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中美贸易战是难解方程式

《台港澳文摘》2018年第12期  来源:《信报》2018.10.16/17   时间:2019/1/11   


 

    中美贸易战自今年7月6日拉开序幕以来,双方互征关税,现时美国对华进口商品征收关税规模已达2500亿美元;美国总统特朗普还扬言将向额外2670亿美元中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中美贸易战愈演愈烈,估计双方于近期内重返谈判的可能性较低。开打前经过多轮谈判后签署“停火协议”,但两国终须一战。这场贸易战非一朝一夕形成,更不是偶然发生,个中因素错综复杂,涉及地缘政治、政经、军事及外交层面,增添了这个多维方程式的变数。

1971年发展乒乓外交

    综观近代中美关系发展史,两国由敌对、建交到合作共赢,经历了好几个转折点。新中国成立正值美苏冷战时期,两国处于敌对关系。直至1971年两国开展“乒乓外交”,时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秘密访华,成功促成翌年美国总统尼克逊历史性访华。

    中苏关系自1960年代开始恶化,尼克逊拉拢中国联手抗苏,并为日后中美关系正常化奠定重要基础。中美1979年正式建交后,美对华政策的大方向基于几点原则,包括承认台湾属于中国领土一部分的“一中政策”、以建设性接触机制,即定期举行双边高级别官员共同推进经济、安全议题合作,并鼓励中国积极参与以美国为首所建立的国际机构,包括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WTO)等,并遵守国际游戏规则、支持中国融入国际经济体,成为一个稳定、富强的国家。

    苏联1991年解体,许多社会主义国家纷纷向资本主义投怀送抱,美国决策者亦开始关注中国未来的走向。被誉为打开中美贸易新大门的前总统克林顿曾于竞选总统期间,一度把人权问题与评估中国最惠国贸易待遇挂钩,但上任后又极力游说国会通过中国永久性正常贸易地位法案,又支持中国加入WTO。

    当时华府政客对中国入世的分歧较大,支持阵营认为中国融入国际经济体系后,有助其迈向市场经济、国家走向繁荣,将可推动政治改革并走向民主;反对阵营则持“中国威胁论”观点,担心让华经济崛起,很可能助长其军事霸权野心,对美国乃至民主体系构成巨大威胁。

    当时的亚太区域格局,亚洲四小龙的台湾及南韩经济腾飞,中产阶级崛起后均走向民主化道路,对支持阵营提供了有力证据。

    美国商界认为,如果增加中国在国际舞台的份额,有助她进一步开放予美企。因此,支持阵营成为主流观点,中国于2001年成功入世。

    中国入世后,对外贸易额翻倍增长,赚取了大量外汇资金、中外企业成立合资公司提升了华企竞争力。不过,由于人民币汇率被低估,导致美对华贸易逆差迅速扩大,进一步加剧贸易失衡、中国出口商品如钢铁铝出现倾销行为、缺乏知识产权保护、强制外企技术转让等。

    中美对入世其实同床异梦,各怀心事,中方藉入世吸引外资,增加国民收入,让其经济更具竞争力从而提升综合国力;美方则以为美国商品及服务业可更容易进入中国市场,促使内部政经改革,成为一个开放社会。

    随着中美经贸日益频密,美国商界怨声愈来愈多,华府鹰派人士建议利用关税手段惩罚中国;经评估后,时任总统乔治布殊偏向用沟通机制解决问题,于2006年两国同意设立“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每年举行两次高级别对话,就经贸、经济领域进行深入讨论和磋商。

    经过多轮对话,初见成效,中方实施汇率改革,兑美元汇率升值20%。其实,设立高级别对话机制意味深长,透过在经贸领域保持对话,在战略上让谋求“和平崛起”的中国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利益相关方”,即中国应当向美国民主价值观看齐,携手处理北韩和伊朗核问题、恐怖主义等国际问题,并遵守美国订立的国际贸易体系规则。

    “和平崛起”概念由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2003年提出,试图向美国及周边国家对中国经济崛起释出善意。然而,美国朝野却对“和平崛起”解读不一,怀疑中国真的是为了对资源丰富国家进行投资、技术现代化、发展军事力量提升综合国力,还是另有目的。乔治布殊在任时,便开始对中国崛起进行研究和分析,惟那时美国受中东反恐战事拖累,无暇把军事及经济精力放在亚太地区,倒是给予中国更多时间和空间提升区域地位。

由蜜月期至贸易战

    另一个转折点发生于2008—2009年的金融海啸;美国经济受重挫,冲击房地产、金融、保险及制造业等,后来还蔓延至欧洲而触发欧债危机。中国经济增长保持在9.7%高水平,安然渡过危机,同时占世界经济的总量不断提升,加速崛起步伐。

