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人工智能步入快车道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7、8期  来源:《广角镜》2019. 5. 15   时间:2019/9/19   


 

“人工智能”已经第三次被列入《政府工作报告》,从最初的“加快”、“加强”,到如今的“深化”。从国家推动到产业融合,从颠覆商业模式到改变社会生活,2019年必将成为中国人工智能产业规模化飞速发展的元年。但日益凸显的安全问题,也成为悬在中国人工智能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但毫无疑问的是,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正式进入快车道已成现实,这是由全球竞争环境的变化、产业赋能的升级要求以及信息安全治理的紧迫性所决定的。

全球竞争环境变化

山雨欲来风满楼,早在2017年年初,加拿大发布的财政预算详细介绍了一份五年计划——《泛加拿大人工智能战略》。自此,加拿大成为全球首个发布AI全国战略的国家,国家层面的AI竞赛已正式打响。加拿大在其《人工智能战略》里面写明政府计划拨款一点二五亿加元支持AI研究及人才培养。该战略包含四个目标:一、增加AI研究者、毕业生数量;二、创建三个卓越的科学团体;三、培养理解AI经济、道德、政策和法律含义的思想领袖;四、支持专注于AI的国家研究团体。

而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在2017年7月颁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这标志着中国向世人宣告了引领全球AI理论、技术和应用的雄心。这一规划也是目前所有国家人工智能战略中最为全面的,包含了技术研发、工业化、人才发展、教育和职业培训、标准制定和法规、道德规范与安全等各个方面的战略和发展目标。这是一个三步走的策略:

第一步,到2020年让中国的AI产业界与最强竞争者“齐头并进”;

第二步,在2025年在一些AI领域实现“世界领先”水平;

第三步,到2030年成为全球人工智能创新的“主要中心”。中国在2030年的目标是人工智能产值达到一万亿人民币,而相关产业的总产值达到十万亿人民币。这一计划还明确政府将会鼓励招揽全球最俊秀的人才,加强对国内AI劳动力的培训,并在促进人工智能发展的法律、法规和道德规范方面引领世界。这其中包含了积极寻求全球AI领导者的意图。

随后,欧盟委员会在2018年通过了《人工智能通讯》,这是一份长达二十页的文件,阐述了欧盟对AI的态度。委员会的目标是:一、提高欧盟的技术和工业能力,增加公共和私营部门对AI的吸收;二、让欧洲人为AI带来的社会经济变化做好准备;三、确保建立适当的道德和法律框架。主要举措包括承诺将欧盟对AI的投资从2017年的五亿欧元,增加到2020年底的十五亿欧元,建立《欧洲人工智能联盟》,以及制定一套新的AI道德准则,以解决公平、安全和透明等问题。

不仅仅是整个欧盟的大层面,欧盟内部各个国家也都在暗自较劲。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巴黎举行的“AI for Humanity”峰会结束时,公布了法国将在AI研究、训练和产业领域成为全球领先者的“十五亿欧元计划”。英国政府于2018年4月发布了《人工智能产业新政》。这是该国政府更大工业战略的一部分,旨在推动英国成为全球AI领导者。而在2018年11月,德国联邦政府正式发布人工智能战略,计划在2025年前投入三十亿欧元用于推动德国人工智能的发展。芬兰财政部长任命了一个指导小组,研究芬兰如何在应用AI技术方面成为世界顶级国家之一。丹麦也发布了《丹麦数字技术增长战略》,旨在使丹麦成为数字革命的领导者,并为所有丹麦人创造财富,促进丹麦发展。

印度、日本、韩国、新加坡也纷纷发布了自己的人工智能国家规划。然而与其他国家不同,美国虽然在人工智能领域拥有最强实力,但目前尚没有国家层面的人工智能促进计划。在美前总统奥巴马在任的最后几个月里,白宫在三份独立报告中为美国的AI战略奠定了基础。其中第一份报告《未来人工智能准备》明确提出了有关制定AI法规、自主研发、自动化、道德、公平与安全的内容。另一份报告《国家人工智能研发战略计划》概述了美国在政府资助AI研发上的战略。而最后一份报告《人工智能、自动化和经济》则进一步说明了自动化对社会的影响,以及扩展AI有益的方面需要哪些新政策。

