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中国发展模式屡破障碍

《台港澳文摘》2018年第12期  来源:《香港商报》2018.10.29   时间:2019/1/11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几十年来中国经济发展神速,举世瞩目:这不单改变了中国,也改变了世界,对发展经济学来说更有重大意义。

    找到良好发展模式及体制

  美国著名投资家股神巴菲特在接受传媒访问时,曾对中国近几十年来的发展有很深刻的评价,堪称独具慧眼。他指期间中国经济进步完全是个奇迹,主要原因是成功释放中国人的创造潜力。他认为中国人聪明勤奋,经济前景必佳,故将扩大在华投资。稍为客观而不是坐等中国“崩溃”的外国人,都会认同中国的经济奇迹说,但股神的独到之处是指出了中国找到了良好的发展模式及建立了良好的体制,足可释出巨大潜力。股神的看法与西方一般流行观点大相迳庭:许多西方人士对中国什么都看不上眼,认为中共的“专制”统治和没有“自由民主”扼杀了人民的动力,产权保护不周影响民企发展,而国企则低效无用等等,但事实早已判定了这些观点的错误。

  中国经济奇迹表现于规模迅速增大、水平迅速提升和民生大幅改善等均众所周知,但同样值得重视的是中国冲过了各种发展经济学上提出的关口或折点,如资本瓶颈、贫穷陷阱、刘易斯拐点、断层发展及中等收入陷阱等。这些关口对许多发展中经济都有严重影响。

  发展要起步,资金需求大而供应缺,乃所有发展中国家早期都要面对的大问题,中国亦不例外。幸好在建国初期,中国已通过由农业积累支持工业化,并很快转到工业发展自我积累的阶段,令发展经济学中谈到的资本制约获得纡缓。但这种制约其实有本币及外币两面,中国缓解了本币制约后,外币供给仍紧,要通过各种外汇管制方法来调控。幸好改革开放又提供了快速解决方案:加工出口及外资流入令外汇储备持续累积。海外对人民币走向的看法随之转变;由最初看贬转向看升,到后来美国还来找麻烦说人民币偏低逼中国升值。转折主要是由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触发,中国面对冲击时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定力,和愿以外储支持港元联汇等表现,令世人观感大变,可谓大浪淘沙真金现。至此中国可算是顺利解除了资本制约障碍,但却带来了新问题:钱太多了!外储不是越多越好的声音日增,须予“瘦身”,两年前减磅万亿美元十分可喜,现时再减万亿亦属合理。此外中国还有一个放在央行的巨大本币资金池,反映了货币沉淀应予活化。总之,中国现时要处理的是太多钱如何用好的问题。

    再上台阶再创新猷

  许多发展中国家起步发展后,又遇上“贫穷陷阱”    的困扰。这是指取得初步发展成效后民生改善,却因而刺激人口急增以致返贫。一个实例就是“阿拉伯之春”,特别是在埃及等人口多底子薄国家,人口急升导致年轻人失业严重而引发动乱。幸好中国在改革开放后增长急升的同时,又厉行节育而避过了陷阱。但这却带来了新问题:劳力供给开始收缩引发民工荒,和人口提前老化或未富先老。中国已开始放宽节育政策,且可能有必要及早全面取消。

  与人口问题关系密切者是刘易斯拐点的出现。按刘易斯二元发展模式,现代部门(如工业)发展由传统落后部门(如农业)抽走人力资源,直到劳力基本转移而形成转折点,到时工资将会急速上升。中国近10年来出现持续民工荒及工资急升等现象,似显示刘易斯拐点的出现。好处是劳动生产率及工人收入显著提升,有利经济进一步发展,但也同时带来了劳工短缺问题。对于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来说,成功解决就业问题确可喜可贺,民工荒的新问题出现更是始料不及。过去当局最担心的是就业难,并要力阻大量内陆劳工涌向沿海形成“盲流”,但今天却要想法留住民工,情况的逆转令人慨叹。民工荒带来了新压力,一是要开放劳工市场引入外劳,二是以“机器换人”搞自动化无人化生产。

从以上几点可见,随着改革开放带来的快速发展,中国曾面对的多种发展障碍迎刃而解后又要面对新问题,但这都是发展中问题,要由继续改革开放及发展来解决。这便成了新时代新改革开放的基础,在更高新起点上,中国发展要再上台阶,再创新猷。

——摘自《香港商报》2018.10.29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