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香港应对经济下行须双管齐下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2、3期  来源:《镜报》2019年2期   时间:2019/4/15   


 

    2019年香港经济可能衰退,特区现届政府必须汲取第一届和第三届政府分别应对前两次经济衰退的教训,在应对当前经济下行的同时,推动经济转型。

    2019年香港经济可能衰退

    2018年7月以来美国发动对华贸易战对香港外贸的负面影响,已开始在2018年第四季浮现,11月进出口较10月均下跌。即使中美两国在2019年3月1日前达成缓和贸易战的协议,但是,美国全面遏制中国的战略方针不会变,香港外贸前景不容乐观。

    香港股市2018年下半年已呈下跌之势。香港地产市场自2018年8月开始下跌。2018年12月31日,特区政府差饷物业估价署公布,2018年11月私人市场楼价指数按月跌幅由10月的2.6%增至3.5%,是2008年11月以来10年间最大单月跌幅。

    全球经济金融形势恶化。2018年,欧美股市表现为10年来最差;尤其,2018年12月,标准普尔500指数和道琼斯指数,更是自1931年大萧条以来表现最差的一月。2019年美国经济可能衰退。

    2018年12月19日至21日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外部环境复杂严峻,内地经济面临下行压力。

    内外因素相互作用,2019年香港发生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大。

必须汲取之前两次衰退教训

    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以来,在亚洲金融危机和美国“百年一遇”金融危机打击下,两度陷入经济衰退。第一次是1998年首季至1999年首季持续5个季度。第二次是2008年第四季至2009年第三季持续4个季度。特区第一届和第三届政府分别采取逆周期财政政策,其中主要措施是俗称“派糖”亦即减轻企业和个人的税负以及增加对弱势群体的财政资助。但是,由于不完全相同的因素,这两届政府都没有在应对经济衰退的同时,着力推动香港经济转型。

    特区第一届政府原本是以增加土地和公营房屋供应的办法来压抑高地价高楼价,并推动信息产业发展。但是,面对突然而来的亚洲金融危机,既没有审时度势暂时搁置增加土地和公营房屋供应的计划,又未能腾出精力来推动信息产业发展,结果,地产市场“硬着陆”沉重打击香港经济,发生二次大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经济衰退。

    特区第三届政府信守“积极不干预主义”,虽然口头提出香港需要发展六大新产业,但是,缺乏政策措施来切实推进。结果,度过了经济衰退以后的香港,产业结构依旧。

    特区现届政府,必须汲取前两届政府的教训,在新一次经济衰退尚未降临时,就制订应对衰退和推动经济转型的预案。

战略方针是加快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香港经济转型的关键是拓展创新科技、实现“再工业化”。

    二十世纪60年代中至90年代中,香港制造业基本迁至广东省珠江三角洲,但由于本地忽略拓展高科技制造业,造成香港产业结构“空洞化”。

    2015年特区第四届政府提出“再工业化”,嗣后,成立创新及科技局。2017年7月以来,特区第五届政府更以发展创新科技及相关产业为施政重点之一。现任行政长官在2018年施政报告中提出,拨款20亿港元成立“再工业化资助计划”。

    但是,香港面积小、人口有限,决定了香港“再工业化”、拓展创新科技及相关产业必须依靠国家。

    《日经亚洲评论》2018年12月26日发表文章《矽谷面临的4个挑战者,都在中国》,称:矽谷的全球领先科创中心地位正受挑战,挑战主要来自中国4个初创公司数量位居前列的城市:杭州、上海、深圳和北京。文章指出,几十年来美国一直是世界初创公司的领头羊,但是,现在,矽谷正密切关注中国,一个充分的理由是:每天有1.6万家公司在中国诞生。2017年中国的“独角兽”公司(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的私营企业)数量为164家,同比增长25%。《日经亚洲评论》认为,从某些方面来看,中国的“独角兽”数量已超过美国。全面分析一家公司非常困难,而且给未上市公司贴上价格标签更像是艺术,而非科学。但不得不承认,从金融科技到共享服务,中国的“独角兽”开始对全球工业秩序产生影响。这些企业主要集中在杭州、上海、深圳和北京。

    香港和深圳一河之隔。香港唯有勇敢地跨过深圳河,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才有可能在未来同杭州、上海、深圳、北京并列。

还必须切实解决具体问题

    拓展创新科技及相关产业,需要大量人才。2018年11月20日,瑞士洛桑管理学院(IMD)发表《2018年世界人才排名》,在63个国家或地区培养和吸引人才的排名中,新加坡在亚洲称冠,排全球第13名,香港则由去年第12名跌至第18名,失去亚洲榜首位置。香港在三大评分指标——“投资与发展人才”、“吸引与留住人才”和“人才准备度”的排名均较2017年下跌。

    在瑞士洛桑管理学院《2018年世界人才排名》公布后,香港有媒体分析香港排名下跌的原因,称:香港物价高,在全球63个国家或地区中生活指数排尾三,这是一个不容低估的消极因素。香港生活指数高的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楼价高、租金贵。目前香港金融界吸引外来专才,大多只能安排住600平方尺的太古城单位,相比较,他们如果到新加坡工作就能享受入住2000平方尺大屋或别墅的待遇。

    香港的大学受经费限制,难以为创科人才提供明显高于其他教职员的住房津贴。政府不妨从拨给科学园的经费中设立一个为经评核而符合国际创科中心所必需的领军人物和主要骨干资格的人才,无论已是香港永久居民抑或从海外聘用的,均给予的住房津贴。

    此外,在香港开设创科产业的工厂,也面临相关技术工人短缺。媒体报道,有本地出口商投资千万港元在香港发展智能生产线,却因为现有人才难以适应,而不得不改在东南亚设立智能生产线。特区政府应当制订相关政策措施,或者允许企业输入外地技术工人,或者培训本地工人,最好双管齐下。

——摘自《镜报》2019年2期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