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新中国70年,献给世界的史诗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11期  来源:《镜报》2019年10期   时间:2019/12/25   


 

从持续高速增长,到GDP、进出口贸易规模分别攀升至全球第二和第一,新中国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中国取得了人类经济史上不曾有过的奇迹。这70年的发展史无疑是中国献给世界的史诗。

放眼古今中外,在这样薄弱的基础上、这样复杂的国情下、这样短的时间内,取得这么大的发展成就,仅中国一例。中外学者着迷于中国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再到“强起来”的发展奇迹,更着力于探询和解答“中国为什么能”。

中国经济——70年创造四大奇迹

90万亿元,这是2018年中国国内生产总值,绝对值比1952年(679亿)增长了约1326倍,占世界经济的比重接近16%。中国经济总量由1978年的居全球第11位跃升至第2位。

70年来,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也从1961年—1978年的1.1%上升至2013年—2018年的28.1%,居世界第一位。70年来,中国从一穷二白、百废待兴,成长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货物贸易国、商品消费第二大国、外资流入第二大国。

70年前,中国曾是世界上最贫穷落后的国家之一。当时国内一些资本家曾流传这样的说法,“共产党军事上100分,政治上80分,经济上0分”。时任美国国务卿艾奇逊也断言:中国历朝历代都没有解决老百姓的吃饭问题,中国共产党也解决不了。

今天,新中国早已甩掉了积贫积弱的“穷帽子”,不仅成功解决了近14亿人的温饱问题,还一跃成为世界主要经济大国。

在宋鸿兵等中国经济学者看来,如果把这70年的巨变放在世界历史的框架之内,中国至少创造了四个世界奇迹:和平发展的奇迹,自主繁荣的奇迹,高速增长的奇迹,从未发生经济危机的奇迹。

一是和平发展的奇迹。从十五世纪以来,西方的大国崛起几乎无一例外,都是在殖民、扩张、侵略的过程中实现了本国的经济繁荣、国力强大和世界霸权。但中国是在没有对外扩张一寸领土,没有殖民一个国家,没有血腥残酷的霸权战争,完全依赖本国资源和本国人民的勤劳刻苦而获得成功的,这在世界历史上是一个奇迹。二是自主繁荣的奇迹。新中国成立之初,最重大的经济战略决策就是建立了从钢铁、煤炭,到石油、原子能,从汽车、火车到飞机、火箭,从机械、纺织到电子、电器等重化工业与轻工业一整套完备体系。如今中国制造的太空船、先进战机、大型舰艇、高速铁路、跨海大桥、超级电脑、智能手机、人工智能等等,无一不是在自主繁荣的体系进化中所结出的丰硕成果。这种从无到有、完全自主的体系进化所创造的经济繁荣,在世界经济史上堪称独树一帜。三是高速发展奇迹。1978-2018年期间,中国的GDP年平均实际增长率高达9.4%,是同期世界上最快的增长速度。而在世界经济发展的其他历史时期,也未见在如此长的时间里以如此快的速度增长的先例。史无前例的高速增长,使中国的经济发展水平在40年中实现了奇迹般的赶超。四是40年来从未发生过经济危机的奇迹。十几年前的美国次贷危机风暴,其影响至今未息,20多年前的亚洲金融危机,重挫众多“希望之星”,但中国却在这样的环境中稳步崛起,过去40年,中国是少有从没爆发过经济危机的国家,更是唯一一个没有出现过系统性金融和经济危机的新兴经济体。

中国外交——五个历史性转变

回顾历史,学界比较一致的看法是,新中国外交70年大体可以分为3个阶段。

第一阶段(1949—1978年),是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这一阶段中国外交的主题词是“独立自主”。新中国确立了以和平为宗旨、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在风云激荡的国际环境中展示了东方大国的鲜明形象,站稳了脚跟,改善了国际处境。

第二阶段(1978—2012年),是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时期,中国外交的主题词是“和平与发展”。中共作出“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两大主题”的根本判断,中国外交工作的目标随之调整为为现代化建设争取较长时间的和平外部环境。在国际上,中国宣导多极化和国际关系民主化,坚持走和平发展道路,奉行合作共赢的开放战略,中国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持续提高。

第三阶段(2012年至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外交的主题词是“民族复兴,人类进步”。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被确定为新时代中国外交的总目标,习近平外交思想的指导地位正式确立,一条具有鲜明时代特征和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之路日益清晰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中国学者指,在三个阶段70年的外交史中,中国外交在五个方面实现了历史性转变。

