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贸易战前金融监管先拆弹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2、3期  来源:《广角镜》2019.3.15   时间:2019/4/15   


 

    有专家预测,2019年中美贸易战可能会缓和,货币和高科技将成为中美两个大国竞争的主战场,货币战或许会更加惊心动魄,并由此而造成两国股市、债市、房市和全球大宗商品市场波涛汹涌,从贸易战向科技战和货币战发展是中美政治较量进入核心地带的表现,为此要做好充分的准备。

    无论贸易战还是科技战和金融战,都必然以国家实力为基础,以实力说话,否则就是一个“玻璃国家”、“脆弱国家”,就是下一个俄罗斯,下一个巴西,因此做好国内的事,稳定经济发展,搞好实体经济,稳定金融市场是中国突破美国及其盟友战略剿杀之关键。

把金融风险锁进笼子

    过去十年中国经济增速仍是全球最快之一,但金融膨胀速度则全球无人匹敌。

    在中共内部腐败横行的时期,金融领域是最黑暗最腐败的领域,而国家对金融的整肃和清理,揭露出来的黑幕令人慨叹。资本大鳄的出现是最近十数年的事。几年前,中资企业在全球大手笔并购狂潮一度震惊世界,创造持续了两三年“买买买”的扫货模式。这中间,海航、万达、复星、安邦四大集团被认为是手笔豪迈的“全球大买家”。

  这种肆意扩张的速度与步伐惊动了中南海,监管机构在2017年出其不意、祭出强有力的管控手段,为中资企业高负债海外收购踩刹车。

    而且监管部门的指向非常明确,非国资的庞大金融集团就那么几个。从纷繁复杂的股权结构,到对银行业的控股控制,以及虚假、循环资本运作的悬疑,安邦首当其冲中靶。

    安邦是中国保险行业大型集团公司之一,总资产规模超过一万九千亿元。作为一个自称“具有国际视野”的全球化保险集团,安邦自2014年10月以来完成的中国境外收购项目至少有六个,其中在2014年10月至2015年2月的四个月期间内密集完成了五项海外资产的收购,呈现出海外市场“买买买”、“全球买”、买不停的现象。安邦海外大肆收购行为,将大批资产转移至海外,给国内银行留下巨大的债务风险。

    更严重的是,安邦竟然还搅和到国家外交政策中。例如,其控股人吴小晖试图投资特朗普女婿库什纳部分拥有的一幢办公大楼。在特朗普政府中,当时库什纳是一个重要角色,据说担负着制定中国政策方面的职责。这笔潜在的投资在美国引起了争议并最终告吹。安邦大胆而激进的做法无疑踩到一条红线:没有政府的明确支持,不要掺和甚至搅乱国家的外交政策。

    由于“全球买”存在着严重的风险隐患,受到监管层关注和要求排查的包括万达、安邦、海航集团、复星、浙江罗森内里在内数家企业的境外授信及风险分析,重点关注并购贷款及内保外贷的情况。被“点名”的五家企业,除了“名不见经传”的浙江罗森内里投资公司外,其他四家企业无一不是声名显赫的民营企业“巨头”(截至2016年年底,上述四家企业合计总资产超过四万亿元)。

    这些企业境外战略收缩背后,不仅有着中共高层要从宏观上把控金融风险的意图,也有管控资金外流的目的。

跌落神坛的资本大鳄

    回顾这些曾驰骋全球资本市场的企业大佬们,从全球扫货模式到狂甩海外资产的战略之变,发现中共对于经济风险的调控早有筹谋。

    时下,曾经的“首富”万达集团在不遗余力地甩卖境外资产。2018年11月16日,万达集团同意出售位于美国加州比弗利山庄一块地,交易价格逾四点二亿美元。之前,万达已出售了位于英国伦敦的项目万达One Nine Elms、悉尼的Circular Quay公寓、酒店和黄金海岸的三个项目。至此,万达在境外的地产项目仅剩下位于芝加哥的Wanda Vista Tower。

    2017年7月将旗下十三个文旅项目百分之九十一股权卖给融创、七十七家酒店售予富力之后,2018年10月,万达又将原文旅集团和十三个文旅项目的设计、建设和管理公司悉数售予融创,前后总价超过五百亿元人民币。

