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一国两制为国家与社会矛盾找到最佳双赢出路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2、3期  来源:《信报》2019.1.22   时间:2019/4/15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当邓小平提议收回港澳主权会采用“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时,港澳听了后疑信参半,也算人之常情;当邓说到港澳的“一国两制”是统一台湾的典范时,台湾疑多信少,自在预料中。毕竟台湾的政治现实与港澳有别,最起码的不同是,港澳是英葡殖民地,根本没有政治的法理和道德可以拒绝交回主权给中国,而港澳同胞更无任何合理性可要求殖民地主义者留下来。

    对抗国民党的《国统纲领》

    台湾则不然,两岸两个政权是内战的结果,失去大陆江山的中华民国政府,败退台湾后,蒋介石一直心有不甘,日夜声称要“反攻大陆”。事实上,他还保留住《中华民国宪法》,甚至一成不变地所有大陆各省政府也在台办公,对蒋介石与其继承人蒋经国来说,“一个中国”是绝不容否认的。

    直至李登辉继承蒋经国后才第一次提到“两岸一边一国”,之后再经民进党执政后,其党纲更写明“台独”纲领,政权两度轮替到陈水扁与蔡英文手上后,更打正旗号用“台湾主权独立”,对抗国民党的《国统纲领》,所有国民党执政时与大陆达成的重大协议,一概否定,对于国共达成的“九二共识”也概不承认;对港澳推行的“一国两制”也誓言不会接受。

    上述对台湾政党来说,“一国两制”对国民党、新党、亲民党来说,由于他们属非台独派,主张“一国”并无矛盾,既然有“两制”的协商空间,要他们同意习近平提出的“探索台湾方案”而参与两岸政党协商,问题应该不大;但是要民进党与台联党这两个台独党接受习近平的倡议而参与探索“一国两制”下的“台湾方案”,恐怕要比“拉牛上树”还要难了!

    不过,政治这东西没有不可能的事(美国人相信Politics is nothing impossble),何况“一国两制”在港澳已实践21年(为方便计,港澳回归同算为21年),当初邓小平也说这是世上史无前例的事,香港存疑一派更掀起移民潮,但邓坚信人的智慧会趋吉避凶,何况“一国两制”是涉及国家行为的事。

    用中国人一句老话:天高皇帝远,皇帝是国家的代表、他职分内的事务,用现代的“社会学”的界定,有些事务由国家去管治,会更有利于人民的福祉,例如国防军队、国际外交、制订法律,重大基建(如道路河川)、公共资源(如水电供应)等等。相反,有些事务由社会的机制如“社区”的城镇乡村、社会组织的宗教团体、种族组织、家庭宗亲等去负责处理会更有实效。

    由此算来,国家可做而做得更有实效的事,多是大规模的东西,而这些东西作为社会的一分子,是无能为力的;反之,社会可做的事务多是人民内部许多小圈圈的东西,例如家庭事务涉及的喜事丧事,维持生计的长年累月的工作,都是琐屑的东西,由社会内的人民自理会更有实效;因此,自人类出现大规模的生活组合以来,早已形成了国家与社会分工合作的现象。中国人的历史源远流长,国家与社会的形成也成功地创造了中国的文明,而人民与国家的互动早已累积了深远的经验。

    同感国家的宽宏大量

    正是在这个中国文明的久远背景下,邓小平与其领导下的中国政府,面对收回港澳主权时,很快便想到“一国两制”,明确地把国家的职责与社会的功能划分出来,即使是国家行为的事务,在一般情况下,都该归国家管辖权内的,但为了让港澳社会感受到国家的宽宏大量,他都开放给港澳特区政府去管治,例如税收、货币、土地、移民、教育、新闻资讯等,都属国家管治的事务;但在“一国两制”下当成港澳原有习以为常的制度,照样保留港澳特区政府自己管治。

    还有司法与安全,一般国家都会紧握不放,但都给了港澳社会很大的开放空间。像司法权,据香港实践所见,特区享有的司法终审权,除了涉及危害国家主权完整的事务要交给全国人大常委以“释法”的方式去处理外,其他所有港人港事,特区都享有最终的司法权。

