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中国的大战略缔造:意义、议题与方向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2、3期  来源:《世界经济调研》2018.12.27   时间:2019/4/15   


 

一、大战略缔造的重大意义与基本规律

    大战略缔造是一个大国由强大成长为伟大的关键。那些具有远大抱负的大国、强国如果能够以一个明确、适度和可行的宏大目标为指引,充分地调节和调动本国甚至其盟国所有的军事、政治、经济和精神资源的话,那么便有望获得尽可能多的战略收益甚至达成总体的战略成功。

    世界历史上,所有“霸权治下和平”的创建,均与其在特定历史时期的大战略设计有关。以战后美国的政策设计为例:自杜鲁门政府确立“遏制”战略以来,其后美国历届政府虽在具体政策手段方面有所调整,但均以确保美国在战后国际体系中的“首要地位”为目标,以苏联为主要敌手,以“冷战加遏制”为战略原则,综合运用包括政治、军事、经济、外交、意识形态在内的诸多手段或手段组合,统率其全球同盟体系与苏联展开了一场世界范围内的竞争与争夺。这个以“遏制”为名的大战略,虽存在诸多内在缺陷并经历了经常性挫折,但总体指导了美国近半个世纪之久的军事部署、海外介入、政府预算、外交结盟和对外援助,并最终帮助美国“赢得”了冷战。

    这些较为成功的大战略缔造案例,大多存在以下若干普遍性规律:其一,大战略应当具有长期效应。大战略是一个贯穿国家平时和战时的日常政治行为,因此那些历史上成功的国务家大多能够秉持一种长远的眼光指导国家的内外部政策行为。同时,一个国家的大战略一旦成型,必须有足够的运行周期,方能确保其效果的逐步体现。

    其二,大战略尤其应当重视其目标与手段之间的平衡。大战略的精髓在于国家根据既有的情势和手头的实力,做出可行的且必须是适度的目标规划。大战略的艺术不仅在于找到实现既定目标的手段,还在于确定其目标是现实的和有价值的。因此,仅考虑如何达到战略目标远远不够,还必须考虑到国家为之可能付出的代价。相反,如果潜在成本与可能的收益完全不成比例,那么这个大战略的价值就应当受到质疑。在历史上,有多少次大规模的、使国家蒙受重大损失的战争是因一点无足轻重的利益而引起。大战略缔造者必须以此为戒,必须关注如何凭借尽可能小的损失来制服敌人。

    其三,大战略特别关注传统军事战略范畴之外的因素。如外交:在平时和战时,使用外交手段以获取盟国、赢得中立国支持、减少敌国或潜在敌国的数目以改善本国的处境,往往大幅增加了国家取得总体胜利的前景。如经济:在著名战略学家利德·哈特提出的大战略必须仰仗的五种战略手段当中,至少有两种(运用贸易、财政手段向对手施压)均与经济直接相关。还有如国民士气和政治文化:在战争中民众支持战争目的和承受战争负担的意愿将直接决定战局的走向,和平时期民众承受建设庞大国防力量代价的意愿也同样将决定大战略的最终成败。

    其四,审慎的态度必须在大战略缔造过程中贯彻始终。从古代的帝国到现代民族国家、那些成功地在一个时间阶段曾经发挥过区域甚至世界性影响的大国、强国,它们大战略缔造所共有的成功经验,往往都是审慎。大战略缔造者必须殚思竭虑,以绝佳的智慧和判断力以及最适度、最节省的方式,保证本国在一个冲突、战乱变化不绝的国际无政府秩序下生存下去,并且能够兴旺昌盛。

二、中国大战略缔造的优势与议题

    作为世界历史上最为悠长的不间断文明,中国一向有着大战略思维与大战略缔造的深厚根基。孙子在公元前6世纪的论述一直是当代西方大战略理论的重要思想来源。当代英国著名战略学家利德·哈特名著《战略:间接路线》卷首就13次引用到孙子的名言。中国历史上还有不胜枚举的成功实践。这些实践均是在明确、平衡的和可行的总体战略目标指引下,完美地结合暴力与道义原则,顺畅地协调了武力讨伐、外交结盟、政治安排、经济设计、大众心理塑造等战略手段或手段组合,并最终取得了决定性的战略成功。