一是时代主题上,从“战争与革命”转变为“和平与发展”,超越意识形态发展国家间关系,主动创建有利于和平发展的国际环境。二是政治格局上,“从对抗格局的成员转变为基于和平与发展的全球伙伴”,编织起遍布全球的伙伴关系网络,形成了“朋友遍天下”的良好局面。三是经济全球化上,“从游离于经济全球化之外到成为全球化发展的重要推手”,成为约130个国家的主要交易伙伴,推动并引领经济全球化造福世界人民。四是国际角色上,从国际公共产品的一般消费者转变为重要提供者,中国外交的全球贡献日益显现。五是世界方位上,从一开始被孤立封锁,到经济深度融入世界经济,自身成为国际秩序演变关键因素,中国外交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

当前,中国外交正在进入70年以来的黄金时代。中国在双边、多边、区域、全球层面上通盘运作,统辖使用经济外交、能源外交、军事外交、金融外交、人文交流、民间外交、公共外交等手段,点面结合、创造性地实施“周边是首要、大国是关键、发展中国家是基础、多边是重要舞台”的工作布局,极富效率、充满张力地勾勒出新时期中国外交的基本线条。中国外交所出现的变化,是中国国力上升的结果,从“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到“奋发有为”“与时俱进”、“更加主动”,这是70年来中国外交姿态发生的质的变化。

中国专家分析称,当前中国外交至少有三大特色:一是重塑邓小平外交理念,战略上坚持“韬光养晦”,战术上更加“有所作为”。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凸显实用主义;二是大国、周边、发展中国家和多边外交相结合。三是在原则问题上态度强硬,绝不牺牲国家核心利益。在习式的外交观中,中国不会吞下损害自身利益的苦果。

中国科技:从毛泽东的感叹到世界的惊叹

1949年开国大典上,参与阅兵的飞行编队一共只有17架飞机,但没有“中国造”。为了飞出气势,这支“万国牌”飞行队,不得已绕回来再飞一圈。

毛泽东曾感慨地说:“现在我们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壶,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

70年前的中国,科技的全部“班底”就是30多个专门研究机构,不超过5万人的科技人员队伍。而目前,全国从事科技活动人员近500万人。研发人员总量仅次于美国,居世界第二位。

新中国的诞生,是科技事业腾飞的光辉起点。1949年中国科学院成立,1956年制定实施“12年科技发展远景规划”……集中力量形成的以“两弹一星”为代表的一批重大科技成果,缩短了中国整体科技水平与世界先进水平的差距,也奠定了中国科技发展的坚实基础。1978年全国科学大会召开,邓小平提出“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论断,翻开了科技事业发展的崭新篇章。科学技术从此突飞猛进。

超级杂交稻培育成功,人工合成牛胰岛素,正负电子对撞机的建成,银河系列巨型电脑研制成功,首款64位高性能通用CPU晶片问世,人类基因组计划1%测序精确图绘制,“太空漫步”成功实现,“嫦娥”探月工程实施,北斗系统服务全球,“墨子号”飞向太空,5G商用元年…一系列重大科技成果,记录着科技跨越发展的脚步。

创新无处不在,创新无时不有。高速铁路、磁悬浮列车、新能源汽车等;互联网、多功能数字电视、高性能电脑、移动支付、共享科技、人工智能、5G智能手机……科技不仅成为经济发展的引擎,科技元素也已融入百姓生活。昔日毛泽东的感叹早已化作世界的一次又一次惊叹。走过70年,中国已成为科技大国,正向科技强国进发。

中国国防——11次大裁军军力不降反升

新中国成立70年来,军队的规模越来越小,战斗力却越来越强,这是国内外军事专家的共识。减少数量,提高品质,是中国军队现代化建设的一条基本方针。从1950年至今,中国先后在全军范围进行了十一次规模较大的裁军。中国军队的规模从最高峰的660多万,减少到目前的200多万。

其中比较有代表性的裁军有四次。第一次是越战胜利后,中国在1985年对全军进行一次史无前例的大裁军,总计裁撤的官兵总人数达到100万人,这次裁军也为中国接下来的实现军队现代化打下了基础。第二次有代表性的裁军是在1997年,当时,中国公布了科技强军的伟大战略,在这一年再次裁军50万人,随后我国对全球实行全军现代化建设,大量先进武器先后进入军中。第三次大裁军的时间出现在2003年,全球掀起一股军队信息化建设大热潮,中国也率先在军中进行信息化改造,同时在这一年裁军20万人次,中国的军队总人数已经下降至230万人。第四次就是2015年一直到现在仍在进行的裁军,计划裁掉30万军队,使军队总人数在200万人左右,虽然人数是中国成立以来最低点,但是战斗力却实实在在的得到了提升。

在合理、有效裁军的基础上,中国军队规模越来越小的同时,战斗力却越来越强。对此,著名国防政策和军事战略专家、军事科学院研究员陈舟表示,中国军队的战斗力主要得益于五个方面。

