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中美矛盾始终受经济利益左右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7、8期  来源:《广角镜》2019. 7. 15   时间:2019/9/19   


 

当中国打开国门面向世界时,美国就是重要的对手和交往对象。近代的美国走向亚太,就在主张对华“门户开放”政策后的一百多年间长期将对中国的经济关系放在外交政策的重要位置上。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为首的中共领导人坚决不承认美国过去在华的特权特别是经济权益,又成为中美走向敌对的重要原因。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后中美走向和解和合作,美国却试图用经济手段改变中国的政治面貌,进而使中美贸易成为世界最大的双边贸易。出乎世界上众多人意料的是,中国跃升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政治上又坚持走自身道路并冲击美国的霸权,中美矛盾走向激化自然就不可避免。

中国不承认旧中国外债

论起美国的对华贸易,可以说当初就影响到它的立国。北美十三州独立之前,当地人就通过其宗主国英国大量引进中国茶叶,并成为生活必需品。引发美国独立战争的导火索,正是1773年的“波士顿倾茶事件”。1783年美国的独立得到英国承认,随后就派船直接来华贸易。不过美国在英国、法国出兵侵华时并没有派军队参与,而是抓住这些西方白人伙伴打开中华大门之机,利用自己的产业优势在华扩大贸易。

出于商贸立国的特点和美国的强大经济实力,美国在海外往往不像其他帝国主义国家那样直接掠夺领土,而是着重扩大自己的商业特权以赢利。十九世纪末列强提出瓜分中国时,美国首先表示反对,要求“门户开放,利益均沾”。1900年美国派兵参加了八国联军,随后又率先将庚子赔款中的美国部分三千多万两白银移作在中国办学校、开医院以培养亲美人物。一次世界大战以后,美国一直反对日本独霸中国,对遏制日寇侵华确实有些作用。后来中美两国都有人称这是美国对华莫大的恩惠,其实质却不是为了帮中国而只是服务于自身利益。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只有一点三亿人口的美国年国民总产值就达到二千亿美元而占世界三分之一以上,年度军费开支就达八百亿美元。此时的中国处于分裂混战之中无法统一总产值,而蒋介石政府此时每年财政收入不过折合四亿美元左右,便一心投靠美国并从那里乞援,战时得到了白宫同意租借的八亿多美元武器和五亿美元贷款。美国可不是“洋雷锋”,它凭着债主地位,在抗战前夕同苏联达成了严重损害中国权益的《雅尔塔协定》,蒋介石虽恼怒不已却只能咽下苦果。

此后,国民党当局发动内战又向美国借款几十亿美元,为此于1946年11月签订了空前丧权辱国的《中美商约》,规定中国全境让美国舰、机任意进入并可自由倾销商品,这让中华大地几乎成为美国在经济上的半殖民地。

得到美国巨大援助的蒋介石当局极不争气,美制武器大都在战场上送给了解放军,国民党政权在1949年陷入全面溃败。4月下旬南京解放,美国大使司徒雷登却没有走,留下来要同中共谈判,还提出要到北平见毛泽东、周恩来。改革开放后一些研究中美关系的人曾在感叹当时中美建交“失去了机会”,其实要看一下历史文件了解双方意图,就知道根本不存在这样的“机会”。双方接触后,毛泽东发表的讽刺性文章《别了,司徒雷登》就点明美国留下大使的根本原因是“睁起眼睛看着,希望开设新店,捞一把”。美国同新中国建交的基本条件,就是要根据国民政府取代清政府的旧例,新政权要承认旧政权的对外条约和所欠外债,尤其是华尔街老板不能允许在华有至少三十亿美元的“坏账”。

共产党却不是国民党,出于当初发动革命反帝、反封建宗旨,绝不能允许新中国一诞生就平白无故背上过去卖国政府所欠的巨额外债,也不会让西方在华保持过去的经济特权。因此,司徒雷登必须滚蛋!废除了不平等条约的压迫,中国经济才能自主地从头开始建设,何况又能利用美苏矛盾得到苏联的全面援助而奠定了工业化基础。历史证明,毛泽东在解放初确定的“一边倒”得罪了美国,却是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所必需。

