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机器人的普及将如何影响劳动力的全球分配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6期  来源:《参考资料》2019.5.5   时间:2019/7/10   


 

美国《华尔街日报》网站3月3日发表马克·莱文森的一篇文章,题为《〈全球化机器人崛起〉书评:如果机器人有办公室》,全文如下:

全球化大潮正在退去,或者说看上去是这样。贸易壁垒在增加。海运相比20年前减慢,且可靠性降低。制造商和零售商保持更多的库存,以防供应链无法送货。但是,虽然工厂就业岗位在外国竞争中流失的现象可能已经减弱,新的就业威胁却可能迫在眉睫。如果理查德·鲍德温是对的,那么全球化很快就会严重影响白领工作岗位。

鲍德温是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与发展学院教授,研究国际贸易的主要学者之一。在2016年出版的著作《大融合》中,他表明了向穷国转让先进技术如何使当前阶段的全球化对富国的产业工人尤其不利,并呼吁采取新的社会政策来解决这个问题。现在,他在《全球化机器人崛起》一书中朝新的方向进行研究,考虑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的普及将如何影响劳动力的全球分配。他认为,这些快速变化的技术将使相对高薪的工作岗位面临外国竞争。在这种情况下,那些到目前为止主要从全球化中受益的人将亲身感受全球化的代价。鲍德温写道:“我们不要再问经济影响主要是由全球化还是自动化造成的问题。全球化和机器人技术现在是一对连体双胞胎——它们是由相同的技术以相同的节奏驱动的。”

目前为止,装配线机器人和能预测我们可能在流媒体音乐服务平台“斯波蒂菲”上欣赏什么歌曲的算法都不是新闻。鲍德温认为,这类技术的普及一开始比较缓慢,因为人们要研究如何利用这些技术;但随着它们的潜力变得越来越明显以及企业家发明出利用这些技术的新方法,这类技术便呈几何级数增长。他说,人工智能以及与此相关的机器人将逐渐进入工作场所,但它们将以我们未曾料到的方式融入现行劳动力市场趋势,从而造成严重破坏。

例如,远程工作已经存在多年,但许多机构很难使其无缝衔接。然而现在,先进的远程呈现系统可以让身处不同地点的人感觉像在同一个会议室。远程呈现机器人试图通过模拟远程工作者来克服相隔异地带来的心理影响:事实证明,如果有一个远程呈现机器人出现在你同事的办公桌上,并在其显示屏上显示你的实时视频图像,而你通过这个机器人与同事交谈,那么相比你与同事打电话或互发即时短信,你们两人可能都更有参与感。这固然非常好。但是,正如鲍德温所指出的,一旦一个机构习惯了人们远程工作,那么把这项工作转移到一个劳动者拥有类似技能却薪水较低的国家是有经济意义的。远程呈现系统等新技术的出现将加快这一趋势。

同样,许多机构将工作外包给自由职业者,而自由职业者是按劳取酬,不要求额外福利。一旦雇主找到如何有效利用国内自由职业者的办法,它就可以同样容易地雇用成本较低的外国自由职业者。一些线上服务的涌现加快了这种交易。这些服务让企业可以发布自己的需求,评估相关候选人,并与远隔千山万水的一名会计师或编辑商定每小时费率。

鲍德温说,妨碍大量就业机会以这种方式流向境外的唯一因素是语言。在大多数低工资国家,能读写和说富裕国家所需要的语言的劳动者相对较少。开始使用人工智能吧。人工智能在过去两三年里大大提高了书面翻译的质量,并使计算机能够像本国人一样“理解”和“说话”。在不久的将来,偏远地方的劳动者可以用一种语言书写,用另一种语言让他们的信件被迅速送达,还可以参加配备实时翻译的会议,翻译用在总部工作的同事的惯用语言表达他们的想法。鲍德温写道:“鉴于机器翻译非常好,并且非常快速地变得越来越好,说英语的10亿人将很快发现自己可以与另外60亿人展开更为直接的竞争。”

鲍德温预测,与影响蓝领工作的技术进步通常带来的后果不同,这种变化不会让整个职业完全淘汰。相反,它将消除任务:一个拥有人工智能的虚拟助理将承担一部分我们现在所做的工作,让我们只做白领机器人(即本书书名中提到的“全球化机器人”)无法处理的那部分工作。这意味着办公室仍将开着,但需要做事的人将大为减少。鲍德温说:“5到10年以后,我们才会意识到,全球机器人已经彻底且不可逆转地打乱了我们的工作场所和社区。”

这种未来展望并非全是坏事。一方面,我们将从那些谁都讨厌的单调的办公室工作中解脱出来;利用人工智能编制开支账户可以成为一个杀手级应用程序。另一方面,生产力增长缓慢阻碍美国经济多年。我们许多研究过这个问题的人得出结论认为,生产力增长与其说与政府的政策有关,不如说与企业界采用创新有关。如果机器人流程自动化和虚拟现实提供了用较少资源生产较多产品的新方法,由此带来的经济影响可能是积极的。

然而,也存在一些明显的政策挑战。我们如何应对与贸易有关、不动用配额和关税就无法阻止的工作岗位突然流失?当信息、服务和金融领域的大多数就业机会突然流向海外那些薪资低得多的劳动者时,我们如何维系社会?当那些能言善辩、受过良好教育的人发现自己的技能因他们无法逃避的技术变革而贬值时,我们如何应对他们可能涌起的愤怒情绪?鲍德温提出这些问题值得称赞。

——摘自《参考资料》2019.5.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