一是武器装备的现代化。依据国家安全需要和军事战略方针,制定科学完整的武器装备长远发展规划,初步形成规模适度、结构合理、精干高效、整体优化的武器装备体系。二是军队组织结构的现代化。重点要理顺领导指挥体制、保障体制和各种比例关系,如官兵比例、机关院校与部队的比例、军兵种的比例。在这样的基础上,部队肌理才能更“合理”。三是军队人员的现代化。培养能够打赢信息化战争和进行信息化军队建设的人才。解放军同时也坚持把军事训练作为和平时期提高战斗力的基本途径和重要的治军方式、管理方式,以提高一体化作战能力为目标。四是打赢信息化战争的核心能力。这个核心能力指的是维护祖国统一、反对分裂的能力。五是实施非战争军事行动的能力。在护航、维和、联合军演、抢险救灾、抗震、抗洪等行动中,解放军显示了这种能力。近年来中国军队在各种演习中展现出的新思维、新理念、新战法令人震撼,很好体现了解放军实施非战争军事行动的能力。

“人民战争”到“中国特色精兵之路”,从“中国特色军事变革,到“科学发展观作为指导”,再到“习近平强军思想”……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世界格局转换,历史条件不断变化,中国的国防和军队建设在不同时期面临不同的课题。历代中国领导人在求解兴军之策、强军之道时,既有一脉相承的坚持,亦有因时而动的创新与发展。

以大历史观为钥恰如其分评价70年

该如何看待新中国70年发展历程?中央党校原副校长李君如认为,如果仅就70年的时间范围来观察70年,对其评价可能出现偏颇。他认为,应该应运用大历史观,从两个“放”入手,评价新中国成立70周年——将其放到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近180年的历史进程中,放到1921年中共成立以来近百年的历史进程中观察。

1840年以来,为实现民族救亡图存、国家奋发图强的历史使命,中国人作出很多尝试。林则徐等人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洋务派提出“中体西用”,洪秀全领导太平天国运动,资产阶级改良派推动戊戌变法,资产阶级革命派尝试多党制、议会制、内阁制等,但这些都没能带领中国走上救亡图存的道路。1921年中共成立后,通过领导新民主主义革命,创造性地开辟了农村包围城市、夺取全国胜利的道路,历经28年奋斗建立了新中国。

中国人民追求国家和民族奋发图强的努力,是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才走上坦途的——经过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的探索,成功找到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一步步实现站起来富起来的目标,向着强起来的方向努力。李君如说。

他认为,有两种片面观点或错误倾向应引起关注:一是在肯定改革开放40年来历史性进步的同时,有意无意贬低甚至否定改革开放前30年的成就和经验;二是在肯定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成就时,有意无意淡化改革开放具有的革命性意义,甚至认为改革开放前30年比后40年好。

李君如指出,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是一个历史过程,前30年为后40年作出了理论准备、物质准备、制度准备。但在前30年探索过程中,中国犯过错误,也付出很大代价。正因为有过去的教训,中国才会在改革开放中坚定不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当今世界很多地方动荡不宁,但中国不大会乱。因为我们有过教训,渴望安定,知道动荡没什么好处。

“新兴大国思维”赢得下一个十年

中国要赢得未来十年,必须要运用“新兴大国思维”统筹国际国内两个大局。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创始院长李稻葵指出,未来中国发展须考虑两大因素:中国在世界上的独特地位及中国与世界的双向影响关系。

李稻葵表示,在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际,以“新兴大国思维”为出发点,中国应同时采取两项战略来赢得未来十年的战略机遇期。其一,做好与民生直接相关的事情,比如扩内需、保就业、产业结构转型、经济发展模式转变等。“中国要把自己能够做好的事情先做好,这是目前的第一要务。”李稻葵说。其二,积极宣导、参与国际经济金融秩序的改革。他表示,事实上中央政府正在这么做,已在不同场合、通过不同方式积极参与国际经济金融秩序的改革。比如积极同中国交易伙伴进行双边货币互换谈判、推动人民币贸易结算乃至积极参与国际经济金融组织、尤其是国际货币资金组织的改革等。

李稻葵强调,以上两件事相辅相成,密不可分,需要两手都要抓。“中国做好自己的事可以在国际上传递出负责任大国的信号,这对积极参与国际经济金融改革绝对有所帮助;另一方面,国际经济金融秩序的改革可以帮助中国解决与民众生活直接相关的重大问题,至少有助于全球化进程继续前进,不至于放缓甚至走回头路,而只有在全球化进程继续前进的大前提下,中国经济才能更好地发展。”

——摘自《镜报》2019年10期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