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美国在香港国际关系的角色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11期  来源:《信报》2019.10.5   时间:2019/12/25   


 

香港的国际关系所占的重要地位,可分两个阶段来说,前一个阶段是港英殖民地时期,后一个阶段是九七后时期。美国表面看来属于第三者,沾不上边,其实不然;无论是港英时代的冷战期间,或是中国收回主权后以来,美国对香港的国际关系都占有举足轻重的角色。

英借香港跟华交好

先说港英时期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国的势力很快便崛起为取代欧洲在东亚的第一大国。二战期间,日本在1942年发动太平洋战争,很快便把整个欧洲势力逐出东亚,包括香港和东南亚全都被日本侵占,连美国也守不住其菲律宾的殖民地,但在偷袭珍珠港的美国海军基地后,美日展开全面战争,日本过分高估自己的实力,不但无法借偷袭夏威夷而直捣美国本土,反而在航母对决后,日本几乎全个海军覆没,最后被美军血战硫磺岛,再投下两枚原子弹把广岛和长崎夷为平地,还没登陆东京,日皇已宣布投降。

这时的世界局势,能够不受战争打击而保存国家实力的只有两个大国:美国与苏联。不巧的是,美苏早在战前已陷入资本主义与共产主义两个意识形态的斗争,战后也分别在欧亚发展各自的势力,美国担心欧亚都被共产主义革命,也趁势在苏联的西面到东面展开欧亚围堵苏联的战略。

在东亚的围堵战略部署下,美国全面取代欧洲前殖民地的反共战争,结果在朝鲜半岛与印支半岛先后打了两场轰轰烈烈的战争,作为战后主导冷战的国家;美国当然也密切留意英国会不会放弃香港,在中国共产党革命成功解放大陆后,香港对美国的国际战略地位,在军事上可配合台湾与韩国组成美英台韩的“围堵政策”的战略联盟。

不过,英国战后已作出全面退出东亚的打算,军事上已无可能再像“鸦片战争”那样可以向中国全面开战,何况剩下一个小小的香港岛,谈不上有任何军事反击的能力,因此英国在不敢苟同美国之余,反而借香港作媒介跟北京交好,成为欧洲首个与中国建交的国家。

中国也乐得借香港通过英国打通国际关系,突破美国的围堵,就在中英外交正面互动的过程中,美国的军事围堵战略首先在大陆节节败退,到了韩战打了3年又告“打和”,在印支的法国又在此时的奠边府战役“全军覆没”,处此军事不利情况下,美国本土出现了“谁失去中国?”的内部争论,结果认为欧亚两面反共战争,对美国不利,与中共和解的想法也在共和党的尼克逊一派兴起。

这一来,英国的香港政策(扮演与中国关系正常化的角色)也就得到美国的认同,在许多香港问题上,例如大陆“难民”大批来港应否要联合国干预的问题、观塘工业计划出口市场问题、5000国军来港的处置问题(米勒军营充作这批军人的临时安置地,但引起军人不满而发生暴动)等,美国都顺应了英国的计划而给予支持。

当然,美国也想到香港有不少大陆来客,在他们身上可以得到不少有关“竹幕”内的情报,也因此在港成立了“大学服务中心”,专责收集大陆的所有印刷物,包括全国性与地方性的报纸和书刊等,这个中心同时在东京和华盛顿国会山庄设立,用以提供研究中国的资讯。

美借香港“和平演变”中国

英国主导香港国际关系的角色,是在八十年代中英谈判香港主权交接前的最大部署,在美国配合下,把香港打造成一个国际贸易和金融中心,例如与香港签下的各国商约达300条之多,香港的金融中心也与纽约和伦敦三足鼎立。

美国之所以乐意配合打造香港的国际地位,自有其国际战略的打算,其中被美国政学研究得最多的议题是:“和平演变”中国的问题。这个想法是鼓励中国走向经济发展,从而缓和其政治革命,美国这个想法的信心是来自“亚洲四条小龙”的商贸发展,被认为已成功抵消共产革命的压力。

因着这个战略盘算,一旦碰上中英谈判香港主权回归中国时,美国留意到邓小平复出领导中国将实行一套后文化大革命的“开放政策”,这正合乎美国“和平演变”的想法,于是对香港的国际关系角色也循着这方向部署,其中一个重大的部署是把香港打造成一个协助推动中国改革开放的角色,美国在这时给予中国贸易“最优惠国”(MFN)待遇;同时也鼓励大批美国企业和金融公司前来香港设立对华贸易和投资的据点。

由八十年代中至今,在港美商由千间变成万间,驻港美商也由万人增至10万的倍数增长,许多对华贸易与投资也以香港作为中转站。

值得关注的是,美国由冷战的部署到“开放政策”的部署,让香港的国际关系的角色也由军事和情报转到经贸和金融的不同部署。这个战略部署的盘算,先是以为可用军事扼杀北京,后来知道行不通,转而想用经贸去“和平演变”北京,结果发现中国不但没有放弃“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反而通过经贸发展成功摸出一条壮大社会主义发展的道路。

这一下,“中国威胁论”在美国也开始在后冷战甚嚣尘上,由奥巴马开始实行一套“重返亚太”的“岛链围堵”中国,搞了好几年,到特朗普上台发现不如直接对华发动“贸易战争”。在特氏心目中,自八十年代以来的美国总统对华实行“最优惠国”的战略是大错特错的,既然是美国助长了中国经贸发展,反其道行之,便是对华全面打击其经贸和外来投资,就在这个对华政策大反转之下,香港在美国的国际关系的角色也就跟着大反转了!这个大反转的要点是用“政治战略”取代“经贸战略”。

这个反转的战略部署自2014年前后已然浮现出来,当时美国派来香港的总领事杨苏棣的身份已然受到北京的关注,指他之前出任中亚使节,后来又派去台湾,现在派来香港,所到之处都发生“分裂主权”的麻烦,也担心他来港也会掀起这个麻烦:这个疑虑不但在“占中/雨伞革命”发生,现在更发生了大型的游行示威,再配合长达3个月的蒙面黑衣有组织的暴力事件。

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应大改组

特朗普“见猎心喜”,也特别借香港动乱向北京施压,声称会把香港问题列入“贸易战”谈判的事项。早前美国参众两院的外交事务委员会更通过受理《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与此同时,参众两院也拟通过受理《台湾同盟法》,要挟与台断交的国家将会受美国制裁,得到美国行政与立法的双线支持,台湾对港的反对派也作出公开支持,所有这些对港外交的反转,不是偶然,而是对港国际关系的角色反转应有的必然部署。

《信报》的余锦贤专栏留意到香港商界埋怨负责香港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早前曾去美国一趟,比对黄之锋等人受到众议院主席高调接待的光景,商界感叹邱腾华没所作为。其实,站在美对港政策大反转的角度看,要邱这位缺乏政治历练者去应对华盛顿,未免是奢望了。

特区政府应该急起应变的是,立即改组商务及经贸发展局的领导班子,要大大加强对美的外交工作,尤其是要有熟悉白宫和国会外交工作的专家,好好在华盛顿与香港的美商做好游说工作,在国会的游说更须重视。

在中美贸易战显然会两败俱伤的形势下,美国想打乱中美经贸关系,没有必胜的上算,发动贸战的特朗普会否连任是个未知数;同样中美经贸关系会否逆转也是未知数,特区政府更应好好保住香港得来不易的国际地位!

——摘自《信报》2019.10.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