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日本“在宅介护”为老年人提供上门护理服务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7、8期  来源:《内部参考》2019. 5. 20   时间:2019/9/20   


 

日本65岁以上老年人已超过总人口的1/4,到2035年,65岁以上老年人将占到总人口的1/3。因此,日本的老年人看护服务业发展得非常成熟,形成了一整套比较完善的制度。其中,在宅介护(上门护理服务)主要依靠专业的社会机构实现,依靠介护保险制度,让老年人有能力接受这项服务。

在宅介护形式多样。在日本大量的老年人需要看护和照顾,而这并非依靠家族成员内部的照顾,而基本上是通过专业的社会机构来实现。

日本国际医疗福祉大学的赵月红博士介绍说,日本介护服务大体上分为在宅介护(上门护理服务)和设施介护(到特定设施去接受护理服务)两种。其中,在宅介护包括一般上门介护、上门入浴介护、上门康复诊疗、居家疗养指导、日间康复诊疗等多种形式,种类多样,系统完善。既有预防性的服务项目,例如提供日常生活方面的健康营养指导等,也有一般的帮助老人洗澡的服务等,还有理疗等康复方面的服务,而且都是专业机构的专业人员在从事相关工作,相关收费也都有明确的依据,因此一般不存在服务上的纠纷。

介护保险制度为在宅介护服务提供保障。“介护保险制度”是指40岁以上的人必须要强制性交纳的一项护理保险,以便他们在必要的时候可以通过这项保险接受介护服务。具体交纳额度根据家庭收入等来划定。

20世纪60年代以后,日本相继出台了《国民健康保险法》《老人福祉法》等有关社会医疗保健福利的法律制度,但是随着老龄化的进程,政府在老年人医疗护理等方面的负担逐渐加大,日本政府意识到需要一套专门的保险制度来为老年人的日常护理提供保障,于1997年制定了《介护保险法》,2000年4月正式实施。

《介护保险法》第一条规定:“国民因年老而发生的身心变化所引起的疾病等原因,处于需要介护状态,入浴、排泄、饮食等需要照顾,需要机能训练和护理,需要疗养及其他医疗的,可为其提供必要的保健医疗服务和福祉服务,使其能够有尊严地度过与其能力相适应的自立生活,根据国民共同连带理念建立介护保险制度……”目前,介护保险成为日本与国民健康保险、国民年金保险等并列的一种独立的社会保障制度。

根据日本现行的《介护保险法》,40岁以上的日本人和在日外国人都必须加入介护保险,通常到了65岁后需要介护服务时,可以使用保险接受介护服务,这被称为“第1号被保险者”,目前约有3200万人。但是在40岁加入介护保险后罹患癌症、糖尿病等并经鉴定需要接受介护服务时,即使未满65岁也可以使用介护保险享受介护服务,这部分人被称为“第2号被保险者”,约有4200万人。

加入介护保险的个人都是被保险人,而保险人则是中央和地方各级政府,以及政府设立的介护认定审查委员会。需要介护服务的个人向政府部门提出申请,政府相关部门和主治医生为其确定需要介护服务的等级。日本根据老年人的身体健康状况设定了从最低的“要支援1”到最高的“要介护5”共7个等级,根据不同的等级提供相应的护理服务,“要介护5”这个级别就是基本卧床不起。

关于介护保险的个人支出部分,2015年以前是个人支付介护服务费用的10%,其余部分由国家负担。据赵月红介绍,日本介护保险的财政来源主要包括介护保险加入者的保费以及政府税收,这两者的比例各占一半,在税收方面国家承担一半,剩余部分由县、市两级政府分担。

但是由于老龄化进程加快,需要介护的老年人在增加,政府的财源日益紧张,2016年起对于较高收入的老年人个人介护服务费个人支付比例提高到20%,从2018年起最高将介护服务费用的个人支出部分提高到30%,这也是根据个人和家庭收入情况来分类,个人和家庭收入越高,个人支付部分比例越高。

目前,中国正迅速进入老龄化社会。赵月红认为,很多中国家庭面临着上有老下有小的困境,老年人的护理问题已经不可能继续依靠家庭内部成员来解决,必将从家庭护理向专业化的社会机构护理转变,日本的介护保险制度就是非常有必要的一种制度,值得中国学习。

——摘自《内部参考》2019. 5. 20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