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美国发起贸易战的终极目标——资本的逻辑和政治的逻辑

《台港澳文摘》2018年第12期  来源:《镜报》2018年10期   时间:2019/1/11   


 

    今年以来的“美中贸易战”冲突可谓是跌宕起伏,让人摸不着头脑。不仅美国之外的媒体和决策者把握不透特朗普政府到底想要什么,美国国内的媒体和各个政治团体似乎也不清楚特朗普发起贸易战的终极目标是什么。但基于对美国主流媒体的舆情分析以及和对美中关系有一定影响力的美方智库人士的交谈,笔者尝试厘清美国发动贸易战的终极目标——即通过美中贸易战倒逼美国乃至全球的企业真正投资美国的实体经济,从而延长美国在二十一世纪的全球经济霸权。

资本的逻辑

    二战以来的国际经济体系无疑是在美国带领下建立起来的“自由贸易体系”。在这个体系中,美国的强劲发展和欧洲、日本经济的复苏是同步进行的。同时,随着国际分工和全球化的深入,经济的繁荣开始下沉到之前经济次发达的地区——“亚洲四小龙”。在这个“自由贸易体系”里,各主要经济体发展他们最具有优势的产业并维持着贸易的相对平衡。虽然各经济体在某个领域可能竞争剧烈(比如汽车行业),但没有任何一个经济体想获得所有产业的竞争优势。

    虽然说美国一直是这个全球自由贸易体系的领导者,美国同时也承担着“自由贸易”的恶果——即全球化的产业分工导致了美国制造业的“空心化”。美国的左翼学者从60年代起就开始批判“自由贸易”的负效应——制造业的流失、产业工人的失业、城市中心的衰败、以及社会贫富差距的加大,但“去工业化”在美国的主流媒体和主流经济学家看来是一个中性词、一个全球自由市场里资源最优化配置的结果。

    在这样的主流舆情下,“去工业化”的美国必须内在地、自然地消化自由贸易的“负效应”,即鼓励国内、国际市场更自由地流通、给失业的美国产业工人提供培训让他们进入新的行业、提高社会福利以部分地消解日益激化的贫富差距。这些对策虽然部分地抵销了“去工业化”的负面效果,但并没有缓解美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同时,强势的华尔街一直维持着全球的金融霸权,虽然某些美国产业不再具有国际竞争力(诸如钢铁、汽车、除晶片外的电脑硬体等),华尔街总能通过其全球的资产配置获得利润的最大化。

    在这个意义上,华尔街可以说代表着美国资本的逻辑——利润在全球市场的最大化。无论苹果、波音、通用、沃尔玛等等这些美国的超大公司在哪里投资建厂或大规模采购,他们的股东(华尔街的投行)都可以获得最大的利润,纵然这种全球布局意味着美国的产业“空心化”和工作机会的流失。

    在这个“自由贸易体系”下,作为后入局者的中国可以说是借着全球化的东风获得了经济的长足发展。并且如果中国继续低调地维持着全球多边贸易格局,中国也许会静悄悄地取代美国从而成功获得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地位。这里面的逻辑脉络很清晰,全球化的世界是不在意哪个国家或民族是第一大经济体的。只要各国都有自己具有绝对优势的产业,自由化的全球就会一直维持着相对的平衡和繁荣——资本在全球流动以达到资源配置的最优化和利润的最大化。

    正因为特朗普上台之前美国主流媒体和知识界对“自由贸易”和“全球化”有近乎宗教般的自信,他们才对特朗普“美国优先”和“让美国重新伟大”的口号嗤之以鼻。在“自由贸易”和“全球化”这两个议题上,美国的主流媒体和民主党(中间派偏左)、除钢铁等传统制造业之外的财团(中间派)、以及共和党建制派(中间派偏右)几十年来形成了一个似乎坚不可摧的同盟。这让美国左派(主要是人文社会科学领域的学者)对“全球化”和“制造业空心化”的批评被长期边缘化。美国左翼的代表人物、前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社会学教授杰奥瓦尼·阿锐基(Giovanni Arrighi)在其巨著《亚当斯密在北京》和《漫长的二十世纪》中系统地讨论了美国在自由的全球化体系中衰落的必然性,可见美国左翼在对“自由主义”进行批判时的无力感。

政治的逻辑

    自由的全球贸易体系下资本在全球寻求利润的最大化一旦被作为主流社会的价值取向,美国资本的逻辑便变成了美国政治的逻辑。事实上,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建制派都不曾想挑战“自由主义”的国际秩序,虽然美国近些年在这个国际秩序中被中国渐渐地分享了很多利益。因为中国虽然在国际分工中获得了实实在在的利润和好处,利润的大头还是流向了美国的跨国公司和华尔街。基于资本的自身逻辑,华尔街没有任何理由不继续支持全球化和“不平衡”的对华贸易。

    在这个意义上,美国的主流社会和中间派团体(以华尔街为代表)一直是中国政府和人民的“老朋友”。相反,美国的左翼团体(批判美国自由资本主义的共产主义人士)和中国人民却是貌合神离。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打破美国自由主义神话、甚至有潜力打破二战以来自由主义世界体系的不是攻击了自由资本主义几十年的西方马克思主义,而是以史蒂夫·班农和彼得·纳瓦罗为代表的民粹主义。