产业赋能的升级要求

诚然,人工智能去全球竞争已经步入白热化阶段。而人工智能的竞争,最终还是要与产业结合,促进产业发展。随着图像识别及电脑视觉、语音辨识、深度学习等人工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各终端和垂直产业与人工智能的融合将持续加速,对传统的金融、农业、家电、制造、医疗、教育等产业将形成全面而彻底的塑造。根据市场调研机构Spiceworks的统计,2017年进军人工智能领域的企业仅为百分之十三;而到2019年之前,百分之三十的企业将会进军人工智能领域。据麦肯锡预计,随着人工智能与传统产业的融合,到2025年,人工智能将催生十万亿美元以上的市场规模。且埃森哲的一项研究表明,到2035年,人工智能有潜力使各产业公司的盈利能力平均提高百分之三十八;届时,将促使十二个经济体在十六个产业的产出提高十四万亿美元。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动传统产业改造升级。围绕推动制造业高品质发展,强化工业基础和技术创新能力,促进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融合发展,加快建设制造强国。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拓展“智能+”服务,为制造业转型升级赋能。促进新兴产业加快发展。深化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研发应用,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新兴产业集群,壮大数字经济。

深化无疑就是让人工智能更好地为产业赋能,提升产业效率,从而推动整个传统产业实现转型升级。在全国政协委员李彦宏看来,在技术不断反覆运算更新的过程中,人工智能对每个产业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力。“在房产、汽车、金融、教育、医疗等多个产业,如果能够很好地运用人工智能,都可以大幅提高生产率,通过创新实现转型升级。”百度是BAT里最早布局人工智能的公司。百度从做搜索需要的技术如自然语言处理基础的分词、短语分析等开始,逐步进入NLP、语音、机器学习、图像等领域,时至今天,百度已经形成了一个较完整的人工智能技术布局。百度自称“All lin AI”,用AI的核心技术建立一系列新系统。

2018年11月1日,百度正式推出了AI智能城市“ACE王牌计划”(Autonomous Driving、Connected Road、Efficient City),一个城市级全栈式解决方案平台。该计划以自动驾驶、车路协同、智能城市为发展脉络,坚守智能化、自动化,连接启动、高效的理念,让AI走进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这一计划首先从交通出行与城市综合治理两个领域发力。针对目前业界所构想的各种智能交通解决方案,李彦宏指出,目前很多智能交通解决方案是基于抽样数据的互联网思维,而智能交通正确的解决方法不是用互联网思维,是AI思维;例如,城市道路上每一辆车所在的位置,每一个红绿灯的前后左右有多少辆车,它们要往哪里去,全量的数据全部通过人工智能的方法即时反映出来,并在智能交通体系中进行综合调整,这才是真正的智能交通和智能城市。

目前,上述合作已分别在北京市海淀区以及上海市宝山区率先落地,开启智能城市的先试先行。接下来,百度还将在长沙规模化落地运营国内首批自动驾驶出租车,聚焦于车路一体的自动驾驶,在自动驾驶商业运营、智能路网改造、Apollo学院等领域进行合作。

同时,阿里巴巴也凭藉电商、支付和云服务资源优势与人工智能技术深度融合,将技术优势逐步面向多领域发展。从视觉、语音、演算法到芯片构建的立体合作伙伴生态,以阿里云为基础,从家居、零售、出行、金融和智能城市、智能工业六大方面展开的产业布局,并提出“AI for Industries(产业AI)”的理念。阿里的人工智能项目“ET大脑”也升级为开放的AI生态,将城市数据化,智能化管理是阿里云ET城市大脑计划的核心目标,该项目是目前全世界范围内最大的人工智能公共系统。

在人工智能这一局里,腾讯更凭藉社交的优势深入布局AI领域。腾讯建立起多个AI实验室,包括腾讯优图实验室、腾讯AI Lab、WeChat AI等,另外还有腾讯Robotics X机器人实验室、音视频、量子实验室等诸多前沿技术研究机构。2018年11月,腾讯推出智能出行战略,可以覆盖自主出行、共享出行、公共出行的全场景服务。“腾讯觅影”是腾讯首款应用到医学上的AI产品,截止2018年,共分析了七百万份病例,提示十七万次高风险。腾讯推出的AI+技术解决方案,覆盖医疗、零售、安防、金融、娱乐和公益等众多产业。

目前来看,最容易与人工智能相结合的是医疗产业,因为医疗产业已经积累了大量的诊断数据和以往病例。据Accenture的研究显示,2014年至2021年,医疗领域中人工智能的市场规模将增长十一倍,即从六亿美元增长至六十六亿美元。第二个就是安防产业。尤其是在2016年人工智能技术成熟地在安防产业开始应用以来,安防产业进入了一个智能新时代。

