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港深互补建大湾区金融科技新高地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6期  来源:《信报》2019.5.7   时间:2019/7/10   


 

根据金融稳定理事会(FSB)的定义,金融科技是指由技术带来的金融创新,能创造新的模式、业务、产品与流程,包括前端产业及后台技术。目前的金融科技主要基于大资料、云计算、人工智能及区块链等技术创新,全面应用于支付清算借贷融资、财富管理、零售银行、保险、交易结算等六大金融领域,是金融业未来的主流趋势。

全球金融科技投资从2008年的93亿美元增加至2015年的220亿美元,增长22倍;2018年上半年的投资已超过2017年的总额,达579亿美元。安永2017年发布的“金融科技采纳率指数”显示,金融科技已为主流大众所接受,在20个调查的市场中,内地消费者的金融科技采纳率最高(69%),是全球平均水平(33%)多一倍。金融科技的发展水平和应用程度将成为决定金融业未来成败的关键因素,而中国领先的金融科技企业正通过创新金融服务产品和创新商业模式,影响着人类社会的发展进程。

中国采纳率全球最高

2019年2月18日,《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规划纲要》)正式发布,为大湾区发展提供了清晰方向。根据港澳广深4个中心城市的定位,要求香港“巩固提升国际金融枢纽地位”、“推动金融向高端高增值方向发展”,同时“支援深圳市建设保险创新发展试验区,推进深港金融市场互联互通和深澳特色金融合作,开展科技金融试点,加强金融科技载体建设”,并在经济金融板块提出要“加强深港金融科技合作”。由此可见,“金融+科创”是港深这个大湾区极点的核心发展动力和主要历史使命。

在全球化时代,国际性经济区域必须有至少一个世界领先的产业,才能长期保持繁荣发展。综合分析3地11市的产业优势,总部位于大湾区的财富500强和福布斯全球2000强企业,其数量及整体实力最强的3个行业分别是房地产、金融、科技与互联网。由于房地产企业的业务遍及全国,无法形成湾区经济转型升级的核心力量,则大湾区能够争取成为全球高地的行业,只有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发挥港深两地为主的湾区金融科技优势,建设以创新科技引导和支撑的金融生态圈,将是大湾区创建金融科技新高地、打造世界一流湾区的必经之路。

事实上,香港具备全球金融科技中心的基本要素。按照香港投资推广署资料,“香港具备成为全球和区域性金融科技枢纽的所有要素”。

从金融角度,香港是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第三大财富管理中心和最大离岸人民币中心,有先进完善的金融体系和成熟稳健的金融市场;IPO募集资金总额连年位居全球榜首。

从科技创新角度,香港的世界一流大学数量居亚洲首位,具有强大的基础研究和原创科研能力,在人工智能、生物识别技术等领域处于世界领先的研究地位。2018年全球创新指数的基础设施排名中位列第一;数码通讯创新集群在全球排名第二。过去3年,香港金融科技公司吸引的境外投资超过10亿美元,几乎是澳洲和新加坡的总和。

从营商环境角度,香港拥有与国际接轨的法律监管体系、清廉高效的政府、优惠的税收政策、高素质的人才储备等优越条件,已连续25年获选最自由经济体,并连续多年位列全球良好营商环境的前五名。

从政府支持角度,香港政府高度重视并制定了金融科技发展计划,提出香港发展金融科技的7大任务(包括引入虚拟银行+推出“银行易”、快速支付系统和金融科技监管沙盒、开放应用程式介面、加强跨境金融科技合作、科研人才培训),并推出各种政策措施,鼓励金融企业采用新科技和新模式以促进行业发展,如建设数码港和金融科技创业加速器、推出各种计划资助科技初创公司、领导开发行业平台如贸易融资区块链等,积极推动金融科技广泛应用。目前,香港已有金融科技类初创公司250余家。

根据德勤《2017年全球金融科技中心报告》,香港在全球44个金融科技中心排名第四,金融科技的使用比例最高(29.1%),远高于第二名美国的16.5%。

深圳是国内行业先行者

深圳被指定为科技金融试点城市,因为一直是全国金融科技创新的先行者。无论是金融科技企业数量、金融科技渗透程度,以及地方政府对金融科技发展的支持力度,深圳都处于全国领先地位。

从金融角度,据英国智库Z/Yen集团发布的2017年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深圳排名第22位;深圳证券交易所拥有上市公司2100多家,为包括科创企业和金融机构在内的各类公司发展提供新动能;深圳的互联网银行和互联网保险发展位列全国第一,其中互联网银行累计放贷量占整个行业的63.86%,而微众银行数量超过互联网银行的一半。

从科技产业角度,大湾区先进的科技与互联网产业以深圳优秀的ICT企业为代表,有逾80家资讯科技上市公司,涉及电脑、通讯和电子设备制造等领域,其中科技企业代表华为在研发和创新方面已可以媲美跨国巨头,而互联网企业代表腾讯在部分领域已居于世界领先地位。

从科技应用角度,深圳传统金融企业的科技化程度位居全国第一,也是协力厂商支付体验的“规模状元”,其微信和支付宝城市服务的场景广度为全国第一,场景服务涵盖政务、医疗、交通、住房等许多方面;深圳市金融科技使用者占比86%,居全国第二。

