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中国老龄化并体会可计划性限制

《台港澳文摘》2018年第10期  来源:《参考资料》2018.9.12   时间:2018/11/23   


 

瑞士《新苏黎世报》网站818日刊登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专家马蒂亚斯·斯特潘的一篇文章,题为《中国老龄化并体会可计划性限制》,全文如下:

“只生一个好!”直到3年前,中国政府还在通过这种简洁的口号宣传独生子女政策。自1979年以来,他们试图通过这一政策控制中国的人口增长。它确实明显抑制了人口数量并成功避免了当时面临的食品和日用品供应瓶颈。中国共产党领导层那时的担忧是很现实的:经过多年被占领和战争,中国人口从1949年开始增加,到1979年已增至约9.7亿人,接近翻番。而就当时仍然落后的经济而言,这是难以承受的挑战。

实施独生子女政策的结果在将近40年后变明显:2017年中国约有14亿人口——尚无更新的数据。但严格的生育控制——在部分地区以强制堕胎、绝育、高额罚款甚或拘留等方式贯彻——也带来了人口问题:中国社会迅速老龄化。

很快,少量劳动力人口将不得不养活大量退休人员。如今的养老基金就已是3个在职人员养1个退休老人。出于这一原因,北京政府两年前迈出了历史性一步:今后允许一个家庭生育两个孩子。然而,眼下的情况已经表明,这一生育政策调整来得太晚了。

要孩子还是要事业?

因为只有少数中国人利用这种新自由。额外增加的新生儿数量只有100万个,与所期望的300万相差甚远——2016年和2017年的新生儿数量仅比过去5年的平均数高6%。

在实际上喜爱孩子的中国,生育意愿不强的原因方方面面。大城市的女性担心她们的事业:因为即便祖父母可以帮忙(农村进城工作的女性还通常没有这个能力),也很难协调工作和一个以上的孩子。此外,使孩子接受良好教育的成本和为孩子提供尽可能高标准生活的压力也令全国年轻女性望而却步。幼儿园和课外班价格昂贵,通常约占城市家庭开支的10%。想为孩子创造好的职业生涯起点,就必须投入重金,因为远期目标是精英大学或顶尖工作。中国的中产家庭如此供养一个孩子或许还有可能,但两个就很难了。

中国人显然已经适应了实施几十年的一孩家庭强制政策。在一些省份,即便免除强制措施,比如采取更严格的人流法规,可能也不会显著提高生育数量。中国的生育政策显示出可计划性的限制。据中国统计部门估计,独生子女政策确实减少了新生儿数量。他们认为政策实施期间中国减少了约4亿新出生人口——外国人口统计学家的计算证实了这一数字。

但国家干预生育也带来了不愿看到的长期效应:中国人口迅速老龄化,劳动力减少,社会福利系统成本增加。2016年至2017年,养老金系统支出增幅超过10%。现今的新生人口预期寿命更高也将加重问题。中国人口预期寿命已从1980年的66岁提高到2017年的超过76岁。

数百万无身份者

在这种情况下,独生子女政策变得不再合时宜,因此在2016年被二孩政策取代。在中国,人们如今也公开讨论是否该彻底解除计划生育限制。然而,任何措施都无法减缓或逆转中国人口的迅速老龄化。此外,至今仍不清楚中国政府将如何应对独生子女政策的另一个遗留问题:由于担心超生受罚,中国至今仍有约300万人没上户口。对国家而言,他们根本就不存在。他们无法上学,就医或享受公共福利。目前,他们仍不太可能被正式承认为中国公民。

由于知道放弃国家计划生育规定无法解决人口问题,中国当局寄望于进步:例如,近几十年来,中国人的受教育水平明显提高。2017年,800万大学毕业生涌入劳动市场。经合组织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25岁至34岁人口中已有18%拥有大学学历,是55岁至64岁年龄组的5倍。

中国政府现在面临帮助这些年轻人找到适当工作的压力,也是为了避免社会不满情绪导致抗议。政府耗费巨大精力和财力奉行一项雄心勃勃的工业政策,旨在提升中国经济在价值链中的地位。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老龄化社会以及随之而来的医疗和养老开支增加,中国的规划者们不想只接受其对国家的削弱,而是在积极制定解决方案,希望不只将老龄化社会作为负担,更作为一个机遇。

对于养老金的可负担性问题,政府的考量是,提高实际收入和生产率应有助于平衡养老金领取者和缴纳者之间日益失衡的比例。这一计划很可能奏效,因为中国养老金缴纳还相对适度。从未缴纳过养老金的人,只能拿到最低养老金——略高于当地最低生活标准。只在年轻人外迁率较高的老工业区,地方养老基金才陷入困境。

战略储备金

北京早已开始为人口老龄化的最高峰做准备,预计它将于2055年到来——届时将有超过三分之一中国人的年龄在60岁以上。中国政府已设立战略储备金,以确保社会福利基金本身到时仍具备支付能力:截至2017年底,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约有储备金2700亿欧元。此外,还有其他调节手段,如提高退休年龄。参照国际水平,中国55岁到60岁的退休年龄仍相对较低。

在中国领导层看来,未来数年需要医疗服务的老年人会越来越多也带来机遇。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提出要扩大和提高医疗卫生系统的品质:投资医疗卫生和预防医学领域被中国政府和很多企业代表视为有前途的增长发动机。相反,护理和姑息疗法依旧只是边缘话题,并显示出了市场经济方案在改革社会福利和医疗体系方面的弱点。

在中国,没人愿意面对一场老龄化造成的无出路危机。然而,要避免出现护理危机并建立长期解决方案,需要更多努力而非对赚钱领域的中短期投资。中国需要一套整体方案,以使其社会福利体系适应老龄化社会。

——摘自《参考资料》2018.9.12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