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从数字看中国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2、3期  来源:《广角镜》2019.2.15   时间:2019/4/15   


 

    2018年12月,中国隆重庆祝了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亿万人民尤其是中老年人都亲眼看到国家天翻地覆的变化,深切感到国家和自己的确实现了由穷变富。以笔者目睹的事实,改革开放前大学一个普通教师的月工资不过五十至六十元人民币,现在差不多都已过万元(还不算业余收入)  。若扣除通货膨胀的因素,按购买力标准也至少提高了十倍以上,过去的自行车早都普遍换成私家汽车。各城市多数普通工人的实际收入差不多也增长了近十倍,过去极其贫困的农村更是多数脱贫进入小康。

    在当今世界,国家的话语权还是由实力所决定,在和平发展为主旋律的时代也是“财大”才能“气粗”。

  财政穷国奠定建设基础

    当世界进入工业化的时代,近代中国在封建统治下名符其实陷入了“一穷二白”的悲惨状态。前几年国内有些人不加考据地引用英国学者安格斯·麦迪森和美国学者保罗·肯尼迪靠“猜测”抛出的一个数据,即“鸦片战争时中国GDP(国内总产值)占世界三分之一”,这种估算最明显的经济学错误就是忽略了工业化的产能和农耕生产力水平的巨大“代差”。当时中国以家庭男耕女织的农业自然经济为绝对主体,根本无法进行国内总产值计算,只有清政府年财政收入为四千万两白银的统计(平均每个臣民一年仅交一钱银子税)。

    1840年英国财政收入达五千二百万英镑,按贸易汇率折合三点四六亿两白银。同年美国因财源分在各州,联邦政府税收很低却也达二千六百万美元,按汇率也超过五千万两白银。西方人正是靠雄厚财力和工业能力,才能以“坚船利炮”轻易打开了贫弱“天朝”的大门。

    民国年间的中国,在世界上更是以穷困著称。就在国民党政府吹嘘的所谓“十年建设黄金时代”的顶峰1936年,中央政府财政收入只有十一点八亿银元,按汇率折合三点八亿美元。同年美国财政收入超过二百亿美元,日本财政收入也超过六十亿日元(此时一美元折合三日元)。国民党政府后来进行八年全面抗战的军费,差不多一半是靠苏联、美国、英国和海外华侨提供。解放前中国多数人吃不饱饭,工业产值只占国民产值的10%,在世界排名第二十六位,连小小的葡萄牙都比不上。新中国成立后,就是这样一个烂摊子上开始进行建设。

共产党领导建立了新中国,才在历史上首次实现了全国财政统一,1950年的统计是国民总产值为四二六亿人民币(新币),按同年外贸汇率相当于一五五亿美元(占世界总量1.6%),而同年美国的国民总产值达三○○一亿美元(当时占世界总量的33%以上)。这一年中国只产钢六十万吨、发电量四十五亿度,美国则产钢八千三百万吨,发电量三千八百亿度,真是一个农业国同工业国的天壤之别!    

中共第一代领导人毛泽东领导新中国的时代,以举国体制集中力量搞基础工业的建设,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曾创造过世界各大国中最快的发展速度。不过由于指导思想出现了急于求成,在“大跃进”和“文化大革命”中又出现了两次经济倒退,同世界平均水平曾经缩小的差距在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前期又拉大。不过必须指出,改革开放前中国还是奠定了一个完整配套的工业基础,建立了全民教育体系并完成了扫盲,为后来的大发展提供了远比印度和非洲、拉丁美洲国家要好的前提。只是此时效益还不高,群众生活大多比较苦(不过人均寿命已从解放前的三十五岁提高到六十五岁)。按联合国所划的贫困线,此时中国十亿人口中有七成还在其下。

    据启动改革开放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那年即1978年的统计,中国国民产值即GDP为三六四五亿元人民币(按此时汇率合二二○九亿美元),政府财政收入一一三二亿元人民币(合六八六亿美元),国民产值和财政收入在世界上排名第九位。这时中国人年均国民收入才二百美元,同黑非洲众多穷国的水平差不多。同年世界首富美国的GDP为二点三五万亿美元,政府财政收入七千五百亿美元,人均年国民收入达一万美元。此时内地普通人同香港人职工的收入相比,也要相差三四十倍,同台湾也要差十几倍。改革开放之初打开国门,不少人对西方充满羡慕,想移民和偷渡逃港成了一股风潮,重要原因就是一个“穷”字。