    作为特朗普竞选团队的CEO和前白宫首席战略官的班农可谓是美国民粹主义的领军人物。虽然说他在2017年8月迫于“种族主义”的指控辞去了白宫的官方职务,但没有了公职的班农作为公共知识份子发挥了可谓说扭转整个美国舆情的作用。当班农撇开自己是“种族主义者”和“白人至上主义者”后,他只强调自己是来自蓝领家庭的“民粹主义者”这个身份(前者是生物概念,后者是政治/文化概念)。这是一个极高明的棋(时髦的政治/文化建构论远远优于过时的物种决定论)。

    2017年整个特朗普团队被主流媒体骂了一整年,一方面是因为对特朗普的当选还极为不服气,另一方面是因为主流媒体有批评特朗普的“道德制高点”。经过了废奴运动、尤其是1964年《民权法案》以来的美国主流社会对种族不平等和各种形式的血统论有一种近似于道德直觉式的唾弃(这很大程度上也许是清教徒对之前种族歧视框架下所犯罪行的道德忏悔)。所以,当主流媒体可以揪住班农是“白人至上主义者”的小辫子的时候,特朗普团队在“道德缺陷”面前怎么也挺不直腰板。

    但辞去公职的班农把他理论家、演说家的天赋发展到极致,他到各个主流媒体、智库发表演说和举办讲座,他公开宣称他不是“白人至上主义者”以及他不相信任何形式的血统论,他支持的是合法的美国人的民族主义,而他要维护的是所有合法的美国人的民族利益。不仅如此,他还成功地把同样是“民粹主义者”的彼得·纳瓦罗推到了白宫官员的领导地位上来。这个写过《致命中国》一书并把其拍成纪录片的极右翼学者之前从来不是美国社会的主流,但在美中贸易战的大背景下,纳瓦罗的得势显示了美国政治的逻辑得以重写。

    似乎在一夜之间,纳瓦罗的反全球化言论成了美国政治运作的一个可靠选项。《致命中国》一书和纪录片也在美国社会得到了进一步地传播。纳瓦罗所宣扬的政治逻辑是,中国的崛起,在出卖美国、把工厂搬到中国的美国跨国公司的帮助下,掏空了美国的制造业、扩大了美国的失业、加剧了美国的贫富分化。而美国政府,应该出于美国的国家安全和美国人的利益,阻止中国和美国跨国公司继续这样的“掏空”美国的行径。

新政治逻辑改造下的资本的逻辑

    美国为什么要在4月份对中国发动贸易战呢?贸易战为什么在7月6日正式开始了呢?纵然美中贸易战的各个节点让人们对贸易战具体的数字迷惑不清,但理清了美国资本和政治的逻辑之后,美中贸易战的战略前景豁然明朗。

    竞选时期的特朗普也许并不真心相信“美国优先”和“让美国重新伟大”这两大口号,但他毕竟也是全球化框架下美国商人中的既得利益者。但班农和纳瓦罗是真的相信这两大口号,作为极右派的“民粹主义者”,他们深知、并且亲自感受到了全球化对美国“铁锈地带”和蓝领工人家庭的打击。当辞了公职的班农把他的理念作为维护美国利益的“救国策略”在美国举国宣传的时候,他不仅赢得了美国中下层人民支持,主流媒体也渐渐失去了攻击他的武器。毕竟,“自由主义”框架下的美国是在一直失利。

    同时,作为中国人民老朋友的华尔街也没有因为“全球化”受到重大挑战而溃不成军。在4月初美股应可能的贸易战阴云而大跌时,班农及时地发出“华尔街见鬼去吧”    这样的言论。这进一步地扭转了美国的舆情,因为班农的言论让一直批评特朗普的《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都无言以对。这两个主流报纸可是一直以批评美国政府和华尔街的短视著称。

    而华尔街也没有理由选择以持续大跌来游说特朗普政府放弃贸易保护主义的国策,很多华尔街投行也开始重新布局全球资本,在美国经济继续强劲增长的大背景下,加大对美国公司的再投资。毕竟,资本的本性是逐利。当美国政治的逻辑是支持全球化的自由体系时,资本的逻辑和政治的逻辑刚好重合;当美国政治的逻辑是维护美国的民族利益时,资本的逻辑也没必要去强扭地支持全球化了。

    毕竟,在班农和纳瓦罗等极右人士的强势宣传下,美国主流社会和大部分民众已经不再对自由主义和全球化抱有宗教式的自信了。因为当下的国际自由贸易体系已经不是先前那个美国主导的全球自由贸易体系了。二战后到2016年来的国际自由贸易体系,至少在美国人的认知世界里,是一个相对平衡的体系——各个经济体都有自己在某个领域的绝对竞争优势以维持资源在全球的合理配置。而班农和纳瓦罗成功地借中国的国策《中国制造2025》为美国的民粹主义辩护,因为这个世界上毕竟没有一个国家公然地宣称要在所有核心领域全面超越美国。

    更重要的是,美国也没有在经济和技术的所有核心领域掌控世界。如果一个单一的国家掌握所有的经济和技术的核心领域,这个世界又如何可以平衡呢?

    借着中国的矛,美国的极右派建好了自己的盾并清晰地勾划出了美中贸易战的最终目标。如果中国的发展是在通过全方位的技术创新来赶超美国的话,美国虽然不能公然地阻挡中国的发展但可以倒逼美国甚至全球的资本进一步地推动美国的发展,从而延长美国在二十一世纪的全球领导地位。也许美国的制造业没法复苏,也许美国的资本还是青睐于在全球获得利润,但发起了美中贸易战的美国是在给自己的进一步发展寻找理由。因为不打,美国必然继续“衰落”;打了,或许美国又有一个新的春天。

——摘自《镜报》2018年10期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