    作为万达的掌舵人,王健林一边不断做减法实行去地产化、轻资产化,降低万达负债率,一边审时度势做“加法”,向政治靠拢。2018年12月签约筹建的延安万达城强调的是红色主题“为党献礼”,而2018年11月签约计划的兰州万达城强调的是积极回应中共高层“三大攻坚战”中的扶贫工程。

    作为和万达一起被监管机构点名的复星集团,同样对自己资产结构进行大力处理:2016年12月宣布出售美国保险公司Ironshore的全部股权,当年底还出售了日本东京的品川公园大厦、东京花旗中心。2017年11月,复星集团再次将位于伦敦金融城的Lloyds Chambers大楼转卖给美国私人投资者。2017年12月26日,又传出复星集团正在寻求出售其在好莱坞影视娱乐公司Studio 8股份的消息。

    对于国内的资产复星集团同样进行了处理:2017年减持民生银行H股,套现四十六亿港元;2018年出清分众传媒剩余股份以及太阳纸业百分之五股份。

    不过,与万达、海航相比,复星系没有单一选择抛售资产,而是在买卖之间打造自己的资产新版图。

    据不完全统计,复星2018年依靠旗下上市平台及其他资本运作平台共完成十八起收购,数起收购仍在进行中。中国境外收购包括法国植物食品制造商Brassica Holdings、法国高级定制时装品牌Jeanne Lanvin SAS、奥地利高端丝袜品牌Wolford。在国内完成了对青岛啤酒部分股份收购,成为第二大股东,控股收购百合佳缘。

    进退之间,复星系新的版图也浮出水面:根据复星集团的自我宣传,目前其主业集中在健康、快乐和富足三大板块,目标群体为中产阶级家庭。

    官方部门宣布接管安邦之后,安邦就被媒体报导开始抛售处理中国境外总计一百亿美元的资产,比如位于美国曼哈顿的华尔道夫酒店,位于加拿大温哥华市中心的Bentall Centre办公大楼群百分之六十六股份、Retirement Concepts连锁养老院。

    2018年12月12日,安邦宣布挂牌转让其持有的成都农商行百分之三十五股权,转让价一百六十八亿元人民币,这是迄今最大的一笔资产处置;之前,安邦刚刚以四十七点三五亿元转让旗下资产邦银租赁;2018年5月22日,吴小晖被官方一审宣判十八年后,安邦宣布以三十五点五九亿元低价转让世纪证券百分之九十一点六五的股份。

    海航是中国最大的企业集团之一,除了航空的主业,集团业务还包括物流、旅游、酒店和金融服务等。在2015年和2016年的全球扫购模式下,海航总资产从2014年末的三二二六亿元暴涨到2017年末的一点二三万亿元,相当于三年间再造了近三个海航。

    疯狂购买之下,暗藏的一个隐患是,海航2017年总负债为七三六五亿元,达到历史最高点。而且,海航购买的希尔顿酒店、德意志银行等,虽是全球知名优秀企业,但是跟海航主业无关,占据了大量资金,加重负债率和企业经营压力。

    海航从2017年中停止了高歌猛进的势头开始控制负债,对于巨无霸海航来说,收缩的过程显然比“买买买”的豪迈困难多了。海航董事长陈峰公开表示:2018年,海航一年处置三千亿人民币资产,创造了一家企业一年处置资产的世界之最。但是,海航集团旗下七家A股上市公司的资产重组计划全面告吹,其断臂求生的还债之路甚为艰难。

监管层信号明确

    随着金融领域清理整肃的深入,有的人惶惶不可终日,有些已经进去了,有些正在被调查……而乐视公司创始人贾跃亭出走美国,让“问题富豪”的话题再度升温。这中间最大的疑问不是资本逐利,而是他们凭什么本事一夜之间吃成了胖子?钱从哪来的?究竟是谁的钱?

    全国人大代表、杭州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直言不讳地说:“中国资本市场,很多公司上市就是为了圈钱,你看很多公司包装得很好,上市不久业绩就变脸,股市并不能体现企业真实价值,很多公司都将老百姓的钱骗走了。”

    银行为什么会给这些公司贷款?为什么会给这些公司这么多钱?而国内众多小微企业嗷嗷待哺,多少企业主被民间高利贷搞得妻离子散,这些资本大鳄、神奇公司却能轻易从银行拿到钱?动则就是数百上千亿?

