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郑永年认为中国企业家群体需要自我提升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2、3期  来源:《内部参考》2019.1.31   时间:2019/4/15   


 

    新加坡《联合早报》1月15日刊登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题为《中国企业家的困局》的文章称,现在的中国企业家群体需要在科技革新、发展使命、百姓需求、社会责任等方面自我改进,以利于企业和国家的长远发展。政府也要为企业提供帮助,着力塑造“趋善”的制度环境。

    中国企业家群体需自我提升

    文章说,企业家是一个国家经济的主体,没有企业家群体的崛起就没有国家的崛起。当前中国企业家群体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以赚钱为己任的商人居多,以改造世界为己任的企业家偏少。中国企业家群体需要在五个方面有所提升:

    第一,重视技术革新。当代中国已经培养了一大批专于技术的企业家,但相对庞大的商人群体,企业家的人数仍然太少。中国是制造业大国,但对技术革新还不够重视,因此建立民族品牌的能力不足。中美经贸摩擦增加了技术进口的难度,企业生死存亡的威胁也随之加剧。

    第二,消除寻租习气。在发展过程中,一部分企业的自我使命发生了异化,与公共权力部门的关系成了衡量商人成功的重要指标。商人借此获得“政策寻租”的机会,这看起来是最容易赚钱的方式。

    第三,感知百姓需求。不少企业家对老百姓需要什么不感兴趣,没有充分理解中国的普通消费者越来越成为庞大经济体的支柱。消费者相对商人仍然是弱势一方,中国企业家应更近地感知百姓需求。

    第四,真诚承担社会责任。尽管“公司的社会责任”这一概念也进入了中国的企业界,但对很多企业来说,其承担“社会责任”带有接近公权力等政治性目的,而并非完全真诚地为了社会。

    第五,遵循国际市场规则。中国企业家是国际市场的“后来者”,“走出去”要承受更多、更大的风险,这就要求企业做更多的努力,尽量根据市场的规则来行事。但企业家对此没有足够认识,在海外业务经营中钻空子、走捷径,反而令自己陷于“风险地带”。

政府需为企业塑造“趋善”的制度环境

    文章称,企业家的行为特征是社会环境的产物,如果要改变中国企业家的行为,就必须改变他们所生存的社会环境。政府是企业最重要的营商环境,就是一系列制度机制,包括法治、政商关系、明确的产权、财产保护等。还应塑造企业“趋善”的制度环境,例如确立可行的税收制度,鼓励企业群体承担和行使社会责任等。

    文章还说,经过较长时间的全球化,世界已经形成了全球市场和与之相关的市场规则。在国际市场上,中国企业首先要遵循现行市场规则,再寻求改革、改善和创新市场规则,这需要中国企业的智慧。同时,要开拓海外市场,政府和企业的合作原则是不变的。企业在国际市场所面临的挑战,和政府在国际组织所面临的挑战几乎就是一样的。

    文章称,企业家群体的自我认同建设最为重要,需要使自己成为一个不攀附公权力的独立群体,这是中国企业家群体扩大、进化的基点。

——摘自《内部参考》2019.1.31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