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中南海维稳定鼎内外

《台港澳文摘》2018年第10期  来源:《广角镜》2018.10.15   时间:2018/11/23   


 

2018年是中国现代历史的关键之年,时代的大变动似乎正在发生,而且影响着每一个人的生活。

中共政治局会议提出“六稳”(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的政治目标,而迹象表明,中南海已经打出“维稳组合拳”,以此定鼎中美贸易战下的内外局势,其成效如何尚待观察。

金融强势去杠杆强监管

2003年,中国银监会成立,“一行三会”的分业监管格局正式成型。然而,在随后的金融市场化之路上,中国却逐渐形成混业经营的现实,银行同业业务快速膨胀,影子银行鬼魅般飘忽不定,信托资金大走通道,保险公司也玩起了变相高息揽储的把戏。

过度的混业造成一系列金融乱象,名目繁多的中国特色衍生品令人眼花缭乱,同业、通道、嵌套、资金池、庞氏融资性的万能险、P2P、非标、现金贷等等层出不穷、相互叠加,结果是不断抬高资金成本,加剧实体经济困难。同时风险传染的渠道极不透明。

如今,庞大复杂的混业经营的局面已成,重回分业经营时代几无可能。分业监管的割裂与失效暴露无遗,利用监管漏洞大搞监管套利也就成为各路玩家这些年最为热衷的危险游戏。

过去十几年,中国互联网浪潮中诞生了一大批迅猛生长的科技企业。这些公司擅长“讲故事”,提倡模式创新,依靠资本补贴战打下江山并快速占领市场。

P2P2013年兴起后,一路在野蛮生长!2015年,国内P2P网贷行业历史累计成交额首次突破万亿元,到今年6月,P2P网贷历史累计成交额已突破七万亿元,融资余额高达一点二万亿。也就是说,这朵罂粟花在种植者和吸食者的联手推动下,长出了七万亿的规模。

7月初,上海一家P2P金融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当地公安机关查封之后,其老板失联。员工在网上控诉老板做套搞庞氏骗局,并发布了她的身份证和护照。实际上,这名九〇后女老板孙星辰只花了三年,就吸空了六百名客户的积蓄,携款一点三亿人民币,然后逃亡美国洛杉矶。

刚刚发生暴雷的P2P公司投之家老板的故事,交易金额二百六十六亿的投之家被深圳警方立案。投之家实际控制人、网贷之家的创始人兼董事长徐红伟、CEO黄诗樵被警方控制。

南京雷后,上海雷;上海雷后,杭州雷;杭州雷后,深圳雷!在短短半年,P2P炸雷已经攻陷四座城,席卷全国。

6月,平均每天都有三家P2P平台炸雷,到了7月,爆炸速度加快,在76日,有十家平台出问题,在77日,有十二家平台出问题!爆雷潮还是持续,上海是这一轮P2P网贷机构“爆雷”事件的重灾区。如唐小僧、随取宝、银票网、邑民金融、火理财等都在上海。

据统计:最近两个月,两百家P2P平台集体炸雷!这意味着成百上千万的投资人或将难逃血本无归的厄运。

针对P2P行业所出现的问题乱象,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曾在一次会议上的公开说,任何提供百分之八回报的产品都“很危险”。郭并指出,购买回报率百分之十或更高产品的投资者应“准备损失全部本金”。

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牵头部署,分析当前网贷风险形势及前期应对工作情况,研究拟订下一步风险应对举措。做好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已经被认定为是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攻坚战的重要战役,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事关金融安全和社会稳定大局,压实网贷机构及其股东责任;开展网贷机构合规检查;严禁新增网贷机构;指导网贷机构通过兼并重组、资产变现、与金融机构合作等多种市场化手段缓释流动性风险等,十项均在应对网贷风险措施之列。

官方在对投资者利益保护的相关十条举措中有三条与此相关,它们分别是,要畅通出借人投诉维权渠道,加强金融基础知识普及工作及引导出借人依法理性维权。

金融大鳄的陨落

随着中美贸易冲突的紧张局势加剧,中国股市的表现让人颇有恨铁不成钢之感。上证指数从今年年初的三千五百点,一路下跌到现在的二千七百点,甚至不及十年前的指数,全球股票市值第二的位置也被日本股市所取代。

