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如何提升香港经济的创新力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2、3期  来源:《信报》2019.2.9   时间:2019/4/15   


 

    提升经济的创新力是推动香港经济增长的一个可行策略。那么,现时香港经济有多创新?审视本港现时经济的创新状况,可帮助我们订定更有效的创新支援措施。本文集中讨论产品及生产程序创新,而不会讨论组织及市场推广创新。

    “产品创新”是指企业在市场上推出一个崭新或经显著改良的产品(服务或货品)。这崭新的产品不一定对市场来说是崭新的,但必须对企业来说是崭新的。产品创新的例子有:一项新的银行服务(例如流动理财服务)、改用经改良的物料(例如透气的纺织品、轻巧但坚固的合成物、环保的塑胶)、以宽频在互联网上播放自选视讯。

有进行创新的企业少

    “生产程序创新”则是指企业在机构内推行崭新或经显著改良的生产方法、或提供服务和运送产品的方法、或支援服务或货品的工序。同样,这崭新的生产程序不一定对市场来说是崭新的,但必须对企业来说是崭新的。生产程序创新的例子有:电子商贸和以互联网提供服务、企业资源策划系统、客户关系管理系统、电脑辅助设计、添置新的或经改良的生产技术(例如可调节工序的自动设备)。

    就创新所涉及的活动而言,它们不单包括研究及发展的创新活动,也包括非研发的创新活动,例如购置生产用的机器、设备和电脑软件、获取其他外界知识、培训、推广产品或程序创新项目、设计及生产或运送方面的其他准备工作、购买土地及楼宇等。

    根据政府统计处数据,有进行产品或生产程序创新(包括在进行中的创新及不成功的创新)的企业的比例,历来一直非常低,并且在下降中。2008年,这类企业只占全港企业的3.9%;2016年,这比例更下降至2.7%。

    数据另一面清晰地显示,2008至2016年这期间内,每年绝大部分(超过九成五)的香港企业都没有开发崭新的产品或改良现有的产品,也没有开发崭新的生产程序或改良现有的生产程序。

    为更全面地显示本港经济的创新状况,我们可能有需要把另一类也可归类为创新的企业包括在内:那些虽然在统计调查年间没有进行任何产品或程序创新,但之前曾经有进行过这类创新的企业。2008年,这类企业有1.2%;2016年,这比例增至2.9%,尽管如此,即使把这类企业计算在内,2016年,创新企业也只占全港企业的5.6%;香港的经济绝不能视为创新。

    其他国家相关的数据,可从比较的角度审视本港的创新状况。下列是一些选定国家有进行产品或程序创新的企业的比例:澳洲(58.7%,2014—2015);奥地利(44.4%,2012—2014);比利时(52.9%,2012—2014);巴西(38.9%,2012—2014);丹麦(37.0%,2012—2014);德国(52.6%,2012—2014);意大利(37.0%,2012—2014);日本(28.3%,2012—2014);南韩(34.6%,2013—2015);卢森堡(42.0%,2012—2014);波兰(15.8%,2012—2014);斯洛伐克(20.3%,2012—2014)。不论与较先进或没有那么先进的国家相比,香港有进行产品或程序创新的企业的比例,实在毋庸置疑地低。

缺乏创新更根本原因

    就香港如此逊色、并且毫无进步的创新状况,我们有需要深入剖析背后的原因。

    一个简单直接的解释是,香港缺乏对企业创新的支援。香港政府的支援,一直以来只集中于科技研发上的创新。可是,有差不多九成的香港企业都是服务业,例如进出口贸易、批发及零售、住宿及膳食服务、运输及仓库、地产、专业及商用服务、社会及个人服务等。研发对不少这些企业的业务增长,其实并不重要,甚至毫不相干。

    因此,政府的创新支援根本上就没有针对大部分企业的需要。假如政府能提供更有针对性的创新支援,香港经济会更具创新性。

    这个解释不无道理。可是,除这原因外,统计处进一步的数据显示,香港经济缺乏创新有着更根本的原因。

    根据统计处数据,2008至2016年间,那些没有进行产品或程序创新的企业当中,一直都有大约九成表示“由于市场或行业情况,因此暂无需要”是它们不进行创新的一个原因。

