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胡剑勇:莫斯科打拼起落30年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7、8期  来源:《镜报》2019年6期   时间:2019/9/20   


 

30年前,胡剑勇辞去公职,在莫斯科白手起家,闯出了一片天地。在他看来,懂得借“势”是做生意的诀窍。如今,看淡人生潮起潮落的他告诉记者,“一带一路”大势已来,机会属于后来人。

“虽然移民到了温哥华,但我决定留在莫斯科”。说这句话的人叫胡剑勇,一个在俄罗斯打拼近30年的上海人。如其名字,年轻时的胡剑勇有着一股劲闯。1989年辞去公职,不懂俄语,却一个人来到莫斯科白手起家,闯出了一片天地。作为来莫斯科最早的一批人,胡剑勇曾经一天的现金流水“两台点钞机点不过来”,也曾一笔生意赔了几百万美元。如今到了耳顺之年的胡剑勇,看淡了这潮起潮落。

初次赶潮赚得第一桶金

胡剑勇在莫斯科的办公室整齐而干净,书柜里面摆着中国四大名著和一些流行的中文书籍。书柜前的茶几上,摆放着一整套紫砂茶具。一身休闲打扮的胡剑勇坐在茶几后面,泡上一壶金骏眉,一片水汽袅袅升起。

“我1958年出生,1977年到上海燎原农场劳动,1978年底到南海舰队当兵,1981年回上海徐汇分局当民警。在农场和部队,吃过不少苦,也经历过要命的危险。”胡剑勇认为,20几岁时的经历让他后半生不再怕吃任何苦。

据胡剑勇说,自己最初并不想来俄罗斯。如果一切按当初想法进行,他应该只是俄罗斯的一个过客。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内地“出国潮”正热。自开埠以来就接触外国文化的上海人自然对其更加热衷。上海淮海中路的中国银行门前常年徘徊着倒外汇的“黄牛”,一张嘴就问“要换钞票不喽”?

受身边人的影响,胡剑勇也决定放弃稳定的工作,出国闯荡。起初胡剑勇夫人杨女士不同意,但耐不住胡剑勇反复做工作,最终只能勉强同意了。

“盲目、天真”,胡剑勇回忆当时的自己没有目标,就是想出国。

最开始和大多数人一样,胡剑勇想以留学名义去欧美,但被拒签了。后来,胡剑勇经朋友介绍,准备去土耳其考察一下市场,途中需要过境俄罗斯。

那是1992年2月,苏联刚解体。胡剑勇听闻俄罗斯“货好卖”,有人发了财。于是他从上海的福佑街、华亭路等地批发了一些出口转内销的衣服和首饰等商品,打包了两大旅行袋,准备在莫斯科卖了赚些钱,权做路费。

但出乎他的意料,“在莫斯科赚钱太容易了”。从北京到莫斯科,胡剑勇一路上就卖掉了三分之一的货。到了莫斯科,跟着其他中国人在市场上练摊,很快又把剩下的货物卖完了。

据胡剑勇回忆,当时国内一件80元人民币的羽绒服,在莫斯科可以卖到80至100美元。十几倍的利润(当时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约为1比10)让胡剑勇赚到了第一桶金——“万把美元”。

挣到钱后,胡剑勇给妻子买了一个500美元的戒指。那是1992年,其价值相当于5000多元人民币。而胡剑勇在派出所时一个月的工资仅107元人民币。

带着这些钱,胡剑勇按计划抵达了目的地土耳其。但不料,本来应该接胡剑勇的老板却已跑路了。在伊斯坦布尔,不通外语的胡剑勇跌跌撞撞,举目无亲。最终是一位在上海去北京火车上认识的重庆朋友帮胡剑勇办理了去罗马尼亚的签证,转到罗马尼亚胡剑勇回到莫斯科,然后他才能回到了中国。时隔近三十年,胡剑勇回忆起那段历史,仍有些后怕。

认真创业在俄生意做大

这一趟行程用去了三个月。经过对比,胡剑勇认准了莫斯科是个赚钱的地方。很快他又返回莫斯科并注册了自己第一个公司,开始做起了皮夹克生意。

皮夹克是猪皮的,从海宁拿货。胡剑勇说,“只要运到莫斯科就有300%的利润”,而且供不应求。据胡剑勇回忆,那时华商从中国进货,大多都是走“灰关(指包机包税,特点是清关快,但手续不正规,是中俄贸易起步时的一种普遍报关方式)”。莫斯科买卖也都是用现金结帐。由于缺少必要买卖的文件,银行不给他们汇款。胡剑勇和朋友经常是把几十万、上百万美元的现金通过火车带到外汇管制较松的爱沙尼亚银行汇款。“坐火车每次都把卧铺包厢的两张床的票都买了,以防被偷和被抢”。

