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中国经济以“稳”应对挑战

《台港澳文摘》2018年第10期  来源:《广角镜》2018.10.15   时间:2018/11/23   


 

中美贸易战开打,再加码,多重经济不利因素叠加,金融收紧,资金市场缺水;股市下跌,企业重挫;楼市见顶,严打来临;人民币汇率一路下滑,眼见就要跌破七。看上来,中国经济遭遇了近年来少有的困境。来自中产阶层的朋友们不断在问:是时候投资置换美元资产了吧?经济专家反问:全世界发展最快最好的经济体是哪里?是中国。未来中国至少还有十年二十年的发展机遇,你在中国赚不到钱,请问还到哪里去赚?

中国经济确实遇到了严重挑战。但是中国经济上半年增速六点八,更是明摆的事实。业绩不错,困难也不小。上述种种现象就是面临挑战进发出的浪花,而激出浪花并不意味深渊就在脚下。人们往往是惊见浪花,就大呼小叫躲避,引来自己吓自己的“羊群效应”。其实,自打经历过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2008年美国冲击全球的金融大海啸,人们抗吓免疫力应该增加了不少。更何况如今此时绝非彼时,当卷着浪花的大潮退去时,出现在脚下的并非是深渊,而是平缓的沙滩。

经济政策走到十字路口

中国经济虽说遇到了挑战,但基本面未变依然保持良好,中国经济韧性强底气足,这是必须认清的大势。挑战既来自外部环境,也来自于内部环境,说到底,就是在制定经济政策上采取何种决策,既能消除当前多种不利因素,也能确保经济持续稳定发展。说易做难,很难。这才是挑战!

中国经济政策的制定确是很难的事,尤其是近两年来更是如此,比如去杠杆。不去杠杆会导置致金融系统性风险加大,去杠杆又会导致货币收紧企业资金紧张,如此等等,矛盾多且复杂,取舍艰难,不言自明。英国媒体指出,中国经济政策走到了十字路口。因为政策制定背后,显示了中国政策制定者在坚持了两年的去杠杆和将货币政策转向放松之间做着艰难取舍。

731日举行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作出了决策:官方货币政策立场从“稳健中性”调整为只有“稳健”两字。这个信号显示了转向放松的一个明显举动。此次会议的公报还提到“保持经济平稳健康发展”是头号任务。官方有意淡化人们对中国政府试图重搞强力刺激的印象,把转向放松之举描述为“微调”。但有关货币政策全面宽松基本确定的消息频繁传出。紧接着中国央行也举行电视会议也定调了下半年货币政策。

近期,官媒在一篇头版文章中赞扬了去杠杆行动取得的成果,并暗示将不再追求中国经济杠杆的绝对下降,而是以稳杠杆为目标。中央政治局会议承诺要“坚定做好去杠杆工作”,同时“把握好力度和节奏”。分析认为,这次重磅会议,很可能会成为中国宏观调控进程中不可忽略的重要转折——不仅仅使得流动性和市场预期获得稳定,更是对金融去杠杆和如何处置复杂的债务问题的一次务实审视。而另有分析指出,当前的政策调整,更应视为在经济压力使下行风险上升背景下,为保持经济平稳运行而进行的相机抉择,而非政策方向的转变。

中国经济的宏观政策方向不会发生根本性转变,而当前的宏观政策调整不过是在“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外部环境发生明显变化”前提下的边际调整,目的在于缓解外部负面冲击与去杠杆压力共振,可能引发的经济明显减速与风险过快释放而已。

中国货币政策要重启宽松的消息,屡屡传来,再次放水,让人们心头痒痒,蠢蠢欲动。但也有分析认为,中国全面放水不现实,特别需要抵制住重新打开宽松货币闸门的诱惑。英国《金融时报》的报导直接指出,中国不应重启货币宽松政策。回首2009年,中国推出了四万亿人民币计划,这被称为可能是和平时期规模最大的刺激计划,这一计划旨在抵消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这场危机重创了中国的出口市场。

当时中国的行动刺激了新兴市场的复苏,最终帮助全球经济恢复了平衡。但与此同时,这些债务现在已成为中国经济最脆弱的部分。中国的企业部门负债全球最高,杠杆倍数也最高。庞大且监管宽松的影子金融系统隐藏着爆发式风险。中小型银行的规模过去十年翻了一番,已占到银行业总资产的四成三,这些银行充斥着高风险的融资模式,其中一些已不得不靠其他方出资纡困。

何谓中国经济韧性?

