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习近平的“再告台湾同胞书”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2、3期  来源:《镜报》2019年2期   时间:2019/4/15   


 

    1月2日,时逢《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发表讲话,对比胡锦涛时代30周年纪念仅以座谈会举行,这次纪念活动,将层级拉高到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同等规格,被重视程度不言而喻。

    习近平在讲话中刚柔并济、情理兼备地提出了5项对台主张,凸显了其在台湾问题上,“软的更软,硬的更硬”的灵活风格,被专家视为新时代的“再告台湾同胞书”,是未来大陆对台工作纲领性文件,勾勒出一幅清晰的“台湾和平统一路线图”。

    然而,专家也警告,台湾当局不要低估了习近平的行动力,“不统不独”的现状恐难永续,如果统一已成必然,台湾方面不如早日回应习近平的“协商”倡议,否则随着时间的流逝,台湾手中的筹码越来越少甚至丧失要价能力,届时台湾悔之莫及。

“习五点”成新时代统一“纲领”

    习近平在《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被简称为“习五点”,比之江泽民和胡锦涛时期著名的“江八点”“胡六点”,两岸学者普遍认为,习的讲话更加务实,是推进两岸和平统一的新时代宣言和纲领。

    习近平提出的五点方案,包括:一、携手推动民族复兴,实现和平统一目标;二、探索“两制”台湾方案,丰富和平统一实践;三、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维护和平统一前景;四、深化两岸融合发展,夯实和平统一基础;五、实现同胞心灵契合,增进和平统一认同。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节大磊认为,习近平的讲话既有历史传承,又有重大创新,既有坚持一个中国原则、反对“台独”的底线思维,又有为实现统一、两岸共同探索的灵活表态,既有高屋建瓴的战略高度,又有真心实意的细节关怀,既诉诸两岸民族情感,又喊话潜在外来势力,既有实现祖国统一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又认识到前进道路不会一帆风顺。这篇讲话实际上已等同为新时代的“再告台湾同胞书”,是中国大陆指导新时代对台工作的纲领性文件。

    南开大学台港澳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李晓兵表示,习近平的讲话超越了此前江泽民与胡锦涛的对台讲话,代表了中共对台政策从过去偏重感性,转为更加务实。

    李晓兵认为,习近平的这次讲话的最终历史地位,不光会超越“江八点”与“胡六点”,甚至要比1979年的《告台湾同胞书》更高,因为过去的讲话是情感居多的,而现在则是基于现实主义,以实力作为基础的情况下的两岸关系的驱动,会显得更加自信。过去是一种期待,事实证明,当时的《告台湾同胞书》有些期待是落空的,而现在习近平则是要塑造统一的结果。

    台湾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王信贤分析,“习五点”试图具体化统一步骤,可以以为中共当局推进统一的纲领性文件。王信贤表示,这代表北京已在研拟具体统一步骤,并限缩“九二共识”内涵,令“中华民国”无存在空间。

   “一国两制”由口号进入实践

    过去40年,“一国两制”、和平统一始终是中国大陆大原则。前两任国家主席江泽民和胡锦涛分别提出“江八条”及“胡六点”,阐述对台政策。此次“习五点”最大不同之处,是清晰勾勒了两岸统一的路线图,将统一步骤具体化。

    1980年代初,北京已提出“一国两制”统一台湾,台湾可以保持社会经济制度和生活方式不变,还可保留军队,意味台湾的“一国两制”必与港澳有别,然而具体内容鲜有讨论。“习五点”的重点,在于首度提出“探索‘一国两制’台湾方案”。这标志着“两制”的台湾方案已从空洞的呼唤化虚为实为具体的步骤。

    北京学者指,“探索‘两制’台湾方案,丰富和平统一实践”的表述,意味着北京开始在实践层面,探索(包括政策形成、制定和落地实施)针对台湾的、具体的两制方案。

    这个倡议,与胡锦涛10年前主张“两岸可以就在国家尚未统一的特殊情况下的政治关系展开务实探讨”,可以相提并论;但前者谈的是统一之后的“两制”下的“台湾方案”,后者却是统一之前的“政治关系”,两者不可同日而语。这显示习近平虽给了台湾统一后的前景置喙的空间,却不再谈统一前的的定位,希望加深台湾内部对于统一前景的思索以及对统一议题的紧迫感。

