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中国四个阶段的工业革命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5期  来源:《信报》2019年4月2日   时间:2019/6/10   


 

过去几十年,很多所谓“中国观察者”不断认定中国的快速经济增长即将结束,中国的经济随时崩溃,事实却又一直推翻他们论断。为什么他们会把错误重复了这么多次而仍不自知?

撇开有政治动机或以仇恨掩盖眼光的人不说,他们的错误很可能源自其不懂中国正在深刻地经历着几场不同阶段的工业革命,而这些不同的阶段在人口众多、地域辽阔的中国往往是同一时间发生的。这些工业革命规模宏大,按照自身的规律运行,生机勃勃,远未到结束的阶段。

农村人口大量迁徙城市

第一个阶段是农业人口转型为工业或服务业人口,最明显的代表性现象是,农村人口大量迁徙到城市中,1952年,中国城镇人口只有7163万,占总人口12.46%;到1978年,也是只占17.92%,中国基本上是一个农业国家,随着改革开放出现后,城镇人口大幅上升,到2017年,城镇人口已达8亿1347万人,占总人口58.52%,而且此种升势远未衰竭;20年来,城镇人口增加的数量仍保持在每年2000万以上。

就算从较表面的角度观测此种大规模的人口迁徙,也可知其对经济有重大影响。2017年,中国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是36396元人民币,农村人口则只是13342元,但因城镇人口要负担较多的税,所以我们大可推断城镇人口的人均产值大约等于或高于农村人口的三倍。换言之,农民跑到城镇工作后,收入或产值可猛增200%,我算过一下,每年城镇人口增加2000多万,大约可把GDP的增长率拉高一个百分点,而且这效应在未来二三十年都会长期存在,直至八九成以上的人口都变成城镇人口为止。

城乡的人口迁徒,由此可见,已经是中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之一,但它的效应其实远不止此。宏观经济大师卢卡斯(RobertLucas)去年再次发表他对工业革命研究的论文,文中根据百多个国家历史上的数据指出,农村人口的比重与GDP有显著的负面关系,一国的乡村人口比例愈高,GDP便愈低,与上述所谈到的相符。城镇人口在起着什么作用?

城镇人口密度较高,而且工作的组织性比农村强,讯息也流通得快,所以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更密切,这样便造成了一个比在农村更利于学习的氛围,包括卢卡斯在内的多位经济学家都认为,我们的知识有溢外性,假如我们接触的人学识丰富,能力高强,我们也会得益,生产力得以提高。

正如卢卡斯所言,我们的父母、朋友、同事、上司、学生、在社交场合结识的人,所看的电视,所读的书,都可决定我们人生对路向与生命的质素;反过来看,我们自己的行为言论都有社会性,亦可影响其他人,从此推论,在人杰地灵的地方,就算没有物华天实,也可打造出一个高度发展的美丽新世界。

由此可知,生活地方的选择十分重要,与什么人结交来往也有可能对自己的前途影响深远。中国人对此不会陌生,孟母为孟子三迁正是她明白这道理。城镇在提高生产力方面,能提供一个远胜农村的环境,所以若要工业化,移民到城镇十分必要。

抄袭创新要看历史环境

上述说法可从另一角度探究,城镇的优点是方便我们接触不同事物,亦即提供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使我们的生产力能快速提高。我们在学校学什么,最重要的任务便是学习先贤的思想,分析与解决问题的方法,以及掌握更多的知识,为己所用。在这个意义上,成功的学校是可以把学生培养为更有效率的模仿者,或说得直接一点,是抄袭者。

课本中的知识都是别人发现的,我们用了这些知识,是否在“偷窃”别人的知识产权,人类社会若视此为偷窃,事事都只求原创,不是自己发明的便不能随便用,那么社会恐怕会有大倒退;但我们也知道若不保护知识产权,那么创新活动的诱因会随之减弱,一样不利社会进步。

如何平衡,要看历史环境,例如,在科技领先的国家,若要生产力上升,主要靠创新,不是靠学习,那么保护知识产权的声音便很强;但在科技较落后的地区,学习别人的先进知识、缩窄与别人的科技差距是最快提高生产力的方法,他们只是被迫才会尊重知识产权。

此等随环境变化而对知识产权产生不同态度的现象,在历史上屡见不鲜,例如十八世纪末十九世纪初,英国的工业生产技术冠绝全球,那时英国视其纺织工厂的纺织机是绝密技术,美国当时想尽办法要掌握此技术而不可得,后来终于有位叫斯莱特的英国人,14岁时开始在英国一纺织厂中当学徒,一做7年,之后他秘密潜离英国赴美,把他记忆中的纺织机细节泄漏给美国人,从此英国视他为叛徒,美国的杰史逊总统欲赞扬他为“美国革命之父”。