    安邦曾经回应没从民生银行贷过一分钱,然后民生银行董事长说:“我们对安邦的贷款就是一亿美元”。这样尴尬的场面过去不久,安邦黯然折戟。

    毫无疑问,银行是中国资产负债最大的池子,国家和百姓的核心资产所在。除了银行表内贷款之外,表外的通道业务正在迎来凛冽寒风。也就是信托、理财等这些曾经疯狂扩张的本质上是民间借贷却押上银行信用的品种。

    据说在信托行业一次会议上,监管部门表示:中央关于去杠杆的文件是动真格的。有领导提问信托总量二十四万亿中能否砍掉一半?可见高层对金融风险的认知和了解的实际情况远比市场更深刻。

    银行的信贷、债务充斥了大量坏账资产也就是次贷。任其扩张,就是巨大的资产泡沫和成倍增长的债务。最后泡沫破了,债务还在,那就是明斯基黑天鹅灰犀牛一块来,海陆空立体式全方位的金融危机。

    紧缩和整肃是为了控制住次贷扩张的规模,高层已经明确:防范金融风险要持续攻坚三年。这也就是为什么要办大案要案,为什么要从庞大的金融大鳄集团入手,因为他们在高高的杠杆上,很有可能停不下来。

    而且,每一个金融大鳄倒下,都会牵出他的朋友圈。

    例如,2018年4月17日,中纪委发布了中国华融集团董事长赖小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的消息。当时有媒体梳理了与赖治下的华融存在密切关系的企业,由王永红控制的中弘股份如临深渊。据说王永红与赖交集颇多,王、赖是江西老乡,并且曾在同一个商会任职。中弘股份也正是华融的客户之一。

    财新传媒的报导称,近年来王永红连续债券违约,危在旦夕,华融在中弘股份也有几十亿元的敞口,而且没有什么抵押物。

    历史不是没有先例。有专家总结过去民国期间的财阀们已经进行过全套一条龙的表演:依附政府的四大家族既掌握印钞权,又掌握战略资源、民生物资、外汇美钞、进出口贸易。

    这些财阀在产业方面的套路是:大肆收购其他企业股权,或制造困境打击其他企业,或趁其他企业陷入困境廉价或者干脆以债券形式收购。

    他们在金融市场的套路是:依赖权力大肆进行金融投机、内幕交易,然后物价飞涨,恶性通胀。民众财富不断遭到洗劫,最后让南京政府丧尽信用。

    1948年,蒋经国去上海打老虎,蒋为了不负父望,明言“只打老虎,不拍苍蝇”,终于打到了一个“大老虎”,孔祥熙的长子孔令侃。孔令侃很快搬来救兵——自己的姨妈、蒋经国的继母宋美龄。宋亲临上海,又要在北方指挥辽审战役的蒋介石南下上海。蒋经国被蒋介石训斥了一通,灰溜溜地将孔令侃释放了。“打虎”运动无疾而终,金圆券和限价令宣告失败。没多久,蒋氏父子败走台湾。

    今天的中国不会让N大家族的故事重演,只要进行,估计是要打到底的。

    央行在发布长达近二百页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8)》中提到,“一些公司急剧向金融业扩张,同时控制了多个、多类金融机构,形成跨领域、跨业态、跨区域、跨国境经营的金融控股集团,风险不断累积和暴露。”矛头直指庞大的金融集团,再次强调对于资本监管的政治导向。

    当中美贸易战发生后,监管层的信号更加非常明确:中国政府不支持对外乱投资,以及借此转移资产、耗费国家外汇储备,引发资金外流恐慌,加速人民币贬值预期等一系列负面影响。从后续的监管手段看,展示出了与金融大鳄势不两立的决心,不惜以专治之力来防范金融风险。那些大的金融控股集团在经营过程中出现了一些违法违规的问题,形成了巨大的风险隐患。监管部门“拆弹”,就是不让“黑天鹅”飞起来,也不让“灰犀牛”冲出来。

    北京一定要还老百姓一个稳定和靠谱的金融系统和环境。

——摘自《广角镜》2019.3.1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