    改革开放令经济腾飞

回想改革开放之初,中共第二代领导人邓小平反复讲的一句话,就是要到本世纪末即2000年前实现“翻两番”,让人均国民收入达到八百至一千美元,这个标准就是实现温饱奔小康。由于过去遗留的体制性积弊太多,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国内经济上开始了体制改革,理顺各种关系,经济发展速度还不算太快,加上为扩大出口一再让人民币对美元的汇率贬值(从1.6:1降至5.8:1)。直至进入九十年代以后,中国经济才连续实现年增长率持续超过两位数的大发展,到1997年实现了“翻两番”的目标。

    2001年,中国经过几年艰难谈判终于加入了世贸组织即WTO,可谓是新世纪最重要的外交成就。自此中国突破了西方的关税壁垒,能以价格的低廉的优质产品打入世界市场,至于开放他国产品进入对已开放多年的国内市场并未形成冲击。美国和西欧国家原打的如意算盘,是让中国承担低档产品的生产,高附加值的制造仍留下自己手中。出乎他们预料的是,中国以世界上数量最多、素质高的廉价劳动力与高科技结合,在争取到国际市场同时使本国成为“世界工厂”,竟在十几年内使本国的钢产量、水泥产量和煤产时都达到了全球的半数左右,工业制品占据了全世界三分之一以上的市场份额,创造了近现代经济发展史上的奇迹。

    苏联瓦解后俄罗斯自废了制造业,几乎成为一个能源输出国,这向人们提供了重要的教训。中国能出现经济腾飞,靠的是制造业的扩大,这也是远胜印度那种只有少数人参与的“办公室软件业”的主要原因。如2000年,中国的GDP刚突破十万亿元人民币,折合一点二万亿美元而在全球排名第六。随后,中国经济出现了世界经济史上从未有过的堪称“飞跃”的发展:

    2005年中国GDP产值超过法国为世界第5位;

    2006年中国GDP超过英国成为第4位;

    2007年中国GDP再超过德国成为第3位;

    2010年中国的GDP突破40万亿元人民币,折合5.9万亿美元,超过日本成为第2位,并达到美国的40%。

    2017年中国的GDP达到82万亿元人民币,折合13.1万亿美元,达到美国的三分之二。

    需要指出的是,这十七年间人民币有所升值,同美元的汇率由8.8:1提升到6.8:1,同时美元还有一些贬值。扣除这些因素而按购买力而论,中国经济总量也至少实现了“翻三番”,这也是远远超出邓小平当年预想的成果。国家的大发展尤其是制造业的空前扩大,改变了国家的社会结构,也给广大人民带来了巨大实惠,中国真正从农业国变成世界最大的工业国。改革开放前国内人口只有80%在农村,四十年后包括进城务工者在内的城镇人口已占到总人口的58%。在社会财富分配方面,除了一些得到巨大利润的企业家外,广大科技人员、工人和农民都得到了可观的实惠,从表中就可清楚看出。

    俗话说,有比较才有鉴别。现在中国同周边国家和地区的人民生活水平相比,已经同三四十年前有了今昔易位的根本变化。如今台湾大学毕业生的最低工资不过二点二万元台币(俗称22K)  ,折合不到五千元人民币,已经略低于大陆沿海省份,以至每年都有数万人到海峡这边找工作。

    如今中国的十三个陆上邻国,民众生活水平都已不能与自己相比,包括过去被国人称为“老大哥”而羡慕的俄国人。毛泽东时代解决了中华民族在世界站起来的独立自主,并以抗美援朝一仗和制成“两弹一星”成为军事强国,在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就的新时期又使国家和人民能够致富。