1992年至1996年,是“倒货”的“黄金期”。一批货只要到莫斯科,来不及进仓库就直接被买走了,一次就能赚二三十万美元。“当时买了两个点钞机点钱,每天的现金流水还数不过来”。胡剑勇向记者回忆那段时间的情形。

在这种行情下,胡剑勇迅速积累了大笔财富。此后,他开始着手向加拿大移民。“加拿大适合养老,而俄罗斯适合赚钱。”1998年,胡剑勇全家成功拿到了“枫叶卡”。

早早转型赢来新发展

移民加拿大后,胡剑勇依然选择留在莫斯科打拼。他觉得,自己在这里的基础很好,而且俄罗斯市场还在形成中,有不少空白点,更容易赚钱。

天有不测风云。1998年俄罗斯遭遇金融危机,卢布一夜暴跌。同时俄政府开始对“灰关”生意加紧管控,再加上越来越多的国内服装厂家直接在莫斯科开设分公司,竞争压力加大。在多重挤压下,“灰关”服装生意利润越来越小,很多在俄中国人直接破产回国。

胡剑勇早早意识到“灰关”暴利模式难以为继,在此之前已开始筹谋转行。1998年后,他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陆续做起了文化交流、中介、建筑、旅游、清关和保健品等多种生意,开始了多样化发展。

1998年以后“倒货”生意利润率变小,胡剑勇回忆说,生意开始进入比拼品质和信誉的阶段。比如保健品,卖得是品质和口碑。他拿出一盒鱼油说,这种牌子卖了20年,包装不敢换,客户就认它。

二十多年一晃而过。胡剑勇的生意早已步入正轨。现在他销售的鱼油、褪黑素等保健品利润虽然不高,但客户已经遍布俄罗斯主要城市,每个月都能卖出去上万件。而国内不少单位也认准胡剑勇,来俄罗斯交流前都找他来办理所有手续。

低调处世商海起伏看清人生

据与胡剑勇同时期的华商说,经过1998年的大浪淘沙后,能留在莫斯科的中国人都不简单,头脑灵活,富有远见,其中不少人现已成为俄罗斯侨界领军人物。

但胡剑勇却是一个例外。作为在莫斯科打拼了近30年的人,胡剑勇在华人圈里很有地位。在莫斯科不少华人社团主动邀请他担任会长、副会长,希望胡剑勇能为社团坐镇,但胡剑勇都予以婉拒。他说自己可以参加社团活动,但不加入组织。他认为这与自己低调不张扬的个性不符,希望远离名利场。

虽然生活低调,但在做生意上胡剑勇不低调。杨女士说,胡剑勇不喜欢名牌,不张扬,但对做生意感兴趣,只要看准了,“就敢出重手”。

胡剑勇认为,在俄投资最重要的是看“势”,借上“势”才能成功。他所说的“势”是指大环境。胡剑勇当初偶然赶上了俄罗斯轻工业品匮乏的“势”。此后保健品、中介、旅游等生意发展顺利,也是赶上了中俄交流越来越频繁的大潮。

如果赶不上“势”,再怎么努力也是徒劳。2000年,胡剑勇投资创办了俄罗斯最大的中文媒体《世纪日报》,每天出48版,整个俄罗斯华人圈当时为之轰动。但纸质媒体最终无法与移动互联网大潮相抗衡,几年后,这份报纸被迫关门。胡剑勇还搞过建筑,2006年至2008年间,与莫斯科几家大建筑公司合作。但2008年俄罗斯再次遭遇金融危机,合作方以各种理由不结工程款,至今仍欠胡剑勇几百万美元。为了这笔钱,胡剑勇甚至找了退役克格勃军官开的讨债公司,但也难与大势相抗衡,最终没了下文。

胡剑勇说完这些故事,把面前一杯茶一饮而尽。他说,都过去了,做生意有赚有赔,很正常。

一带一路势好机会留后人

胡剑勇经常会用自己正反两方面例子告诫新来的华商,要乘势而为。他认为,中国领导人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又是一波大势。在这一波大势中,胡剑勇自己也动过心。

胡剑勇认为,这两年来俄的中国商人、游客越来越多。而莫斯科还没有一家华人经营的中式速食。若能在莫斯科开设连锁的中式速食,既满足普通俄罗斯人吃中餐的需求,也能节省中国商人和游客的时间,“肯定能火”。

这大概是胡剑勇最后一次创业冲动。他说,自己近30年的人生都献给了俄罗斯,机会还是留给年轻人吧。

说到这里,胡剑勇重新往茶杯里添了水,又加上了一块方糖和柠檬,这是俄罗斯人的喝茶方式。近30年在俄生活,胡剑勇逐渐习惯了这种口味。如今的胡剑勇已告别前些年的紧张日子,他计划空闲时多去俄罗斯各地走走,并逐渐把生活重心转移到加拿大去。在他看来,大时代来了,机会属于后来人。

——摘自《镜报》2019年6期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