对于中国的货币政策,此次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定调了货币政策:防止大水漫灌。中国央行也明确称:下半年实施稳健货币政策,积极稳妥防范化解金融风险。

研究中国经济的人都明白,中国经济体量巨大,东西南北经济发展并不平衡,各行业部门差异也大,加上政策工具多,因此中国经济发展的内部回旋余地很大。这可能是过去有人理解的中国“经济韧性”,但或许有所偏差。

“经济韧性”的概念频频出现在对中国经济解读中,能见度很高。不仅领导人常用,也常常出现在对经济政策的解读中。官方的说法是这样的:经济韧性是指,在面临外部和内部各种环境的变化下,国家能及时灵活调整政策,有能力防范经济出现大起大伏,避免硬着陆。

国家统计局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副主任潘建成认为,中国上半年经济增长六点八,是在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和人工与资源环境成本持续上升、产能过剩现象比较严重的国内经济背景下发生的。这充分体现了中国经济增长的韧性。

中国经济增长的韧性,为应对外部挑战、摆脱传统粗放发展模式带来的羁绊、实现向高品质发展的转变,提供了较大的腾挪空间。中国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同比增速加快,说明韧性具有效益以及背后企业信心的支撑。

中国经济增长的韧性是如何产生的?韧性来自近年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所取得的积极成效,推动经济运行进入价格回升、成本下降、盈利改善、信心增强的良性循环。中国拥有最多人口的大国所具备的市场回旋空间。

同时,中国经济韧性来自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与新技术革命浪潮紧密融合所推动的新旧动能转换,以及“一带一路”建设、长江经济带发展、京津冀协同发展、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等对经济产生的持续推动。

国家主席习近平曾指出,中国经济发展长期向好的基本面没有变,经济韧性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多次提及经济韧性,他说,“这几年每年都有困难,但年年都顺利闯过来了,今年面对困难,更要激发韧性和斗志。”

复旦大学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张军曾在演讲时指出,一个有韧性的经济就是政策和体制,总能在关键的时候做出适应性的改变,去激励一轮轮更新和更有效率的经济活动。

人民币过快贬不利中国

在当前经济形势中,最让人们关注的是人民币汇率问题。这是可以理解的。

自打美国把贸易战推向全球,美元升值也成了一种很有用的工具。近期,美元升值使其他货币相应贬值,终于在最薄弱的地方撕开了一个大裂口:土耳其里拉大崩盘。土耳其经济原本就存在很大问题,仅今年以来,里拉汇价就已下跌不少,8月上旬里拉连日急泻,再贬值近二成。特朗普对这位不听话的盟友更再多踹一脚,在钢铝关税上再度加码。里拉崩盘影响迅即爆发,今年里拉已下跌超过四成五。作为土耳其的大债主,多家欧洲银行的股价急挫,带动全球股市下跌,就连与土耳其爆发口水战的美国,主要股指都一度跌超过百分之一。中国、巴西、墨西哥的货币汇价偏软。此一震荡,令金融市场担心会触发连锁效应,金融危机阴霾似乎愈来愈浓。外媒说,今距2008年金融海啸已十周年,没有人知道,是不是会由土耳其引发历史重演,但单从里拉大贬值,外债庞大,企业破产危机迫在眉睫,这一切看来确是有点似曾相识。

