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美国调整对华战略深刻影响香港

《台港澳文摘》2018年第10期  来源:《镜报》2018年9期   时间:2018/11/23   


 

从中美197911日建交至2017年底,历届美国政府对中国采取两手政策,一手是遏制中国发展,一手是同中国打交道促中国“和平演变”。与此同时,美国全球战略重心在欧洲,美国不把中国当主要对手。

2017年底、2018年初,美国调整其全球战略、宣布中国为其主要对手之一。从此,美国对华战略的基调改为“遏制”中国发展。

20187月,特朗普政府向中国发动贸易战,是展现美国全球战略重心亦即对华战略调整的第一个重要举措。可以预言,除了商品贸易,美国还将在服务贸易、尤其金融市场向中国采取“遏制”措施。各种举措的目标,是阻挠中国登上21世纪人类创新科技和现代金融的制高点,干扰和破坏全球重心由西方(美欧)向东方(亚洲)转移,以维持美国的全球霸权地位。

香港社会各界开始明白美国的全球战略和对华战略发生调整。但是,相当多香港居民包括建制重要成员,对于美国调整对华战略将如何影响香港不甚了了。本文抛砖引玉,以期引起讨论。

香港经济无法幸免

今年3月美国政府向钢铁和铝材进口分别征收25%和10%惩罚性关税,没有因为香港是自由港而予以豁免,这是一个必须重视的信号。一旦美国遏制中国的举措,由商品贸易扩大至服务贸易、尤其金融领域,香港服务业和金融市场都将不免遭受打击。

726日,时事评论员王慧麟在《明报》评论版发表《港美关系的日常》(简称王文),提出一种观点:1992年美国国会通过的《美国—香港政策法》,让美国把香港与中国内地相区别而给予香港各种优待,切不能因为中美关系恶化而被美方改变,否则,香港将受很大损害;而使美国信守《美国—香港政策法》的必要前提,是《中英联合声明》必须被遵守。王文假使英国违背《中英联合声明》而使美国不再执行《美国—香港政策法》,没有提中国。但是,王文的弦外之音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继续实践“一国两制”必须获美国肯定,试问:美国视中国为其主要对手,怎么可能寄望美国给香港特别行政区继续实践“一国两制”肯定评价?指望《美国—香港政策法》庇护香港,是一厢情愿。

香港政治将现新分野

从香港特别行政区成立,尤其反对派发动2003年七一游行后,到20156月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否决特区第四届政府关于普选行政长官议案,香港政治两大阵营的基本分野,一直聚焦在香港政制如何发展。反对派在西方若干国家操纵下,企图迫使中央和特区政府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移植西方政制,而且,越快越好。爱国爱港阵营则坚持依照《基本法》,从香港实际情况出发,循序渐进地走向普选目标。

20156月反对派立法会议员否决普选行政长官议案后,两大政治阵营的分野,转向“港独”和反“港独”。冒起于非法“占领中环”的本土激进分离势力主张“港独”和“本土自决”,传统“泛民主派”口头反对或不同意“港独”,实际支持“港独”分子。爱国爱港阵营则坚决反对“港独”和“本土自决”。

随着美国调整对华战略,香港政治两大阵营的分野将逐渐转向——是站在国家反击美国遏制?抑或支持美国遏制中国?

目前,已有若干值得重视的新现象。

一是至今尚无反对派政治团体对美国向中国发动贸易战公开表明立场。因为,这不同于提倡所谓“真普选”。在企图移植西方政制于香港特别行政区上,反对派自以为占据了所谓“政治道德高地”。相比较,如果在当前贸易战中站到美国一边,如果今后支持美国遏制中国发展的其他举措,那么,就是站到了13亿中国人民的对立面,反对派政治团体领袖人物不能不三思。

另一个必须重视的新现象,是爱国爱港阵营的个别公众人士公开表示希望香港置身中美关系之外。举一个事例。712日,在立法会答问大会上,谢伟俊议员在向行政长官提问时称:“在中、美、韩冲突期间,李光耀——当时的总理——很善于在三国缝隙之间游走制造新加坡一个后来发达的机会。”他问行政长官:“现在怎样利用香港比较‘暧昧’的一个情况、一个政策或一个政治地位,帮香港可以在这个有免疫条件之下怎样发展刚才特首所讲的发展创新科技、财政、人力资源的空间,……在言行上都尽可能更善用这个‘暧昧’关系,不要过份跟车太贴导致香港在这方面受损害?

谢议员把今天香港同上世纪50年代朝鲜半岛战争时的香港和新加坡相提并论,是不应该有的错误。上世纪50年代“冷战”时期,香港和新加坡都属于西方阵营。今天,新加坡也许可以游走于美中两国之间,但是回归了中国的香港不可能学新加坡,不可能重温60年前旧梦。

香港核心价值将裂变

20046月近300名香港专业人士连署发表《香港核心价值宣言》以来,由西方移植的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观念所构成的香港传统核心价值,一直被反对派作为他们追求在香港照搬西方政制的思想武器和精神支柱,也一直被香港相当一部分深受西方文化熏陶的居民奉为圭臬。

美国是西方价值的重镇。而今,美国视中国为主要对手,国家主体核心价值与西方价值之间的冲突必将更激烈,从而,以西方价值为本的香港传统核心价值必将承受强烈冲击。

如果香港社会坚守传统核心价值,那么,必定阻碍香港同国家一起抗击美国“遏制”。合乎逻辑的推断是,在美国遏制中国形成香港政治阵营新的分野的同时,香港传统核心价值将产生裂变,越来越多香港居民将认同“一国两制”应是香港核心价值的新重要元素,而“一国”必定是“两制”的“根”和“本”。

——摘自《镜报》20189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