至于金融科技企业数量,目前对金融科技的业务界定还不统一,按照零壹财经对金融科技企业的统计口径(含P2P网贷、互联网众筹及新金融服务公司,亦即为传统金融机构与新兴金融科技公司提供服务的公司),截至2019年2月21日,深圳有900余家正常运营的金融科技公司,占全国同类金融科技类公司的13.74%,名列前茅。

发挥各自优势产生叠加效应

港深携手共建有国际影响力的金融科技中心,可实现优势互补,互惠共赢。香港较深圳更具全球化、国际化和市场化;有雄厚的研发实力和高水平的限制;而与国际接轨的监管规则,特别是香港的银行、证券和保险行业均已分别设立金融科技监管沙盒,可为今后大湾区创新科技与创新金融的合作提供肥沃土壤。相比香港。深圳更具创新活力和丰富的科技创业经验,可弥补香港市场深广度不足的弱势。

在大湾区建设框架下,港深发挥各自优势,香港出色的金融服务能力和金融科研能力与深圳的科创先发优势和丰富创业经验相结合,可形成“金融+科技”双轮驱动,实现叠加效应,大大增强双方的竞争力。更重要的是,通过探索金融科技创新的开放合作新机制,从而更好地整合港深两地的科技资源要素,可以促进湾区内资源互补共用,实现“科技端”、“金融端”和“用户端”的精准对接,打造全新的科技金融生态圈,并能把成功经验和成熟模型向其他地区城市输出,真正发挥金融科创试验田的作用。

以互通为基础。金融科技不是简单的技术叠加,港深金融科创中心也不只是“港岛+鹏城”,只有金融和科技高度融合,只有港深两地建立有效的协同机制,才能充分发挥两地优势,促进港深金融科技快速发展,为大湾区建设赋能,为打造国际一流科创中心发力。

相比于整个大湾区的协同,港深两地的融合相对容易,可以尝试仅限于在金融科技领域建立两地协同机制,联通两地金融市场,允许资金在金融服务领域内双向流通,支援金融科技人才和金融科技资讯在两地自由流动,并允许金融科技行业适用特别税制,从而有条件地部分实现“四通”。这也可作为大湾区整体协同机制的一次试验。

以创新为灵魂。金融科技本质上是创新科技在金融领域的应用,金融服务的属性虽然没有改变,但科技的创新性却对传统金融提出了新的要求,只有创造性地突破传统金融的思维定势、营运模式和服务方式,才能真正实现金融与科技的融合,发挥创新科技的价值和作用。例如虚拟银行,并非简单地把传统银行的服务内容放到网上,而是要基于对金融服务本质的深刻了解、对科技手段功效的准确认知,对客户各类需求的深入了解,在金融与科技结合所赋予的可能性边界内,以方便、快捷、安全和经济为目标,创造性地提供个性化、差别化、综合化的服务。

创新与监管之间找平衡点

以科技为支撑。金融科技发展是以技术创新为引擎,在新的业务模式下,评估金融科技发展的指标也应当有所改变,从现在的规模指标为主,转向与科技相关的多样化综合指标。科技对金融的支撑方式有两种,一是新科技自主发展,其成果被金融机构采用,并进而实现产业化;二是金融机构根据自身发展提出科技需求,由科技公司研发予以满足。两者的目的都是要实现科技赋能,即通过输出技术和产品实现某种效果,也许是交易规模或客户规模增加,也可以只是提升客户体验或提高运营效率,甚至监管机构对某些金融机构(如虚拟银行),会更关注其能否提供新客户体验和普惠金融服务。因此,科技对于创新金融的支撑,不应为创新而创新,而应坚守金融服务的本质——尽量以“方便、快捷、安全、经济”的方式满足客户的需求。

以政策为保障。一是保障金融创新所需的自由空间。新科技催生的新金融服务,必然会导致监管滞后现象,有关部门应提前制定应对措施。当出现与现有监管规定相悖的情形,如何在创新与监管之间、在鼓励自由创新与维护金融安全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是监管机构要解决的重大难题。可以考虑适时制定适当的金融科技监管规定及标准,引导和规范金融科技领域的新活动、新趋势,同时也应制定有一定弹性的容错机制,保护科技创新的活力与能动性。

二是保障科技金融业态均衡发展。随着金融科技快速发展,应尽量避免发展失衡,如金融科技公司与金融机构之间的失衡、金融科技与金融监管之间的失衡、金融发展与消费者保护之间的失衡等。也许遵循原则性监管的精神,在守住风险底线基础上,建立一种动态平衡的金融科技新生态,能够实现金融科技的均衡发展。

三是适当的政策机制创新。基于新科技金融平台会形成新的运作框架和治理规则,如香港金管局发起建立的跨银行贸易融资区块链,实际运作需要所有参与主体在该平台分享自己掌握的业务资讯和资源,这将面临资讯安全、客户隐私保密等诸多方面的限制。只有政府和监管部门在政策和管理方面有所突破,才能顺利打通“最后一公里”。

在《规划纲要》指导下,港深两地金融科技企业正以蓬勃的创新活力和务实进取的精神,创新发展金融服务的新理念、新模式、新产品,吹响了传统金融转型升级的号角,为大湾区建设提供新动能、培育新优势、发挥新作用、实现新发展,积极建设国际金融科技的新高地,稳步迈进“创新驱动、科技强国”的全新时代。

——摘自《信报》2019.5.7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