人们关注人民币汇率,是因为人民币连续八周以上的下跌创下纪录,使人民币成为美中贸易战中的焦点,中国对人民币汇率的管理正受到外界关注。

外媒发表评论说,人民币贬值有其合理性,但过快贬值并不有利中国。人民币走弱将缓冲美国加征关税对中国的冲击。但另一方面,中国也不希望人民币过快贬值。央行表示,近期受贸易摩擦和国际汇市变化等因素影响,外汇市场出现了一些顺周期波动的迹象。为防范宏观金融风险,决定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零调整为百分之二十。此消息一出,人民币汇率回升走稳。

香港首席亚洲经济学家夏乐表示,中国央行越来越关注人民币贬值,这种贬值过快,可能导致连锁反应,引发资本外逃。中国央行将采取更多措施扭转市场对人民币过度悲观的预期。

中国人民大学客座教授邓海清表示,人民币汇率贬值至七是可能的。主要原因在于,从人民币汇率指数来看,20176月以来人民币汇率指数持续升值,即使经历近期的人民币贬值之后,人民币汇率指数依然存在较大回落空间。中美贸易战开打之后,人民币汇率对美元贬值是合理且应当的。

其实,对人民币贬值的问题没有必要过分悲观。人民币走向国际化不仅是既定的目标,而且越来越显示出前景可期。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在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上表示,人民币国际化进程要比预期进展得快。在2008年次贷危机之前,市场并未对人民币国际化有太多的期待,随着次贷危机发酵,国际储备货币的多元化是人民币国际化的动因。人民币国际化有不错的前景,但未来还有一些工作要做,需要把握低调务实、持之以恒、有所取舍和避免制度摇摆的原则。

“七”是人民币的底部?

周小川认为,一些国际规则并非特别公平,特别是对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不特别公平。但实践中还是要跟着国际规则和共识走。周说:“人民币国际化不是直线前进的,有时候走得快一点,有时候慢一点。从长远来看,从中国在国际上的地位来看,人民币国际化是有前景的。”

周小川表示,未来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还需要重视四个方面。一是要保持低调。人民币国际化不是自己说的,是要市场参与者愿意用人民币,这也是比较长期的任务。二是要有所取舍。要有清晰的目标,需要选择一部分,放弃一部分。政策选择做一定的舍弃。这要在经济学角度要认识清楚。三是要持之以恒,很多事情要坚持很多年才能逐渐有结果。人民币国际化取决于市场最后的选择,市场较为看重政策稳定性。四是避免政策摇摆。在环境出现破坏性变化,制度安排做出摇摆,就会对于人民币国际化不利影响。

中国经济的发展提升了人民币的国际地位,人民币的国际化也是必然的。综合多家媒体报导,德意志银行的分析显示,为人民币崛起让路的是欧元和日元。美元并未成为人民币迈向全球主要储备货币道路上的牺牲品。至少目前还没有。

策略师温克勒认为,背后发挥作用的是基本经济学原理——央行以对本国经济最重要的货币为储备资产,而美元全球影响力还没有减弱的迹象。“人民币成为储备货币未必会给美元带来麻烦,从经济和金融发展形势来看,人民币更可能接替欧元和日元,成为主要的替代储备货币。”

值得关注的是,人民币汇率已经持续下跌,创下了自2015年货币贬值以来的最长连跌周期。有人对人民币接下来的走势较为悲观,预计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最终可能“破七”。在2015年至2017年的贬值时期里,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也曾一路下跌并逼近这一重要关口,当时人们担忧人民币汇率“破七”,纷纷争相将手中人民币兑换成美元。

不过,多家中国国内机构认为尽管人民币正承受着不小的贬值压力,但本轮人民币贬值难以“破七”。中信证券认为,从当前资本流动情况和外汇储备规模来看,中国外储仍高达三点一万亿美元,规模接近于德国经济的总量,因此大概率是,“七”是这一轮人民币贬值的底部。