“一穷二白”的经济奇迹

新中国成立时,美国只将其视为苏联的附庸,眼中充满的只是轻蔑。此时中共接收的是一个“一穷二白”又饱经战乱破坏的烂摊子,国内人口约有五点六亿左右占人类总数的四分之一,经济与西方国家相比却有着工业国与农业国之间的巨大代差。1950年中国的国民总产值为四二六万亿人民币(旧币),按同年外贸汇率相当于一五五亿美元(占世界总量不足2%),而同年美国的国民总产值达三千零一亿美元(当时占世界总量的33%)。同年中国的钢产量仅六十万吨,发电量仅四十五亿度,而美国同年的钢产量为八七八五万吨,发电量为三八八〇亿度。此时中国的工业产值不及欧洲的比利时、葡萄牙这样的小国,国内连火柴、镐头、铁钉都主要依靠进口而称为“洋火”、“洋镐”、“洋钉”。作为中国经济主体的农业,其生产水平与二千年前的汉朝相比也没有太大进步。

这个让美国看不起的中国,却在1950年秋出兵朝鲜击败美军,一时震惊了世界。新中国又以低消费、高积累的方式,在人民生活水平还很困难的情况下建立了一个工业化的基础,军事上有了“两弹一星”(导弹、核弹和卫星)。毛泽东时代虽有过“大跃进”、“文革”两次指导失误造成的挫折,二十六年间发电总量仍增长四十二倍,钢产量增长了一百五十倍,这样的超高增长速度,远高于所有西方发达国家和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这才打下了改革开放后产业大发展的基础。

1971年中美在共同抗苏的利益基础上走向和解,至1979年正式建交,此时中国的GDP同美国的差距同解放初期相比已经缩小,前者却仍不到后者的十分之一。美国在利用中国抗苏时,对华并未提供过什么援助而只有部分投资(当时对中国投资最多的是日本和西欧),只开放了部分市场并放宽了技术输出限制。此时白宫认为,通过扩大各方面的交往包括经济开放,就能以西方理念改造中国。1989年中国出现了政治风波却很快平息后,白宫虽感到失望,却没有放弃此前的希望。老布什、克林顿政府仍给中国以最惠国待遇,还想以经济交往达到自己想实现的政治改造。

1999年科索沃战争爆发和美国轰炸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事件后,中美关系开始恶化,同年美国国会已宣布中国是“战略对手之一”。2001年小布什上台时,就开始制定对华遏制打压的战略。凑巧的是,这一年9月发生了“九一一”恐怖袭击事件,美国投入了为时十年的反恐战争,需要中国在战略上合作。同年11月,经美国同意这关键一票,中国加入了世界贸易组织即WTO,这又为国内产品打开世界市场开了方便之门,也是进入新世纪时的最大外交成就,其结果更是远远出于美国预料之外。

按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预想,中国加入WTO后只能干发达国家不愿干的粗活,高附加值的产量自己留着。结果是中国以世界上数量最多、素质高的廉价劳动力与高科技结合,创造了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2000年中国GDP为一点二万亿美元居世界第六,为美国的八分之一;到2010年中国的GDP达到五点九万亿美元跃居世界第二,2018年更是增长到十三点八万亿美元,已达到美国的三分之二。中国经济如此快速的发展,在世界近现代经济史上的是没有先例的。

看到中国的高速发展,2012年奥巴马在总统任上就提出过“重返亚太”的战略,只是这个黑人总统既无魄力也缺乏能力采取重大措施。特朗普上任后,口号是“让美国再度伟大”,而影响美国的最大对手就是中国,双方的矛盾日益突出并打起贸易战就属势在必行。

