呼叫白色警戒行动组。

日本医院有规定拒诊条例。日本临床医学的权威,皇家及各界精英的主要就诊地“顺天堂”医院,就张贴了拒诊通吿。如有下列骚扰行为,将不能诊疗:对其他患者或医院职员有暴力或暴力倾向;大声狂言或威胁言行,影响其他患者或妨碍医院职员工作;反复提出难以解决的无理要求,妨碍医院职员业务;故意损坏仪器设备或建筑物设备;非治疗或探视而无端进入医院建筑物内或区域内;携带诊疗上不必要的危险品;未经许可,禁止在本院建筑物内及区域内摄影、录影、录音。

不难看出,立法是各国的普遍做法,并进行强制性的规范。中国的《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以下简称《医促法》)于2019年12月28日经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并将于2020年6月1日实施。其中针对“医闹”事件屡禁不止,该法作出明确规定:全社会应当关心、尊重医疗卫生人员,维护良好安全的医疗卫生服务秩序,共同构建和谐医患关系。医疗卫生人员的人身安全、人格尊严不受侵犯,其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禁止任何组织和个人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侵犯医疗卫生人员人格尊严。作为我国卫生健康领域的第一部基本性、综合性的法律,立法禁医闹,有利于构建和谐医患关系。

综上所述,和谐医患关系的构建是社会医疗卫生领域的一项重要任务,需要各个层面多方共同努力。医闹医暴问题的复杂性决定了解决手段的多样性和系统性,在社会强制约束方面,立法是首选的途径,而且要有更加优化的可执行操作细则作为配套。如果司法救助门槛过高会让很多医院和医务人员望而却步,以至于出现当前只有少部分医疗纠纷是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的局面。与此同时,加强医院管理有助于改善医患关系,减少和预防医患矛盾纠纷,可行度较高,值得应用。有效的强制性防范措施背后要建立起科学的措施保障,制造紧张气氛非但不能解决关键问题,反而会造成负面的心理暗示,扭曲正常的医患关系。

医患冲突是一个跨社会跨时代的长期存在,并且非但不会伴随社会及科技的发展缓解,反而可能加剧。因此,冲突解决办法要与时俱进。每一次极端医闹医暴事件的发生,表征原因虽然十分多样,但根本原因在于医生和患者背后缺乏足够的制度和资源支撑。

——摘自《广角镜》2020.3.1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阴江烽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李红叶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