正在进行结构性筑底

对于最近股市调整,房地产严控,汇率下跌等新闻的负能量居多,甚至有一些经济学家开始批评政策。但是在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看来却是另一番,他说,对于中国经济的中长期我是比较乐观的。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比如去杠杆,哪有去杠杆没有阵痛的呢?对于中国经济走势,任泽平认为,现在是经济波动的筑底期。20162017年,第一个小周期筑底,然后从2018年经济又开始回落,下半年甚至比上半年下滑压力还大,大致会在2019年上半年见第二次底部。中国经济不会失控,对经济的微调是有底的。

对于中美贸易摩擦,任认为,第一就是具有长期性或者是严峻性。第二,这是以贸易保护主义之名的遏制。第三,中国最好的应对就是改革开放,没有别的,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够了。

中国“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品质发展阶段”,这是一个自然的规律。但是要知道,增速换挡成功的经济体,大约经济增速会降一半。中国新的增长预计应该是百分之五到六。二战以来,世界上一百多个追赶经济体,向往发达国家的人均水准,发展中国家都想成为发达国家,就好像大家都想成为有钱人一样,但是成功的总是少的,世界上发达国家只占百分之二十不到。一百多个追赶经济体,在过去将近上百年的历史,真正成功的是多少?十二个!从发展中经济体到发达经济体,成功概率也就是只有百分之十多一点,这样一个成功概率对于中国是个比较大的挑战。说是增速换挡,实质上中国是要进行一个新的改革。

中国经济的筑底,可以把它概括为一个周期性和结构性的双筑底。先来看结构性的筑底,去年中国GDP增速是六点九,第二产业是低于六点九,服务业是高于六点九,意味着什么呢?信息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这两个实现二成多将近三成的增长。在其他行业都是个位数增长的情况下,这两行业是二成五以上的增长。这就是所谓的“互联网+”。进一步拆分这个行业,移动游戏、网络购物、约车平台、旅游平台、大数据云计算、这些行业全是三成五、八成以上的增长。中国经济可说是冰火两重天。所有的新经济企业基本都诞生在这里,行业基本是两个特点:第一个特点,是消费升级,都被人民的美好生活所驱动;第二个特点,全是跨界。

我们既不要妄自尊大,也不要妄白菲薄。中国的新兴经济其实是非常有活力的,或者说全球新经济最有活力的地方不在美国,就在这里。中国其实对创新是非常包容。在中国拿一个手机,吃喝玩乐都解决了,在欧洲一点可能性都没有。为什么?因为这个创新全是跨界,欧洲有很强的行业工会的保护。中国跟美国一样,是非常开放与创新,所以说这是一个有预期的经济崛起,是结构性筑底。

任泽平说,我倾向于在2019年以后,大家都会看到新的产能扩张。所以中长期来看是乐观的。第一,中国的政策找到了发力点。第二,解决了很多政策不落地问题。第三,中国的潜力还非常大。现在很多人悲观,好像又是什么大的拐点,哪有这么多拐点?中国的潜力,就以城镇化为例,1978年中国城镇化率不到一成八,现在是多少?是五成八。发达国家绝大部分是八成以上,中国怎么也会做到七成。中国城镇化至少还有十年以上。更何况中国还有三亿农民工,要解决这些农民工市民化的问题,对中国的潜力其实是非常巨大的。关键是我们自己不要折腾,坚定不移的进行改革开放。

对中国经济的基本观点,概括来讲:第一,20162018年中国经济总体是一个L型,今年下半年到明年上半年会继续筑底。今年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会有所增加,主要是内外需的叠加。第二,经济政策目前来看已经开始做出预调微调,货币的结构性宽松,还有积极的财政的发力,这一次经济下行是个兜底。第三,金融监管,任何人都不要对中央金融监管去杠杆的决心抱有幻想。这一次的决心非常大,可以参照去产能和去库存,一定会实现所谓的“抓铁有痕,踏石留印”的效果。短期有阵痛,长期将会迎来更好的重要节点。

——摘自《广角镜》2018.10.1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