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海军发展战略的变化

《台港澳文摘》2020年第2、3期  来源:《广角镜》2020.1.15   时间:2020/4/13   


 

20191117日,解放军准备正式列装的一艘全国产的新航空母舰穿越台湾海峡南下,美日军舰在后面远远跟随侦察,台湾也全程监视并引来岛内恐慌情绪。这类大型军舰的不断入役,表现中国海军已由过去以小型舰艇为主的沿岸型海军,发展成拥有大量大型舰船的远洋型海军,航母机动部队也即将实现实战化部署。一些国家对此表示出担忧,并且与“中国威胁论”结合,美国舆论还出现了“我们的舰艇数量已经处在劣势”的炒作。其实若仔细分析,美国海军的超强地位并没有被撼动,中国也无意对其挑战而只服务于自身发展。

弱势状态突出近海防御

中国自秦汉建立统一王朝后,一直是海陆复合型国家,秦始皇就曾派徐福率船队出海远航。可惜在传统农耕文明的影响下,千年间面向海洋、利用海洋的能力被弱化和抑制,直到近代外敌以坚船利炮入侵才得醒悟。作为国家发展理念之一的海权观念,也经历了一个从无到有、从单一到立体、从被动到主动的发展过程,中国海军的建设也在其影响下走过了曲折发展之路。

西方在近代形成的海权观念,以美国的马汉学说为突出代表,强调控制海洋后才能实现国家的繁荣。鸦片战争后的一百多年间,中国人面对的海洋却是强敌入侵通道,自身除一些渔业外也没有什么利益,发展海军只强调“海防”而非“海权”。清末所建北洋舰队就是一支沿海“守口”的浮动炮台,不懂如何出洋与敌角逐而最终被倭寇灭于港内。民国年间所建海军只为内战,抗战时未出海一战便自沉或被日机炸沉,导致国家最终有海无防。这些惨痛教训,让新中国建设海军时长期侧重于防,在经济实力不强时也难以争取海洋权宜。

1949年大陆解放时解放军始建海军,却是国力贫弱,苏援又主要用于陆军空军。国民党军退守台湾后,仍有十六万吨位并陆续得到美国提供的舰艇,能控制大陆沿海广大水域和许多外岛,并采取“闭港”封锁和骚扰航运。上世纪五十年代前期,人民海军在只有小艇、旧炮舰且总吨位不到四万吨的情况,模仿过去拿手的游击战方式,在珠江口外的万山海战、浙江东部的一江山岛海战中都采取“以小击大”、“打了就跑”的战法,重创国民党军舰队并迫其撤到台湾。这时解放军海军建设指导方针确定为“航(空兵)、潜(艇)、快(艇)”,就是根据“积极防御的”思想强调攻势精神,战法主要是海上奇袭,设想同美国这样的海上超强发生战事就打“海上游击破袭战”。

在当年中国经济、工业与科技基础薄弱的情况下,解放军海军搞“不对称”力量的建设确是正确方针。六十年代海军舰艇总吨位发展到二十多万吨,主要是百吨级、几十吨级的小艇、快艇,因续航力差、抗风浪能力差而难以远航,到几百公里外的南海岛屿都很困难。南海周边某些较弱的国家恰恰利用这一点,能进占南沙岛屿并让中方一时显得无奈。

进入七十年代之后,随着中国外贸发展,保护海洋权益的需求凸显,加上要担负为远洋导弹试验护航的任务,中型远洋舰艇的研发成为新任务,海军开始建造并装备三千吨级的051驱逐舰,有些领导人和科技部门也在设想如何建航空母舰、战略导弹核潜艇的建造。1979年以后,邓小平强调海军的战略任务是“近海防御”,按此指导思想又要以中型、轻型水面舰艇和潜艇建设相结合。