    习近平今天谈话的另一重大改变是,两岸的和平方案不再是两岸当局负责商谈或制定,而是郑重倡议,在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的共同政治基础上,“两岸各政党、各界别推举代表性人士,就两岸关系和民族未来开展广泛深入的民主协商,就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达成制度性安排”。

    分析人士认为,这有点像香港回归问题上,在邓小平提出“一国两制”设想后,中国政府在1982年开始和英国政府谈判,形成针对香港的、具体的“两制”方案,香港回归开始进入实践阶段。只不过针对台湾,不像当年的香港,因为是英国的殖民地,所以必须和英国政府进行谈判。在台湾问题上,外国势力虽然一直存在,但却被排除在统一谈判之外。

    对此,习近平已经将话说得非常明白,“两岸同胞是一家人,两岸的事是两岸同胞的家里事,当然也应该由家里人商量着办。”而习近平讲话中的那个“郑重倡议”,则更容易让人想起香港回归过程中,于1985年成立的“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

    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的这个“重要倡议”,建议由两岸跨政党、界别推举代表性人士,就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达成制度性安排,基本上已经勾勒出了“台湾版基本法起草委员会”的雏形。也就是说,如果以香港回归过程作为镜鉴,习在此次讲话中的安排,已经涵盖了1985年前的大致过程。

破局两岸习近平重拾“群众路线”

    今次习近平讲话,一个明显的变化是淡化蓝绿,谋求以“群众路线”破局“两岸”。40年前《告台湾同胞书》,提到“寄希望于1700万台湾人民,也寄希望于台湾当局”,而在这次讲话中习近平仅提到“坚持寄希望于台湾人民”,反映北京对台工作重点已变。

    对比江泽民和胡锦涛涉台纲领性讲话,无论是“江八条”提倡的两岸统一和平谈判,还是“胡六点”的共商和平协定,谈判主体都是两岸政府授权的代表,可是现在习近平已不打算再让台北“换庄”妨碍推进统一,不管台北当局是否合作,北京都会与台湾各界接触促统。

    台湾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王信贤认为,对照习近平日前提及,未来将“牢牢掌握两岸关系发展主导权和主动权”,代表无论台湾是什么政党执政,中共都将越过政府,直接对台湾民众出手,推进统一。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中心副主任唐永红也认为,习近平已经淡化了蓝绿,走的是一条自下而上的“群众路线”,寄希望于台湾人民,从这个意义上讲,大陆基本上已经不太在乎台湾内部谁来执政。

    唐永红指,从过去经验上看,对国民党其实都寄予不到什么期望,所以现在只能走“群众路线”,寄希望于台湾人民。所以,现在大陆的工作就是以融合发展,走自下而上的路线,来争取台湾民心、民意、国家认同,以及对统一的意愿,这样来迫使和促使台湾一些相关政党以及政治人物取向的改变。

    此次“习五点”勾勒统一蓝图,政治方面最大突破点,是提出台湾各政党各阶层代表,只要支持“九二共识”反“台独”,均可参与协商“两制”方案内容,而非北京单方面决定。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一国两制法律研究中心执行主任田飞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指出,这个思路有点像上世纪80年代开启香港回归的政治解决进程,大陆政府绕过了当时围绕在港英政府周围的香港主流精英。不绕过他们,就不可能有香港回归,就像今天大陆要绕开民进党政府一样,必须要绕开。同时,绕开也是一种“倒逼”策略,有助于打破目前的两岸政治僵局。

    田飞龙指出,大陆现在寄希望于台湾人民,让台湾人民主动过来谈判。当有越来越多的台湾人民团体来大陆开展协商,如果这些台湾团体与大陆签署了越来越多的协议,台湾政府怎么办?届时大陆将进行区分,不过来的就变成“台独”、“独台”,过来的就变成爱国统一战线的一部分。

    “就是不管将来两岸政府间谈没谈成,只要有越来越多的台湾人民团体、台湾人民表达出来渴望统一的意愿,那么大陆就可以着手进行实际的统一工作了,有没有协议都要统一。那届时会倒逼选举上来的台湾领导人,比如说柯文哲或者韩国瑜,就必须来大陆谈判了。”田飞龙说。