    又如国家安全的事务,在美国,是国家绝对不容外放的权力,但在“一国两制”下,订立《基本法》第23条,下放给特区自行订立第23条的法律细则,并给予特区政府依其法律细则去处理特区内的国家安全问题。

    不过,2003年有关第23条立法草案正拟交由立法会讨论表决前夕,发生了社会反对的游行,特区政府因此搁置这项立法,到现在过了16年依然搁置;主权回归已21年,香港特区的国家安全立法可以悬而未决,可见国家即使面对那么重大的国家安全事务,也都给香港社会那么大的讨论和拖延空间。

    港澳拥有多项权利

    由此可见,即使是归国家管辖权的事务,很多都开放予港澳社会。九七未实践前,大家未能看到的,21年实践后所看到的,香港社会享有的事务权利,除了原有社会一般都拥有的事务权利外,连一般社会不能拥有的国家事务,香港也拥有了。

    由此说来,实践已证明“一国两制”给予港澳社会拥有的权利是当今世界各国所未见有的开放和开明。不是吗?港澳社会所持有的“特区护照”属港澳居民专用,通行于国外,连内陆国民也不拥有,其他各国也没人有此专设的“护照”,这不但不是对港澳居民的限制,而是给予自由出国的权利呢。

    由上的讨论,已证明“一国两制”在港澳实践所见,不但不曾把国家事务管辖的权力有所扩大,反而是作出举世所未见到的尽可能开放予社会享有。试问哪个国家会不征收国民所得税的?只有港澳社会不必向国家缴税。哪个国家容许两种货币通行的?港澳有!哪个国家使用两种护照的?港澳有!哪个国家容许个别地方安全自理的?港澳容许!哪个国家容许划定特区司法自理容许聘请外国法官的?香港容许!资讯被视为现代国家安全最大威胁的来源,因此国家管控愈来愈严谨,只有香港资讯“冇王管”!哪个地区会没有国家的教育政策与管理机关的?只有港澳!

    这样说来,国家行为事务不是被掏空了吗?不!开放不等于不管,而是在开放与不开放的考虑中,凡涉及国家主权要害的事务,像国防与外交两项,在香港《基本法》第19条便写明:国防与外交等国家行为的事务,属国家管辖权,特区政府除非取得国家立法机关的人大常委特别授权,否则没权管。

蔡英文真正敌人是自己

    《基本法》如此规定,是看透国家主权的最大威胁来自外国,面对外国侵略,社会防卫力有不逮,必须有国防军才能胜任;外交的事务也然,只有国家常设的外交部才能有专人专才与外交法则专责处理。

    全本《基本法》150多条,只有第19条列明“国防与外交等国家行为事务”归由国家管,连其他的国家行为的事务也只在这条文下用“等”字加以概括,不写明,是要留下模糊的空间以酌情处理,没问题可以不理的,这个“等”字也就变成“等待”情况去变通处理了!

    由以上种种情况看,台湾看也不看,听也不听,一味对“一国两制”说不!这是很不智、很不科学、很不客观的做法。何况习近平最近的说话,已充分说明“一国两制”可有台湾自己的方案,言下之意是不照抄港澳的“一国两制”模式,至于台湾模式要如何着墨、可由两岸政党与各界有代表性人士共同协商探索。

    换言之,台湾可通过双方探索的方式去寻找可行的方案,如果这么开放的协商解决方式也不买账,台湾还有什么更好更可行的方法?政治的东西,说到底是“选择”的问题,大陆已摊牌说明“台独”不可能是选项之一,选择要讲“理性”,选择台独便是选择战争,战争不可能是理性的选择,因此选择“一国两制”才是理性的选择,已是别无争议的事。

    何况港澳实践21年的“一国两制”已充分说明那是双赢的选择!蔡英文是聪明人,理该知道要被说服的不是大陆放弃“一国两制”,而是她要说服自己放弃“台独”,她的真正敌人是自己,不是习近平。

——摘自《信报》2019.1.22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