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应对特朗普单边主义的思路及策略

《台港澳文摘》2018年第7期  来源:《世界经济调研》2018412   时间:2018/7/6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给国际社会和中美关系带来巨大不确定性,中美领导人海湖庄园会晤为促进中美合作提供了重要的基础,特朗普在201711月访华也释放了中美继续深化合作的重要信号。然而,近期美国宣布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加速推动减税计划、美联储加速升息等举措频繁出台,如何看待上述政策,如何厘清特朗普新政的博弈逻辑,中国如何进行有效的应对,成为当前中国应对特朗普新政的重要内容。

一、特朗普单边主义及其对中方的损害

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等国际体系,加速推出减税计划,美联储增加提高利率的频率,美国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等等。上述行动看似相对独立,实则具有内在的联系,暴露了特朗普新政的单边主义倾向,逐步构筑保障“美国优先”的制度体系,构成全球经济的巨大不确定性。

首先,美国退出国际协定及不履行既定多边规则的单边主义行为冲击保障开放合作的全球治理体系。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不履行世贸组织诺言而拒绝改变对中国反倾销规则,表面上是美国不关注或者不重视多边国际协定,实质上揭示美国在全球治理方面的单边主义,当代全球治理是美国自二战以来主导构建的,美国自身不仅不重视相应体系的可持续发展,而且还采取不合作的态度,反映了美国在全球非合作的态度,全球非合作体系将构成对全球开放型经济的负面冲击。

其次,美国减税与加息等政策组合增大世界各国恶性竞争的风险。美国作为系统重要性经济体,不顾其政策对全球溢出效应的负向影响,秉承“美国优先”原则而采取减税及加息等政策,客观上引发全球资本向美国流动,迫使其他国家跟进减税等政策。尤其是2017年美国已经加息三次,2018年预测还有三次加息,促使美元对其他货币相对吸引力增强,资本跨境流入美国的趋势可能进一步确立,其他国家尤其是新兴经济体可能面临较大的资本流出挑战,倒逼其他国家采取竞争性的政策,引发世界各国恶性竞争的风险。

再次,美国单方面追求国际收支平衡的单边主义行为将引发世界经贸伙伴的强制性调整。特朗普执政以来多次强调美国经常账户赤字,对包括中国在内的贸易顺差国家进行施压,强化双边外交促进有关国家加大对美国的进口,单方面的施压虽然有助于缓解短期内美国的外部失衡,但影响国际收支问题的因素较多,单纯通过双边外交而不是市场手段,不仅无法从根源上解决问题,而且可能会倒逼经贸伙伴出现强制性调整。这加大了全球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

最后,特朗普新政已经开始释放重要的外部影响,其新政对中国经济可能产生四个方面损害:一是掏空资金。通过美元加息、汇率流动、减税吸引等,滋生人民币贬值压力,吸引中国产业投资和避险资产配置等资金流向美国;倒逼中国政府向市场放出美元维护汇率稳定,消耗和减少中国外汇储备。

二是掏空产业。用减税等方式,诱引中国制造业向美国转移;用提高关税和双反等方式,迫使在中国的美国跨国公司向国内转移,迫使生产向美国销售产品的中国企业将其产业向美国转移。

三是掏空就业。从中国就业的损失来看,一是跨国公司回流美国,减少一部分工作岗位;二是中国向美国甚至是全球销售的企业,为了降低税收、融资、土地、能源等成本,并且为规避美国的关税和双反等,转移到美国从而减少劳动力需求。

四是掏空经济实力。如果制造业回流美国,而且其企业成本很快可能会比中国还要低,制造业规模的扩大和其技术、品牌、渠道、性能、价格等方面的竞争力,会从质和量两个方面挤压中国的制造业,规模大而不强的制造业不仅质会有差距,规模也会萎缩,中国可能会成为世界制造业强国的市场销售地。

二、应对特朗普单边主义的思路及策略

应对美国特朗普新政,最为重要的还是“应对掏空、发展经济和做强中国”,特别是要保持中国未来一个“自身向上成长着的过程”。一定要有突破性的重大举措,稳住和扭转经济下行趋势,在未来保持一个中高速度的国民经济增长。对于特朗普新政,从战略层面应对,还是从技术层面应对,出现的结果会不一样。

第一,从战略层面对应特朗普新政,就是要通过“降低企业成本”和“产权改革”这两项最为关键的改革,稳住国内资金、产业等向外流失,吸引外部资金、技术、人才和产业等回流中国,促进经济持续稳定增长,保持人民币汇率稳定在均衡水平,也稳定住国内和全球对中国经济的向好预期和信心。当前美国推动减税,降低企业成本,吸引中国的资金和制造业流向美国,中国必须强化减税等降成本政策。

第二,坚持经济全球化和投资贸易自由的原则。一方面,以全球化应对反全球化。我国由于人口相对收缩、总需求萎缩、生产过剩,已经进入工业化中后期,发生了产业挤出性转移,并伴随着资本输出。中国需要公开支持全球化和开放合作,更广泛地发展多边投资和贸易自由区,来应对特朗普投资和贸易保护主义。另一方面,中国需要积极实施“一带一路”倡议,将产业梯度转移、“走出去”与国内经济形成分工、协作等联系,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形成合作共赢的格局,来应对特朗普的单边主义。

第三,从出口导向战略向出口替代战略转变。在全球贸易增速放缓的背景下,中国出口规模大幅扩张的空间在缩窄,未来应稳步调整出口导向战略。重点促进制造业提质增效,促进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推动传统制造业向智能制造转变,积极培育工业经济发展的新业态,提升产品的高新技术水平,增大产品附加值及竞争力,最终实现出口由低附加值向高附加值转变。

第四,加快培育现代跨国公司,加速推进全球布局。中国大型企业较多是国有企业,通过国有企业进行海外投资往往面临安全审查等限制,当前中国国有企业改革正在推进,混合所有制等改革尚未取得实质性进展,在此背景下,中国国有企业进行海外投资亟须进行体制创新。结合国际经验来看,国有企业通过与其他国家合作构建跨国公司,有助于缓解中国海外投资的体制机制问题。对此,中国应加快推动建立跨国公司,促进产品制造、研发、金融等企业抱团出海,加速全球布局,提升中国企业在全球的影响力。

第五,中国应寻求与美国加强双边交流沟通,避免两国出现贸易战的极端局面。如果中美实现合作,那么中国可以采取如下策略。一是适当开放市场,缩小美国贸易逆差。中国可以考虑扩大从美国的商品进口,进一步开放医疗、教育、金融等服务业的开放水平,促进美国出口增长,降低美国的外部失衡水平,由比缓解中美之间歧视性贸易政策的推行。二是推动中国企业赴美国的投资合作,促进美国就业增长。三是中美优势互补合作以联手开拓第三方市场。四是推动中美双边经贸协定谈判,为中美合作提供制度保障。创新对话形式,增强双方各层级互动,提高对话关注度,推动中美双边投资协定谈判尽快完成,确实优化中美投资者在各自国家的投资制度。

第六,如果美国采取贸易战的单边主义的做法,那么中国需要做好应对准备,针对美国重点领域出台有针对性的举措。一是针对美国农产品进口采取限制措施,打击美国就业及农业发展。二是采取人民币一次性大幅贬值的政策,提升中国产品出口竞争力及增大美国国际收支失衡压力。三是对美国的政策采取报复性的策略,大幅提高进口美国商品的关税。四是加强军民融合以推动军事工业发展,适时扩大军事产品出口。

——摘自《世界经济调研》2018412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