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中国城市化的“衡与变”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9期  来源:《广角镜》2019. 7. 15   时间:2019/11/14   


 

改革开放四十年来,中国城乡环境发生巨变,城市化率近百分之六十。中国的城市化不可能脱离全球大势,但也独具自身的国情和特色。在现代中国城市化的发展进程中,城市规模的急剧扩张不可避免地带来了来自住房、交通、环境、公共服务等方面的各种问题和担忧。如何实现城乡均衡发展?如何科学应对城市化后半场的种种问题?关乎中国的发展动力。

“第七届清华同衡学术周”以“衡与变”为主题,就新时代国土空间规划、粤港澳大湾区规划、乡村振兴、智慧城市建设、“一带一路”中国港区发展模式等热点议题进行深度探讨,并为城市化发展过程中所面对的问题提供解决方案。

国土空间规划的变与不变

国家发改委城市中心总工程师、国土产业交通规划院院长张国华以自身工作中所积累的丰富经验,从新视野、新理论、新行动三个方面对国土空间规划的“变”与“不变”展开了探讨。

张国华提出,在规划转型时期应该提高认知维度,形成国土空间规划的新视野,他认为国土空间规划不是给出精准的预测,而是要为不确定的未来做好空间准备,为创新发展营造更加宽松的条件;在新理论方面,他用农业、工业、服务业区位论和新经济地理理论解构空间要素的组织规律,进而提出交通·产业·空间要素协同模型,支撑空间规划的理论体系构建;在新行动方面,张提出国土空间规划要在打造更加开放的区域格局、建立更加高效连接的城市网络、营造更具亲近性的街区等方面多下功夫。

张表示,面对国土空间规划的变与不变,应该积极呵护和拥抱“变化与创新”这只“黑天鹅”。

模式与事件共舞形势比人强

清华大学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尹稚表示,当前面临百年之未有的大变局,我们所工作的行业也面对一系列的变化——从主管部门到行业工作内容甚至学科本身。学科、行业的发展并不完全由人来决定,还由大的宏观形势和个别突发事件决定。

这里所讲的形势,可以放大到国际的大宏观形势的变化,尤其是目前在美国、欧洲,民粹主义完全的重新崛起,以及一系列思维模式又回到了冷战前期的思考问题的方式。这也包括中国面对外部形势和内部局面造成的变化。

未来的空间规划既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土地规划,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城市规划。如果从社会的进步和变革的角度讲,任何一个模式刚刚总结成理论著作的那天,模式已经死了,它不代表未来。究竟应该怎么看新时代提出的要求,可能才是这轮规划改革成败关键的部分。

城市规划走到今天有巨大的成就,但近二十年城市规划本身没有实质性的进步。最后一次我认为还有点实质性的进步,就是为了适应市场化创造了控规。后来所谓的进步都是在自治体系,小修小补地做,而对时代的回应变的越来越少。

尹提出,这是一个需要加强人民幸福感与获得感的时代,就是普惠的时代。讲不充分和不均衡也好,说白了就是在中国还没有实现共同的幸福感建立。经历过很长市场经济的磨合和追随以后,美国和欧洲爆发的贫富差距拉大的问题也在中国日益加剧。

未来的空间规划面临全新的挑战,生态文明的要求、工作范围的拓展、产权制度保护的要求、加强人民幸福感与获得感的要求、治理现代化的需求等,城市规划需要更加敞开胸怀完成一系列跨行业、跨学科的组合。

规划师从人群特征及需求出发构建各得其所、各取所需、各享其利的城市。在一个大的时代变革中,学科和行业需要有开放胸怀和知识体系,才能让变革搞出真学问,形成真理论。

广东为什么带不动广西?

华南理工大学教授、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常务理事袁奇峰认为,未来珠三角将形成一个湾区、两个大都市区和三个极点的总体空间结构,湾区战略的主要任务:一是助力香港发展,二是推动科技创新。

回到广佛大都市区战略,白云国际机场、高铁南站、南沙港都建在两市交界处,高速公路和轨道交通网络也都连在一起。两市建成区也显现出高度一体化趋势,两个城市之间产业的互补性非常强,未来将形成“广佛超级城市”。

目前,广佛主轴已经形成,未来南部围绕高铁南站,有机会形成新的创新地区,成为“广佛创新主轴”,打造“广佛港澳青年双创高地”、“广佛大都市区第三极”。

另一个话题是,很多人说两广的格局里,广西不跟广东玩,所以发展不起来,那么广东是不是能够带动广西呢?不可能,因为广东连自己的粤东西北都带动不起来,凭什么可以带动广西?

珠三角到底是什么?它是全球产业在中国的海岸边的一块飞地,中国四十年的大发展,经济发展重要的原因是因为加入世界产业分工。中国在世界分工里得到了一块加工贸易,它是围绕着香港为核心的港口发展起来的贸易地区,再看长三角是以上海为核心的。

为什么出现这样的格局?是因为我们是全球生产体系的一分子,广东带动不了自己下面穷的地方。但这个发展的结果很意外,我们真的成了非常大的经济体,粤港澳大湾区把香港和澳门加进来,2016年看到GDP达到一点四万亿美元,规模比所有的湾区都要大。

城市中心正在去极化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朱荣远提出,流动性是一个区域之间和城际之间发生协同关系、合作关系和竞争关系的前提条件。

过去的流动靠高速公路和轨道,这是传统的流动,物的流动。当互联网出现的时候,区域的互联网出现,我们的关系发生改变。意味着城市+互联会重构湾区的时空关系,这是科技带来的革命也会改变着人的生活方式,我们更加关注的是怎么把城市中心去极化。

我们需要更多的门户,而不是更少的门户。在互联网的时代,在开放的时代,其实谁都可以是门户。也就意味着我们的城市应该有分工,有协作,更多的解决在对外自己独立的话语权,每个城市才有自己的生存空间和发展的余地。我们讲更多的城市和更多的领域分专业,只有专业才能做精。

再来说大湾区整体,一国两制,三种制度在这里出现了异核,这样才能看到未来国际化的多样性。世界上任何国家的自制插头在这里都有可能插进去接通电源,输送各自需要的东西。

把港澳当成是电池的负极,珠三角是电池的正极,只有两极有差别才会有源源不断的能量产生,电池才有意义。现在谈深港关系和珠澳谈异合,不谈融合,不是只谈共同的意识形态和共同的某种制度的改革。

魔方城市是什么?多样性的问题,从我们的平面拼合到搭积木的立体再到魔方的选择,我们会寻找到珠三角接近有七千万人的社会构成,是本土的居民和外来移民四十年构建的复杂社会关系和文化关系,没有沉淀下来。

在未来,互联网带来的资金、交通流和信息流将促使城市空间去极化,重构湾区的时空关系。珠三角1. 0关注经济要素和物质空间,但相信2. 0与大湾区看的是非物质,讲的社会生态和人文演变的可能性能否得到更多的机会。

——摘自《广角镜》2019. 7. 1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