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中国开启开放与外交新格局

《台港澳文摘》2019年第1期  来源:《镜报》2018年12期   时间:2019/3/15   


 

2018年秋冬之际,中国在上海这个最大经贸大都市举办的全球首次国际进口博览会将被历史记住。世界之所以将目光聚焦进博会,是因为它是中国“布局开放新格局”的标志性事件。当前,国际局势面临大调整、大变革,保护主义盛行、贸易战此起彼伏,而中国再次“一枝独秀”,接二连三推出开放举措,一再向国际社会重申与世界分享“中国机遇”的坚定意愿。进博会前后,中国在国内经济治理、双边和多边外交等方面推出了一系列新举措,体现了中国领导层的开放胸怀、改革意志和大国智慧,使一度疑云重重的经济难题和外交困局迎来了“柳暗花明”的希望。这个秋冬发生在中国的一切,让世界再一次听到了中国崛起的脚步声,同时也让国际社会进一步增强了对中国将为全球经济增长提供持久动力的信心。

更高水平开放拉开序幕

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中国在上海举办国际进口博览会,是向全世界扩大市场开放的重要举措,是用实际行动对逆全球化潮流的有力回击,也标志着中国将迎来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中国以举办进博会的方式,敞开国门,邀请全球制造商来中国推销商品,这不仅在中国历史上没有先例,在国际上也绝无仅有,因而被一些经济界人士誉为“新时代中国对外开放的创举”。本次进博会共有来自151个国家的3617家企业参展,展会面积达30万平米。博览会期间,共发布的新产品、新技术达570项,超过40万名境内外采购商到会接洽采购事宜,累计意向成交逾578亿美元。

进博会的举办,体现了中国对扩大开放的自信,而这种自信源于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近年来,中国GDP增长对世界经济的贡献率超过三分之一。中国作为全球最大贸易国、最大制造业大国和最大商品市场,其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力早已今非昔比。于此相比,西方发达国家普遍面临市场饱和、增长乏力的困境。新兴国家虽然呈现强劲发展势头,但消费能力还不足以有效拉动全球经济。中国拥有14亿人的巨大消费市场,其消费能力在当今世界无与伦比,当之无愧地成为全球消费增长的发动机。

在世界经济增长普遍乏力的背景下,中国这次开创性地举办进口博览会无疑为全球贸易注入了新的希望,并对世界经济带来刺激。但是,除了经济贸易上的重要意义外,本次进博会还向国际社会发出了两个重要信号。

一是中国政府将坚持对外开放路线不动摇,并将一如既往地推动经济全球化发展。当今,经贸摩擦和投资保护日趋加剧,国与国之间的贸易纠纷此起彼伏,全球化面临巨大挑战。此时此刻,中国举办进博会,对国际贸易的刺激作用非同小可。此举表明,中国愿意与世界共享经济发展的机遇。虽然中国的行动并不针对特定国家,但如果将中国的“开放”与美国的“退群”,将中国的“共享”与英国的“优先”相比较,孰是孰非、孰优孰劣,世人自然有目共睹。

二是中国不仅着眼于自身经济的发展,而且将推动世界经济稳定增长视为中国的政治担当。中国作为全球最大消费市场,随着中产阶层的进一步发展壮大,其消费能力还将不断增长。这与市场基本饱和的发达国家相比,形成了鲜明对照。因此,巨大无比的市场容量和发展潜力将越来越成为中国最大的竞争优势。一方面,发达国家想方设法保护本国市场,在全球化的道路上止步不前;另一方面,中国却敞开大门欢迎各国商家向自己推销商品。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说明,中国的崛起确实不同于历史上的任何大国。中国的崛起不是以牺牲别国利益为前提,而是以带动别国发展、促进全球一体化为实际效果。习近平主席关于“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思想正是基于上述事实而提出的。

近年来的事实表明,中国作为世界消费中心和制造业中心,已经与发达国家及发展中国家形成互惠互利的经济大循环。这一循环不仅包括商品、资本和人员的交流,也涵盖科技、文化等非物质领域。事实告诉人们,中国已不仅仅是“世界工厂”,而且还是“世界市场”。

和平外交为开放护航

对外开放的国策,决定了中国外交的平等、互利、和平的本质特征。这是开放政策对外交战略提出的基本要求,也是两者互为匹配的政治选择。近年来,中国外部环境面临诸多挑战,美国在奥巴马时期就推行“重返亚太”战略,特朗普总统上台后则大搞单边主义,将中国列为主要竞争对手,并实施空前的对华遏制战略,但中国始终保持冷静,展现出大国的战略定力。面对所有争议问题,中国始终坚持谈判解决争端的立场;对美国及其他西方大国遏制中国的行为,中国一方面表明原则立场、冷静应对,另一方面又避免感情用事、锱铢必较,防止矛盾激化。