    另一个企业都常列举不作创新的原因则是:“由于有阻碍产品或程序创新的因素。”可是,必须留意,列举这原因的企业的比例,由2008年的45%大幅降至2016的11%。

    这两组数据显示,在那些没有进行产品或程序创新的企业当中,多年来,“由于市场或行业情况,因此暂无需要”已几乎成为它们不作产品或程序创新的唯一原因。换言之,愈来愈多企业不作创新,完全只因为市场或行业没有这样的需要。根据推算,2008年,只因这个原因而不作创新的企业约有45%至55%;2016年,这比例已升至约80%。

    以上数据揭示香港绝大部分企业对创新所持态度的一个重要趋势——产品或程序创新,对企业的生存愈来愈不重要。假如统计处的数据准确,这很有可能是香港缺乏产品或程序创新的最根本原因。

    假如企业并不认为产品或程序创新是企业生存之道,那么即使政府给予大量、并且合适的支援,它们也未必有动机进行创新。讨论什么支援才合适,以及如何提供,似乎完全没有触及问题的核心。要推动香港创新,政策的重点应该是首先驱使企业认同创新的必要。

    要订定推动这政策重点的措施,先要了解为何大部分企业都认为毋须创新的原因。虽然统计处并无这方面的数据,但可以作出这样的推论:假如企业认为创新并非企业生存之道,这可能是因为它们不需要在市场中竞争;这也可能是因为它们不需要以创新为竞争的策略。前者表示企业的市场缺乏竞争;后者则表示企业的市场缺乏对创新产品的需求(至少从企业的角度看)。

    欧盟19个成员国的调查数据,可为以上推论提供一些支持。数据显示,2012至2014年间,“缺乏市场竞争”及“缺乏创新产品的市场需求”,均为企业最常列举不进行创新的两个理由。假如推论正确,要驱使企业认同创新的重要,那就必须增加市场竞争及增加创新产品的需求。要达致这个目的,扩大企业的市场会是一个可行的政策方向。

欧盟的调查数据

    事实上,相关文献已清楚指出,由于国际市场的剧烈竞争环境,企业愈国际化,企业愈有可能投入创新。另一项欧盟22个成员国的调查数据显示,2012至2014年间,整体企业愈国际化,当中有进行创新的企业所占的比率就愈高。

    在那些最大市场为自己区域或邻近区域的企业当中,约有四成是有进行创新的;在那些最大市场为本国或欧盟区的企业当中,有进行创新的企业的比率则升至超过五成;在那些以国际市场为主的企业当中,有进行创新的企业的比率更上升至六成六。

    必须承认,以上分析及政策建议,只是基于有限的证据。为何香港有那么多企业认为产品及程序创新对其营运不重要,这问题有待更深入全面的研究。假如政府对这问题没有透彻的理解,大概没有太大机会订定提升香港经济创新力的有效措施。

    虽然我们提出的证据未能确实指出怎样才是有效的措施,但应该足以指出政府现时支援创新的政策方向并非正确的方向。

    推动香港创新的目标是促进经济增长。假如创新支援政策没有考虑到大部分企业的需要、行业性质、行业情况,政策根本不可能达致这个目标。如前所述,本港大部分企业都是服务业,香港至少八成的GDP都来自它们的,它们的增长对香港经济增长非常重要。

    不过,政府重点支援创新的4个行业中,有3个却在高科技范畴。它们分别是生物科技、人工智能和机械人科技。这几个行业全都在初期发展阶段,要把这几个行业发展至一定的规模,并且能带动香港数个百分点的总体经济增长,将是一个艰巨、甚至是无法成功的挑战。政府必须认真检讨现时以科技研发为主导的创新支援政策,是否一个使用公帑的明智做法。

——摘自《信报》2019.2.9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