GDP和财政收入世界第二

    在近现代世界上,一个国家有什么样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将决定自身在世界舞台上有什么地位。工业革命后的一百多年间,英国能号称“日不落”帝国称霸全球,就在其工业产值在十九世纪末占世界一半还多。在二十世纪中期,美国的国民产值超过全球的三分之一,苏联的国民产值也达到美国的一半而居世界第二,因此能形成国际上“两霸”对立的局面。改革开放之初的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国的外交方针是在两个阵营之间“四两拨千斤”,即在美苏之间做战略回旋以争取自身利益最大化。这时本国力量被比喻为“四两”,也说明是自知实力不济,因而争取立于两个阵营之间而不与其正面对抗。当时中国开放深圳等经济特区,自己也拿不出多少钱,主要靠吸引香港和海外资金。

2017年世界上GDP、财政收入的前十名排名GDP总量(按美元计)政府财政收入(按美元计,包括中央和地方)美国第一19.556万亿第一6.532万亿中国第二13.173万亿第二3.722万亿日本第三4.3421万亿第四1.598万亿德国第四3.5954万亿第三1.678万亿英国第五3.2322万亿第六9844亿印度第六2.6074万亿第十5442亿法国第七2.5865万亿第五1.334万亿意大利第八1.9329万亿第七8844亿美元巴西第九1.7592万亿第八7226亿美元加拿大第十1.6823万亿第九6237亿美元国家搞建设和理政,财政是其基础和发展的支柱。在市场经济社会内,政府财政收入有三部分:税收、收费和举债,其中在正常情况下应该以税收为主体。目前中国政府已较少利用外债并不再发行国债,中央财政收入主要是税收,另外地方财政收入很大一部分是靠土地。以2017年为例,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为17.2万亿元人民币,其中税收14.4万亿元,非税收入2.82万亿元。在这个份额中,中央收入8.11万亿元,地方收入9.14万亿元。此外,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61462亿元(其中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52059亿元),全国国有资本经营预算收入2579亿元,相加起来财政收入为23.66万亿元人民币。从税收比例看,中国在世界上还是比较低的,主要是在人民脱贫致富的年代要坚持让利于民。不过由于中国的国民产值的基数已很大,因而GDP和财政收入还都稳居世界第二。如果再同国际上经济实力前十名的国家的相比,更可以看清中国的地位。

    从上页表可以看出,国民总产值GDP的排名同政府财政收入位次并不一致,这主要是GDP统计方法不一致,如印度把大量服务业虚值也统计在内,其财政收入可看出其国家还比较穷。此外,有些国家强调高福利而税收比例过高,如法国的财政收入就占GDP的一半,而中国因税收比发达国家要低而造成政府财政收入只占GDP的28%。归根结底,一个政府的财政收入,才是国家拥有的“真金白银”,是政府投资搞建设的真正实力。

    如今中国在世界上被称为“基建狂魔”,能在海外投入几千亿美元搞“一带一路”建设,这种一二十年前都完全不可想像的。近十年来,中国的军费也一直居世界第二位,2017年按汇率超过一千五百亿美元,现在军用飞机拥有量和海军吨位都仅次于美国,近来又能大造航空母舰和战略核潜艇,并继美国之后在世界上成为第二个能制造四代战斗机的国家,这些都是靠雄厚的财政投入来保障的。

    美国的GDP近两年来还占全世界的24%,从财政收入看,美国还是别国不可企及的全球第一,其中又包括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财政收入这三部分。如2017年内联邦政府的收入就占国家总财政收入一半,为三点二七万亿美元,人们就此可以理解其同年国防预算为何能达五八二七亿美元,接近全球世界的40%。

    其实,这笔军费开支仍不到美国GDP的3%和政府财政收入的10%,在经济上完全可以承受。美国看到中国的GDP已达到其三分之二,认为这突破了能够容忍的最后底线,也是目前出现的中美贸易战的深层次原因。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虽然有了沧海桑田的巨变,尤其是国家和人民走向致富的道路,不过从世界的人均水平看还有着一定差距。如今全球人均GDP为一点一万美元,中国人均还只有九千美元,在世界近二百个国家和地区中还位于六十位左右,即属于中等水平。像美、英、法、德、日这些发达国家,人均GDP差不多都在五万美元以上。中国要实现人民生活水平追上发达国家的水平,还是任重而道路,可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摘自《广角镜》2019.2.1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