    中国觉得美国正急速衰落,自己应在国际舞台“有所作为”充担“负责任大国”,因此在处理外交事务亦开始变得更有自信,用更强硬姿态应对与邻国领土争端的问题。美方在两方面作部署,一方面加强安全战略沟通,另一方面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把经济和军事重心转移至亚太地区。

“亚太再平衡”战略加深两国战略的不互信,中方解读为这是美国围堵中国的政策,阻止她成为区域强国;美方却忧心中国在南海地区的军事活动,会危害区域稳定,中国欲取代美国成为世界头号强国。

  自习近平担任国家主席,先后提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一带一路”倡议、成立新开发银行及亚投行、军事上“努力建设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美国把这一系列举动视为是要改写布雷顿森林体系所建立的国际秩序。“中国威胁论”重新抬头,2015年美国舆论及学术界便开始对美过去几十年的对华政策进行评估,并就应对华崛起的对策进行公开辩论。

  特朗普甫上任与习近平举行庄园峰会,尝试修补关系(同时亦在国内树立威望),双方制定贸易百日大计、展开“中美全面经济对话”(CED),在朝核问题、军事领域建立对话机制;同年11月,特朗普访华,中美签署总值2535亿美元的经贸单约。不过,蜜月期转瞬即逝,由于对双方对贸易分歧严重,首轮CED不欢而散,之后12月颁布特氏任内首份《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把中国列为修正主义国、美国首要战略竞争者,又用“经济侵略”字眼形容中国。随后,美对华出拳,宣布向中国出口太阳能板征收关税。

  特朗普发动贸易战,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优势。皮尤研究中心最近公布的民调,反映不够四成美国人对中国持正面态度,大部分受访者认为美对华贸易造成逆差,以及美国工人失业问题严重。特朗普把美国工人失业率的矛头指向中国,获中西部地区选民的认同,在共和民主两党及部分商界人士支持下,为美对华的贸易强硬创造有利条件。

    经济方面,美国金融监管经拆墙松绑及配合新实施的税务改革,为美国经济注入新动力、联储局加息让大量资金回流令经济增长更强劲,美国更有底气应对贸易战带来的冲击。

    美国征收关税可一石二鸟,一方面改善贸易失衡,趁机把部分在华工厂回流至美国;另一方面,透过降低对中国商品的依赖,美国在政经途径的遏华决心更为坚定,尤其是打击“中国制造2025”战略遏制中国成为科技强国。美下一部署将会收紧对华企投资美国交易、中国赴美留学生的签证,甚至限制高等学府为中国专业人士提供行政管理培训项目。

    美对华改革进程确实存在期望落差。前美国贸易代表巴尔舍夫斯基曾表示,中国经改黄金时期在2001—2006年,可惜现在深化改革停滞不前;近年“国进民退”迹象愈来愈严重,甚至有民企大规模被国企化,中国商业环境或会进一步恶化。特朗普藉关税手段,迫使中方作出让步,令在华美企得到更公平待遇。

  贸易战正打得如火如荼,两国领导人不甘示弱,彷佛隔空交火。特朗普在社交网络发文宣称,贸易战伤害了中国经济,美国必胜;习近平近日走访黑龙江时指出,单边主义令中国走向自力更生道路,强调要“练好内功”、“要插上科技的翅膀”、革新、才能“永立不败之地”。言外之意,中兴事件及贸易战加剧了中国自主创新、自力更生的决心,或间接给予中央机关更多权利去支配国有企业发展。

  单边宣战影响形象

  贸易战谁胜谁负,现阶段不得而知,但最终都没绝对赢家。据中国美国商会与上海美国商会调查指出,逾六成受访企业表示受到来自中美双方互征关税的负面影响,逾五成美企则担心中国采取非关税手段,例如清关速度放慢、审查方面设关卡等报复措施,影响营商环境。

    此外,摩根大通研究报告预测,若贸易战持续升级,中国失业率恐增至550万。由于中国出口不少加工合成产品,贸易战升级,正颠覆全球供应链格局,其他国家亦受牵连(例如南韩电子产品出口放缓),拖累全球贸易增长;贸易战持续亦将进一步加速在华设厂的跨国企业迁移至东南亚地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于近日把今明年全球经济增长下调至3.7%。

    美国单边“宣战”反而让其国际形象大打折扣,皆因美国所推动建立的国际组织,是为了国与国之间利用多边渠道化解贸易等争端,美国却专横跋扈,自打嘴巴。

 中美贸易战升级,加剧相互战略不信任的程度,双方于短期内达成共识的空间愈来愈窄。两国关系很可能正在或已转向另外一个转折点,由过往合作共赢、战略合作逐渐转化成全方位战略竞争,甚至类似美苏冷战时期的敌对关系。总而言之,中美贸易战是个难解的多维方程式。    

——摘自《信报》2018.10.16/17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