中国股市造就了无数亿万富豪,并且直到今天仍然在制造亿万富豪。拿股权分置改革和定向增发来说,背离了三公原则,变成了一个少数资本大鳄对广大投资者掠夺的单边市场,资本大鳄的游戏似乎从一出道就没有停歇过。

要成功推进改革,实现民族复兴梦想,中共高层不会允许一个危害国家安全和政权安全的不健康资本市场的存在。业内普遍感觉到,中共对于资本大鳄们的“无法无天”已经不再容忍,马上屡屡出手。从当年的“德隆系”,到刚刚倒下的“安邦系”、“明天系”……大佬们翻云覆雨,赚得盆满钵满,个个都是规模万亿的资本大鳄,坐在电梯上一步登天,还敢跑去大学指点江山。

诸多资本大鳄其实是通过复杂的股权结构虚假注资,例如,安邦集团原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小晖真正资本金不到六亿元,资产杠杆则达到三千五百倍。吴仅用十二年时间便完成扩张,从一家位于宁波的小型财险公司跃居为中国首屈一指的保险企业,资产遍布海内外。当今中国像他这样的商人比比皆是,肖建华、车峰、郭文贵等“个个都是经不起调查的纸老虎”。这些富豪和大鳄不外乎靠银行贷款、金融杠杆、资本市场坑蒙拐骗和圈钱而暴富,风险由全社会埋单。随着他们的相继倒台,陆续被抓被判,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吴小晖集资诈骗、职务侵占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最终对吴以集资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九十五亿元;以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十亿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八年,剥夺政治权利四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一〇五亿元,违法所得及其孳息予以追缴。判决之后,北京律师、网络大V陈有西发微博称,吴小晖不服一审两罪判决提起无罪上诉,这个举动非常罕见。最终法院裁定驳回吴小晖上诉,维持原判。

安邦在被政府接管后出现现金周转的压力,考虑出售两年前斥五十五亿美元收购的黑石集团旗下的“战略酒店及度假村公司Strategic Hotels & Resorts Inc”的资产。曾有报导说,中国有关部门去年就曾授意安邦出售海外股份,将资金转移到国内,但安邦迟迟没有动作。

20183月,另一家曾驰骋中国资本市场的中国华信董事长叶简明被官方带走……显然,中共对于金融大鳄们的“收网”行动早巳悄然进行。

2017年,赵薇因试图以五十一倍杠杆三十亿收购万家文化股份,被证监会处罚,赵和丈夫黄有龙共同被禁入证券市场五年。赵的空手道害惨了一大批小散户,于是,很多股民拿起法律武器维权。最近,西藏龙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即龙薇传媒)发生了法定代表人和高管的变更。其中公司法定代表人由赵薇变更为彭胜凯,经理、执行董事一职亦由赵薇变更为彭胜凯,赵薇退出龙微传媒管理层。

明天系是民营金控集团当中最显眼的那一个,经过其掌门人肖建华二十年“搏杀”,构建出一个万亿金控王国。据统计,截至20176月底,明天系已经控参股四十四家金融公司,涉足银行、保险、信托、证券、基金、租赁、期货等,覆盖了金融业全部牌照,其控参股的金融机构资产规模高达三万亿。除此之外,明天系旗下还有数千家空壳公司,很多公司连明天系内部高管都记不清楚。肖案一再延期审判,惹得肖建华的消息不断。

另外,流亡美国的中国富商郭文贵在20179月逃亡后寻求政治庇护,并表示自己不再是中国公民。最近郭及其儿子郭强、女儿郭美等人被香港警方调查的细节首度曝光。据香港高院文件显示,港警方怀疑郭文贵及其女儿郭美、儿子郭强、助理屈国姣、保镖韩春光等人涉嫌使用个人帐户及安东、香港国际基金投资公司等企业的帐户洗钱,涉及金额达三二九亿港元。

郭在美国还面临来自中国公司和个人的诉讼,起诉方包括海航集团、知名媒体人胡舒立、地产大亨潘石屹夫妇等,而美国本土的诉讼更是不胜枚举,郭难以应付。

惊心动魄的金融保卫战

就在沪深股市令人掩面叹息的同时,一批华尔街的投资者通过金融工具大胆做空人民币。过去四个月里,人民币汇率从最高点累计下跌百分之九点九八。放在国际市场上,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价值已经缩水百分之十。

