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
2011年
2012年
2013年
2014年
2015年
2016年
2017年
2018年
2019年
2020年
2021年
2022年
2023年
2024年
2025年
2026年
2027年
2028年
2029年

日学者称中国需切实推进金融体系改革

《台港澳文摘》2018年第7期  来源:《参考资料》2018522   时间:2018/7/6   

 

日本《富士产经商报》514日刊登日本综合研究所研究员关辰一的一篇文章,题为《中国金融体系潜藏风险》,全文如下:

中国的金融体系与泡沫经济时代的日本很相似。以银行为核心的间接金融份额较大,不像美国、英国是以资本市场为核心的金融体系。企业融资总额的七成都来自于银行贷款,而从债券市场和股市筹集的资金仅占两成,其他渠道占一成。

尤其是以下三种特征与泡沫经济时代的日本相类似。

第一,人为压低利率。

采取以行政干预营造低利率环境、促进投资、拉高经济增长的政策。贷款利率长期低于应有水平,导致企业出现过度借贷、过剩投资。

第二,政府为陷入经营破产的金融机构提供保护。

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这“五大行”都是由政府或是有政府背景的基金担任最大股东。其他金融机构也多是政府或有政府背景的基金作为大股东。

一方面政府握有资金分配的决定权,另一方面也承担为经营破产的金融机构提供保护的义务。这也导致了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意识低下。

第三,中央银行无法确保独立性。

中国人民银行说到底不过是政府的一个部门,无法独立制定金融政策。结果,为了配合政府的政策,采取了规模过大的完全不必要的量化宽松措施。

再让我们看看泡沫经济时代的日本。池尾和人所著的《开发主义的暴走与明哲保身:金融体系与平成经济》一书认为,从战后到泡沫时期,由于政府的直接干预,利率被诱导性地限制在较低水平。比方说,日本银行通过对存款利率上限设置指导方针限制利率波动。

此外,日本政府还通过多种规制构建限制竞争的体制,为银行带来了卡特尔式的超额收益,试图以此排除银行破产的可能性。政府以这种方式保护了金融机构。

甚至日本银行也不具有独立性。当时,日本的金融紧缩比在1988年夏季就开始转向紧缩的美国、西德央行晚了半年,导致信用膨胀持续。

这背后有着政府为了纠正经常项目收支的不均衡,试图通过量化宽松扩大内需的强烈意愿。如果日本银行拥有抗衡当局压力的独立性,以中立的观点实施政策运营,或许可以避免泡沫的发生。

这种政府人为压低利率、保护金融机构、不承认中央银行独立性的金融体系导致企业背上了超出偿还能力的债务。

由于对金融机构经营的审查机能低下,导致不良债权暗中膨胀,与表面现象完全相反。但是泡沫经济的盛宴不可持续,其破灭将会给实体经济带来巨大损失。这就是日本泡沫经济的教训。

中国拥有与泡沫经济时代的日本相似的统制色彩强烈的金融体系,看上去似乎也在向着日本曾经走过的道路突飞猛进。中国目前的信用膨胀已经不亚于当年的日本。

在日本,被动的金融紧缩和房地产监管措施导致了泡沫的破灭,引发资产价格暴跌。在中国,政策转向金融紧缩也可能成为引发泡沫破灭的契机。

中国政府必须一方面对紧缩慎重行事,一方面切实推进金融体系改革。

——摘自《参考资料》2018522


友情链接: 重点学科专题数据库   学科导航数据库   广东省情快讯   《教研信息》网络版   教学案例数据库   文献传递   统计数据库  

主办单位:中共广东省委党校(广东行政学院)图书馆

主编:张丽红    副主编:桂晓玲    校对:孙雯雯

020-83122542