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发展中国家税制改革的国际经验比较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2、3期  来源:《改革内参》2019.2.19   时间:2019/4/15   


 

    相比于发达国家已较为健全的税制体系,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税制体系还处于建设完善阶段。20世纪90年代开始,在东欧解体的背景下,税制改革不仅在转型国家如火如荼地进行,在多数发展中国家也掀起了热潮。20多年后的今天,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税制体系仍然存在很多问题,多数国家的贫富差距现象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更加严重。因此,总结发展中国家税制改革缩小贫富差距经验的重要性可见一斑。我国既属于90年代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国家,又属于当今引人注目的新兴经济体国家,  因此通过对比分析我国与新兴经济体和90年代转型国家的税制情况,总结这些国家税制改革的经验,可以为我国的税制改革提供参考。

一、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相比,中国宏观税负增长迅速,收入差距扩大严重

    我国宏观税负从2005年到2010年间就上涨了4个百分点,而之后的5年时间内基本保持稳定,在20%左右,这意味着我国税收的增长步伐是较快的。无论是与经济发展较快的新兴经济体相比,还是和90年代经历税改的多数转型国家相比,我国的税负增长都是十分突出的。

    无论是与新兴经济体国家相比,还是与转型国家相比,我国基尼系数在近20年的时间里涨幅都是最大的,说明我国的收入差距在20年时间里被迅速的拉大,不平等现象迅速凸显;新兴经济体基尼系数的平均水平在20年时间里并没有发生类似中国这样明显的增长趋势,而是长期处于0.41和0.42的水平;转型国家的基尼系数在20年时间里也没有出现如此大的涨幅,而是长期处于0.35左右的水平。

    在新兴经济体国家中,税负越高的国家基尼系数越大,而在转型国家中,如果排除已经位于发达国家之列的捷克、斯诺文尼亚和匈牙利三国,能够看到税负越高的国家基尼系数越小。比较中国在两类国家之间的位置,可以看出我国税负与基尼系数之间的关系更类似于新兴经济体的模式,而在转型国家中却成为了一个异常值。值得一提的是,无论是与新兴经济体相比还是和转型国家相比,中国的税负和基尼系数都是处于较高的位置,如果不尽快进行税制改革,无论我国税负如何增长,税制缩小收入差距的效果仍将踟蹰不前,国内的收入差距很有可能会继续扩大。

二、个人所得税:中国低个税占比与高基尼系数并存

    无论是从个税在税收体系中的地位,还是在整个经济体系中的地位来说,相比于其他新兴经济体国家,我国的个人所得税都处于极低的位置。首先,与新兴经济体的平均水平相比,  中国个税占总税收比重低于新兴经济体平均水平近13个百分点,而基尼系数却要高于这些国家平均水平将近4个百分点;其次,与新兴经济体中典型的金砖国家相比,我国个税占总税收的比重低于印度12个百分点,低于俄罗斯9个百分点,而基尼系数却都要高于这两个国家。

    在转型经济体中,我国的个人所得税占比仍然是最低的,其他转型国家的个税占比均超过了10%,而唯有我国的个税占比低于10%,并且与转型国家的个税占比差距巨大;与转型国家的平均水平相比,个税占总税收比重比转型国家平均值低13.4个百分点,但是基尼系数却要高于这些国家将近12个百分点。

    综合来看,在发展中国家中,仅有我国同时处于极低的个税占比与极高的基尼系数两个极端情形,从而使我国成为发展中国家的特例。

三、企业所得税:在新兴经济体国家中占比较低,在转型经济体国家中占比较高

    我国企业所得税占比在新兴经济体国家中属于占比较低的情况,比新兴经济体的均值要低2.65个百分点。与金砖五国相比,要比巴西和俄罗斯的企业所得税占比高,但是要比南非和印度的企业所得税占比低,尤其是低于印度13个百分点。但在转型经济体国家中,我国企业所得税占比中处于较高的位置,远高于转型国家的平均水平。

    综合来看,我国企业所得税的占比与新兴经济体国家相比处于较低水平,与转型国家相比则处于较高水平,而基尼系数则处于新兴经济体国家中的极高水平,在转型国家中更是处于最高水平。

四、增值税:新兴经济体国家中占比较高,转型经济体国家中占比最低

    我国增值税占GDP的比重为5.5%,高于新兴经济体平均值接近0.6个百分点,我国增值税占总税收的比重为27.67%(本文“增值税”数据引用的是GFS数据库中“taxongoodsandservices”条目下的“value-addedtaxes”,不包括对进口货物征收的关税和增值税),高于新兴经济体平均值2.2个百分点。从与新兴经济体国家之间的对比来看,我国增值税占比在新兴经济体国家中处于较高的位置。但在转型国家中,我国增值税占比在转型国家中处于最低的行列,转型国家增值税的平均占比达到35.87%,高于我国增值税占比8个百分点。

    新兴经济体较多的是低增值税占比与高收入差距,转型国家则是普遍的高增值税占比低收入差距。与新兴经济体相比,我国的收入差距排第2位,增值税占比排第5位,都处于较高的位置,而与转型国家相比,我国的收入差距最大,增值税占比则最小。

五、财产税:在新兴经济体国家和转型国家中占比均最高

    我国财产税占GDP比重为1.41%,占总税收的比重为7.11%,与新兴经济体相比,两个指标都位居第一。首先,与新兴经济体的均值相比,我国财产税占GDP比重要高0.05个百分点,财产税占总税收比重要高1.1个百分点;其次,与新兴经济体中的金砖国家相比,我国财产税占总税收的比重比南非、巴西和俄罗斯高出将近2个百分点。与转型国家相比,我国财产税占比在转型国家之中仍然是最高的,高于转型经济体均值3.32个百分点。与我国财产税占比在新兴经济体和转型经济体中都最高相对应的,我国的基尼系数在新兴经济体中排名第3位,而在转型经济体中则排名第1位。

六、遗产税:金砖国家普遍开征了遗产税

    目前我国财产税中尚未开征遗产税,而从金砖国家遗产税的征收情况来看,  巴西和南非有明确规定的遗产税和赠与税税率,俄罗斯和印度都是将这种转让收入通过申报成为当年的个人所得税的方式间接征收遗产税和赠与税,而我国在个人所得税的税基中有“转让所得”的条目,规定“财产转让所得,  以转让财产的收入额减除财产原值和合理费用后的余额,为应纳税所得额”。没有明确的遗产税条目,而是通过单列在个税条目下通过自行申报缴税,明显地放松了对遗产税的征管,由于遗产税数额一般较大,纳税人在全靠自觉的基础上自行申报的动机几乎是没有的,如果没有像俄罗斯那样强大的征管能力,遗产税几乎等同于完全被忽略。因此,从实际意义上说,我国并没有遗产税,对财产转让所得收入的征管几乎没有。

——摘自《改革内参》2019.2.19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