    据此,大陆牢牢掌握着两岸关系发展的主动权,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原则不会因岛内政党轮替而动摇,已成为今后大陆对台政策的最高原则。当前大陆惠台政策的推出,已经绕过执政者与公权力,形同挥出的一记直球,其目的让台湾民众直接享有两岸和平红利,抵销民进党政府在社会文化领域推动“柔性台独”的负作用力。

统一已提上日程“不统不独”难永续

    在今次讲话中,习近平围绕“和平统一”的主题提出了五点主张,并作出了“祖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的论断。专家注意到,习近平的讲话由过去侧重“和平发展”上升为“和平统一”,表明和平统一明确提上大陆对台工作进程。如果说之前的台湾统一还只是停留在大政方针层面的话,习近平这次讲话之后,统一台湾将正式提上日程,进入具体实施阶段。

    在这次讲话中,习近平在开场白之后,第二点便切入探索“两制”台湾方案。习近平还倡议:在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的共同政治基础上,两岸各政党、各界别推举代表性人,就两岸关系和民族未来开展广泛深入的民主协商,就推动两岸关系和平发展达成制度性安排。这表明,北京方面之后将着力推动两岸的和平统一协商,推进政治谈判。

    习近平指出,两岸长期存在的政治分歧问题是影响两岸关系行稳致远的总根子,总不能一代一代传下去。这表明,习近平有明确的统一台湾意愿,并不想将台湾统一直拖到由他继任者解决。

    厦门大学台湾研究中心副主任唐永红指出,怎么样在民族复兴的过程中来实现国家统一,实际上是把国家统一这个任务跟国家发展的任务同样提上议事日程。早些年很多人比较机械地理解两者的关系,现在看来按照习近平的思路,是很辩证的,当台湾问题不再成国家发展主要障碍的情况下,那么还可以定义为国家发展追求民族复兴。一旦认定台湾问题成为国家发展的主要绊脚石的时候,可能就会辩证地处理这个问题,就会先把这个绊脚石踢开。

    至于统一的时间点,唐永红分析,中共十九大报告,到习近平的对台讲话,都讲到“国家统一是民族复兴的必然要求”,假设中华民族复兴的最后期限定在2049年的话,那么按照这个逻辑推论,2049年是国家统一的最后期限,当然也可以提前,比如到2035年。

    大陆学者邓隶文分析,习的民族主义情结,又要超出很多中共领导人,他的“中国梦”是包含台湾在内的。按照中共十九大的规划,完成祖国统一是其三大历史任务之一,若“中国梦”按时实现,可两岸仍处分离状态,“中国梦”也就不圆。习近平肯定是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他是不好向全国人民交代。邓隶文分析,从2021年开始,到2035年,这段时期皆有可能,其中2030年前后武力攻台的可能性最大。

    可以说,台湾是中共不能承受之重,没有哪个中共领导人敢冒失去台湾之风险。尤其对习近平言,收复台湾,实现祖国统一,更是他念兹在兹的“光荣与梦想”。由是观之,台湾“不统不独”的清梦难永续。

    从大势看,北京“促统”工作全面提速发力的时机也已经日益成熟。

    从经济上看,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显示,1990年台湾GDP相当于大陆的43.8%,而到了2018年,台湾GDP只相当于大陆的4.3%!

    两岸经济融合在40年当中已成为了完全不可逆的态势。两岸关系的天秤已经完全向大陆一侧倾斜。正是这种实力根本性的变化,为北京全力推动统一提供了最基础的保证。

    在国际上,“台湾问题”变的越来越“不是问题”。“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市场日渐萎缩,台湾变的越来越“中国化”。尽管美、日依然是“台独”幻想可依赖的目标,但显然遵守“一中政策”的美日也完全改变不了台湾所谓的“国际地位”。何况,如今的特朗普政府根本无暇顾及台湾。

    与此同时,台湾内部的一些变化,也为北京全面升级“促统”创造着越来越有利的条件。从本次谈话中可以明确的看出,大陆的“促统”工作将全面进入升级阶段,两岸发展的关键时刻正要到来。    北京在台湾问题上的一贯态度就是,优选和平统一,不排除“武统”选项。在今次讲话中,习近平依然强调“和平统一、一国两制”。尽管“和统”仍为基本定调,但习近平仍保留“武统”的可能性。中共在面对“台湾问题”的决心是坚决的、强硬的,如同它在面对其它领土主权争议上的态度是一致的,因此保留“武统”的可能性作为统一的最后手段。

——摘自《镜报》2019年2期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