中国的这种“守势”外交,虽然在国内受到某些非议,被一些“热血爱国人士”指责为“软弱外交”,甚至被视为“出卖国家利益”,但这是开放国策的必然选择,也是最有利于新兴大国和平崛起的选择。作为崛起中的大国,必须始终放眼国家长远利益,防止出现对外政策上的“幼稚病”。正是这种战略定力,使很多棘手外交难题“化险为夷”。由于坚持谈判立场,一些曾经剑拔驽张的双边关系并没有演变为外交危机,在维持正常关系的基础上,实现了“斗而不破”外交底线,为最终化解矛盾留下的回旋余地。

对日外交是中国坚持战略定力而成功化解矛盾的最好例子。作为亚洲两个最具实力又恩怨最深的大国,日本最担心的是中国的崛起。在日本看来,中国的强盛就是他们的最大恶梦。因此,中国崛起是日本无论如何都要阻止的事情。日本的这一想法,虽然并不挂在嘴边,但却始终铭记在心。作为美国在亚洲的最重要盟友,日本近年来一直采取强硬对华政策,积极配合美国遏制中国的战略,在经济、外交和领土争议、历史问题等各个方面对中国发起挑衅,充当西方遏制中国的“急先锋”,日本抗衡中国的行为有时甚至走得比美国的还要远。

但是,中国对日本始终采取“斗而不破”的方针,既进行有理有节的交锋,在原则问题上毫不让步,又注意掌握斗争策略,以耐心、冷静的大国智慧,防止两国间的擦枪走火,为双方关系的重新修好留下回旋余地。

中国的对日政策终于在今年结出了硕果。不久前日本首相安倍成功访华,取得超出许多人预料的成果,使中日关系实现了向战略互惠的回归。中日关系由崩溃边缘向友好合作的转变,再好不过地说明了和平互利外交是中国的最佳选择,也是最能赢得世界支持的选择。

日本对华政策的转圜,主要源于两大因素:一是特朗普的上台,使日本人终于明白了友好合作是唯一符合中日两国利益的明智选择,过多依赖美国并不能使日本实现利益最大化;二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自中国崛起进程开始以来,日本人越来越感受到,中国不大可能像历史上大国崛起那样重复对外扩张、恃强凌弱的老路。不仅如此,中国近年来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主导成立的亚投行,以及致力打造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等,都不仅仅是为了本国利益的需要,而是服务于全球利益,使包括日本在内的世界各国受益。作为一衣带水的近邻,强化与中国的合作交往,只会使日本须取更大利益。而日本的这一认识正是源于中国坚持的战略定力和对日本的外交耐心。

中美博弈将守住和平底线

纵观世界历史,大国衰落基本上可归结于两大因素:一是国内治理的失策,二是外部力量的遏制打压,前苏联就是因为以上两大原因而解体的。同样,新兴大国的崛起,也必须克服以上两大因素。如果不能解决国内治理难题,内乱四起、动荡不断,实现崛起自然无从谈起;如果外部环境恶劣,在国际上遭遇强国群体性的围堵与遏制,崛起的目标也难逃夭折的命运。从中国崛起的内外部条件看,内部治理上的制度优势得到了国际公认,改革开放40年创造的经济奇迹使中国由一穷二白的“东亚病夫”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这是中国政治社会制度优越性和国家治理有效性的最好证明。很明显,内部治理不大可能成为中国崛起的负面因素。然而,外部威胁却是中国无法回避的重要崛起障碍,而美国等西方大国近来攻击中国的正是有效的国家治理制度。所以,能不能排除外部力量的遏制与威胁,稳定与主要大国的关系,将是影响中国能否崛起的重要因素。

目前,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大国正在强化对中国的遏制力度,他们的首要选择是想方设法阻止中国崛起,如果无法阻止,则拖延崛起的速度、增加崛起的代价。美国是中国最大的对手,也是崛起的最大威胁来源,但中美关系经历过各种形态,从二战后的封锁、冷战时的政治对峙、朝鲜和越南战争的军事对抗、中国开放后的“蜜月期”到近年来的强化遏制和经贸冲突。俗话说:“不打不相识”,经历过急风暴雨的中美双方,相互应该都知根知底。如何应对两国关系的各种危机,双方也都心中有数。

为防止中美关系遭遇破裂,中国将从以下方面采取措施。一是不排斥美国利益,即使经济实力成为世界第一,中国也不会与美国争夺势力范围。中国一再声明,希望美国保持在亚洲的存在。二是相互尊重各自核心利益,尊重各自社会制度,中国发展与各国关系,不会输出政治制度,也不会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三是开展经贸合作,中国不谋求单方面利益,而是以互利共赢为原则;四是中国遵守现有国际秩序,不谋求单方面改变国际规则。可以预见,只要遵守以上各点,中国崛起不会对美构成威胁。随着时间的推移,美国可望逐步接受这样的“新型大国关系”。

——摘自《镜报》2018年12期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