    随着综合国力正急速步入世界顶尖国家之列,当前中国正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并前所未有地接近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这一在当代甚至世界历史上亦属罕见的伟大成就的取得,反映出中国决策者极为深厚的大战略素养和中国大战略在过去四十年的总体成功。但如此规模和速度的国家兴起,势必对现有国际政治经济体系和国际力量对比造成持续和非线性的复杂影响。鉴于当前国际政治经济体系为西方国家所构建、规范和主导达几个世纪之久,因此未来中国的发展可能将不止一次地遭遇克劳塞维茨所强调的“敌对情感和敌对意志”。当前美国特朗普政府重提大国竞争、中国周边部分邻国对华戒备心理有所增强、亚太区域热点问题不断升温、国内和国际战略环境复杂性联动性加速提升,均可以被看作是此类敌对意志的直接体现。

    当前中国的大战略缔造需要关注四个议题。第一,对未来世界应有图景的总体判断。第二,中国的大战略目标是什么。第三,支持我国实现以上目标的国内、区域乃至世界范围内的物质、技术和精神资源是否充足,以及如何有规划、有重点、综合、平衡、高效地运用这些资源。第四,中国实现大战略目标将会遭遇哪些敌对力量和敌对意志,以及如何综合运用武力和非武力手段,有重点、分阶段、多手段地对抗、化解和规避诸多性质、程度、来源不一的威胁。

三、中国大战略缔造的重点领域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的大战略缔造已经取得了极具历史意义的重大进展。党的十九大报告更是从全局性、战略性和前瞻性的角度提出了新时代中国大战略的目标、方略、手段和基本路径,为国内大战略理论研究提供了明确依据与动力。当下中国的大战略缔造应将以下领域作为重点。

    第一,聚焦当下情势。作为“世界工厂”,经济总量排名世界第二,经济全球化和全球治理最主要的推动者,当前国际秩序重要的维护者,世界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与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中国集诸多特质于一身,它当前所面临的总体战略环境与四十年前甚至21世纪初显然不同。中国的大战略研究必须对各专业领域(军事、经济、政治和社会心理)的当下情势及其所激发的国内和国际效应,进行实时、连续的量化和预测性评估,以期能够较早和较准确地对必然出现的内、外部“摩擦”进行研判和预警。

    第二,总结历史经验。中国的大战略缔造必须重视理论研究的历史眼光和“历史境界”,必须注意对特殊历史时期大国、强国的大战略缔造的成功经验进行再梳理和再评价,尤其是汲取那些功亏一篑强国的惨痛教训,在新的历史视野中探究其成败得失,从中发现大战略缔造的一般性规律,通古今之变,更好地服务于当前中国的大战略实践。

    第三,发掘中国智慧。中国古代历史以及当代革命家的思想遗训对于当前中国大战略缔造大有裨益。自武王革命以来,中国历史上的大战略家对天、人、敌、我、时、势的洞察显然可资借鉴,而战略失败者的经验亦有镜鉴之用。尤其是中国古代思想家“效法天地”“顺天应时”的观念暗示了战略环境判断与战略目标设定的基本原则;“守静”“无为”之说,强调大战略设计必须遵守审慎、平衡的原则;  “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仁、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的告诫实质上已经全面提出了国家大战略缔造应坚持的信条;而极具智慧的“利万物”与“不争”哲学,则完全可以有效化解西方战略学界长期坚持的“丛林法则”前提与斗争哲学,有望为近代以来霸权的兴替、暴力的频发及其导致的历史循环提供全新的替代方案。

——摘自《世界经济调研》2018.12.27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