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虚拟银行:香港银行业迈入新纪元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6期  来源:《镜报》2019年5期   时间:2019/7/10   


 

香港即将出现3家虚拟银行,这是香港发展金融科技的重大成就,标志着香港银行业迈入新纪元。与此同时,特区政府和社会各界必须重视香港银行业就业形态变化,并且,举一反三,兼顾经济创新发展和保持就业稳定。

虚拟银行大势所趋

2019年3月27日,香港金融管理局宣布,发放首批3个虚拟银行牌照。获发牌照的申请者,包括中银香港与京东、怡和的合资公司Livi VB,渣打银行(香港)与电讯盈科、香港电讯和携程金融的合资公司SC Digital Solutions Limited,众安线上与百仕达集团的合资公司众安虚拟金融。3个牌照即日起生效,预计6至9个月内,它们将提供虚拟银行服务。

金管局宣布,发出上述3张虚拟银行牌照后,香港的持牌银行数目将增至155间。亦即是说,虚拟银行与实体银行在法律地位上是一样的,差别在于实际运作方式。虚拟银行不设实体分行,市民可以通过网页或者手机平台,使用全面的银行服务,包括存款、借贷、保险服务等。

金管局是在2017年9月宣布鼓励在香港引入虚拟银行,以促进普惠金融和金融科技发展。2018年5月底,金管局推出《虚拟银行的认可》指引,至2018年8月31日首批牌照申请截止,共收到33家机构递交申请书。

金管局表示,会积极处理其余5份已提交接近完备资料并进行尽职审查的申请,但是,5份申请未必都获发牌照。金管局严格执行所有发牌条件,包括有关申请必须符合虚拟银行三大政策目标。

金管局总裁陈德霖称,引入虚拟银行是香港迈向智慧银行新纪元的关键举措,也是提升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一个里程碑,相信虚拟银行除了能推动香港金融科技发展和创新,更可以为客户带来更好的体验和促进普惠金融。

可以预期,假以时日,虚拟银行占香港持牌银行的比重将不断提高。

必须重视对就业影响

随着虚拟银行不断增加,香港居民所熟悉的实体银行将越来越少。银行服务的消费者是方便了,但是,银行的就业人数势必减少。

从十八世纪后期开始的工业革命到现在的200多年,无论企业、个人还是政府,都已习惯工业经济范式包括相应的就业形态。即使金融业属于服务业,就业形态与制造业的没有两样。第一,就业者必定有一个岗位或职位,第二,岗位或职位必定由劳动力市场提供。在实体银行中,以上这两点是一目了然的。但是,在虚拟银行中,人们看不到岗位或职位,因为它们都由互联网替代了;虚拟银行的人力资源部也不需要到劳动力市场去招聘不同岗位或职位的就业者,因为他们也由互联网替代了。经营管理虚拟银行的人员,远少于实体银行;当然,所需要的资讯科技人才,明显多于实体银行。

展望未来,虚拟银行与人工智能(AI)相结合,对于人力的需求将更少。可以预期,假以时日,香港银行业的就业形态将发生颠覆性变迁,香港银行业的就业人数将大幅减少。

香港将面对就业问题

于是,两个问题产生了。

第一个问题,香港银行业因为普及虚拟银行而减少的就业人数到哪里去?

虚拟银行削减的主要是提供柜台服务的岗位或职位,这一类就业者所需要的教育水平或技术专长较低,通常容易失业。

有人也许会诘问:香港各行各业多的是教育水平或技术专长较低要求的职位或岗位,不是很容易再就业吗?

关键是,在中长期,香港各行各业都将引入大数据、借助互联网来提供服务或制造产品。

于是,第二个问题产生了——特区政府是推动香港各行各业尽快发展大数据为平台的新业态?抑或兼顾就业?

从经济增长角度看,香港各行各业都应当尽快建立大数据平台,使用互联网来提供服务或制造产品。但是,香港百分之九十八企业是中小企业,没有资金来建立大数据、使用互联网来提供服务或制造产品。香港大企业的标准是,制造业员工为100人及以上的企业,非制造业员工为50人及以上的企业。如此低标准的大企业,也普遍缺乏资本建立大数据平台、使用互联网提供服务或制造产品。

根据特区政府统计处提供的数据,香港本地研发开支相对于GDP比重,从2007年的0.75%降至2011年的0.72%,2012年和2013年徘徊于0.73%;香港工商机构的研发开支占本地总研发开支比重,从2007年的48.8%降至2011年的44.4%,2012年和2013年徘徊于44.9%;在香港,曾进行创新活动的工商机构的百分比,以整体创新活动而言,从2003年的45.6%降至2013年的9.6%。

因此,必须得到特区政府推动和支持,香港才可能出现各行各业普遍建立大数据平台、使用互联网提供服务或制造产品的新现象。

目前,特区政府正在努力推动创新科技产业发展,还顾不上其他。这就可以作全面研究和规划,把推动香港经济形成新产业和新增长点,同保持就业稳定相结合。

尽便如此,在中长期,香港必将面对就业问题。大数据、互联网和人工智能,必然挤压就业岗位,多余的劳动力如果由劳动密集型传统产业吸收,则香港将形成新的“二元经济”——一边是先进的知识产业,一边是落后的劳动密集型传统产业。果如此,则必定妨碍社会进步,必定加剧人口老化,也势必使养老和医疗矛盾愈益激化。

“兴一利,必有一弊”,这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我们固然应当为虚拟银行即将在香港投入服务而兴奋,也不能不未雨绸缪,认真考虑并采取切实措施来解决劳动力过剩。

——摘自《镜报》2019年5期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