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台湾的国际存在

《台港澳文摘》2018年第12期  来源:《广角镜》2018.10.15   时间:2019/1/11   


 

    在两岸实力对比的消长变化,使台湾早已不敌“大势”,而大陆则借崛起之势和两岸关系对立之际,大力扫除“一中一台”、  “两个中国”等两岸关系“两国论”的国际滋长空间,更令台湾没有丝毫打开国际市场的可能。

    近两年来台湾当局最担心的,始终是如何维持以台湾为主体的国际存在。存在的重点,除了“在”,还要能被看见,否则也就没有“在”的价值。

  台独让台湾“被消失”

    有岛内媒体列出2001年至2018年间跟台湾说再见的“邦交”名单,其中包括:萨尔瓦多(2018年)、布基纳法索(2018年)  、多明尼加(2018年)  、巴拿马(2017年)  、圣多美和普林西比(2016年)  、冈比亚(2013年)  、马拉维(2008年)、哥斯达黎加(2007年)、查德(2006年)  、塞内加尔(2005年)  、格林纳达(2005年)、瓦努阿图(2004年)  、多明尼克(2004年)  、利比里亚(2003年)、马其顿(2001年) 。

    “断交潮”最近的是今年8月21日萨尔瓦多与北京宣布建交,这是蔡政府上任后的第五个“邦交国”。极富戏剧性的是,前一天晚上蔡英文才结束走访“邦交国”的“同庆之旅”回到台湾。

    早前5月1日,台湾于中南美洲多明尼加结束邦交,而多明尼加随即转头与中国大陆建交不久,仅仅二十多日后,台湾位于非洲的友邦布吉纳法索也突然宣布与台湾结束邦交,将双方自1994年来的“友谊”划上了句号。台湾“总统”蔡英文指责大陆对台的一连串外交、军事与施压民间企业等只会引发全台湾人民的反感,而大陆这一连串行为是“不安与缺乏自信”,并表示台湾“不会再忍让中国去主权化行为”。

    在蔡政府刚执政两年之际,已经有圣多美普林西比、巴拿马、多明尼加、布吉钠法索与萨尔瓦多先后与台湾断交,台湾  “邦交国”已经降至十七国。

    目前台湾“邦交国”,非洲仅剩一个,欧洲一个,亚太地区六个,其余九个都在拉丁美洲与加勒比海地区。十七国人口加起来不到六千万人,没有一个超过台湾。

    台湾政治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所长刘晓鹏曾经访问布吉纳法索两次,对于断交他感到“愤怒与无奈”。刘以为台湾不能总以中国“金钱外交”当作断交的原因,而是要看清大陆是怎样与非洲国家交往的。例如,中国与布国的2017年贸易额为二亿美元,而台湾仅为八百九十二万美元。此外,大陆的华为集团早在之前就帮布国架设好电信网络,许多中国人前往当地开店、投资、开餐厅。在巨大国家机器供应链下,大陆人在当地工作无往而不利。

    台湾目前人口最多邦交国变成了危地马拉(一六五八万),而这正是让岛内风声鹤唳的一个点,随着“断交潮”的骨牌效应越来越明显,人们都在猜,下一个跟台“断交”的会是谁?

  美日友好的虚假泡沫

  在中国大陆要求全球四十四间航空业者必须对台湾加以正名,并几乎“大获全胜”下,又因台湾内部独派团体拟发起“东京奥运正名公投”,使大陆出手干预、取消了2019年拟在台湾台中市举办的东亚青年运动会。

    毫无疑问,这是大陆循奥会体制规范,对台湾欲改变1981年立下的“奥会模式”所作出的一种惩罚。

    在东亚奥协以召开临时理事会方式,在七票赞成、一票反对、一票弃权的结果下,取消台中举办2019年东亚青运的主办权。值得注意的是,投下弃权票的是日本。

    日本这样的立场却在台湾被解读为“力挺台湾”,部分台媒体甚至以“感人”来形容日本。一时间,“台日友好”或“感谢日本”的呼声又甚嚣尘上,实在叫人啼笑皆非,迄非一个“贱”字了得!

    事实上,就算日本在这起事件明确支持台湾立场、投下反对票,结果都不会改变,但日本终于以弃权表态,这对于寄望台日友好的台湾来说,这般的“盟友”关系究竟有多少实际价值?

    过去,台湾“立法院长”苏嘉全曾形容台日关系为“台湾哭、日本哭,日本笑、台湾笑”,声称双方像“夫妻一样”。2017年3月,蔡英文在接见“在日台湾同乡会”成员与日本众议员时,声称“台日友好”这四个字现在大家已是琅琅上口,并称对日关系将是政府外交重点。

    然而“台日友好”是真真切切存在的现实、还是廉价的泡沫虚象呢?在台日友好的美好想像下,台湾当局应该想到,日本连东亚青运这种小事都不肯出面,倘若真遇到两岸动手,日本是否值得台湾期待?