这一指导思想确定后,正遇到八十年代以后解放军强调“忍耐”而削减军费,海军建设投入很少,至1986年只有十八艘驱逐舰和三十一艘护卫舰,其中还没有一艘装备舰空导弹而靠老式的高射炮防空。此时解放军海军舰艇总吨位只有四十万吨,虽比台湾多一半,技术水平还居于下峰。同有四百万吨位的美国海军和有二百六十万吨位的苏联海军相比,中国海军在舰艇数量、性能方面相差都极为悬殊,而且还比不上英、法、日这样的二流海军。当时不仅美苏等国看不上解放军海军,连台湾当局还自称能有“局部海空优势”。幸好此时中国同西方的关系还正常,国家贸易航道未受影响,不过在周边海域维权的力量就远远不够。

中国海军走向蓝水

自九十年代后期起,随着中国的国力提高,海洋权益受到国人更多关注,海军也有了从近岸的“黄水海军”向“蓝水海军”转变的物质基础。不过美国因苏联解体而改变了对华战略,支持台湾分裂势力同大陆对抗并在南海搅局,解放军海军原有的单纯强调近海防御的指导思想就必须改变。

武器装备和部队的作战能力,是确定军事战略的基础。自九十年代中期以后,从俄罗斯引进的四艘956型驱逐舰和“基洛”级潜艇陆续列装,随后国产的052054系列驱护舰批量服役,使中国海军能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本地区海域以外。尤其是自2009年之后中国的军费开支在世界上仅次于美国而位列第二,海洋经济又成为国家发展的重要支柱,海军又要担负促成统一、维护海洋权益和保护外贸航线的新任务。

2008年,中国海军长久性进入印度洋,到东非海面实行持续性护航,按当时《解放军报》的评价是“我国首次使用军事力量赴海外维护国家战略利益,是我军首次组织海上作战力量赴海外履行国际人道主义义务,也是我海军首次在远海保护重要运输线安全。”不少人曾将2008年誉为中国海军的“元年”,真正开始贯彻“蓝水战略”,从而把海军的战略发展提高到维护国家利益的国家战略层面。

出于海军发展战略变化的需求,中国的航空母舰工作也加紧启动,20129月改造原苏联舰壳后造成的“辽宁”号航母加入海军战斗序列,标志着海上战斗力量已经进入航母时代,并意味海军结构正在由以潜艇为中心向以大型水面舰艇为核心转变。

2010年以后这八年,中国舰艇建造进入了一个人称“井喷”式的发展阶段,美国统计此间本国所造大型舰为37艘,中国则建造了48艘。如果再计算轻型舰艇,2018年中国已经对美国有714艘对415艘的优势。不过按大吨位的主战舰艇看,目前美国有11艘核动力航空母舰,中国只有2艘常规动力的航空母舰。以潜艇对比,美国有70艘潜艇全属核动力,中国虽有65艘潜艇却只有10艘是核动力。若是看一下世界海军吨位排名,美国仍然移居头强之位。

西方军事研究部门对2018年世界海军舰艇吨位前十强的排名:

美国345万(新旧舰参半);

中国146万吨(多是“00后”10后”新舰);

俄罗斯101万吨(多是“70后”旧舰);

日本49万吨(“90后”为主力);

英国48万吨(新旧舰参半);

印度34万吨(多系外购旧舰);

法国31万吨(新舰居多);

中国台湾27万吨(基本是“70后”、“80后”旧舰)

韩国26万吨(多为自建新舰);

意大利19万吨(新旧参差)。

从上面统计可看出,中国海军的舰艇规模还远比不上美国,质量差距还更大。当然,从全球范围看,解放军的海军倒是稳居第二位。俄罗斯在苏联瓦解后二十多年间未能建造一艘万吨级的大舰,已经日益衰落。日本海上自卫队因没有核潜艇和航母还不算强军,英国、法国、印度只能维持现有的区域性海军的规模,台湾海军自保尚且不足。从现有实力看,只有中国海军在美国之后具备走向世界的实力,在这种形势下如何把握好战略方向就成为关乎发展前途的大问题。

重点保卫海上开发和运输

目前新的国内外形势,使中国海军转型要解决三个核心的问题:一是突破岛链封锁走向远海,二是强化水下核反击力量,三是持续存在控制近海。这三个问题所需要的装备发展路线其实又是一致的,即建造新航母、新舰载机、新护卫舰和新的战略核潜艇,以有效拒止外敌干涉台湾和封锁外贸通道,保障中国下步的健康发展。

