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俄报说中国经验日益成为榜样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11期  来源:《参考资料》2019.9.30   时间:2019/12/25   


 

俄罗斯《半径报》8月9日发表该报副主编马克西姆·列古延科的一篇文章,题为《为什么俄罗斯永远成不了中国》,摘要如下:

如今,呼吁借鉴西方经济经验委婉地来说是不爱国,而“更接近我们的”中国经验越来越多地成为榜样。这种倡导的思路很简单:这个社会主义国家能够在共产党的带领下实现速度令人难以置信的经济增长。总而言之一句话,中国的经济制度几乎与我们完全相同,不给市场任何恣意妄为的空间。

在某种程度上,情况确实是这样。唯一的区别是,当代中国经济几乎已经和美国平起平坐,而我们在某些领域甚至还不如独联体的小伙伴。问题是,为什么我们没能做到像中国朋友那样。我们既有乐谱,也有乐器,为什么就是演奏不出音乐?原因很可能在于,尽管我们的乐谱和乐器跟中国很像,也有人说跟他们的一模一样,但我们使用的方式却完全不同。

让我们来看一个或许是最突出的例子。

中国主要报纸《人民日报》昨天报道,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决定降低成品油消费税,使汽油价格每吨降低80元,柴油价格每吨降低70元。按照中国政府的意图,这是对中美贸易战拖累中国经济所作的应对。

但为什么是降价而不是提价呢?后者的理由可以是:在大敌当前之际必须增加国库收入。

这个问题的答案跟前面那个重要问题一样:因为他们不是我们,我们也不是他们。

他们和我们的重要区别之一是,中国领导人在艰难环境下放开了经济主体的手脚,而不是绑住它们,也没有从企业和老百姓那里榨取更多金钱,以备不时之需。

强大的国家把企业和老百姓保护起来,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一部分负担被转移到大型国企身上。比如,中国国家发改委要求中海油、中石油和中石化等大型石油企业执行国家价格政策,确保石油供应稳定。

这项政策的本质是降低发动机燃料价格,在与最强劲对手打贸易战时保护大部分企业,并增强它们的竞争力。减少生产者的费用是在竞争中求存的经典手段。

中国政府早就在实行这种政策。

中国领导人也没有回避税收——从4月1日起降低增值税率,从5月1日起降低社保费率。加工业的增值税率从16%降至13%,交通运输业、建筑业和其他非原料行业从10%降至9%。

整个经济的税负每年减少了2万亿元,约合2850亿美元。

“强大国家”的下一步是直接支持小企业。今年年初,中国人民银行宣布,把小企业的认定标准从单户授信额度在500万元以下提高到1000万元。

此举的目的是在艰难环境下通过放松银行信贷条件来最大限度地刺激中小企业。放宽小企业认定标准有助于释放信贷资金,因为发放这些贷款的银行享受低档的存款准备金率。

据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计算,此举将向中小企业释放约4000亿元信贷资金。

那么,在艰难的经济环境下,我们的“强大国家”又做了些什么呢?

是的,你们已经猜到了:从今年1月1日起把汽油和柴油消费税上调50%。相关决定在去年7月就已作出。

顺便说一句,各种税(消费税、增值税、矿产资源开采税)占燃料价格的比重接近70%。

关于提高增值税和缺乏对中小企业的贷款已经说得够多了,这些企业面临的选择是:要么步入灰色地带,要么破产。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