二次大战前,德国拥有大批顶尖科学家,但他们为了避秦而大量移民美国,从此美国便掌握了科技创新的牛耳,这不也是很厚脸皮地把别国的科技顺手牵羊般拿过来吗?但美国绝不会认为这有什么不妥,就算在阻止钱学森回到中国时也是如是。当科技远远落后的国家正在追赶先进国家时,后者往往不会追究知识产权问题,这是因为落后国家根本无法挑战先进者,让她们掌握更高的技术,有利降低生活成本,从而可用更低价格把产品卖给先进国家。

中国今天的工业革命在哪个阶段?农村人口城市去,这是为城镇工厂生产劳动密集产品的必经阶段,但2017年仍有四成多的人口留在农村,意味这阶段的工业革命尚未完结。不过,城市中却又早已出现另一波更高层次的工业革命,能生产出十分先进的科技产品。华为、百度、大疆、阿里巴巴等科技公司在世界上赫赫有名,在某些领域还处于领先的地位。

为何中国可做到此点?我相信原因之一是,中国的学校在训练学生学习上颇为成功,学生把别人的东西学得很快,还不到10年前,中国的“高科技”商品还是山寨的居多。成功的山寨公司其实尚未足够反映中国人学东西快,最高层次的学习是学到独立创新的方法与制度,而不光是学到怎样造出一个产品。如上所说,有些产品是领先外国的,这足以证明中国自己已有创新能力。

美国怕科技大国地位旁落

中国人学习之快部分已体现为创新之快,此等速度远超美国的预期,一大堆矛盾乘时出现。对中国过去生产及未来一段颇长时间还会生产的劳动密集但有一定质量的工业制品,美国十分欢迎,美国自己没兴趣造,留给别国对己有利。对一些可与美国高新科技产品抢占市场的中国商品,美国的策略是追究它们不尊重知识产权,这也是贸易战的一个主战场,但中国创新科技有部分甚至已领先美国,这引致美国恐惧自己失去一哥地位。

在这问题上再拿知识产权攻击中国,便欠缺说服力,因为有些科技外国并未拥有,中国自然不可能从外国抄袭过来。用安全理由到处警告其他国家不可用华为,正是反映美国怕科技大国地位旁落,不能用保护知识产权的理由,便用通讯安全作理由。

由此可见,除了第一阶段的工业革命仍在进行外,中国早已进入第二阶段的模仿学习先进国家的高新科技及第三阶段的自主创新,每一阶段都做得不错,今天还是3个阶段都同时并行,而且速度极快。美国最顾忌的也许是中国的速度,速度意味经济增长率高企,连哈佛大学前校长森马斯也承认在不久的将来,若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GDP将两倍于美国,这对地缘经济影响何其深远!为何中国有此速度?除了中国人相信教育并肯花苦功学习外,也许规模效应是最重要的因素。如上所说,人口城镇化容许人民有更广阔的交流与学习机会,有利提高生产力。同一道理,中国人口众多,拥有多个超过一两千万人口的超巨型城市,而且近20年来高等院校的毕业生超过欧美的总和,这便为大量的工业与创新提供了条件,例如深圳的科技零件供应链冠绝全球,相当大程度是靠拥有大量不同档次的科技人才所赐。

此等规模效应又正为中国进入第四阶段的工业革命创造了条件。未来科技的领导地位要依赖人工智能及大数据的应用,我曾亲身领略过腾讯一个小团队开发的翻译软件的准确性,原因是它能用人工智慧分析到大量只有中国这么多人口才能提供到并不断更新的数据。华为为何对美国的打压有反击力,部分原因也是它在中国及世界上不少地方所拥有的规模,使它实力十分强大。

规模效应是重要的,除了本身有庞大人口及市场外,中国也想全球化继续下去,这对提升规模有积极意义。本来美国是世界最大市场,但现时美国政府却要搞保护主义,画地为牢,这只可能进一步挫伤美国的经济;反观中国,虽然时有国进民退,过多资源向低效率的国企倾斜,但这些失误仍阻挡不了中国人口大规模城镇化,重视教育、强大的学习、模仿与创新能力、规模效应所带来的4个阶段的工业革命。不过,不同的工业革命阶段也引致对保护知识产权不同的需要及态度,这倒是中国须要想清楚的问题。

——摘自《信报》2019.4.2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