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透过修例风波重新认识“一国两制”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10期  来源:《镜报》2019年9期   时间:2019/11/15   


 

6. 9游行”引发修例风波升级以来,香港乱局已历近三月。激进示威者的违法暴力行为如切肤之痛,终于使香港各界意识到“止暴制乱,恢复秩序”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痛定思痛,香港各界应透过修例风波重新认识“一国两制”,全面客观地理解这一维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基石,进而在未来做到防微杜渐,避免重蹈覆辙。

强化原则底线意识

国务院港澳办主任张晓明87日在深圳举办的香港局势座谈会上指出,香港正面临回归以来最严峻的局面,香港中联办主任王志民更称,这是一场关乎香港前途命运的“生死战”“保卫战”。香港自回归以来先后经历了亚洲金融风暴、沙士疫情、非法“占中”等紧张局势,但中央从未作出如此严重的定义。笔者认为,“最严峻的局面”正在于无休止的违法暴力行为不断挑战“一国两制”的原则底线。要妥善应对进而破解这一局面,首先必须厘清“一国两制”方针的原则和底线所在。

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2017年涉港“七一讲话”中谈及在香港落实“一国两制”的四点意见时,第一条就是始终准确把握“一国”和“两制”的关系,在具体实践中则体现为必须牢固树立“一国”意识,坚守“一国”原则。“一国两制”的根本在于“一国”,“一国”是“两制”的基础,只有在此基础上,“两制”的关系才能做到和谐相处、相互促进。

港澳办在回应修例风波时,发言人杨光和主任张晓明曾先后两次援引“一国两制”的“三条底线”,即习近平在涉港“七一讲话”中的另一表述,“任何危害国家主权安全、挑战中央权力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权威、利用香港对内地进行渗透破坏的活动,都是对底线的触碰,都是绝不能允许的。”

此番激进示威者鼓吹“违法达义”,其围攻警员、冲击中联办、玷污国徽、投国旗人海、堵塞公共交通等行为不仅违反相关法律法规,更严重践踏了“一国两制”的原则底线。正如张晓明所强调,对公然挑战“一国两制”原则底线的违法犯罪活动,都必须坚决追究法律责任,包括追究幕后策划者、组织者和指挥者的刑事责任。香港市民应理解并支持特区政府、警队和司法机构严正执法、果断执法,确保香港社会治安和市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将失序的香港社会拉回正常的轨道。

需要警惕的是,激进示威者的“过线”行为竟一度裹挟了普通市民中“沉默的大多数”。究其根源,在于香港市民中仍存在对“一国”这一原则底线意识不强的情况,其中既有国民教育缺失的因素,也有普法宣传不到位的问题,特区政府和相关机构必须引起足够重视。

正确理解“港人治港”

修例风波变质的另一个表现,在于激进示威者诉求的转变。关于修订《逃犯条例》的讨论,最初只停留在特区政府与立法会层面,但随着泛民派议员将修例“污名化”甚至“妖魔化”,加之民阵开始组织游行,修例在香港社会逐渐失焦,从一场本应“在法言法”的技术层面讨论泛滥为一场被少数人操纵裹挟的反政府、仇警的泛政治化风波。

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诉求”,其根本目的绝非针对《逃犯条例》那么简单,而是趁机鼓吹“港独”,带有明显的“颜色革命”特征。其要求彻底撤回修例,实际上是在玩文字游戏,林郑和特区政府已多次表明在本届政府任期内不会重启修例,示威者仍不依不饶,实属强词夺理。示威者要求收回政府对“暴动”的定义、撤销控罪、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追究警队责任,企图协助被捕者逃避暴动罪的十年刑期,同时又煽动仇警情绪、不断升级违法暴力行为,如此大搞双重标准,何来“代表正义”一说?

最能暴露其险恶用意的,仍属第五条诉求,即要求特首林郑月娥下台,甚至要求立即实行“双真普选”,暴露出示威者背后“反中乱港”势力的真实目的——毁掉特区政府的管治权威,毁掉香港的法治基石,毁掉香港的繁荣稳定,毁掉“一国两制”。

示威者动辄片面地搬出“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来曲解“一国两制”,实质仍是为了动摇中央的全面管治权和特区政府的权威。须知,邓小平早在19846月就已明确指出,“港人治港有个界线和标准,就是必须由以爱国者为主体的港人来治港。”邓小平同时将“爱国者”的标准归纳为“尊重自己民族,诚心诚意拥护祖国恢复行使对香港的主权,不损害香港的繁荣和稳定”。这些暴力乱港的示威者恰恰背离“港人治港”的标准,试想如果中央和特区政府当真对此妥协,香港岂能还有明天?

驻军之于香港的意义

张晓明在座谈会上指出,中央高度关注当前香港局势,并从战略和全域高度作出研判和部署。如果香港局势进一步恶化,出现香港特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动乱,中央绝不会坐视不管。一时间,西方媒体再次渲染中央在为出动驻港部队“镇压动乱”做铺垫。且不论其捕风捉影、断章取义的不良动机,片面报道亦体现出其对《基本法》的理解不足和对形势的错误判断。

从张晓明在讲话中强调“挺特首、挺警队是当前稳定香港局势的关键”“爱国爱港力量要发挥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中流砥柱作用”等内容可见,中央对当前香港局势的评估仍属可控范围,解决问题仍将以香港内部的爱国爱港力量为先。

张晓明还指出,按照《基本法》规定,中央有足够多的办法、足够强大的力量迅速平息可能出现的各种动乱。这就证明,其一,中央不到必要时无需出动驻港部队;其二,真到特别时刻,中央完全有权依法出动驻港部队。

邓小平早在1984年就曾明确指出,“在香港驻军还有一个作用,可以防止动乱。那些想搞动乱的人,知道香港有中国军队,他就要考虑。即使有了动乱,也能及时解决。”意思非常明确,即驻军一可震慑想搞动乱之徒,二可及时平息动乱、还香港以和平安宁。曾参与港澳驻军法起草工作的军事管理研究所常务副所长兼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王新建对笔者表示,《基本法》、驻军法明文规定了驻军的职能作用,维护香港安全稳定既是中央的宪政责任,更是驻军的法定职责。

他指出,在不具备法律规定的协助维持治安和制止动乱的情况下,驻军可有效运用法律授权和保障的军事行动许可权,以及和特区政府建立的协助协调机制,与特区政府及警方密切配合,通过勘查地形、陆空巡逻、部队拉动、军事演习、禁区及安全地域警戒、划定管制区域、协助协调机制及反恐演练等举措,发挥对暴力活动和暴乱分子空间挤压、心理遏制作用,以收威吓震慑之效。

须知,维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既是国家战略的需求,也是香港社会的需要,更是包括700多万香港人在内的全体中国人的希望。修例风波折射出香港社会“疾在腠理,不治恐深”的现状,各界应透过风波重新认识“一国两制”的精神和要义,方能使之行稳致远。

——摘自《镜报》20199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