    国际政治互动固然存在道德、存在价值体系,但那多少是在和平时期的事,当两国或区域面临到实际利益、物质因素,或根本利害关系考虑时,所谓的价值亲近与道德义务的回馈便很容易成为一张窗纸,一戳即破。

    台湾如欲在正常心态与环境下开展对外交流,自然不会引入非议。然而这种单向的“友好”思维是建立在奢望日本助台抗拒中国大陆、抗拒统一的目标上,这绝不会令日本平视台湾、更不会让大陆对台有好感。假如日本在东亚青运这件事上的做法还不能令台湾人看清国际现实,依然希望日本或其他“理念相近国家”,会因民主,自由,人权等道德价值来捍卫台湾,那就实在太过幼稚、太过天真。

    民进党向来友日,但台日友好的想像应用于国际现实面前从来不堪一击。

    比起日本,台湾在现实中更依赖的是美国。自特朗普执政以来,已经不止一次挑战“一个中国”底线。6月18日,美国参议院以八十五票赞同、十票反对通过的“2019年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草案”第一二四三条中谈及中国台湾时称,美国国防部长应当推动加强与台湾的安全交流政策,包括适当参与台湾军演,像是年度“汉光演习”,台湾也应适当参与美国军演,并基于“台湾旅行法”,促进美台高阶与一般官员往来。在与中国有关部分中,草案要求:美国国防部长不得邀请中国人民解放军参加美国环太平洋军演,除非美国国防部长能向美国国会军委会证实大陆已停止在南海的建礁造岛活动。

    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声称,“他们(特朗普政府)告诉我们,他们相信台湾不能被交易,还有民主不能被交易。”这种“乐观的发言”假如不是昧于国际政治的无知,便是蓄意令台湾民众误判现实形势的欺瞒虚话。凡美国的所作所为无一不是为自身利益盘算,假如美国真有一天在估算之后、决定  “交易”掉台湾,那台湾届时又该如何自处?

    以美国航空公司最终也还是应了中国大陆要求,在网站改掉台湾名称一事为例,犹记白宫发言人当初曾说,中国大陆此举是“奥威尔式胡言乱语”    ,台湾媒体也跟着附和,并夸美国的几大航空无惧中国压力,断然不配合改名,是“爱台”具体表现云云。结果事实证明,“爱台”是假,只有利益是真,摆在眼前的现实是有哪家美国的航空公司能不与中国做生意?

    类似这般被“打脸”的事件早已屡见不鲜,事实证明,两岸政策是台湾国际政策的首要政策,认清现实处境,改善两岸关系,在承认“一中”的框架下开展对外交流,才是台湾展现国际存在的前提。舍此而寄望美日,放纵台独,台湾的国际空间在哪里呢?

  中梵建交难题并非台湾

  梵蒂冈是唯一与台湾保持正式外交关系的欧洲国家,目前中梵关系似乎正在解冻过程中。

    需要搞清楚的是,中梵为何这么多年都没有建交?

    1951年,梵蒂冈与中国断绝外交关系。 1981年,中共领导人邓小平在接见意大利客人时说,中梵改善关系的两个核心问题:一是梵蒂冈与台湾关系问题;二是梵蒂冈与中国天主教三自教会的关系问题。

    梵蒂冈希望与大陆建交不是什么秘密,近年来多次向中国大陆示好。去年12月,教皇方济各在结束访问孟加拉国的行程准备返回罗马时提到,“我很想访问中国,这件事情我不会隐瞒”。

  首先,横亘在中梵关系之间的台湾问题中梵已接近解决,教廷实际上是“一个中国”政策的支持者。1999年教廷外交部长索达诺表示,教廷在台北的大使馆就是中国大使馆,如果北京同意,梵蒂冈可以在当天将使馆转移到北京。

    其二,自选自圣才是双方分歧所在。

    目前中国有约一千万天主教徒。中国允许天主教堂的活动,例如北京王府井的圣若瑟教堂,又称东堂,在周日复活节当天人流涌动。

    对梵蒂冈来说,教宗的权威不容挑战,主教的任命是教廷的权力;对中国政府来说,这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属于绝对不能容忍的行为。中国宪法在规定中国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的同时,也规定“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的支配”,从法律上断绝了中国天主教与教廷产生特殊关系的可能。

