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斯蒂芬·罗奇说中国不会掉入“中等收入陷阱”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6期  来源:《参考资料》2019.4.16   时间:2019/7/10   


 

世界报业辛迪加网站3月27日发表耶鲁大学杰克逊全球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耶鲁大学管理学院高级讲师斯蒂芬·罗奇的一篇文章,题为《中国没有“中等收入陷阱”》,全文如下:

(原文摘要:中国经济年增长10%的日子已经结束,这是不可避免的。但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真实的情况不是增长放缓,而是中国的产出从数量向质量转变。)

中国的经济增长一直受到关注。这是有充分理由的。对一个大型经济体来说,在几十年里保持10%的年增长率是史无前例的。然而,这正是中国在1980年至2011年做到的事情。但现在奇迹结束了。自2012年以来,中国经济年增长率降至7.2%,最近的年度政府工作报告为2019年设定的增长目标仅为6%-6.5%。

对众多对中国持怀疑态度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懂了吧”的时刻。毕竟,总理目标的下限意味着要比“奇迹”趋势减速40%。这似乎证实了关于可怕的“中等收入陷阱”的警告——快速增长的发展中经济体通常在刚刚感受到繁荣的气息时就回到疲软得多的增长轨道。对“中等收入陷阱”这个现象的早期研究精确到了具体的预期:随着人均收入进入1.6万美元至1.7万美元的区间(以2005年美元购买力平价计算),可以预期持续增长减速约2.5个百分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估计,随着中国在2017年达到这一收入门槛,其2011年后的增长放缓看起来更加不祥。

但是,即使回到我那个时代,经济学的毕业生最先学到的东西之一就是警惕数据挖掘的危险。“中等收入陷阱”是无休止的数字处理陷阱的一个经典例子。给我一个数据库和一台强大的计算机,我就可以“验证”几乎所有伪装成分析猜想的经济关系。有五个关键理由可以驳斥中国陷入了“中等收入陷阱”这个当下普遍的判断。

首先,“中等收入陷阱”可能根本不存在。这是朗特·普里切特和劳伦斯·萨默斯从1950年至2010年对125个经济体的广泛领域进行的严谨实证研究得出的结论。他们所能得出的至多就是增长不连续性和均值回归的强烈趋势。在最近于北京举行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上,萨默斯进一步评估了快速增长的发展中经济体可能出现的结果,将均值回归的经济增长放缓仅仅称为一种缩小“后奇迹差距”的趋势。

其次,1.6万至1.7万美元的固定陷阱门槛或许是一个伟大的文学工具,但在充满活力的全球经济中,这几乎没有意义。自2012年有关“中等收入陷阱”的早期研究报告发表以来,世界经济增长了约25%——大概把同期内中等收入门槛的移动目标推高了同等的幅度。基本出于这个原因,最近的研究不是以绝对门槛、而是以与高收入国家的相对趋同来表述这个陷阱。从这个角度看,当发展中经济体的人均收入接近高收入经济体的20%至30%时,危险就迫在眉睫了。鉴于中国在2019年将达到美国人均GDP(按购买力平价计算)的约30%,肯定到了担心的时候了!

第三,并非所有的增长放缓都是一样的。一个国家的GDP是各个部门、业务和产品的多种活动的广泛集合。从一个行业到另一个行业的结构性转变可能看起来像是增长不连续,这可能只是有意的再平衡战略的结果。考虑到中国正从增长较快的制造业和其他“第二产业”向增长较慢的服务业或“第三产业”转变,今天的中国就属于这种情况。在某种程度上,这种转变是中国战略再平衡的预期结果,因此增长放缓远没有那么令人担忧。

第四,中国目前在经济发展中面临的严峻挑战远比经济放缓是差距还是陷阱重要得多。在追赶位于科技前沿的发达经济体之后会发生什么?这就是中国宣布的从进口创新向自主创新转变的目标所在。对于寻求站到这个科技前沿上的发展中经济体来说,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地位是一个相对比较。尽管周期性的外源干扰——比如去杠杆化、全球增长放缓甚至贸易战——会造成暂时的影响,但追赶前沿,与其他国家一道努力超越这一前沿是经济发展的终极回报。这一目标体现在北京让中国到2050年成为高收入国家的抱负中。

最后,在决定一国发展前景方面,生产率增长远比GDP增长重要。因此,我更担心中国落入生产率陷阱而非GDP增长陷阱。中国的一个研究小组对全要素生产率(TFP)的一项新研究结果提供了一些安慰。与普里切特和萨默斯的研究一样,这份对中国TFP增长的最新评估揭示了过去40年中的几个不连续性。但过去五年的基本趋势令人鼓舞:TFP每年增长3%左右,第三产业增长尤为强劲。因此,尽管最近总体GDP增长放缓,但以服务业为主导的中国经济再平衡正在为整个经济添加有意义的生产力杠杆。

目前的问题是,中国能否保持最近的TFP轨道——鉴于向自主创新转变的力度越来越大以及一批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型员工带来以服务为导向的持续生产力——并从资本存量持续升级中获益,这是很有可能的。如果能够做到,中国的新研究报告断定,未来五年中国潜在的GDP增长率可能保持在接近6%。这样的结果将非常符合中国的长期雄心。

——摘自《参考资料》2019.4.16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