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谈上一场金融危机对各国的启示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11期  来源:《参考资料》2019.10.10   时间:2019/12/25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8月15日发表一篇文章,题为《上一场金融危机给予我们关于下一场金融危机的哪些启示》,全文如下:

7月,世界各国央行行长齐聚巴黎,纪念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75周年。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在会上发表讲话,指出过去几十年里取得了进步,同时强调上一场金融危机从根本上改变了全球经济、改变了下一场经济衰退的应对之策。

以下是他的演讲文字记录:

75年前的这一个月,那一代人里面最重要的经济和政策人物聚集到新英格兰的一个寂静山区小镇。虽然第二次世界大战仍如火如荼,但他们构想了一个崭新的国际货币体系来推动饱受战争蹂躏的世界走向复苏与稳定,这个体系包含了各种规则、程序和机构,其中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

今天,我们相聚在“光之城”巴黎,向他们的远见卓识致敬。二战结束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机构在重建经济和促成对繁荣至关重要的国际经济关系方面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几代人之后,世界银行和IMF依然举足轻重,它们有利于促进全球货币合作、金融稳定和国际贸易,也有利于推动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和减少贫困。

1944年,在华盛顿山酒店围坐一桌的那些人知道,战争和大萧条的创伤和悲剧从根本上改变了之前的经济体系。今晚,我们大家围坐在宴会桌旁,全球金融危机已经过去了十年。虽然这场金融危机与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的灾难性事件无法相提并论,但它是那个时代以来影响最深、涉及面最广的金融动荡,从许多方面来讲,我们也在努力应对一个已经发生了变化的世界。

今天的会议从多个角度审视了危机后的当前环境和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感谢法兰西银行组织这次重要活动,感谢在会上发言的各位才俊阐述了深刻的见解。今晚我将就这个崭新的环境提出一些看法,先谈一谈美国当前的经济形势,然后说一说货币政策制定者在金融危机结束后的时代所面对的环境发生哪些重大结构性变化,最后,我将分析这些结构性变化对我们实施货币政策的框架有什么影响,重点是美联储当前关于货币政策策略、工具和沟通的检讨。

美国经济现已连续增长11年。失业率从危机后的10%顶峰水平稳步下降,现已保持在4%以下超过一年,是半个世纪以来维持最长的一段时间。就业机会充足的强劲劳动力市场支撑了劳动参与率。工资水平在经济复苏初期仅勉强上行,但在过去几年里出现上涨。非裔美国人、西班牙裔美国人和农村美国人等群体依然面临着由来已久的挑战,但这个强劲就业市场的惠及面越来越广。在美国各地举行的服务活动中,我们获悉经济的这种长期复苏现正惠及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社区,其受益程度是几十年未曾有过的。许多曾经苦苦挣扎难以保住饭碗的人如今获得了开启人生新篇章的机会。

强劲的劳动力市场是靠稳健的经济增长来维系的。最近,美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在第一季度以3%的年化速度增长,与去年的强劲增长势头相似。但推动第一季度经济增长的主要是净出口和库存,这两个起伏不定的支出类别通常不是持续经济复苏势头的可靠指标。实际上,第二季度的整体经济增长似乎有所减缓。第一季度疲软的消费者支出增长情况看起来有所反弹,但企业固定投资的增长似乎明显减缓。此外,制造业自今年年初以来一直相当疲弱,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于企业支出力度减弱、全球经济增长放缓,此外商界熟人告诉我们,贸易战引起担忧。

尽管失业率保持低位且经济增长总体稳健,但通胀压力不大。通胀在去年的大部分时间内接近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2%对称目标,消费品价格通胀和核心通胀在今年早些时候都出现下降。我们目前估计,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在截至明年6月的12个月里涨幅为1.7%。

在我们的基础展望中,我们预计美国经济增长保持稳健、劳动力市场保持强劲、通胀回升并接近2%。不过,这种前景的不确定性有所增加,尤其是贸易前景和全球经济增长。此外,美国联邦债务上限和英国脱欧等问题至今仍未解决。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成员还表示担心通胀率长期低于2%的目标。基于市场的通胀补偿指标已经下调,一些基于调查的通胀预期指标接近其历史范围的底部。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的许多成员在6月份举行的最近一次会议上判断,这些因素相结合增强了政策转向宽松的合理性。我们在严密关注这些动向并评估它们对美国经济前景和通货膨胀的影响,会采取适当的措施来维系经济扩张,使劳动力市场保持强劲、通胀接近2%对称目标。

我们在对这些动向进行评估时还会考虑到货币政策制定者自大衰退以来面临的整体结构变化。今晚我将着重讨论三点:宏观经济背景发生变化,政策工具包得到扩展,沟通和透明度受到的关注增加。

在美国,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到大衰退前夕,PCE通胀率平均为每年2.6%,GDP增长率为3.4%,10年期美国国债利率为6.5%。大衰退的低谷以来,平均通胀率和产出增长率下降了大约1个百分点,10年期国债利率平均为2.4%。这些下行现象并非美国所独有。其他主要发达经济体的平均通胀率下降了近一半,主要新兴市场经济体的通胀率则不到原来的1/5。事实上,除了极少数例外情形,大家都面临着比以前要低的利率、增长率和通胀率。在许多国家,包括美国,这些指标的下行伴随着强劲的劳动力市场和远远更低的失业率。

