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从德国做法看中国垃圾分类回收的短板和机遇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10期  来源:《内部参考》2019. 7. 15   时间:2019/11/15   


 

德国的垃圾循环利用率达到65%左右,其包装行业垃圾循环利用率更是超过80%。德国垃圾回收再利用链条中,两个环节比较关键:一是被看作“前端工作”的垃圾分类,尤其是教育民众如何自觉进行垃圾分类;二是“后端工作”垃圾处理,回收利用专业性强,不同种类的垃圾得到不同的专业处理。一些受访人士认为,中国各大城市垃圾分类回收现阶段强调“前端”,正取得不小进展,而“后端”工作尚需培育和完善。

前端:垃圾分类清晰投放教育时间长

德国民众垃圾分类习惯的养成已有百年历史。自1904年起,德国就开始实施城市垃圾分类收集。

现阶段,德国的生活垃圾可大致分为五类:家庭有机垃圾、包装垃圾、纸类、玻璃类和混合类垃圾。另有特种垃圾四类:有害垃圾、建筑垃圾、旧衣物和大件垃圾。

德国垃圾分类教育的速度可谓缓慢,从几十年前垃圾只分为两类,到随着垃圾处理技术的改善,分类投放类别逐渐增多。

德国的小朋友从幼儿园阶段起,就要养成垃圾分类丢弃的习惯。到了小学,垃圾分类是课本内容,学校会系统性地教育学生进行垃圾分类实践,强调垃圾分类对保护生态环境的重要性,建立垃圾分类回收的集体意识。

德国通过立法禁止随意处理垃圾,为参与垃圾分类回收的企业提供保障。每一户或每一栋住宅楼,都分门别类设置了分类垃圾桶。如果居民不按照分类丢弃垃圾,垃圾回收企业会拒收垃圾,长久不按分类丢弃垃圾,企业有权对居民处以罚款。

德国垃圾回收企业欧绿保集团参与了对中国太原、上海、连云港、揭阳等地垃圾分类回收的调查。欧绿保集团中国业务主管张佩认为,中国各大城市都在推广垃圾分类,为提高垃圾循环利用率打基础。在这方面,德国有几点经验或许值得借鉴。

一是垃圾分类要清晰。德国垃圾分类类别操作简单,而中国部分城市垃圾分类相对复杂,比如区分“干、湿垃圾”投放,这样的投放教育成本会比较高。另外,垃圾分类方案确定后,政策层面尽量不要轻易变动,否则容易让民众不知所措。

二是垃圾投放要简单。中国部分城市投入分类智能垃圾箱,居民须按不同时段投放不同类别的垃圾,这种操作无疑会增加居民投放垃圾的难度,影响他们垃圾分类的兴趣,同时增加维护成本。而德国的垃圾箱并不复杂花哨,随时投放,通常可用十几年。

后端:专项处理完善构建回收链条

居民分类投放垃圾后,专项垃圾收集、运输、处理等后端工作,德国政府交由专业的垃圾回收企业处理。

以德国首都柏林为例,欧绿保集团通过招投标承担了市政部分垃圾处理工作。企业组建不同的车队对有机垃圾、纸类、玻璃类等生活垃圾,以及特种有害垃圾等进行分类收集,专项运输送往不同种类的处理厂精细处理,纸类处理厂重造纸浆,有机垃圾处理厂榨取生物燃油等。企业专业处理垃圾后,将有生产价值的原材料提取出来,向各产业销售,以这种形式完成垃圾循环利用的“后端”。

经过数十年探索,德国已形成垃圾回收利用的产业链条。对于垃圾回收企业而言,一方面通过市政招投标获得垃圾处理费,另一方面通过销售处理垃圾后的工业原料获得收入。据统计,德国垃圾回收行业从业人员总数超过25万名,年营业额达500亿欧元(约合人民币3909亿元),约占全国经济总产出的1. 5%

张佩认为,中国垃圾回收利用的“后端”还有待完善。中国各大城市在餐饮回收、塑料处理、纸张处理等方面的能力较强,但对生活垃圾的分类处理,企业受制于成本收益控制,没有投入较强的技术和力量。

第一,专项垃圾收集运输不到位。在各大城市推广垃圾分类的过程中,不少地方的垃圾回收企业是一辆垃圾车收运所有种类的垃圾,这样一来,“前端”居民所做的分类工作就丧失了意义,也会打击居民垃圾分类的积极性。

而在德国,企业对每一类垃圾都会测算回收频率,并使用专用车辆运输,严格做到每一类垃圾都有对应的运输和处理形式。

第二,垃圾回收体系尚未培育完成。在张佩看来,中国垃圾回收企业的技术并不比德国企业弱,只是通过高端技术回收的工业原料销路尚没有打开,致使中国企业没有动力扩大垃圾处理能力、采用高端技术精细回收处理垃圾。这一市场链条的培育涉及多方面因素,需要时间。

中国垃圾处理企业投入资本和技术正当时

中国已停止进口“洋垃圾”,一些国外垃圾经处理后的原材料已无法输入中国。张佩认为,这正是中国垃圾处理企业投入资本和技术填补原材料空缺的好时机。

欧绿宝集团新闻发言人苏珊娜·亚根博格说,德国垃圾分类、专业回收利用的整个体系,正向“零废弃”的目标迈进。这一体系建成后,将对德国经济产生正向影响。德国政府通过一系列分析得出结论,未来德国获取廉价工业原材料的途径将越来越少,通过垃圾回收利用可以避免依赖于进口价格更高的原材料。也就是说,垃圾回收利用得越多,就越不依赖境外原材料进口。亚根博格认为,这一结论对中国同样适用。

——摘自《内部参考》2019. 7. 1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