    这一分歧存在使中梵关系在左右摇摆中艰难前行。说到底,中国与梵蒂冈,华夏文明与天主教文明,在教权与治权方面有着根本性的冲突。

    但是,中国方面从来没有排斥过与梵建交的可行性,并多次与梵方积极接触。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教宗若望·保禄二世两次访问韩国时申请飞越中国领空遭到拒绝;2014年,现任教宗方济各前往韩国访问时,首次获准飞越中国领空。

    另一方面,中国与梵蒂冈关于主教任命的谈判一直在秘密进行中。 2010年,双方中断了官方接触谈判,2014年又得以恢复。今年2月,英国路透社报导称,教廷与中国有关主教任命问题的框架协议已经准备就绪,几个月内就可以签署,这将是中梵关系的重大突破,甚至可能促成建交。之后梵蒂冈外交部予以否认。

    台北为此感到忧心忡忡,教廷是台湾仅剩的“邦交国”中最具份量的“邦交国”,失去梵蒂冈,台湾在欧洲大陆便毫无据点,对台湾而言不啻是外交上的重大打击。梵蒂冈对中南美洲国家有很大影响力,台湾在中、南美洲的友邦,特别是多个天主教国家会群起效尤,造成严重的“断交骨牌效应”。而且,台湾的三十万天主教徒,日后该何去何从?

    事实上,教廷在台湾的大使馆也几乎“人去楼空”。自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梵蒂冈驻中国大使被教廷召回后,多年来教廷一直没有派大使或公使前往台湾,只有参赞衔代办处理相关事物。大使馆也在2015年从位于台北市爱国东路的气派馆区搬到和平东路的一间平房。

    相信中梵双方有足够的智慧找出一个共处共融新模式。只是尚无法想像中梵两国关系的发展会对台湾怎么办?

    台湾的小伎俩

    美国宣布将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以来,中国旋即进行了还击。商务部及外交部应对贸易战的态度也越来越坚定严谨,展现出了“不妥协”的谨慎。两大经济体的博弈事关国际格局演变,更关乎中国的“和平崛起机遇期”。

    在这关键时刻,台湾一头扎进了美国的怀抱,但毕竟其国际空间被打压已久,难有手段“报复回去”,不得已“外交部”只能出点小招数。

    一部动画电影“Christopher Robin”(台湾翻译为“挚友维尼”)正在全球上映,其中的主角“小熊维尼”这个卡通角色被视为讽刺中国的工具,偏偏“挚友维尼”这部电影又未在大陆上映,于是台湾“外交部”近来在社交媒体上发了一则消息“凡熊在台湾,皆生而平等”    ,被视为故意讽刺大陆政府,由于争议颇大在不久后被撤掉。

    “挚友维尼”在大陆并无上映的原因,官方部门没有解释,大陆每年有固定配额给予外国影片,这部引起争议的动画片可能是未中选,也可能是其他层面的考虑。

    但就实际情况而言,大陆并未如同部分台湾和西方媒体所说的禁“小熊维尼”,其周边产品满大街跑,类似于英国卡通“Peppa Pig”(中文翻译为“小猪佩琪”)这只粉红色的小猪仍然在大陆大街小巷“满街跑”,卡通也照常在网站上放映。

    外界看中国大陆充满好奇、失准与偏见实属正常,毕竟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有其特殊性。台湾“外交部”在社交网站上的举动颇显“小家子气”十足,用这样的小招数出出气、顺便娱乐一下大众。无论如何,台湾手里也拿不出什么牌?自信满满的北京大概也一笑置之,不必上升到“两岸敌对”的层面。

    这些仅仅是小孩子的把戏,倘若一个政府不思增强实力,只能逞口舌之能,甚至天真到认为有“民主自由”便可立足世界,那就是置严峻的现实而不顾。

    不论是从国际航空纷纷应大陆要求为台湾“正名”,或是台湾被取消东亚青运主办权,还是其他种种,均可以得出三项结论:一、台独只能让台湾被消失;二、美日爱台想像不切实际;三、台湾寄希望于联手美日对抗中国无疑自欺欺人。

    总而言之,不管蔡英文政府的反应如何,愤怒而气急败坏地不接受这般被国际社会对待,“台独让台湾被消失”,是这段期间台湾陆续于国际相应的事件与场合“被消失”的原因。

    中国大陆的对台底线非常笃定,就是要封杀一切在国际上可能引发台独想像的行为,在两岸关系紧张时更是杀伐决断。依两岸互动经验显示,台独运动越是蓬勃发展,台湾生存空间与实质利益的受损越强。台湾民众吃瓜笑看政治大戏,本是一种历久不衰的民俗娱乐,只是随着台独运动综艺化,台湾的根本利益也随之损伤,而且一而再,再而三。只是棚下吃瓜看戏良久的台湾民众,要等到几时才会发现自己手中的瓜已然不甜,早已苦涩满盈。

——摘自《广角镜》2018.10.1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