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香港参与大湾区要取长补短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2、3期  来源:《信报》2019.3.6   时间:2019/4/15   


 

    以头40年广东9市发展的功力来预测大湾区发展规划今后20到30年会成为世界顶级的发展地区,应该是谨慎乐观的。想当年刚开始在1979年讨论开放政策与在港澳周边成立“经济特区”时,就在今年规划为大湾区的9个城市(广州、深圳、珠海、佛山、惠州、东莞、中山、江门、肇庆)的GDP才不过是日本的8%(包括香港和澳门)。

    就今天“九加二”的大湾区的经济总量约10万亿元、人口7000万的规模看,如果香港真能把原来的“介绍”转为“参与”的角色,不但内地会发挥更大的发展功力,就是香港本身也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

劳工密集未能转型资本密集

    就以深圳与香港作个比较,从1979年到现在,深圳从一个农村变成今天超过千万人口的城市,其中的硬件例如商厦的建设已追上或追过香港,又例如软件的教育与科研,前者由无到很有规模,后者单是IT的研发成就已跻身世界顶尖,腾讯与华为便在深圳创业的;反观香港的科技园是虚有其表,中文大学旁边的科技园在吐露港填海出来的大片土地,原来的设想确该是理想的科技园区,但第一期开发后,起步蹒跚,第二期也迟迟现身,之后剩下的大片土地竟变成豪宅建筑,把科学园的发展也断了“龙脉”。

    五十年代中创立的观塘工业区,到了内地八十年代开放外来工业投资后,观塘工业不思把劳工密聚工业转型为资本密集的科技工业,把整个工业区废掉,之后好不容易才由工厦业主自己“执生”改装为商厦出租。劳工密集工业不是不能转型,而是不为。因为放弃的心态,令观塘和长沙湾两个工业区变成“工业失败”的心理障碍,即使后来有了“吐露港工业园”,官商更有兴趣的是在那里“炒楼”!

    由此说来,如果当年面对内地开放工业的竞争,自己先行一步把工业转型,正如新加坡那样,不但自我转型,而且还作出战略选择,相中医疗科技工业,把全球五大医与疗兼备的企业引进新加坡合资研发以亚洲人为对象的病与药,这个战略选择考虑到中国等亚洲各国在医疗方面的落后,抢先这一步,可遥遥领先,不怕竞争,结果在医疗工业领域新加坡已成为先进地位,而且还成为一大GDP的贡献者。

    往者已矣,来者犹可追。香港要摆脱“介绍人”角色之余,在扮演“参与者”方面又有什么作为?若用《孙子兵法》的“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去思考,便可从自己的长处与短处展开工作。

    弱点一:负面观感

    香港的最大弱点来自英国殖民地统治长达一个半世纪,香港人口的增长来自内地,他们来港的最大原因是来此避难,而中国自外国侵凌长达为两百多年,国家动乱日子长了,抵港定居的最大保障是安定繁荣,对内地的负面观感造成港人对内地的开放改革无动于衷,也因而失掉参与内地发展的机会。

    弱点二:全力炒楼

    其次是像炒楼,最大的富商来自土地发展商,最大的卖地庄家是政府,所有中产阶级都把一生的入息都押在炒楼之上,而银行最大的放贷对象更是炒楼一族,这种做法对香港多元发展便成了弱点,因为人的财力人力全都孤注一掷押在房地产身上,也因此削弱了多元化发展的能力,要由此弱点摆脱出来,参与大湾区的多元发展,即使有心也无力。

    弱点三:政府弱势

    香港政府的决策能力长期处于弱势,港英时代抱着帝国夕阳心态,对重大发展乏趣也乏力,九七后的特区政府又被政党政治纠缠不清,所有重大的发展政策都要一波三折,董建华重建九龙旧城区的鸿图大志无法落实,曾荫权被“五区公投”搞到“满城风雨”,梁振英被“特首选举方案”弄至“无心恋栈”,林郑月娥能否展示有效管治仍待考验中。可见,强势政府没法建立,要想有效参与大湾区发展,即使改不了自身弱点,也要看清自己的长处去发挥,才有参与的作为。

    长处一:司法制度

    香港最大的长处是“一国两制”,就以《基本法》赋予原有香港制度不变的法律规定下,香港享受到的制度,能够派得上大湾区用场的有如下几点。

    第一,作为中国行政特区的香港司法制度发展于英国的普通法,九七后原有司法制度不变,包括法官可继续外聘,律师资格和训练自主,司法裁判程序与英联邦国家无别。这一来香港的司法制度受到普通法国家认同的优势可就多了,例如在大湾区规划中提议要用香港司法制度在亚太区建立国际仲裁中心,以解决商贸投资等纠纷,尤其是“一带一路”当前遇到的不少当地国家单方改变协议的纠纷,若放在这个提议中的国际仲裁中心,以香港普通法的地位,其解决纠纷的认受性,会比纠纷双方处理好得多。其他的司法制度优势还包括,投资的司法环境,有国际标准的信心;投资贸易服务等所享受到的企业自由促成各国企业来港落户。

    长处二:科技发展

    香港具备的优势可在科技产品的其他问题发挥作用,例如华为与中兴等中国企业,若早有预见而把香港作为其产品基地,其抗拒西方打压的抗压力便会比内地强得多,因为所有对中企打压的借口,都可因香港有西方继承下来的企业法规而取信于天下。因此香港参与大湾区发展的最大作用是,鼓励所有在大湾区的科技公司作出的注册,均采用香港名牌,香港商业注册的国际化条件可轻易制订法律,把大湾区公司纳入香港公司,香港的参与角色便很可观了。

    长处三:教育制度

    香港的教育制度属英美系统,大专院校的发展因人口有限也处于“瓶颈”的困境,如果把香港几间有规模的大学分头到大湾区城市建立分校,或是国内名校在大湾区的分校采行科系合作教研的方法,与香港各大学合作,便可打破本港大学的“瓶颈”问题,还可分享内地人才充沛、发展本港教育制度的优势呢!

    上述所论是举其要点,此外其他优点不变。

——摘自《信报》2019.3.6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