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大湾区发展趋势下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展望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5期  来源:《信报》2019.3.20   时间:2019/6/10   


 

在《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中,广州、深圳、香港及澳门肩负下列要务:一、发展国际技术和创新中心;二、加快基础设施建设,以改善人才、商品和资讯的流动;三、建立具有全球竞争力的现代工业体系;四、推进生态保护;五、创造优质的生活环境。

香港为此必须“巩固和提升国际金融、航运、贸易中心和国际航空枢纽地位,强化全球离岸人民币业务枢纽地位、国际资产管理中心及风险管理中心功能,推动金融、商贸、物流、专业服务等向高端高增值方向发展,大力发展创新及科技事业,培育新兴产业,建设亚太区国际法律及争议解决服务中心,打造更具竞争力的国际大都会。”

固有优势的反思

香港也许是全球唯一在法律上务须维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司法管辖区。根据《基本法》第109条,“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提供适当的经济和法律环境,以保持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香港作为大湾区内的金融中心,未来取决于如何进一步优化成为中国及其他主要经济体系的融资及风险管理中心的角色,以及香港与其他主要经济体及世界金融中心的联系有多紧密。

香港的金融市场遍布全球,除了政策、体制、法律和监管等事宜均由香港掌控,任何涉及与内地,以及亚洲各国之间互动等问题,则不在香港控制之列。

中国崛起的挑战

作为通往中国的门户,香港一直受惠于内地经济快速增长。虽然近年中国已成为外国直接投资的最大收益国,但有研究发现,这导致亚洲各国担忧被中国夺去直接投资。换言之,亦即恐防中国快速发展窒碍她们的经济增长。

尽管研究亦显示,中国并非这些经济体进行内向直接投资的最关键要素,但外国直接投资高速流入中国,或会构成过度投资,结果不是高资本回报,而是浪费资源,并将大大不利于香港经济。

香港能否保持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很大程度取决于其本身的“硬体”,尤其能否借提供一系列优质金融产品和服务,建立健全而有效的监管制度。确保所有市场参与者公平竞争,并具备金融工程方面的专业知识,以便进行研究开发,以及拥有良好的公司管治文化等。

在向全球开展金融服务方面,香港须担当不同角色。

首先,香港的金融服务有助于将来自本地净储蓄户的盈余资金,提供给香港、内地和其他经济体的最终使用者。

第二,香港的金融市场有助向本地最终使用者,输送来自内地和其他国家净储蓄者的盈余资金。

第三,把海外净储蓄引导到本港以外各经济体的最终使用者手中。

最后,香港作为卓越的金融服务资源中心,可以继续致力向寻求交易业务的金融机构、投资者和跨国公司,在融资、基金管理和不涉及资本流动方面,提供高效率的金融服务。

地区竞争的机遇

2018年度的全球金融中心指数(GFCI)中,香港排名第三位,紧随首位纽约和第二位的伦敦,领先第四位的新加坡和第五位的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排名按不同因素衡量比重,涉及跨境存款、贷款、外汇等国际银行活动、股票等国际投资活动、债券发行和交易、保险以及衍生产品和金融创新的风险管理等。近年香港在外汇交易、保险承销和股票发行的国际排名就很高。

竞争对手中,东京的主要优势来自日本自二战以来的经济扩张。尽管在全球金融服务环境中,东京是以日圆为基础的主要股权融资和资产持有市场,其主要服务对象是应付日本国内的需要。

同属区内金融中心,新加坡与香港有颇多相似之处,但亦有重要的区别,例如新加坡拥有独立主权的司法机构,香港则在“一国两制”框架下隶属中国。相对香港,新加坡政府在经济发展中担当较大的作用。在金融市场的监管取向也不同,外国金融机构参与该国银行业务的活动相对较少。新加坡成功的领域主要在基金管理、外汇交易,而衍生工具的成交量亦略高于香港。

过去20年,东南亚和南亚政局不稳,促使新加坡成为区内资本管理枢纽,可是新加坡欠缺香港的两大关键优势:首先,她并非中国一部分;再者,她缺乏香港传统的自由市场文化,因而局限其金融和经济创新的空间。

至于上海作为内地的金融中心,股市市值在过去10年已超越香港,但要取代香港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却不可能一蹴而就。自1980年代中期,香港一直是区内金融中心。其金融和监管基础设施、开放市场体系和人力资源都受国际社会高评价,在未来数年,法治制度应该仍是香港的主要竞争优势。中国的经济体系庞大而且不断发展,粵港澳大湾区以外,还有长江三角洲区域,以及京津冀区域的规划,理应能容纳多个金融中心。香港和上海作为各自所属地区的资本形成中心,今后定能各擅胜场。

监管制度的融合

在国际金融市场全球化的大前提下,跨越国界的资本流动将更自由。香港特区政府在吸引本地和海外资本支援金融市场增长和发展方面,定将面临压力。政府务须确保本港经济稳定,金融监管透明,尽量减低因监管风险或政府政策不确定性的冲击,以免破坏资本市场的信心。

香港要在全球化的金融市场中发挥所长,必须在“一国两制”下,力保其新自由主义货币和财政政策、开放边界、低通胀,以及平衡预算(或低赤字预算)下的经济增长。

香港亦须强化监管架构,以配合中国以至全球金融市场发展。《巴塞尔资本协定三》对资本储备及场外衍生产品交易的监管问题,引致美国与欧盟之间出现分歧,已构成香港监管机构所面对的主要挑战。若矛盾严重,不但会窒碍金融自由,亦会不利金融市场开放和金融稳定,对活跃国际的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的监管产生冲突。由于欧美等地活跃于香港市场的金融企业甚多,有关冲突更为明显。

针对此问题,香港必须要求来港经营的外资银行,按香港法规注册成为本地资本化的子公司。虽然不同的金融机构的资本要求各有分别,有关问题甚为棘手,但若问题关乎香港的竞争力,实有必要从速解决。

要加强香港金融市场的国际竞争力,不应只着眼于金融贸易营业额的规模和产品的多寡,还须改善香港的营商环境,尤其要确保法制完善,以及监管适度而透明。人才资源以至金融市场的基础设施,如自由流通的资讯和金融相关的创新技术,均须加以优化,而廉洁社会和国际声誉更不可或缺。

——摘自《信报》2019.3.20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