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日本探索建立“终身活跃”社会应对劳动力短缺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4期  来源:《内部参考》2019.3.11   时间:2019/5/5   


 

    官方统计显示,截至20179月底,日本总人口约为1.27亿人,比上年减少0.18%,连续7年出现人口负增长。  其中,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升至27.7%,创下历史新高。高龄少子化造成日本劳动力严重短缺,已对国家经济运行产生一定影响。对此,日本政府探索建立“终身活跃”社会,扩大女性和外国人就业,努力应对“人力荒”。

    近年来,日本劳动力短缺问题日益严重。官方数据预测,到2040年,日本15岁至64岁适龄劳动人口比2018年将减少1500万人。日本PERSOL综合研究所与中央大学预测结果也显示,到2025年,日本劳动力缺口将由2017年的121万人激增至505万人,到2030年将扩大至644万人,服务、医疗、批发零售等行业将首当其冲。东京商工调查公司的调查显示,2018年前10个月,人手短缺相关的企业倒闭案件达到324起,较上年同期增加20.4%,是2013年有调查记录以来最差水平。

探讨延长退休年龄建立“终身活跃”社会

    面对困境,日本政府探索了一系列措施,而用好年长的劳动力便是其中之一。上世纪70年代日本法定退休年龄为55岁,到80年代时已提高到60岁。现行《高年龄者雇用安定法》规定,员工退休年龄为60岁,但如果有意愿继续工作,企业有义务雇用其至65岁,具体方式包括延后退休、废除退休制或退休后继续雇用等。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再次连任后,提出要打造无论多大年纪、只要有意愿就能参加工作的“终身不退休”“终身活跃”社会,称政府将进一步完善评价和薪酬体系,讨论继续雇用年龄提高至65岁以上,在之后的两年内,以“终身不退休”“终身活跃”的社会作为前提,推进医疗和养老金等涉及社会保障制度整体的改革。    

    日本政府召开劳资双方共同参加的“未来投资会议”,正式讨论拟将现行规定到65岁为止的企业“继续雇用”义务提高到70岁,并希望最快向2020年的例行国会提交《高年龄者雇用安定法》修正案。为鼓励企业录用65岁以上老人,日本厚生劳动省还在2019年度预算申请中记入了23亿日元(约合1.4亿元人民币),用于向首次雇用老年人的企业发放补贴。

    但与此同时,也有观点担心,此举可能导致允许开始领取公共养老金的年龄推后,迫使老年人不得不工作到70岁。目前,日本老年人开始领取公共养老金的年龄原则上是65岁,但个人可以选择在60岁至70岁期间的任何年龄开始领取。如果开始领取年龄不到65岁,只能领取满额的一定比例,65岁后则可以领取超过满额的金额,并且随领取年龄增长而增加。对个人而言,开始领取公共养老金的年龄一旦确定,不能更改。为此,日本政府已开始探讨将公共养老金开始领取年龄上限由70岁提高至70岁以上。

    此外,日本政府还在探讨推迟公务员退休年龄。日本内阁人事院向国会和内阁提交意见书,要求将国家公务员退休年龄从现在的60岁分阶段推迟至65岁。但为了避免此举延缓年轻职员晋升速度,政府提议引入对满60岁管理岗位人员进行降级的“官职职退休制”。为减少人事费用,政府还要求从官员年满60岁后的下一年度起,对其月薪降低三成发放。

    扩大女性就业和外国人就业

    在安倍上台后推行的一系列经济改革中,“女性活跃”是其中重要一环。20164月施行的《女性活跃推进法》,要求301人以上的企业制定行动计划,纳入女性招聘、起用女性为管理层、提高育儿休假取得率等数值目标以及实现的举措。厚生劳动省统计显示,截至20183月底,相关规模企业中,提交计划的企业数量达1.6万多家,占总数的99.6%。日本政府已开始讨论要求101——300人规模的企业也制定行动计划,写明起用女性的数值目标。

    从目前观察结果看,相关举措已收到一定效果。但男女之间工资差距依然较大,改善待遇是当务之急。

    日本国会在争议中通过了《出入国管理及难民认定法》修正案。该法案以劳动力短缺严重的看护、餐饮和建筑等14个行业为对象,提出从20194月起,新设两种居留资格,以接收外国劳动者。这两种资格分别为“特定技能1号”和“特定技能2号”。前者对应满足一定技能水平即可从事的行业,仅允许外国劳动者本人在日本居留5年,且不允许携带家属;后者对应需要熟练技能才能从事的行业,可以带家属且允许更新居留期限。

    对于扩大接收外国劳动者,日本经济新闻民调显示,仅有41%的受访者表示赞成,而反对者比例高达47%,并且呈现受访者年龄越大、赞成比例越低的特点。反对意见主要集中在日本作为非移民社会能否让外国劳动者融入等方面。有声音认为,政府所设计的法案并不完善,可能对日本经济和社会产生巨大影响,现阶段不应急于通过。

    此外,日本现行的针对外国人的研修生制度,因普遍存在外国劳动者待遇过低、劳动强度过大、劳动环境过于恶劣等问题而饱受诟病,日本国内担心涉及外国劳动力的问题可能会影响日本国际形象。

——摘自《内部参考》2019.3.11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