411日,是人民币汇率开始“跌跌不休”的起点,也是华尔街的投资者们着手策划做空中国的起点。很多投资者欢呼,人民币正在贬值,中国股市正处于熊市之中,今年将是我们业绩最好的年份之一。每一次的下跌都是这些做空人民币的投资者们欢呼的时刻,因为他们的资产收益就又增加了一笔。

短短两个月时间,他们已经从做空中国股票和人民币的交易中,获利七十一亿美元。

随着A股和人民币走入低迷,投资者做空中国市场的兴趣还在不断上升。

对于市场破“七”担忧,央行参事盛松成指出,因其是一个心理关口,目前人民币汇率不会破“七”。盛解释,实际情况是,中美都不希望人民币大幅贬值,也不存在所谓的均衡汇率。盛认为,汇率贬值会带来很多问题。一是资本外流压力增大,还有损大国形象。二是净出口对中国经济增长的贡献已十分有限。

经济数据、消费数据、工业产值数据等官方指标继续温和放缓,稳中向好的大旗在引领着我们前进,流动性陷阱、修昔底德陷阱、中等收入陷阱、塔西佗陷阱……不管它们究竟是什么,都被安在了中国身上,有一点步步惊心的感觉。

“修昔底德陷阱”实际上是美国人提出来的。根据美国的研究,从一千五百年以来,排名世界综合国力前两位的大国之间有过十六次权力转移,其中有十二次战争。最近没有发生战争的一次就是美苏冷战,结局是苏联垮台、美国获胜。

中国还面临着更多的障碍。美联储已开始提高短期利率,这增加了美国人借贷的成本,鉴于美国经济的巨大影响力,也增加了世界其他地区的借贷成本。此类利率上涨在过去曾经造成全球范围内的恶性经济意外,如果中国销售市场的增长放缓,可能也会令其受到伤害。

值得一提的是,二十年前的今天,对香港人来说是惊心动魄的。香港和国际金融大鳄进行了首次对决。一番惊涛骇浪之后,香港获得惨胜。这场对决的硝烟直到今天也未完全散去。

在此同时,香港也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股票买卖大战。在香港股市上,索罗斯们拼命卖,特区政府拼命买,此次战役中,香港政府动用一百多亿美元,略为惨胜,索罗斯们没有公布此战的损失,坊间传言是亏损约十亿美元,特区政府打击国际投机者的行动初战告捷。

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国务院总理朱镕基事后称:“香港是靠自己成功地维持了联系汇率制度,但是没有中央政府这个强大的后盾,它要应对这个局面就困难得很。”今天亦然。

历史的经验和教训

朱镕基曾说过:“希望留在岗位上的同志们,一定要注意不要被大好形势冲昏脑袋。我们历史上有过这种教训,形势发展都是有周期的。我们不要走历史的老路,这就是我留给同志们的一句话。只要在这个问题上不出毛病,其他问题上就好办了,就不会形成一个全国性的问题、不可收拾的问题。对经济过热一定要从严控制,国务院就是要搞得严一点。”人们不得不佩服朱镕基对中国经济的深刻了解,他所说过的话似乎正在变成现实。

金融危机爆发机理何其相似乃尔?不同的是政府的危机应对在变与不变中艰难地进化。

1993年中共十四大三中全会决议市场经济,然而在具体到中国经济治理过程中,如同西方有凯恩斯国家干预主义和绝对自由放任市场经济之争一样,朱镕基首创宏观调控,就是用政府“看得见的手”对市场“看不见的手”加以调节。

1998319日走马上任后,国务院总理朱镕基强硬地表示,亚洲金融危机不会影响中国金融和国企改革的进程。除了承诺人民币不贬值,作为政策组合和施政纲领,“一个确保、三个到位、五项改革”在之后五年里次第展开。朱顶住巨大的内外压力,推动谈判使中国在2001年加入WTO。开放外部竞争,叠加内部的市场化结构性改革,这为中国经济带来空前活力。

2008年,另一场金融雪崩将世界经济拖入更大的深渊。不同的是,这一次危机是由金融和经济最发达的美国引燃,山姆大叔房地产崩盘引致世界金融乃至经济巨大震荡与全面衰退。在时任总理温家宝主导下,中国政府紧急推出“四万亿”财政救助计划。实际上,叠加接近十万亿元人民币银行配套贷款,中国政府的救市规模远为庞大得多。