宏观经济环境的这种变化具有重大意义,因为通胀、产出、利率和失业率的长期正常水平是我们用以指导政策的重要结构特征。自然失业率和中性利率的标准估计值20年来持续下降,金融危机以来更是如此。

这些变化是由许多因素促成的,比如:通胀预期在货币政策改善的情况下趋于稳定,人口状况,全球化,生产率增速减缓,安全资产的需求增加,失业与通胀的关联度降低。这些因素可能会长期存在。若果真如此,中性利率就将保持在低位,政策制定者将继续在这样一个环境中施政:利率触及有效下限的风险远高于金融危机之前。这一接近下限的局面给各国央行带来新的复杂性,并要求我们转换思想。

诚然,这其中许多经济特征已经存在了相当长一段时间。长期通胀率、生产率和利率早在金融危机之前就开始下降。但是,对于那个时代的货币政策制定者来说,高通胀的威胁让人感觉很近在眼前,控制高通胀的艰苦战斗才刚刚打赢。技术进步似乎可能会继续维持生产率的快速增长——这是我们至今仍在等待的结果。利率的有效下限问题主要是理论上的担忧,当然日本除外。宏观经济环境的变化可能在之前就已萌芽,但金融危机似乎加速了其进程。政策制定者现在所处的世界与大衰退之前的世界截然不同。

鉴于今天这个场合和受众正合适,我还应当指出的是,金融危机以来,政策制定者们愈发认识到了全球性因素与我们政策的相关性。金融危机的全球性及其蔓延渠道凸显了各国经济、金融和政策环境是相互关联的。美国的经济发展影响着世界其他地区,反之亦然。例如,欧元区债务危机以及后来2015年和2016年间与中国有关的波动事件造成的压力导致了对风险资产的需求普遍回落,这对美国的利率形成了下行压力,并抑制了美国的信心和经济增长。此外,我们看到,一个国家的货币政策会通过金融市场、贸易及信心渠道对其他国家的经济和金融形势产生影响。在这个崭新世界中执行国内任务要求我们弄清这些相互关联性的预期影响,并将其纳入我们的政策决策。

这个崭新世界的第二个重要特征是央行行长们现在用来应对经济衰退的工具。面对危机期间严重的经济和金融崩溃,政策制定者迅速用尽了常规的货币政策工具,于是采取了一系列非常规措施来支撑其经济。

在美国,这些措施包括新形式的前瞻性指导和一系列资产负债表政策。大体上在各个经济体中,所谓的非常规货币政策都成功地降低了利率、支持了经济复苏,尽管周期性和结构性逆风使我们实现通胀目标的难度很大。那场金融危机留下的一个后果是,政策制定者现在拥有更多经过了实践检测的工具,在下一次利率触及有效下限时可付诸使用。我们必须继续评估别的策略和工具来提振经济、完成我们的通胀和就业双重使命。

最后一点,金融危机和大衰退使各国央行必须重视透明度和问责制。央行的沟通越来越重要,越来越具有挑战性。说它重要是因为,就经济、风险和政策应对措施进行清晰透明的沟通对于我们的工具发挥效用和我们在民主社会中对公众负责至关重要。

说它具有挑战性是因为,我们处在一个不断变化的宏观经济环境中,手头工具虽然不再新鲜,但公众对它们仍然不那么熟悉。此外,我们的受众变得更加多种多样,对我们的政策行动更为了解,对公共机构的信任度不高。美联储主席可以开玩笑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比如第13任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曾开玩笑说:“如果我表达得似乎特别清晰,那你们大概误解了我的话。”各国央行必须以我们过去不曾有过的方式既面向金融界,也面向普通民众,而普通民众在聆听,也在参与。

这给了我们什么样的处境?政策制定者应该如何适应这种新环境?各国央行认识到了经济结构变化带来的挑战、有效政策反应的必要性和清晰沟通的重要性,它们在更加密切地关注其策略及目前可利用的工具。

例如,加拿大银行按照它与联邦政府续签通胀管控协议的一部分每五年审查一次其框架。加拿大官员宣布,该银行将“在2021年续约之前评估一系列货币政策框架”。英格兰银行在过去一年里委托全面检讨英国金融体系以及它对银行议程、工具包和能力的意义。

就我国而言,美联储首次公开检讨了我们用于促进实现充分就业和价格稳定目标的策略、工具和沟通情况。此次检讨的核心是在全国各地储备银行区内举行了一系列“美联储倾听”活动,直接听取我们所服务的选民们的意见。这些活动在互联网上进行了直播。上个月,我们在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举办了一次研讨会,探讨如何更有效和可持续地实现我们的法定目标。FOMC很快会开始在其定期举行的会议上花时间评估这些活动的经验教训。我们将公开报告讨论得出的结论,时间可能是在明年上半年。

其他国家央行——在场有许多央行代表——也在深入研究当前环境构成的挑战并对货币政策工具和策略进行评估。面对这个新时代的考验和机遇,我期待着在未来几个月、几年当中学习你们的经验并分享我们的经验。

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在这个崭新世界之前出现的那种动荡是严峻的,尽管不像75年前在布雷顿森林围坐一桌的人们所面临的那么极端。今晚,让我们赞美他们的成就,并努力奋斗,以事实来证明我们对全球经济和金融体系未来的看法同样是能够持久且卓有成效的。

——摘自《参考资料》2019.10.10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