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中国劳动人口减少并不意味着经济增长减速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7、8期  来源:《参考资料》2019. 5. 20   时间:2019/9/19   


 

德国之声电台网站4月3日发表中国问题专家弗兰克·泽林的一篇文章,题为《缩减的民族》,摘要如下:

(原编者按:中国劳动人口几十年来首次减少,这对社会福利和医疗卫生系统均是挑战,不过泽林认为,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经济将衰落。)

这是中国现代史上的一个转折点:2018年,中国的出生率连续第二年下降。这一年,1523万中国人出生,比上年减少了200万。这是上世纪60年代以来的出生率最低值。过去5年,16岁至59岁的劳动人口减少了2000万。按照这个速度,到2050年,中国的劳动人口将从2011年的最高水平9. 25亿缩减至7亿。届时三分之一中国人将是退休人员。而中国现在平均预期寿命就已高达77岁,人均收入水平与保加利亚大体相当。

这给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平衡带来巨大挑战:承担60岁以上人口养老的劳动力越来越少。相对欠发达的医疗和社会福利系统面临压力。

独生子女政策虽结束,婴儿潮却未现

趋势还会逆转的可能性不大。早在2016年,北京就尝试通过放宽独生子女政策来抵消这一趋势。上世纪80年代初期,中国通过独生子女政策阻止人口增长。原因是:新生儿过多会危及总体富裕。而中国如今早已接近富裕社会的目标。因此,现在每对夫妇重新被允许生育两个孩子。然而,婴儿潮却并未出现:例如,在人口大省山东省的青岛市,2018年1月至11月仅有8. 1万名新生儿,同比减少21%。

这并非如一份德国大报最近所报道的那样,是因为“中国人似乎失去了对未来的信心”,而是因为如今很多中国年轻人更重视他们的事业。父母更喜欢工作,而祖父母不想抚养1个以上的孙辈。而且,养孩子变得越来越贵。住房、医疗和教育成本越来越高。因此,很多家庭更愿意将注意力集中在1个孩子身上,正如他们从童年时代就知道的那样。因为大多数人是作为独生子女长大的。此外,由于养老院极度匮乏,需要照顾的老人经常和子女同住。再加上,独生子女政策加重了男孩和女孩之间的比例失衡。中国育龄女性人口不断减少。农村人口涌入城市也是一个因素。进城务工者没有地方,也没有时间要孩子。结果是,一些农村地区的出生率下滑三分之一。

与所有发达国家的发展相同

拥有超过14亿人口的中国仍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印度以13. 4亿人口位居次席。但这很快就会改变:中国人口将在2029年达到14. 9亿人的顶峰,然后不断减少。不过,这是一种正常发展。几乎所有发达国家都经历过这一阶段,特别是中国的邻国韩国和日本。尽管如此,这些国家的经济发展得都很好。这也是因为如今的老年人比以往消费得更多。

中国可以像美国、德国或澳大利亚那样,通过增加移民弥补人口流失。中国的人口还相对单一并且封闭,但也越来越面向世界开放。“一带一路”倡议或将对此产生积极影响。如今在中国生活和工作的外国人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而且也越来越多地来自非洲。不过,中国还远非一个移民国家。

中国官方的《人民日报》发文说:“生娃是家事也是国事。”这听起来关乎国计,却不会有太大改变。唯一的可能性是:中国政府必须制定更多激励措施,使人们可以更好地兼顾事业和家庭。中国可以从西方发达国家身上学到很多,例如弹性工作时间、带薪父母假、儿童补贴基金或父母减税。所有这些都已在讨论之中。但在竞争激烈的中国社会,说服企业执行生育友好型政策并不容易。最重要的是,对企业干脆减少雇用女性的行为,国家必须予以阻止。

老年人护理是未来挑战

改善老年人护理问题也将能大幅减轻压力。据中国国家发改委透露,很快将进一步面向中国和外国投资者开放利润丰厚的老年人护理服务市场。选择老年人护理职业的年轻人应获得经济激励。应降低劳动者休假的难度,以使他们可以照顾父母。在大城市,由国家资助的邻里老人护理网络已经形成。不过,服务通常还仅限于门诊咨询、血压和体温测量。

与此同时,政府也在推动护理机器人和机械的研发,但在老年人护理领域大规模投入使用还需要一些时间。不过,总体上看,机器人很可能是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因为工厂自动化将导致工人减少。就此而言,出生率降低和劳动人口减少并不如此糟糕。所以经济增长不一定减速。未来,中国的工厂完全有可能凭借少得多的人力实现更大的增长。

——摘自《参考资料》2019. 5. 20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