远洋海军是投资需求非常大的一个军种,建设道路是否正确直接影响国家的经济、军事全局。第一次大战前德国发展“大洋舰队”与英国竞争,后来日本发展舰队与美国争霸,都是在力所不逮的情况下穷兵黩武之举。苏联在二次大战后的前二十多年前自知国力远不及美国,不搞远洋舰队和航空母舰,重点发展潜艇和中小型舰而追求在中近海域拒敌,这还是合乎实际的建设道路,后来追求大舰竞赛反而徒耗了国力。国际上了解现代少点海战需求的人会明白,中国若是想准备同美国在海上大战,就必须以发展潜艇为中心。若是准备与二三流对手交战并维护远洋航线,则应以发展航空母舰为重点。

近年来,习近平在国际场合一再阐述中国的发展理念是追求“合作”、“共赢”,同美国也避免对抗。当然,为了确保台湾不能分裂这一国家核心利益,中国也要准备在海上拒阻美国的武装干预,却也不想由此引发两个核大国之间的全面战争。

目前中国海军建设重点强调“构建合成、多能、高效的海上作战力量体系,提高战略威慑与反击、海上机动作战、海上联合作战、综合防御作战和综合保障能力”。自2016年以来,中国三大舰队的联合军演,就显示了中国海军遂行制海任务着重体现“海防体系”及“海面监视指挥信息管理体系”能力的发挥,显示了在统一祖国时有决心打击外来干预力量。同时中国发展近程、中程导弹如称“航母杀手”的东风-21、东风-26导弹,并开发出新近已在天安门阅兵时亮相的超高音速武器,目的也是威慑制止外敌干涉台湾。不过在全面、较为平衡地建设海军力量时,如今解放军虽然也加强常规潜艇和核潜艇的建设,却明显是以航母为中心,这恰恰说明不想挑战美国。

目前中国已有两艘常规动力、滑翘起飞的航空母舰,还在上海建造一艘新的常规动力且可能是电磁弹射的航母,估计积累了经验后又会建造核动力航母。中美两国在这一领域相比有巨大差距,美军早在1961年便建成核动力航母“企业号”,2017年服役的最新型的“福特”号航母更是采用了电磁弹射器、新型着舰阻拦装置、新型核反应堆和第四代舰载机等世界上无人能企及的新技术。中国的航母可以说至少在一代人的时间内都不可能同美国对抗,不过很快能达到“比美不足,比他国有余”的状态,因此可以在震慑最强手而避免直接冲突的情况下,能确保打赢受到挑唆敢来挑战的二三流对手。

如今中国提出“一带一路”的发展战略,通过南海进入印度洋到非洲的“海上丝绸之路”,可以说是不可或缺的最主要的外向通道。在这一航道边的某些对中国极不友好的国家若受到鼓动,或出现利益冲突,有可能干扰这一运输动脉,而抵御这种威胁的唯一可行之道,就是将中国作战飞机的制空范围大幅度往外推,压制对方的战机和军舰,这是国内陆上基地部署的飞机所根本做不到的,必须依赖航母才能实现。按国内一些军事专家计算,仅仅要保卫南海到印度洋的航道,就至少要有四至六艘航空母舰。中国的航母制造工程正在大规模启动,恰恰是根据这一战略要求而定。

航空母舰出海需要伴随舰掩护,近两年中国海军正在装备排水量超过1万吨的号称中华神盾055型驱逐舰,所说现已建成和在建的有六艘,下一步还会批量建造。这就说明随着中国深度融入国际经济活动,海外利益大幅增加,对海军的要求也是走向远海,为海外的经济活动保驾护航。像战略核潜艇这样能“一次齐射能毁灭一国”的武器,其打击威力虽大,却很不适合保护海外利益和应付非核战争,因此中国对其只能有限建造而不可能当成海军建设的重点。

总之,如今海军要“走出去”战略已经确立,这又为国家树立海权意识和维护海洋权益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新世纪中国的崛起离不开世界,走向世界又必须通过海洋,强国面向大洋又需要远洋海军,解放军建设强大远洋作战力量还是任重而道远。

——摘自《广角镜》2020.1.1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阴江烽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李红叶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