中国高科技发展令人瞩目

对中国实施打压,并不是特朗普个人的决心,这已成为美国高层的共识。2015年,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认为中国成为美国最主要的战略对手,对华应从支持与合作转变为压力竞争。2016年中国经济总量达到美国的60%,被美国高层普遍认为逾越了可容忍的底线,压制中国经济和保持军事优势已是美国对华政策的两个共识。

1999年科索沃战争直至2014年乌克兰危机,美国对中国和俄罗斯这两国哪个是主要对手尚不确定,近两年却已经清晰。2018年五角大楼新版的美国《国防战略报告》中,已将中国首次定位为“首要的、全面的、全球性的战略竞争对手”。俄罗斯虽然还有一个规模与美国不相上下的核武库,却是只能威慑而不能在目前真正用于实战的武器。自石油价格暴跌后,近两年俄罗斯的年GDP降到只有一点六万亿美元左右,只相当中国的八分之一或一个广东省,因而已经失去了在经济上对美竞争的实力,军力发展也缺少后劲。美国讨厌的伊朗、朝鲜、委内瑞拉等国,经济实力同美国相比根本不值一提,唯一能等量齐观的只有中国。

中国经济的发展,目前在工业化的主要产品中除石油外都居世界之首。去年产钢九亿吨超过世界一半,产煤三十四亿吨居世界的四成,发电量64950亿度占全球的四分之一,产水泥二十三亿吨占世界的六成,船舶下水三千四百万吨而占世界的四成多。如今中国有“世界工厂”和“基建狂魔”之称,就是靠全球无人可比的钢铁、水泥和电力来支撑。中国在工业品中的最大缺陷,就是国内油田产量不高,每年所需的三分之二的石油约四亿吨需要进口。

如今,美国在工业化主要产品方面同中国相比,只是航空制造业、石油和天然气(包括页岩气)以及汽车制造方面占优势,钢、水泥的产量连中国的十分之一都不到。究其原因,还在于美国自八十年代后放弃了许多制造业,侧重芯片等高科技和金融业,导致产业“空壳化”。特朗普上任就叫喊“让制造业回归”,就是想弥补基本工业产品空虚这一国家实力的重大漏洞。不过美国现在人力成本太高,为降低成本而大量转移到国外的制造业想回国经营,马上面临产品的成本大增的不利条件,想落实特朗普的口号谈何容易!

过去美国设计的世界产业结构,是自己居于高端而让中国和其他各国处于低端,近些年来最让其恐慌的是中国的高科技发展迅速。尤其是让西方世界都感到不安的是,中国以下一些技术水平已经超过美国和西欧。

一、中国量子通信研究居于世界领先地位;

二、中国光纤通信居于世界领先地位;

三、中国微晶钢(超级钢)居于世界领先地位;

四、中国常温超导材料居于世界领先地位;

五、中国机载弹道导弹居世界领先地位;

六、中国信息高速公路居于世界领先地位;

七、中国远程常规弹道导弹居于世界领先地位;

八、中国特高压输电技术领先世界;

九、中国“天河2号”超级计算机领先世界。

此外,中国在三代核电技术、同步卫星技术、超导领域的研究、水下机器人研制、天然橡胶的研究等方面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目前,特朗普政府着重对中国的5G技术实施压制,恰恰反映出在高科技领域中担心自己落后的忧虑。从这个角度看,中美之间的矛盾已经是中国发展中所遇到不可回避的最重大的人为障碍,这也决定了贸易战不会平息,达成的某些协议也面临美方废弃的危险。

近来,中国政府领导人一再对美国强调,双方合作则共赢,斗则双输,美方却不可能听劝。回顾中美关系的变化,尤其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的历史,可以看到中华的崛起已经在撼动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美方的强烈反应也属必然。目前人们看待双方的矛盾已有正常的心态,只是希望斗争还在可控范围之内。

——摘自《广角镜》2019. 7. 1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