总的来说,人工智能的社会影响日益凸显。一方面,人工智能作为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核心力量,正在推动传统产业升级换代,驱动“无人经济”快速发展,在智能交通、智能家居、智能医疗等民生领域产生积极正面影响。另一方面,个人信息和隐私保护、人工智能创作内容的智能财产权、人工智能系统可能存在的歧视和偏见、无人驾驶系统的交通法规、脑机介面和人机共生的科技伦理等问题已经显现出来,需要抓紧提供解决方案。

安全治理的紧迫性

安全性是部署人工智能的最大挑战,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电脑系教授宋晓冬曾表示,她的研究方向是深度学习与安全领域。从历史上看,自从有了互联网,就有了网络攻击。最早的蠕虫病毒,当时感染了六千台电脑,而这一数字占了当时世界上电脑总数的十分之一。2017年一款名为“wannacry”的勒索病毒则导致全球二十万台电脑中毒,涉及一百五十多个国家。电脑病毒攻击不仅显现出多样化特点,恶意软体也不断升级,给经济发展了带来很大损害。当人工智能系统决策与采取行动时,人们希望其行为能够符合人类社会的各项道德和伦理规则,而这些规则应在系统设计和开发阶段,就需被考虑到嵌入人工智能系统。

欧盟、日本等人工智能技术起步较早的地区和国家,已经意识到机器人和人工智能进入生活将给人类社会带来的安全与伦理问题,并已着手开展立法探索,如2016年5月,欧盟法律事务委员会发布《就机器人民事法律规则向欧盟委员会提出立法建议》的报告草案,探讨如何从立法角度避免机器人对人类的伤害。有效应对未来风险挑战需强化立法研究,明确重点领域人工智能应用中的法律主体以及相关权利、义务和责任,建立和完善适应智能时代的法律法规体系。但目前联合国尚未形成正式的指导原则,但汇集当前数个较有影响力的呼吁、原则和建议等设计新框架,将全部事务分为十四个领域。例如,“实现有益的人工智能研发”,“全球治理、竞争条件与国际合作”、“经济影响、劳动力转移、不平等及技术性失业”、“责任、透明度和可解释性”、“网络安全”、“自主武器”、“通用人工智能与超智能”等议。

业界则有《阿西洛马人工智能原则》、《谷歌人工智能原则》等,其中2017年1月发表的阿西洛马人工智能原则尤为突出。同在2017年1月,美国IBM公司提出了“目的、透明度、技能”的人工智能三原则。而近年来在此领域取得极大成就的美国谷歌公司,为回应2018年4月份数千名员工呼吁终止与美国国防部合作项目,并要求不再“研发战争技术”,终于在6月份通过官方博客发布了关于使用人工智能的七项指导原则和四类场景不应用的承诺,如由人类担责、保证隐私、提前测试等原则,避免人工智能技术造成或防止加剧社会不公,承诺不将人工智能技术应用于开发武器等。

在中国,人工智能也成为会议热点。全国政协委员周鸿祎在其提案中就提到,“建议国家加快国家级网络安全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的审批和政策支持,确保人工智能健康有序发展。”周表示,没有人工智能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社会安全和个人安全,必须引起高度重视。比如,人工智能的感测器存在被干扰的风险;训练数据存在被污染的风险,可能“教坏”智能型机器人;概率判断系统不完善,可能导致车毁人亡;而且,人工智能是通过软件实现的,是软件就有漏洞,就很可能被黑客利用。

一些与人工智能密切相关的立法项目,如数字安全法、个人信息保护法和修改科学技术进步法等已列入本届五年的立法规划。同时把人工智能方面立法列入抓紧研究项目,围绕相关法律问题进行深入的调查论证,努力为人工智能的创新发展提供有力的法治保障。

不难看出,在经历了多年的技术沉淀后,中国人工智能发展也步入了快速发展时期,并且向纵深方向进一步发展。而在这一时期,与实体经济相结合,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和新兴产业良性发展是其主基调。这无论是在产业运营、组织结构方面,还是技术应用层面都将是全新的挑战。而凸显的安全问题也使人不得不重新调整人工智能的发展方向。同时,人工智能拥抱实体产业,也将使得实体产业企业和在华的跨国企业也要走出舒适圈,迎接人工智能带来的商业运营模式等各方面颠覆性的挑战。可以预见,走过萌芽阶段和初步发展阶段的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在国际舞台上开始崭露头角,逐步步入发展的“快车道”。

——摘自《广角镜》2019. 5. 1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