尽管温家宝“四万亿”刺激计划一度使得中国在世界大经济体中率先触底反弹,但在短暂反弹之后,中国经济出现严重产能过剩并陷入宏观债务高企,至今挥之不去。

现实倒逼下,防控金融风险,消除监管盲点,防止监管套利,避免风险的交叉感染,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这是金融监管改革的现实。

习李政府吸收“四万亿”刺激计划的经验教训,坚决不搞“大水漫灌”和“强刺激”。中共十九大前后,基于对中国经济症结的深刻研判,习近平多次强调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这就有了十九大后长达半年之久的中国经济金融强势“去杠杆,强监管”。

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确定未来三年主要任务是打好三大攻坚战,“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是排第一位的,而重点是防控金融风险。

“金融风险”这四个字如此犀利地放在到中共高层的案头,以至于熔断机制、降低新股上市门槛、实施IPO“注册制”、恢复转融资业务等政策接连推出,但是这一切治标不治本。全面启动金融监管改革已经势在必行。

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简称金稳委)成立后,将“稳定”放到“发展”前面。金稳委召开第一次会议,没谈发展,只谈风险,这更清晰意味着在中共高层的眼中,金融稳定比创新要更重要。

有识之士高呼,用一场深刻、全面的真正改革来应对挑战,减税减事,收敛通胀型增长,是国家和全民族的方向和未来。

中美贸易战烽火正酣

2018年,中共最重头的政治事务就是应对中美贸易战。四十年来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罕见贸易战,引发从中国民间到决策层的广泛讨论、分歧和争论,每个人都参与其中。

中美贸易战从一方面是显示了中国经济的优势和强项,又充分暴露了中国经济的劣势和弱项。经济学家向松祚认为,中国经济转型还处在一个非常艰难的时期,我们的经济转型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才刚刚开始,没有取得成功。

大力清理影子银行、打击金融机构表外活动引致社会融资断崖式下降,加之基础设施投资下滑、房地产投资下滑、棚改货币化安置政策转向、光伏产业政策转向,这一系列中国经济各项指标的紧缩趋势,叠加中美贸易战预期对中国出口的重大影响,促使中共决策层开始政策转向。

如果说此前的“去杠杆,强监管”是中共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稳定金融局势的重大举措,那么在新的经济形势下,“货币放水”、增加流动性也仍然是稳金融的重大步骤。在内外压力陡增局面下,稳定金融无疑已经成为中共稳定局势关键的一役。

不管怎样,当局面临着日益严峻的经济挑战,它正在努力解决严重的债务问题,同时努力让经济拥有足够维持增长的资金。

美国洛约拉马利蒙特大学著名学者汤姆·普莱特认为,中国的经济逆风归因于旨在稳定金融系统的政府政策。北京决策者已发出信号将放松这些措施,通过财政和货币刺激促进增长。尽管从长远看这可能带来问题,但北京不会向美国关税屈服。

担心公司债务快速增长,中国管理者两年前发起去杠杆运动,且已取得成效。但随着近几个月来经济放缓,北京开始重新打开货币龙头。央行承诺增加银行流动性以扩大信贷,当局鼓励发行债券,放松对地方政府用于公共工程的借贷限制,并实施相关减税。

更宽松的货币政策(一定程度上)导致人民币弱势。但北京将对汇率下降保持警惕,以免加剧资本外逃。中国领导人是汇率稳定的坚定信仰者,因为这一直是该国快速增长的支柱。至于股价,证券市场从来就不是中国实体经济的准确晴雨表。散户主导股票交易,他们把股市视为赌场。

北京担心与美国打贸易战,但并不惧怕。有关机构呼吁实施更多刺激措施,但也表示去杠杆仍将继续。中国的增长目标仍是健康的百分之六点五。随着向中等收入国家攀登,这一目标符合其经济增长潜能。作为增长引擎,国内需求如今变得比出口更重要,这场贸易战很可能推动中国决策者更积极地改革以加快转型。

特朗普政府不应认为北京会在关税压力下屈服。尽管存在债务问题和经济增速放缓,但中国仍有众多选项维持经济扩张。美国的明智战略是与盟国一道同中国谈判新贸易规则,而非征收相互伤害的关税。

——摘自《广角镜》2018.10.15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